第44章 跳楼

作者:寻涯 字数:250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为了让那人有机会行动,第二天,她和季悠早早的就出门了。看到前台的于莎,云舞微笑着打招呼:“嗨!莎莎,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于莎微笑道:“我上早班,你们这么早就出去玩吗?”

“在房里太闷了,想出来转转。”云舞坐了下来,打算陪于莎聊聊天。

季悠也跟着坐了下来,只是又不知道恍神到哪去了。

云舞也不管他,靠在他身上,看着于莎问道:“莎莎,你在这干前台,太大材小用了。要不,我帮你介绍其他工作吧?”

于莎先是惊讶的看着她,然后摇摇头道:“不用麻烦了。”

“那你以后要是需要帮忙的话就打我电话,我人脉很广的,应该可以帮到你的。”

“谢谢!”

“别这么客气。我这两天就要离开,那凶杀案不了了之,你就安安心心过日子吧!”云舞若无其的说道。

于莎错愕的看着她,嘴唇动了动,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

此时,门口正走进来几个警察,他们径直的走向于莎。然后开口道:“你是于莎吧!我们现在怀疑你跟最近的几起凶杀案有关。你有权不说话,但你所说的话将成为成堂证供!”说完就拿出手拷要拷于莎。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于莎旁边的云舞,立刻伸手阻止警察,她皱眉问道:“有什么证据吗?”

于莎趁云舞挡在她前面时,立刻向电梯跑去,在他们追上前时,电梯门已经关了。

那几个警察气愤的对云舞说道:“小姐,我们会告你阻差办公的。”

云舞懒得理他,看电梯在最顶楼停下,她立刻叫上于悠乘坐另一部电梯。那警察见状,立刻跟了上去,并吩咐一个人留下守住正门并且请求支援。

电梯内,季悠拿出侦探学院的徽章,对那几个警察说道:“我们是学校派出调查这件案子的,不知你们怎么会怀疑于莎是凶手?”

警察先是震惊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看了那徽章一眼,才不甘心的说道:“有人报案,并提供了证据。”

云舞脸色更冷了,刚想说什么,电梯就到了。她连忙问那个站在电梯对面的迎宾:“有没有看到于莎?”

“她刚刚急冲冲上天台了!”迎宾老实回答道。

云舞立刻跑上天台,其他人也都跟了过去。

于莎站在天台的围墙上,见他们追上来了,立刻叫道:“不要过来!”

云舞惊叫道:“莎莎,你想干什么?”

莎莎没有回头看她,只是坐到了围墙上,看着楼下面人来人往的人,笑道:“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再等等,看他会不会来?”

“你别做傻事,你……”

“云舞!”莎莎打断云舞,然后回过头看着她,微笑道:“云舞,我跟你不一样,我的生命里除了他什么都没有。我们都是同一个孤儿院的孤儿,我性格孤僻,从小就只有他陪在我身边。他是个很有抱负的人,为了跟他在一起,我拼命的充实自己,只为有一天能陪他一起实现他的梦想。可是三个月前,我看见他跟另一个女人从这家酒店出来,我质问他为什么。他却只是风清云淡的说了声,因为那女人的家族能帮助他,他再过两个月就要和她结婚了。那时,有好几天我脑袋都是一片空白,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离开了学校,成为了这家酒店的前台。我想我是在这等他的回心转意吧!可他再也没有来过这,直到一个月前,有人寄了一张喜帖给我,我一直强忍住的眼泪才流了下来。当时,我就想早知是这样,那我宁愿在两个人分手之前就一起死掉,这样,我就能把这份爱情永远的留下来!这种错误的想法变成了一种执念。当看到一对来我们酒店渡假的情侣因第三者而分手时,我就为这种执念付出了行动。没有什么原因,只是想在恩爱的情侣分手之前杀了他们,这样爱情就不会在现实中破灭了!”

“你根本就是个疯子!”一旁的警察听到这种杀人理由,忍不住骂了出来。

不知从哪听闻到消息的记者在于莎莎刚刚讲述时也到了天台,他把摄像台对准于莎,很无情的问道:“小姐,你现在跳楼是想逃避法律的责罚吗?”

云舞一脚踢过去,记者手上的摄像机碎了,手也骨折了。其他记者连忙后退了几步,可摄像机还是不怕死的对向云舞和于莎。

云舞不再理他们,只是眼睛不留痕迹的扫过天台周围,想知道造成目前这种状况的始作佣者有没有来。她已经猜到那人的身份了,那人做这一切,不过就是想让她不好过而已。

她往前走了走,直到于莎叫了声“别再过来了”才停下脚步。她不动声色的向她身后的季悠使了个眼色,季悠立刻明白她的意思。他趁着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在她们两人时,闪到了脚落,拔了电话。电话那头接通了,他只说了句:“你的前女友于莎在酒店的楼顶打算跳下去,你要还有点良心就过来吧!”就挂了。然后便开始观察聚集在天台的人,那个隐于暗的人很有可能就在这些人之中。

云舞从另一边绕到了围墙上,她看了看楼下,故作害怕的说道:“这可是十八楼,跳下去绝对会血肉模糊。要是被那个男人看到你血肉模糊的样子,你就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恶梦了,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于莎怔了怔,可很快又无所谓的说道:“人都死了,还管那么多干吗?再说,变成他的恶梦至少要比被他遗忘要强!”

“是呀,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你所说的死亡能让爱情变得永恒不就成了笑话吗?被你杀的人,你不是留下了他们爱情,而是覆灭了他们的希望!本来,他们也许会更相爱、更幸福,或者分手后会遇到对他们更好的人。可是因为你偏激的夺去了他们的生命。爱人、亲人、朋友、事业、幸福、希望,甚至是幻想,他们都永远碰触不到了。”云舞叹息道,从于莎身上,她明白一个道理:把自身的价值依附在别人身上,迟早是会崩塌的。

“所以,我现在要给他们偿命啊!”于莎叫道。不是不明白云舞所说的,只是人的痛苦到了绝望的时候,总会没有理智的做出无法弥补的错事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