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监视器和窃听器

作者:寻涯 字数:263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于莎又是一脸惊讶,可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和眼里的哀伤,不由得握住了她的手。

云舞站起身,继续说道:“我现在住他家里,天天都看着他跟另一个女人进进出出,我的心也很痛啊!可是再痛,人生还是要走下去啊!我长这么大,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大家都宠着我的任性,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呢,就算是我这样幸运得让人妒忌的人,也还是有我的悲伤啊!因为关心我的人那么多,为了他们,我连悲伤的权利都没有。所以不管我有多么痛,我都只能以微笑来掩饰。微笑的面具戴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没什么大不了。难过死不了人,心痛死不了人,只要我们还站在这里,就表示我们能撑得下去,也必须撑下去!”

“云舞,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于莎脸上的微笑真诚而又悲伤。

“现在也不迟啊!让过去的一切都过去,重新出发,去寻找能让你快乐的东西。莎莎,我很喜欢你。所以,站起来吧! ”云舞微笑着朝于莎伸出了手。

月光下那张笑脸和那只伸出来的手,仿佛打破了黑夜的黑暗。她恍惚的伸出手,想要握住那耀眼的光芒。可就在快握住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最近做的事,手便无力的垂下。

“对不起!谢谢你!”于莎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她已经无法重头来过了!可是能认识发着光的白云舞,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月光下,那双流着眼泪的眼睛却比任何时候都闪亮,那带笑的表情已经没有了阴暗。

云舞重新坐下,抬起头看着不算太圆的月亮。然后,突然笑了,自言自语道:“莎莎,我也谢谢你!”

那些放在心里的话,说出来果然轻松多了。两个陌生又立场相反的人,竟然可以对彼此说出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感觉。人生,真的很奇妙啊!

忽忽赶来的东方昊,看到的就是微笑着看着月亮的云舞。他坐到她旁边,问道:“你一个人吗?”

云舞摇摇头,笑道:“约了……朋友,她刚刚走。”

“我送你回去,这里晚上不太安全。”东方昊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云舞身上。

云舞拉紧外套,柔声道:“好温暖!”

东方昊有些适应不了云舞的变化,他皱眉问道:“你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

云舞又摇摇头,温柔说道:“没有。只是刚刚跟朋友聊天时,心里突然豁然开朗。”

看东方昊一脸不解的表情,云舞继续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清楚,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合谈爱情的,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总是贪心的想要兼顾所有。伤害了你,我很抱歉。以后,我不会做出让你困扰为难的事了,其实当普通朋友也不错啊!”

是呀,爱情并不是必须的!这二十二年,没有爱情,她也照样活得好好的。人生,总有些东西是她拥有不起的。如果只有学会放弃,她才能继续微笑着走下去,那就放弃吧!

东方昊说不清此刻心里五味俱杂的是什么感受,只是可以肯定的是,听到云舞这样说,他并不开心。可是,除了沉默,他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能做。

回到房间,季悠正认真的在看这两天收集到的资料。云舞坐到他旁边,抽出那些调查资料,把它们全都撕了,扔进垃圾桶。

季悠来不及抢救,他一脸震惊的说道:“公主,你干什么?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收集的资料和证据啊!”

“悠悠,这件案子我们不管了,就把它当成一件悬案吧!”云舞口气十分轻松。

“为什么?我们很快就能让凶手俯首认罪,现在放弃不是很奇怪吗?”季悠神色激动,他可是一点都不想放弃这件案子。

“因为我跟凶手成了朋友,我想要给她重新来过的机会。”云舞微笑着说道。

季悠嘴巴张大,错愕不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常那迷糊表情。他有气无力的说道:“那随便你吧,我会让任何人都找不到证据的。”

云舞搂住季悠的脖子,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悠悠,谢谢你!有你们这样宠着我的任性,我觉得好幸福哦!”

不管她做什么事,少爷里的人都会无条件支持她。她想就算她要去刺杀国家主席,他们也不会反对,说不定还会安慰她:只要你高兴就好,反正主席死了马上就会有另一个补充上。

“那是因为我们相们相信公主。公主不是任性,是聪明善良,所以我们相信公主做的每件事必有你的理由。”说这些话的时候,季悠的脸有些红。

季悠的夸奖,云舞没有不好意思,也没有故意调侃他,而是微笑着说道:“这些日子让你们担心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会马上搬出东方家,让自己彻底的冷静下来。”

“公主,其实你可以不必勉强自己放弃,我相信只要你想,任何人都能爱上你。”

“相爱容易相处难!我比谁都清楚我和东方昊的问题出在哪,可是我没有办法改变。也许我们真的有缘无份吧!”云舞开始收拾东西。既然凶杀案不用查下去,那他们也就没有理由留下来了。

收东西时,手机掉到桌子下面,她弯下腰捡起来,无意中发现桌子下绑着黑色的窃听器。她攥下窃听器,一脸森冷的说道:“悠悠,我们太大意了!”

悠悠接过窃听器,上下抛玩着,一向懒散的眼情此刻锐利无比,他说道:“这个窃听器大概才装不久,看来是有人盯上了我们!”

“能够趁我们不在进来,那表示跟踪我们许久,而且还是个开锁高手!就是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盯上我们?”

“会不会是于莎?”季悠猜测道。

“不会,这是在我们刚住进来就装上的,就算她再聪明,也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我们的目的。”云舞冷笑,她还奇怪于莎怎么会突然约她出去,怕是有人提醒她他们在调查她吧!只是那个隐于暗的人目的何在?

“那我们现在是当不知道,还是揪出那个人再离开?”问完这句话的同时,他们两人已经把屋内所有的监视器和窃听器都拆了下来。

“人家都找上门了,我们不陪他玩玩也说不过去啊!”云舞拿出包包里最新型的监视器装在了能把门、窗、电脑处都能清楚拍摄下来的地方。

那人既然一直都暗中监视他们,那等他们出门,他一定会进来查看为什么监视器和窃听器怎么都没用了。这样,她就知道那藏头露尾的人到底是谁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