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意料之外

作者:寻涯 字数:23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东方昕跟你势不两立!我们走着瞧!”东方昕恨恨的落下狠话。

听到东方昕这个名字,云舞立刻追问道:“你叫东方昕?是那个天日盟的大小姐东方昕吗?”

天日盟的盟主东方日有很多私生子女,可被他承认又住在东方家大宅的只有原配妻子生的一双儿女东方昂、东方昕和成为少盟主的东方昊。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东方昕一脸骄傲的反问道。虽很惊讶于云舞竟知道她的黑道家世,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听东方昕的口气,云舞已经确认了她就是东方家的大小姐。她马上换了一副笑脸,笑嘻嘻的投下饵:“你很不想我在侦探学院吧?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我们来场比赛,斗智斗勇都随便你。你赢了,我马上离开侦探学院,如果你输了,那你就得让我借住在你家!”

东方昕能进A班完全是凭自己的本事,所以听到云舞提出这样的要求,她被激怒的头脑马上冷静了下来,也想起了白云舞的身份来。

难怪她一直都觉得白云舞的名字有些耳熟,她不就是两个月前和东方昊定婚,又在定婚宴当场毁婚、给东方昊难堪的白家公主嘛!她想要住进东方家,肯定是想和东方昊重新开始。想到这,她不由得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她决定了,暂时不赶白云舞出学院,也如她所愿的让她住进东方家。因为她可是很想看看这个目中无人的女人哭泣的样子啊!

东方昕也换了一张笑脸,口气和蔼的说道:“我看比赛就算了,我会让你住进我们家。毕竟我们两家算是世交,你又差点成了我的嫂嫂,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东方昕的态度转变让云舞很是疑惑,可从不觉得世上有什么事难得倒她的狂妄性格让她懒得多想。

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不愧是至理名言。瞧瞧,她刚才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马上就出现了让她名正言顺的接近东方昊的机会了。

这让她意外的顺利,让她的睡意一扫而光。她好心情的走上讲台,自我介绍道:“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新入学的白云舞,外号公主。我知道我的加入让大家很是意外和不服气,我也不想为自己不是正常考进来的途径多做解释。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别在还不了解我的情况就否定我,我白云舞绝对是有资格进这个侦探学院的A班!我会在往后的日子里用实力向你们证明这一点,请你们拭目以待吧!”

台下一片寂静,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对她狂妄却很真诚的自我介绍做何反应。直到季悠带头鼓掌,其他人才跟着鼓掌。

姗姗来迟的老师正巧赶到掌声响起之时来到教室。他满脸笑意的说道:“你们都知道这位白云舞同学就是这学期新加入的学生了,她也自我介绍过了,那我就不做重复的介绍了。希望大家以后好好和她相处,帮助她早一点了解我们的学院。”

老师刚说完,马上就有位男同学质疑道:“老师,我们A班的课程都是帮助警察破案,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危险,她真的没关系吗?”

“这个……她跟季悠一组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其实他也不了解这个转学生的能力如何,只是听从上头安排,让她进A班。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先安排她和季悠一起行动吧!

“老师,你都是把难度最高、最危险的案子交给季悠,你让他带着什么都不懂的转学生,不是让他的处境变得危险吗?”东方昕立刻提出反对。

“对呀!悠悠一直都是单独行动,你突然让他带人,你都不问他同不同意吗?”另一个女同学附合道。

“这……季悠,你怎么说?”老师只得满脸无奈的询问季悠。

“耶!公主同意的话,我无所谓!”季悠一脸刚刚过回神的笑道。

老师先是松一口气,可看到云舞突然两手捏着季悠的脸颊不由得瞪大眼睛。

只见云舞一边蹂躏季悠的脸颊,一边说道:“悠悠,你刚才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啦!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像你这么可爱的男孩呢?”

“公主,你不要捏我脸啊,好痛的!”季悠不敢拉下她的手,只能用言语抗议。

“再给我捏一下啦!你的脸不但有点婴儿肥,还粉嘟嘟的,可爱得让我不多捏几下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啊!”云舞非常故意的闹他。

季悠也是少爷的成员,在少爷里他并不算太出色。她以前对他的印象并不深,只是觉得他似乎很容易恍神,常常都不在状况内。在来这之前,她并不知道季悠是这里的学生。也许是在陌生的地方看到个认识的人,特别容易让人安心,所以她很自然的对他表示亲热。

季悠那可怜兮兮的委屈眼神,让在一旁旁观的老师有种罪恶感。他假咳了下,清清嗓子说道:“白云舞同学,把你安排和季悠一组,你可有什么意见?”

云舞终于停止蹂躏季悠的脸颊,笑得一脸甜美的说道:“好啊!我正想见识下老是心不在焉的悠悠的本事呢!”

这一整天,云舞的心情都不错。她很快的就和班里的人混熟,当然,还是有些女孩故意无视她,她也不介意。一想到晚上就能见到东方昊,她是又紧张又高兴。好几次她都向东方昕打听东方昊的事,可惜东方昕都只是冷淡的敷衍她,她也就不再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反正只要她带她去东方家,其他的她也就不跟她计较了。

在见到东方昊之前,她想过了无数种他们再见时的情景,也在脑子里反覆练习着怎样跟他解释道歉、怎样跟他和好。可在见到他之后,她才发现她太天真了,也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

她不知道两个月的时间能改变多少事,也不明白为何两个月的时间就能把一段感情消弭殆尽。她只知道她心纠得很疼、有种快要不能呼吸的窒息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