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嚣张的转学生

作者:寻涯 字数:247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新的学期开始了,一个靠关系进来的转学生即将到来的流言传遍了侦探学院。谁不知道没有真材实料,想要靠家势进这所世界闻名的侦探学院是不可能的。可偏偏这个即将到来的转学生竟然可以不用考试就直接插班进来,这让人不得不去猜测他是什么来头?

当然,也有不少人还没见到人就打从心眼里鄙视、排斥那个转学生。甚至决定在他来之后,给他一顿排头,让他明白侦探学院可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天日盟的大小姐东方昕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是侦探学院的风纪委员。从得知有个转学生要来开始,她就强烈的向校领导反对过,可他们还是坚持让那转学生入学。身为风纪委员,她决不允许有人污了侦探学院的名声。既然她阻止不了他的入学,那她会让他进来后主动退出学院。

对着镜子整理好校服,在左臂上系上风纪委员的带子,脸上挂着自信骄傲的表情走出房门。

在大厅里遇到东方昊,两人连招呼都没打的擦身而过,仿佛就像不认识一样。

坐上车,对司机说声:“去学校!”就偏过头看着车外。

她得好好想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尽快的让今天来的转学生主动离开。

刚进校门口,就有几个女孩向她迎了过来,并且开始报告她们刚刚知道的事:“昕,那个转学生竟然是个女孩耶!她叫白云舞,外号公主,是A市白龙帮的大小姐,以前是在贵杰大学读书。听说她性格软弱单纯,会成为贵杰的公主,完全是她弟妹和朋友护着她。真没想到这么一个没用的花瓶会来我们学院,我看我们只要一上午就能让她哭着离开这了。”

另一个女孩插嘴道:“我看没那么容易!她跟悠悠认识,从进学校开始,就一直缠着悠悠,要整她,就必须先分开她和悠悠。”

“她认识悠悠?”东方昕脸色微变。

“是啊!她一看到悠悠就扑过去抱住她,然后就一直靠在他肩膀上睡觉。”目睹一切经过的女孩恨恨的说道。

要知道季悠可是他们学院的王子,长相俊美可爱,虽平时迷迷糊糊,可一旦遇上案件,他的观察细心和推理能力无人能及。所以,这学院的一大半女生都暗恋他。

东方昕突然加快脚步,她得亲自去了解情况。

走进教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穿着可爱洋装的女孩像搂无尾熊搂着季悠,而季悠则是一脸无奈的僵坐着。

这让东方昕觉得刺眼极了,她走过去用力了拍了他们前面的桌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惊醒的云舞。

云舞仅仅瞟了她一眼,然后边闭上眼继续睡,边不满的说道:“悠悠,我现在很累,你别让不相干的人打扰我睡觉。”

季悠看了看脸色铁青的东方昕,有些苦恼的说道:“公主,要不我先送你回去,等你精神好点再来学园吧!”

“我来得太仓促,住的地方还没打点好。再说,第一天就旷课,以后在这的日子可能就难过了。”云舞依旧闭着眼睛,声音也有点模糊,似乎快睡着了。

季悠无言以对,只好继续僵坐着当她的枕头。顺便一脸抱歉的对东方昕小声说道:“不好意思,有事稍后再说行吗?”

东方昕不好对季悠发脾气,只得臭着一张脸回到自己的位置。

侦探学院内分A、B、C、D四个班,A班是四班中人数最少的,也是最好的。能进A班的人,除了推理能力和洞察力要好,就连身手和智商也要达到高标准。这个白云舞不但进了侦探学院,还直接被编入A班,这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几个B班的女孩心里不服气,所以故意的大声在东方昕面前说道:“真是有够厚脸皮,明明就是靠关系进来,还敢这么目中无人的装睡!”说这话的同时,还一边瞟向白云舞,确定声音能传入那个“厚脸皮”的人的耳里。

“对呀对呀!那弱不禁风的身材和一脸白痴样,真不知道学校怎么会让这样的人进来?”

“我看再这样下去,我们侦探学院都要改随便学院了,不管什么阿猫阿狗、白痴弱智都能进了。”

几个女孩你一言我一语,像是怕云舞本人听不到,故意提高了音调。

“啪!”的一声,教室内被这突然的响声惊得停止了一切动作和声音。只见那造成这么大拍桌响声的人,不紧不慢的走向那几个女孩。到了她们面前,才微眯着眼冷视着她们:“我这两个月心情一直都非常不爽,你们最好别来惹我!要是我的出现真的让你们这么不平衡,那么就去向学校领导抗议!别用这么丢人现眼的言语攻击来暴露你们的妒嫉和降低这个学院的素质!”

烦!真是有够烦!为了东方昊,她已经烦得天天失眠,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睡意,这几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还叽叽喳喳的吵得她睡不着。她是招谁惹谁呢?明明就没有做错任何事,那个小气的东方昊竟然真的狠心两个月都不接她电话。偏偏她没有他提得起放得下,不想真的就这么跟他分手。这次离开家人独自来这,甚至还不惜转学,就是为了追回他。可来到这,又没脸皮厚到敢直接去找他。真是越来越鄙视自己,为了一个东方昊,她现在都变什么样啊?

“白云舞,你别太嚣张!”东方昕也拍桌站起。她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女人把她朋友骂得哑口无言,就自个儿恍神去了。

“我就是嚣张,你能怎么样?”一肚子烦闷没处发的云舞以十分缓慢又不屑的口气挑衅道。

“哼!是不怎么样,只是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而已!”东方昕冷哼一声,正式向白云舞喧战。

“哈!哈!哈!”云舞先是假笑三声,然后抬高下巴,以一种睥睨天下的眼神看着东方昕:“就凭你?”

“白云舞!”东方昕大叫一声,给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可又不知道怎样从口头占上风,只能恨恨的叫着她的名字。

“怎样?”云舞一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表情。

她承认她是故意要气这同学的,谁叫她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惹她?没道理她一个人在烦恼,其他人都心情愉快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