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们似曾相识却遥不可及

作者:颜夕儿 字数:49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晨的第一缕的阳光透过宿舍的玻璃窗正好打在睡在地上的四个姑娘。顾筱昕的手机铃声在这时也响了起来,昨天晚上聊的太久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的,而且都是睡在地上。

只见顾筱昕揉揉惺忪的眼睛,伸着手去摸索手机的位置,也没看是谁打来的,就直接滑动接听。

“喂,昂,是,好。”筱昕还没听出电话那头是妈妈打来的,她随便敷衍几句就把手机挂了,继续躺下睡觉。

过了一会,筱昕又挣开眼看了看四周,还是没反应出自己是睡在地上的,直到看见旁边还睡着三个人,她才把手机打开看了下时间,这一看瞬间清醒过来,已经7。40了。

“啊,姐妹们,我们迟到了,完了完了,第一节是辅导员的课。”

顾筱昕利索的爬起来,去找自己的衣服,其他三个人听到顾筱昕的声音都立马起来,意识到自己已经迟了,什么也不顾了。肖贝贝连续打了三个哈欠,刚刚还在做梦呢,她真不想醒来,顶着一双熊猫眼,她四处走动说自己饿。

“淡定淡定!大不了被扣分吧!”许菲穿上外套,随意的弄下自己已乱的头发。

“不行,我还要去趟齐舞社拿衣服。姐妹们,我不等你们了啊,我先走了。”顾筱昕匆匆忙忙穿上鞋子,花了一个淡妆就背上书包冲了出去。

“真是屡教不改,齐舞社就是她家了。”许菲也背上自己的挎包,然后开始戴耳机了,一个酷酷的女小伙。

“你们等等我啊,我再梳下头发就好了。”肖贝贝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倒是安可儿没有说一句话,今天一起来,肚子就莫名的疼起来,一去厕所才发现是大姨妈来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情也莫名的烦,这些都是大姨妈来的征兆。

“喂你还好吧,怎么脸色这么差。”许菲看出安可儿的变化,不会是昨晚睡在地上着凉了吧,通过昨晚的事情后,许菲发现对安可儿又更一步了解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她柔弱,想要保护她。

“没事,我们可以走了。”

三个女孩走在路上小跑着,早饭也顾不上吃了。顾筱昕去齐舞社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她看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倒是只剩欧泽一个人还在那收拾东西,没有犹豫,顾筱昕上前想要帮帮欧泽。

看见有人过来,欧泽站起来看了下,貌似有点印象却记不得名字了。

“欧泽学长,要我帮忙吗?我刚来拿衣服的。”

“奥,奥不用了,就一点点了。”

气氛有点尴尬的感觉,筱昕觉得欧泽是不是已经忘了昨天的事,还是他故意的呢?

“那个,那个昨天吧,我?”

“什么?昨天怎么了?”

“那个镜子真不是我打烂的,是那个女生她推我的。真的。”顾筱昕一说这事就很激动,她的表情一看就是真诚的,在配上楚楚可怜的眼睛,无不让人怜惜。不过欧泽好像真的忘记昨天的事了,他看面前这个女生确实有点眼熟,他反复回忆让昨天的场景重现。

“奥,你就是那个把我舞蹈室的镜子打烂的女生?是你啊?”

“我在申明一点不是我OK?我都说了是那个女生推得我。”顾筱昕快被气的吐血了。

“好你不要激动啊,额,就当是推了你了吧,也没事了,镜子已经重新弄好了,下次小心点就可以了。”

“喂,真的不是我,你是觉得我有那么好欺负吗?那个女生第一天我就看出来了,她心机特别重,你昨天不分青红皂白把我骂了,我心里能好受吗?”

欧泽已经不想继续在听下去了,不管是谁的错吧,都过去了,还纠结干嘛?况且他真的记不得昨天说了什么了?想想就觉得女生的世界难懂。

“OK我知道了,回头我再问问,好吧,你先回去上课吧。”

“本来就是,你好好问问。”顾筱昕气呼呼拿着衣服离开了,哼,当自己好惹的嘛,谁都不能跟自己斗,自己才不会那么傻。

顾筱昕一走,欧泽就头大了,搞什么?不亏是本社的人,个个都很有个性啊。

江浩晟那边刚开完会议,一群老外在一起聊着咿咿呀呀的英语,这次的工程如果能顺利拿下,浩晟觉得对公司也会帮助很大,筹集一个月就是为了今天,不过貌似很顺利,大家聊的很投机。

饭后,江浩晟领着他们四处参观了下,还一边介绍国内有什么好玩好吃的,说等到回国后,一定回邀请他们品尝中国的美食。

下午的会议结束的很晚,不过工程很顺利被签下。等所有人被送走后,江浩晟才动身回去,他让康叔提前回去了,他身体本来也不好,浩晟不想这么晚还麻烦康叔开车送自己。拿上车钥匙,浩晟自己去车库提车。

美国的夜景不同于国内,这里人的思想比较开放。浩晟在这也交了很多国外的朋友,他们喜欢在晚上出来,去party去酒吧。浩晟以前都是跟他们一起去玩,工作了之后,就没有爱玩的心思了。遇到的女孩子很多却没有让自己动心的。

浩晟开着车子在美国的街上欣赏不一样的夜景,这时一个消瘦的背影从车前匆匆跑过,倒是引起了浩晟的兴趣,她像在推什么东西,可弱小的身子又搬不动?浩晟下车决定帮她一把,他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下车走到那个女孩的身边用流利的英文问道。

“hello,can i help you?”

女孩一回头笑笑摇摇头,她不会说话,只是她的笑容很温暖,她打了一些手误可浩晟看不懂,最后浩晟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

“你 是 中 国 人?”

女孩点点头,她解释了很多,浩晟能理解的就是她要把这架钢琴推到马路一边,老板待会要过来,但是车子太多了,钢琴也很重,所以可能要等一会了。

浩晟看这个女孩子也挺单纯的,他想要帮助她,于是就陪着他一直等老板带人过来,通过老板了解女孩叫林娜,今年刚过来,她有个姐姐之前在美国念得大学,然后就把她接了过来,可惜她从小不能说话,不过性格很开朗。

林娜说要请浩晟吃饭,在国外碰见中国人,她觉得很亲切也很开心,而且他人也很好,林娜决定要请浩晟吃西餐。

林娜在一个本子上写道“你什么时候来的美国,打算回国吗?”

浩晟看的很认真,也很仔细想着怎么回答。

“我是五年前来这的,嗯?是为了自己的梦想。”

“你还没回答我第二个问题?”

江浩晟看了下,笑笑,回国肯定是要的,确切的说,他还没想好哪一天,再等等吧。

“等时机成熟了。”

林娜好像有点听不懂,不过她看江浩晟的穿着就知道他不简单。

“其实我在这并不适应,我很想回国,可是我姐姐一人在这太孤单了,我要留下来陪她。”

“你很好,很单纯,你姐姐有你应该很幸福。”

江浩晟没有跟她聊的太多,后来林娜接到姐姐的电话,就匆匆吃完走了,她抢着自己要付钱时,还是浩晟付了,他说有缘还会见面的,以后回国有的机会,林娜笑笑点点头,然后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号码。

浩晟再看时间的时候,已经11点半了,手机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想到可能是康叔打来的,浩晟没有犹豫看了下,却是一串没有备注却又非常熟悉的号码。

电话那头是四个紧张到不能呼吸的姑娘们,自从安可儿说了自己的事情后,大家都想要帮助她,可儿一直觉得这个号码很神秘,她不敢打过去,可从来也没接到过,还是顾筱昕逼着她要勇气,就当是吧,那都几年过来了,跟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她没有理由在怕他,再者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童年的那起事故江浩晟自己也有责任,可儿是无辜的才对。

顾筱昕分析是有道理,可儿还在犹豫要不要,最后顾筱昕夺过手机给那个号码打过去,她那急性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铃声嘟的一声响之后,安可儿吓得捂住耳朵,她真不敢想下去了,大家握住可儿的手,不管是不是,总要面对的,不然心里永远都有阴影,尤其是许菲,她觉得可儿无论如何都要把心里这关过去。

铃声响了6次还是没人接,最后大家都打算放弃的时候,一个磁性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让大家都惊讶了。

“是可儿吗?”

大家赶紧都让可儿回答,可儿已经分不清了,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可儿赶紧说话啊。”贝贝在可儿耳边催促着。

“是,请问你是?”可儿的语气在发抖,她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彭彭的跳个不停。

“你不记得我了吗?高一的时候跟你同桌过,李勋。”

空气突然凝静了几秒,谁都没想到结局是这样的,可儿虽然也很意外,她记忆中有李勋这个人,两年的同桌,后来高三转走了就没有联系过,可是如果是他的话,那么以前那些电话都是他吗,可是他干嘛要这样啊?可儿有点失望也有点失落,是自己想多了,她总幻想是江浩晟,与其这样还不如不打过去的好,好让自己有里有个遐想,现在连个遐想都跟泡沫一样破碎了。

“阿西吧,什么鬼?不是江浩晟。”顾筱昕一脸的失望加感叹号,自己也有失误的,还说百分百是他呢!

许菲看着可儿马上就要哭了,她从可儿手机夺过手机匆忙的挂了,既然不是就没有必要再聊的很多。管他是不是李勋是不是同桌?

“搞半天还不是他,现在消息全断了,真是够衰的。”顾筱昕仰天叹气,她还不知道在一边的可儿心里已经难受极致。

可儿站起来走到阳台装个没事人一样,刷牙洗脸,可心里早就想哭了。

还是许菲心细,她走到阳台给可儿递纸巾,安慰的话她不太会说,但是他知道可儿的性格,就算难受她也是偷偷的。

“想哭就哭吧。憋在心里也不好受,其实我觉得这也不是件坏事,至少找到了一个老同学啊,没事聊聊人生聊聊梦想也不错。”

可儿擦擦眼睛,她只是一时心里难受,其实无数次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应该是江浩晟,她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现在她觉得江浩晟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远到连个背影都看不见了。

“什么坏事到你那都能变成好事,有时候真羡慕你,遇到什么事都很乐观。”

“那必须的啊。慢慢你也就习惯了,只有经历了才会成长嘛,要知道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可儿破涕一笑,许菲这么说心里好受多了,对啊,只有经历了才会成长,自己应该学着适应。

“安可儿,快过来,又有一个号码,显示美国的,快点过来。”

肖贝贝看见安可儿的手机响了,准备帮她拿过去的。一看号码是显示美国,眼睛顿时就亮了,拖鞋都来不及穿了,她拉开阳台的门大喊着安可儿。

可儿迅速回宿舍内,她看着手机的号码和刚才的确不一样,有点惊喜也有点害怕,不过她来不及想那么多,立刻滑动接听。

“hello,我是江浩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安可儿,但请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请不要挂。我想说不知不觉已经快要5年了,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每天我都会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熙嚷的流动的人群,然后就想到了过去,那段回忆对我的打击太大,我曾试着想要放弃过去,可是做不到,一到夜里就会想很多,我不愿意承担那个罪,我总觉得时间很折磨人,也在摧残着我。今天看到一架钢琴又让我想到我妈了,她年轻的时候真的很美,可是我再也看不到了。”

安可儿已经泣不成声了,真的是江浩晟,他心里还是很难受,他一难受,自己心里就跟着痛,错的人是自己不是他,他还是放不下。

浩晟挂掉电话,眼角突然湿润了,不过心里却放松很多,原来最想找的归属还是她,人有时候真的很犯贱。

安可儿蹲在地上哭的很伤心,大家都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让可儿这么难受,也不知道电话那头是不是江浩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