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衷心不变 唯爱你

作者:颜夕儿 字数:48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几年你都是在美国那边学习吗?那你见着一个叫江浩晟的人嘛,他过得怎么样?

德志高中门前,偶尔有三三两两的男女生进出学校,无非是一些毕业这个学校的学生,现在趁放假想来母校看看。

已经在门口站了快有三分钟的安可儿和李勋一直迟迟没有进去,安可儿也只是盯着学校的大门看了好久,好像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回忆,包括曾经出现在这学校的人。

“我们要一直站在这吗?”

李勋用手在可儿的眼前晃了晃,终于把可儿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那,我们进去吧。刚才我在想事呢!”可儿一边尴尬的笑笑一边往里面走,其实李勋也猜的出来可儿心事比较多,虽然以前也没怎么跟她多交流,但他还是了解她的。

“我记得你不是还有玩的特别好的闺蜜叫什么诺颜的吗?怎么没把她也叫出来?”

李勋提到的这个人正是安可儿初中玩的好的闺蜜,那会初中的时候,两个人也是形影不离,可是升学考试的时候,两人考的学校不一样,可儿考上省重点的一个高中,诺颜没有考上,又后来因为诺颜搬家了,就没有她的消息了,其实这么久了,可儿也找过她,但是现在音信全无,她也是尽力了,不过想想那些单纯的岁月,可儿觉得跟她相处的日子还是挺美好的。她还记得那个时候诺颜就看珍妮不爽,时刻帮自己出头,也知道一些浩晟的事情,还陪着自己一起奋斗,一起考省重点高中,算的上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我已经找不到她了,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了?不过,她要是还能记得我,还是会来找我的。”可儿走着没发现脚下有一块石头,脚刚踩着,就被李勋及时拉住了,这扭到了可不轻,可是李勋的这一动作,让可儿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的手搂着可儿的肩,关键眼眸里充满的情意让可儿有点难以接受。

两人都感觉有一丝尴尬,李勋也放开自己的手,他只是顺势的摸摸可儿的头,让她小心点,他知道她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装作坚强,她越是这样就越想要保护她。

“李勋,你怎么就突然要去美国读书了?也是你梦想吗?”

“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去美国,我爸妈想要让我去美国学习,一方面想要锻炼我,你也知道高中那会我还是挺胆小的,我想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至少对你,就算牺牲一切我都愿意。”

可儿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李勋,她有点不理解李勋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两个人之前都很少了解,就算同桌过,可是都没怎么交流。怎么会有这样的情愫?可儿不相信李勋所说的,她只是觉得李勋有点冲动了。

“我没有什么能让你为我牺牲一切,其实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我希望你能理智点。”

可儿说完继续往前走,前面就是教学楼了,现在放假了,都没有什么学生,不过前面操场上会看见很多男同学在打篮球,依然青春洋溢。李勋停下自己的脚步没在往前走,他一直在犹豫该怎么对可儿说清楚,他明白刚才的话不应该那么直接,这么久了自己一直也都是偷偷的暗恋,哪怕可儿不知道,他宁愿这样在她身后保护她,看她一切都好就放心了,可是说好是锻炼自己的勇气,真当面对可儿的时候,他还是不敢,不敢说出来。

“安可儿,你还记得教学楼后面的食堂吗,那个冬天的早上,我们因为在食堂吃了早饭迟到,被班主任罚站的事,你记得吗?”李勋大声的叫住安可儿,他的回忆里只有在这个学校才能想起来,可儿停下来,她噗嗤一笑,突然一提这事,她还还真有点印象了。

“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没有再去食堂吃早饭了。你也是每次从家里吃过再来的。”

“但我还是想要跟你一起去食堂,安可儿,如果,我说如果我留在国内,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一阵凉风吹来,可儿顿时觉得眼前出现了幻觉,她听不见李勋说了什么?她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那个操场上,她只看见江浩晟一个人在那打着篮球,汗水挥洒着,她可以听见浩晟因为运动过度,心脏跳动的声音,扑通扑通特别清晰,她想要去喊江浩晟,可是发不出声音。就在这时,可儿摸着心脏突然晕倒在地。

医院的值班室里,一直都有一个长长的队伍在排着队挂号,主要是最近有个年轻的应医生被分配过来,应医生一直都是在德国学习新进的医疗技术,而且为人随和,很多人都是专门来找他挂号的。

但是每天除了这些要看病的病人之外,应医生最感到头疼却没有办法是一个没病装病的女的,每次都是在他快下班的时候,此女都会进入他的办公室,然后装出一副病如林黛玉的样子说自己有多难受,需要医生亲自看看。好在今天有个临时的病人,不然她又要进他的办公室骚扰了。

应医生跟李勋沟通了一会,李勋说可儿刚刚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晕了过去,还好及时把她送到医院,他越来越不放心可儿一个人,要是自己不在她身边,下次要是再出现那种情况该怎么办?她一个人还是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医生。你确定她已经没事了吗?你要不再仔细的检查一下,我很担心她。”

李勋还是不放心,医生说她只是暂时性贫血,不保证下次还会出现这种情况?要怎么治,他花多少钱都愿意。

“你放心吧,她真的没事,平时多注意点营养,合理的休息肯定没事的,心情一定要好,我给她输了营养液,让她休息一会吧。”

“哦,那谢谢你了,能否在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出去给她买点东西,一会就回来。”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义务。”

李勋一走,应医生就马上躲进了可儿的病房,他已经看到那个女的来了,可真烦人,又来骚扰自己,明明就没有病,非说要给她看病,她要是天天这样,自己都快得病了。还有要怎么给她看?真让人烦的,还是暂且躲一躲,等她走了自己就可以下班了,应医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一个女人打败。

病床上,安可儿静静躺在那里睡着,像一个安静的睡美人,没有任何杂念,她的睫毛根根分明,她大概在做梦吧,应医生明显感觉她的眉目之间会时而皱起来,还是没有忍住过去看她的冲动,应医生轻轻地走过去把吊瓶扶正,又把她的被子往上拉了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生看起来会让自己想起一个人,虽然童年时的记忆有点模糊,却也曾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如果再见到恐怕也认不出来了吧。

应医生摘掉口罩,揉了揉太阳穴,又看了时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为什么那个男士还没有回来?自己难道要一直待在这等他回来?

“应医生!应医生!你在哪?我来看病的,已经到我的号了。”

突然一个熟悉又刺耳的声音传入应医生的耳朵,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应医生感觉自己整个细胞都凝聚了,现在听到这个声音都有种恐惧感,她居然还没走?

“应医生,我看到你咯,不要再躲了。我会找到你的。”

声音越来越近了,应医生赶紧戴上口罩,怎么办。现在肯定不能出去,他看看病房,不管了,还是先躲起来吧,可是病房除了一张病床之外,实在是没有容身之处,感觉藏在哪都会被发现,来回踱步了好几次。最后门被推开那一刹那,应医生本能的藏在门后,吓得呼吸都屏住了。

“你干嘛?”

李勋及时出现在门口挡住了随时要冲进来的女人,此女性格也挺倔,不过刚才瞄了眼里面好像也没看见,她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李勋,只好止步把头收了回来。

“没干嘛,我只是找人。”此女淡定的回道。

“你难道不知道医院要安静吗?你这么大呼小叫的,很影响别人休息。”

“影响你休息了吗?不好意思啊。”

“你!”

李勋看着面前这个没有半点素质的女人,懒得跟她啰嗦,要不是怕可儿被打扰,他一定要好好说她一番。推门进去,然后快速关上,他不想再看见她,刚一回头,就被躲在门后的应医生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防备。

“嘘!嘘!”应医生什么都没说,眼神里已经透露出他想要表达的话了,他要在这躲一会了,而且必须不能出去。

知道应医生的意思,李勋又开门看了看,好像那个女的已经走了。

“她已经离开了。”

听到这句,应医生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要不是他及时出现,那个女的就要冲进来了。

“什么情况啊,刚才那个女的跟你什么关系?你干嘛要躲着她啊?”

“哎!我跟她不认识。她每天都要来骚扰我一番,你说她没病装病,还要让我给她看?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看她来我都怕了。”

“呵,看来她的确是得病了?得了相思病。”

李勋听罢笑了笑。这摆明能看出其中的意思了,不过刚才领略那个女的了,的确不好搞,应医生只能自认倒霉了。

“浩晟哥,浩晟哥……”可儿的微弱声音让李勋回过神,他大步走过去拉住可儿的手,看她的表情好像很难受,李勋特别担心,怎么了?难道病情加重了?

“医生你快看看!她怎么了?”

应医生走过去看了看,跟刚才想的一样,看来她是做梦了,不过梦境不太好哦!

“她只是做梦了,也许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吧。”

李勋看着可儿的眼角流了一行泪水,不由得心也跟着疼起来了,到底是什么事让她在梦里也能如此的伤心。

“可儿,安可儿,没事有我在,不用怕!”李勋温柔的话语传入可儿的耳朵里,他擦去可儿眼角的泪水,握住她冰冷的手,希望能让她好受点。

不过站在一旁的应医生顿时皱起了眉毛,刚才他好像听到他叫她安可儿,安可儿?那不是自己从小玩的最好的伙伴?她是安可儿?会是她吗?世界这么大?同一个名字是很正常,不过越是看她竟是如此的熟悉?对了!还有一个能证明她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安可儿,就是她的右手上有个浅浅的疤痕,是小时候在一起玩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留下来的疤痕。

距离这么近又那么远,应医生明显的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他的心里有千千万万的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这么多年了他不想再记起小时候的事,为什么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玩的最好的朋友,走的时候也明明答应过会回来找自己的,可是呢?为什么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就像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一样,而他一直没放弃找她的消息,可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为什么在他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又出现了。他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与其想那么多,不如去证实一下。

应医生快速走过去摞起安可儿右手的袖子,这一举动让李勋特别恼火,他在做什么?

“喂!你干什么?”

李勋把应医生推到一边。他怎么能随便的碰安可儿?

可是应医生还是看见了,那道浅浅的疤痕深深的映入他的脑海。她真的是安可儿,真的是啊!老天,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这一幕?他宁愿她不是!宁愿自己刚刚看到的是幻想,终是自欺欺人。

“怎么?你认识可儿?”李勋也好奇了,应医生刚才那个举动应该不是故意的吧。

“何止认识!她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我已经找了她15年了。”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你好好照顾她吧。等她醒了再说。”

应医生说完,转身走了出去,他重重的锤了几次墙壁,像是恨自己太愚蠢,安可儿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却没有认出来,那她呢?还会记得自己吗?这么久了,她的记忆里还会有自己的存在吗?一切的顾虑就这样的出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