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当年的错

作者:筱玫 字数:36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夏时雨莞尔一笑轻点着头,“其实当年救你的是我爸,这事我是在小雪的日记中才知道的,这件事我根本就没有印象,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对小雪而言是无法忘记的伤痛,就如同病魔缠绕着她,吞噬着她的灵魂,让他不能自已”

听着夏时雨这番话,简小凌似懂非懂地望着他,想了想,还是吐出一句,“我还是不明白的你的意思?”

夏时雨憨笑一声,不好意思道,“我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你困惑了”,夏时雨顿了一下,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情绪,随后问道,“你知道小雪脸上的红块是怎么得来的吗?”

简小凌当然不知道,但被夏时雨这么一问,简小凌随即想到什么,急切地问道,“难道是当年救我的时候弄伤的,可是时雪说那是胎记来的”

“那是小雪捏造出来的”,夏时雨轻笑着转过来脸望着简小凌,接着做了个请坐的姿势,继而道,“不如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吧”,说完后,夏时雨已经坐到了附近的草坪上。

简小凌有所顾忌地往后瞄了瞄夏时雪的墓碑,一脸不知该如何的神情,呆呆地站在原地。

“放心吧,你如果不想的话,那随你吧”

简小凌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竖起耳朵,示意对方继续下去

“你说的没错,那时候小雪呆呆站在外面,不巧被掉落下来的火棒扎到脸部,由于小雪的体质比较特殊,所以治疗后烫伤的部分变成了红块”,话一落,夏时雨眺望着远方的天空,眼神有些空洞。

简小凌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夏时雨,没想到夏时雪遭受别人的白眼全因为自己,简小凌心中的罪恶感渐渐加重了,一想到这里,简小凌似乎明白了,夏时雪对自己的憎恶会如此之深,因为自己间接毁了她的医生。

当夏时雨在开口说话的时候,被简小凌打断了,“夏时雨,我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时雪的原谅,既然你知道时雪会变成这样全因为我,那你更加不应该原谅我”,简小凌既激动同时痛恨自己地大声说着。

“不是这样的,真正让小雪变成这样的是我不是你,我才是罪魁祸首,我才是将小雪推进深渊的人”,夏时雨紧握双手,神情非常激动,眼里满是自责。

简小凌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刚想出声的时候,对方满口悲伤说道,“自从那次事故之后,周围的小朋友都说她是丑八怪,不愿跟她玩,本来就爱粘着我,之后变成了跟屁虫虫似的,有一次,我跟几个玩伴去玩,小雪偷偷跟在我后面,结果被玩伴发现了,他们极其不爽又厌恶地说,如果小雪再跟过来就不跟我玩了,那时候我也因为小雪整天屁颠屁颠跟着我而烦恼,于是我警告小雪不许她跟着我,要不然以后不理她,那次之后,小雪再没有粘着我,我还因此而高兴了、、、”,说到这里,夏时雨感觉到一样的光线照射着自己,他转过来呢望了望简小凌。

此时简小凌用极其鄙视的眼神看着夏时雨,虽然她知道对于正常忏悔自己过错的人,露出这般眼神是极其不尊重的做法,但是意识还是不得不这么做。

“我很坏对吧,那么小就有那样的虚荣心”,夏时雨尴尬摸着后脑勺问道

“我不发表任何言论”,简小凌淡淡地吐出一句,但眼神已经替她回答了,片刻后,简小凌整顿了自己的情绪,给了对方一个“继续下去”的眼神。

夏时雨轻笑一声后,继续说道,“当年我真的高兴到就想摆脱了一个重大的包袱似的,可我怎么也没想到那是噩梦的开始。自从那次之后,也不怎么爱跟我们说话,我们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大部分时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星期后,小雪变得不一样了,虽然不像以前那样蹦蹦跳跳的,但也开始跟我们交谈,不过总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感觉、、、”

“那是因为她觉得你讨厌她了,所以才这样的”,简小凌不得不插话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夏时雨叹气道,“直到上了初中,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因为没带数学书而打算去小雪房间借用的时候,却在她房间发现被截肢的人偶娃娃,脸上还被划上几刀,而且每个人偶娃娃背后都写有名字,还有那些被撕碎的照片。当时我大吓一跳,等回神的时候,小雪已经站在门口,那时她的眼神就跟那晚的一样,她激愤地命令道以后允许到她房间。”,说到这,夏时雨不由地停下来,轻叹口气,像是那一幕刚刚经历一般。

简小凌为之一惊,不禁地问道,“难道时雪有精神分裂症?”

夏时雨望了一眼简小凌摇了摇头,“一样是精神病,病名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我们都很担心小雪的情况,直到初二的时候认识了阿岚,小雪的病情才开始好转,因为阿岚从未介意过小雪的容貌而把她当成朋友”

“那时雪是喜欢司徒岚了?而司徒岚一直都很照顾我、、所以新仇旧恨加起来,我才是罪魁祸首,所以才会害死时雪”,简小凌不禁地自责道

夏时雨满脸哀伤摇了摇头,“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小雪会变成这样全因为我,要是我能够多给予她关怀的话,医生说她是因为受到心灵重创才会导致精神出现问题,其实那时候我跟玩伴说了一句这样晦气的话——有这样丑八怪的妹妹真是让人讨厌,正因为这句无心的话推了小雪一把,让她跳进深渊。”

听这话,简小凌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是即便对方说的是真的,她觉得自己也有错,“这些只是你的猜测,所以你不必自责、、”

“我说的是真的,小雪的日记里写的清清楚楚,而且那些人偶娃娃背后的名字都是跟我好上的女孩子”,话一落,夏时雨惭愧地低下头,十指紧扣

简小凌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的样子,轻叹口气,以表对夏时雨的怜悯,但不代表她原谅自己的过错,无论怎么说自己是间接害死夏时雪的人。若不是当年的事,也不会造成夏时雪的精神问题,再说要不是司徒岚对自己好,夏时雪或许就不会再一次的病发。想到这,简小凌一脸愧疚之色朝夏时雪墓碑望了一眼。

夏时雨察觉到简小凌的思绪,随即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递给简小凌,“这是小雪临终前要我交给你的信”,接着夏时雨起身,临走前还说了句,“我想小雪临终前对你的微笑已经说明她原谅你了,所以你不必在自责下去”,话一落,夏时雨头也不回地走了。

简小凌拿着信呆呆地坐在原地,想起夏时雪临终前给自己的笑容,简小凌曾想过那是夏时雪原谅自己的表现,但夏时雪的死去又让她不禁地陷入内疚之中,继而那种想法也抛之脑后。

拿着信,简小凌没有第一时间打开来看,而是望了夏时雪墓碑一眼后起身便走。

此时,在一间半山腰的欧式别墅的二楼,一个长的像芭比娃娃的女生,披着一头卷发活蹦乱跳地朝司徒鹊的书房走去,悄悄扭开门锁,接着惊喜地大叫一声,“我亲爱的妈咪,我回来了!”,话一落,飞奔过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司徒鹊挤了挤眉心,“静儿,那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下个星期的吗?”

司徒静将可爱的脸蛋凑过去,撒娇道,“人家想你了,所以早点回来了,而且那边的退学手续都办好了,多呆在那儿也无聊,还不如赶紧回来跟妈咪你聚聚”,说完后,还往司徒鹊的脸上亲了一口。

“花言巧语,嘴巴甜得很”,司徒鹊没好力气地瞥了司徒静一眼,眼里少了几分严厉和冰冷,多了几分慈祥,论谁都看得出司徒鹊对司徒静的喜爱和疼怜。

司徒静撒娇地嘟囔着小嘴,眼光扫了一下司徒鹊桌面上的东西,无意中发现了司徒岚和简小凌的合照,顺手捡起照片,好奇问道,“妈咪,这是岚哥哥跟他女朋友啊?”

司徒鹊随意瞟了一眼照片,淡淡说了句,“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那这张照片可以给我吗?”,司徒静撒娇问道

“你喜欢就拿起,反正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司徒静兴奋地在亲了司徒鹊一口,“谢谢妈咪,妈咪最疼我了”,随后起身,笑了笑说,“不妨碍妈咪工作了,我先回房间收拾行李”

当司徒静走到门口时,司徒鹊和善说道,“静儿,转学手术我已经办好了,下个星期一开始你就到英兰高校上学”

一听,司徒静开心地转过脸,“是岚哥哥读的学校吗?”

司徒鹊点点头,随后眼里闪过一丝严厉,“记得给我安分点,不要再给我出现师生恋这样的丑闻”

司徒静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妈咪,我回房间了”,话音落,司徒静迅速离开

回到房间后,司徒静将照片放在一边,从包包里取出一包烟,点燃一支,吸了一口,望着窗外的风景,吐出一缕烟。然后拿起照片看了几眼,嬉笑道,“岚哥哥看样子很幸福的感觉,蛮喜欢那个女的吧”,随后脸上荡起一丝玩味的笑意,“那我可要好好看看那女的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迷倒我的岚哥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