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悼念

作者:筱玫 字数:34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夏时雪去世的消息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同学们都议论纷纷,更传出了关于夏时雪死亡原因几个不同版本。有的说是因为她不小心在旅游的时候不小心得罪当地的黑帮老大而招来杀身之祸;有的说她因为勾引别人的男朋友而被女方下毒手,更有的说她是因为整容失败不想苟活于世而自杀。无论哪个版本都是同学们瞎猜一番加以讹传讹的结果,真正的原因只有与夏时雪一起旅游的简小凌他们才知道。有些八卦的同学企图从他们口中探得口风,而他们往往都是一脸无可奉告的神态,就连爱说话的洛琉璃也一字不提。无容置疑,这次国庆之旅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深深印记,特别是简小凌,对她而言那是无法磨灭的伤痛和愧疚。

离夏时雪去世已有一个星期了,同学们对此事也不再感兴趣,夏时雨也回来上课了,夏时雨见到简小凌像平时一样打招呼,只是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勉强,简小凌深知,夏时雨不想自己沉浸在愧疚之中,而选择原谅自己,而这只会加重简小凌心中的罪恶感,因为她一个人,毁掉了一个原本和睦快乐的家庭。

一想到夏时雪一家人陷入在痛苦之中,简小凌认为即使自己死去了也难以弥补这份罪孽。一命还一命的想法在简小凌的脑海里曾经有过,但是很快被司徒岚所察觉,而且还被他狠狠地痛骂一顿,那一段长篇大论的训话,简小凌记得的不多,但有几句却让她记在心里。

“不要以为死就可解决问题,那是愚蠢至极的做法,如果你打算这样了结自己的生命,那你对得起那些爱你的人吗?虽然性命是你自己的,但是它牵连着很多人”,正因为司徒岚的话,简小凌才打消了此番念头,不过见到夏时雨后,愧疚之意一再让简小凌无法容忍自身的存在。

午休时间,司徒岚时而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时而望了望门口,见到简小凌回来才松下口气,夏时雨回来后,简小凌的异常不得不让他提心吊胆。

简小凌一脸忧郁地坐在床边,瞄了瞄欲言又止的司徒岚,轻声道,“放心吧,我没事,都被你骂了一顿了,难道我还想不通吗?”

“你想得通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司徒岚担忧地吐出一句

简小凌没回话,转过身躺下来背对着司徒岚,片刻后,又出声了,“我是说真的,我不会做什么傻事,只是、、、”

“只是你心里很内疚很内疚,内疚到不可面对其他人”,司徒岚有些生气地打断简小凌的话,接着意味深长地深叹一声,“是了,明天刚好放假,阿雨说已经将小雪安置好了,墓碑也建好了。我跟叶乐、琉璃说好了去拜祭一下小雪,你打算怎样?”

一听,简小凌激动地起身,万分急切的神态,刚转过去的脸蛋,因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而急速转过来,然后垂下来。

“你不打算去?”,司徒岚带着故意的语调反问道,他明白简小凌心里想着什么,但他更明白简小凌要做什么。

简小凌摇了摇头,满腹惆怅和内疚地说,“不是打不打算去的问题,而是我更本就没有资格去,你觉得像我这样的罪人,有资格去吗?”

司徒岚早料到简小凌的反应,正当他想说服对方的时候,简小凌先开口了,“司徒岚你不用多说了,我是不会去的,我已经决定了”,话一落,简小凌又躺下来,将被子盖在头上。

片刻后,被子里传来微弱的抽泣声,这下司徒岚也没话可说了,就由她吧。

当天,司徒岚、叶乐和洛琉璃个捧一束菊花,由夏时雨带路,在路上,叶乐小声询问洛琉璃,“琉璃,小凌真的不来吗?”

洛琉璃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细声回答对方,“小凌本来就是个重感情的人,她那可能那么快会放得下,从时雪去世后,她就把罪人这个头衔架在自己头上,你说她怎么会过来,她肯定认为自己连拜祭的资格都没有”,说完后,洛琉璃叹了口长气,脸上挂着无奈和哀苦,继而又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能等小凌自己振作起来”

听这话后,叶乐不再出声,眺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随后目光落在走在前面不远处的司徒岚身上,低声说道,“或许能让她振作一点的只有他吧”,话语中满是哀伤和不愿。

良久过后,他们来到了夏时雪的坟前,依次放下手中的菊花,随后低下头默哀着。默哀后,司徒岚眺望着不远处的地方,在寻求着刚才所发觉的东西,当看到树后面露出的一点点鞋跟,司徒岚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轻声道,“你果然还是来了”。随后,司徒岚轻拍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夏时雨的肩膀,使了使眼色。

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简小凌小心翼翼将自己藏起来不让他们发现,同时又观看着一切,等他们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简小凌才捧着一束大菊花来到夏时雪的坟前,轻轻地放下菊花,满脸悲伤和内疚地蹲下来,垂下脸低声说道,“对不起时雪,是我害死了你,像我这样的人不配当你的朋友”,话一落,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滴落在菊花上,简小凌无声地哭起来,那晚发生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简小凌又看到夏时雪死在自己面前,而她是那么的憎恶和怨恨自己。

“我知道你不愿见到我来看你,但也允许我见你一面”,简小凌哽咽的声音有点咬字不清,片刻后,听到依稀渐进的脚步声,简小凌迅速起身,慌乱地擦掉脸上的泪水,当转身就要跑的时候,被人牢牢地逮住了。

简小凌本能地回头看看抓住自己的人,当看到拉住自己的司徒岚和在其后面的夏时雨、叶乐和洛琉璃,简小凌呆住了,迷惑问道,“你们不是走了吗?”

司徒岚抛出了个嬉笑的眼神,“我们都在等你,你来了,那么我们安心了”

“安心什么?”,简小凌不解地眨了一眼,看着大家齐齐望着夏时雨,简小凌余光瞟了一下,但很快别过脸,心想着自己哪有脸见夏时雨,跟何况是在夏时雪的坟前。

司徒岚给了夏时雨一个“她交给你了”的眼神,接着松开了手,抚摸了一下简小凌的脑瓜子,温柔说了句,“不要逃避,好好听阿雨接下来说的话”,说完后,司徒岚转身离开。

见状,洛琉璃也跟着离开,叶乐眼底里有着看不懂的哀伤,在原地逗留一会儿也离开了。剩下的只有简小凌和夏时雨。

简小凌背对着夏时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什么都不说比较好吧,简小凌心里是这么想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夏时雨终于开口了,“简小凌,其实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好,但我知道你为小雪的事情让自己沉浸在愧疚之中,同时也觉得很对不起我”

简小凌没有回话,而是十指紧扣置于胸前,想在极力地压抑这什么似的。

“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夏时雨淡淡口吻,话语中充满悲痛和悔意,“所以你不必怪罪于自己,那天我都说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一听到激动地转过身子,“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些,你的原谅只会让我更加愧疚,我宁愿你恨我,怨我一辈子,也不想你那么快就原谅我,那样只会让我无地自容,让我忘记了自己是罪人的身份”,简小凌越说越激动,说着说着声音变得哽咽起来,泪水早已不听使唤地涌下来,打湿了脸颊。

看到简小凌哭泣,夏时雨有点慌乱了,连口安慰道,“你不要哭了,我最害怕女孩子哭了”

一听这话,简小凌停止哭泣,困惑地瞅着夏时雨,“你怎么知道我的秘密?是司徒岚告诉你的?”

“不是,不是”,夏时雨挥着双手说道,见对方停止了哭泣,他才松了口气,“要是阿岚知道我把你弄哭了,肯定杀了我了”,接着解释道,“其实我是在小雪的日记里才知道你是女孩子,而且我也向琉璃证实了”

简小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想到什么,刚要问出口的时候,被夏时雨打断了。

“不知道简小凌你还记不记得十年前在那场大火中救你出来的人?”,夏时雨淡淡的语气反问道

说到十年前的事情,简小凌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她记得那天跟妈妈两人出去逛街,走出商场不久,突然被人打晕,等醒过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死去了,她迷迷糊糊看着眼前狂笑的女人,正想说话的时候却被人往嘴里塞进了不知什么,又晕了过去,等她又醒来的时候,已经身陷在火海中,那时候她迷迷糊糊好像看到有人抱起了她,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昏睡了三天三夜,当她问起救自己的人是谁的时候,洛琉璃一家人都摇了摇头,那之后简小凌多次苦苦追寻也无果,最后不了了之了。

突然被夏时雨这么一问,简小凌惊愕地望着夏时雨,“难道当年救了我一命的是你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