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都是我的错

作者:筱玫 字数:382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对于夏时雪这番强烈的话,每个人都惊愕地瞪大着眼睛望着她,简小凌哀苦万分地垂下脸,她确实有些不知所措,正如夏时雪所说的,自己心里曾经一时有过这样的想法,觉得自己不是最不幸的人,原来在这世界上有比自己更加不幸的人,曾经简小凌有那么一点庆幸,但是认识夏时雪之后,她被对方的善良、温柔、坚强而感动,甚至不知不觉被对方所吸引,所以慢慢地摆脱了自己黑暗一面。如今面对着如此陌生而又无比憎恨自己的夏时雪,简小凌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下子变得沉默了。

见到简小凌羞愧地低下头,夏时雪讽刺地轻笑一声,“我说的没错吧,简小凌,你就是一个假仁假义的人,给我收起你那假惺惺的眼神,我对你的憎恨即使你死在我面前,我也难以原谅你”

简小凌心里揪痛一下,究竟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夏时雪会这么恨自己,简小凌百思不得其解。她猛地一抬头,直视着夏时雪,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没错,我承认我曾经一时有那么庆幸的感觉,那是以前,从认识你之后,我打从心底喜欢你,喜欢你这个朋友,我对你的友情是真的”

“真也罢,假也好,那已经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反正我是个将要离开的人”,夏时雪朝他们苦笑一下,接着把目光移到司徒岚身上,带着万分哀苦朝司徒岚展露出一个笑脸,小声呢喃着,“阿岚,小雪让你很失望吧”,话一落,便从口袋里取出一小瓶东西,直往嘴里灌下去,顺着咽喉流进肚子里。

当见到简小凌平安归来,夏时雪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错,她可以猜想到司徒岚知道自己恶行之后的反应,尽然加害在他心爱的女人身上,司徒岚会讨厌起自己,她便有种消失于世间的想法。一直以来她不愿意被司徒岚见到自己丑陋的以免,可如今却被彻彻底底地看见,既然他的心里只为简小凌一人而留和跳动,拿自己留在这世上还有何意义,那不如死去来的痛快。自己一直以来对他朝思暮想那有何用,为了不让他困扰而默默将这份爱意藏在心里,埋得很深很深,深得不让任何察觉,可爱得越深,自己才发现无法容忍别的女人在司徒岚身边打转,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司徒岚对自己失望透顶了。怀着这般想法,夏时雪闭上眼睛告别这个世界。

由于昏暗的环境,大家看不清夏时雪究竟在干什么,隐隐约约好像看到她在裤袋里取出什么,见她定定地站在原地没有出声,再加上前不久吐出的话,大家不禁地担心一下,当见到夏时雪向前倒下之势,大家愣住了,片刻后连忙跑过去。

就在夏时雪倒下之时,有一个黑影从一排排整齐的杨树旁疾风而来,接住倒下的夏时雪,满口悲伤望着对方,呼喊道,“小雪,你醒醒,你快点睁开眼睛看看我,小雪你醒醒啊”,不管夏时雨怎么呼叫,夏时雪合上的眼睛没有睁开的迹象,那苍白的脸色嘴角还带着一点紫色的液体。

见到夏时雨哀痛的样子,在场的简小凌他们心里难过得很。突然,洛琉璃蹦出一句话,“我们愣在这里干嘛啊,还不快点送时雪去医院,要及时抢救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一时间都沉浸在所发生的事情中,尽然把重要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夏时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抱着夏时雪直奔附近的医院,洛琉璃、叶乐和司徒岚也跟了过去,只有简小凌在原地站在,内疚不已地回想着刚才一幕。

察觉到简小凌心思的司徒岚跑了一段路程又折返回来,拉着简小凌的手腕往医院的方向疾步走。

“司徒岚,你快点放开我,时雪她非常讨厌我,如果她一醒来,又见到我的话,说不准又会做出什么傻事”,简小凌止住强拉着自己司徒岚,满脸哀求地瞅着对方。

司徒岚完全没有理会她,无语瞥了一眼后,硬拉着她往前走。

“司徒岚,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是吗,时雪对我的憎恨是我的意想不到的,我去医院的话,只会影响她的病情,所以我求求你,放开我吧”,

对于简小凌的一再解释和哀求,司徒岚没有作出回应,正当简小凌打算使出浑身解数甩开他的手时,司徒岚停下来,转身意味深长看着简小凌,“你觉得你这样做的话,能够得到小雪的原谅吗?你刚才不是表明自己的心迹,既然友情是真的,你认为你又不去的理由吗?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即便你心里在害怕,在抗拒那个陌生的小雪,也不可以逃避,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你认为这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那么就给我勇敢面对这一切,而不是选择逃避”,话一落,司徒岚又开始疾步向前。

简小凌不再反抗,而是乖乖地被司徒岚拉着走,刚才司徒岚的话确实说到了简小凌的心坎里去,就如他所说的,自己在逃避,司徒岚说得对,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拿出勇气,即使那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名,我也要承担下去。一切想通了后,简小凌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她会勇敢地迈出第一步。

当简小凌和司徒岚来到医院时,夏时雪已经送到急诊室抢救中,看着焦虑不安的洛琉璃和一脸沉思的叶乐,还有满脸哀伤又痛苦不堪坐在椅子上,弯着身子低着头看着地板的夏时雨,简小凌的内疚感涌上心头。

简小凌走到夏时雨跟前,满怀歉意说道,“夏时雨,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也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

夏时雨打断了简小凌的话,“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与你无关,你没必要自责”,随后夏时雨抬头望着简小凌,眼神充满哀伤,“我说真的,错的不是你,而是我”

听到夏时雨的话,简小凌心里更加内疚,当她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在身旁的司徒岚给了一个眼色,示意一下夏时雨的情绪,于是乎,简小凌把要说的话止于口中,可见到夏时雨的神情和那一直在闪亮的急诊室门口,简小凌心里很难受,她宁愿夏时雨破口大骂自己一顿,也比他这般原谅自己,将一切怪在自己身上来得好。

简小凌依靠在墙上,哀伤和惆怅写在脸上,眼光有些空洞望着前面,司徒岚站在其身旁,轻拍一下她的肩膀,细声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

简小凌艰苦地挤出一个笑容,小声回答,“但愿如你所说,一切都会平安无事”

那个众人焦虑不安望着的红灯终于暗下来了,医生一从门口出来,夏时雨迫不及待地冲过去,双手紧张不安地握住医生的手臂问道,“医生,我的妹妹怎么样了?”

医生没有说话,只是黯然失色地摇了摇头,“你还是进去见她最后一面吧”说完后,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夏时雨一支箭地冲进去,简小凌他们也跟在后面。

夏时雨紧握住夏时雪的苍白冰冷的手,通红的眼睛声音有些哽咽,“小雪,都是哥不好,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就像小时候那样,只要你没事,只要你能活过来”,说完后,夏时雨低下头,哀痛地哭起来。

在场的洛琉璃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叶乐和司徒岚也悲伤地转过脸,简小凌则带着无比的悲痛和愧疚垂下头。

合眼的夏时雪慢慢睁开眼睛,那苍白的脸上荡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柔弱地喊了一声,“哥”

当听到夏时雪的细微的声音,夏时雨猛然抬头,欣喜若狂地握紧夏时雪的手,激动说着,“小雪,你醒了,醒了就好,不要说太多话,那样对身体不好,我去叫医生”

当夏时雨要起身的时候,夏时雪拉住了他,由此脸色更加苍白,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叫住了夏时雨,“哥,我知道的,所以、、”,夏时雪停顿了一会,半眯的眼睛看了看全场的人,接着视线定在司徒岚身上,细声哀求道,“阿岚,你可以过来听我说几句话吗?”

司徒岚走到夏时雪跟前,莞尔一笑,“小雪,有什么想跟我说的?”,随后弯下身子,将耳朵凑过去。

“阿岚,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觉得我很丑陋”,夏时雪无尽的哀求望着司徒岚,祈求在司徒岚的眼中得到答案,无论是答案如何,她都会欣然接受。

司徒岚先是嬉笑一下,“失望确实有一点,因为小雪一直把自己藏起来”,接着会心一笑,“虽然今晚有些惊讶小雪的言语,但我完全不觉得丑陋,最起码能听到小雪的心声,未尝是一件坏事”

听了司徒岚一席话后,夏时雪苍白的脸上展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喜悦之色在她的眼眸中洋溢着,细声道谢道,“谢谢”

“道谢什么,我说的是事实”,司徒岚调皮地挑了一下眉心,继而微笑道,“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坚强的小雪”

夏时雪抿着唇喜极而泣轻点着头,随后目光回到在床边一直担忧着自己的夏时雨,夏时雪温柔细声说道,“哥,我有话跟你说,把耳朵凑过来”

夏时雪在夏时雨耳边嘀咕了一会儿后,夏时雨微抬起头,凝望着面无血色的夏时雪,信誓旦旦道,“放心吧,哥会帮你完成的”

夏时雪嘴角勾起一个浅笑,“哥,谢谢你”,说完后,她朝一直沉浸在愧疚中的简小凌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又把眼光落在夏时雨身上,带着一丝丝哀求声,“哥,我还有一个请求,可以像小时候那样,我做错事情,你亲一下我的额头吗?”

夏时雨含着泪点点头,片刻后,轻柔充满着疼爱的吻便在夏时雪的额头绽放开来,夏时雪说了声“谢谢”,微笑着离开了这里。

顿时,急诊室陷入一片悲伤中,夏时雨哀哭和呼喊响彻在急诊室,简小凌愧疚得垂下脸,空气中回荡着大家的哀念,而他们这次国庆旅游就此告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