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夺走我的一切

作者:筱玫 字数:37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当简小凌和叶乐回到旅店时,司徒岚、夏时雨和洛琉璃惊慌失措地在旅店门前走来走去,特别是司徒岚慌乱地不停掐捏着手指,右脚不断跺地板,而洛琉璃则是两眼泪汪汪,担忧万分,快要哭泣的模样,要数就只有站在门墙角的夏时雪是面无表情的,一副无所谓的神态还带着点困意。

当大家看到向他们走来的简小凌和叶乐时,大家不禁地安下心来,松了一口气,露出衣服谢天谢地的表情,没等简小凌开口说话,洛琉璃已经挂着两行泪水扑过来,嘴里还担心地念叨着,“小凌,你去哪里了?害我担心你一个晚上,你最近爱上玩失踪了,上次是这样,这次也是。无端端干嘛一个人跑出去,还被一堆混混给抓走了,平时强悍无比的小凌去哪里了,怎么变成束手就擒了,总之,小凌担心死我了,幸好你没事安全归来。”洛琉璃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话。

简小凌连忙安慰道,“好了,不要哭了,我不是平安归来了,不要再哭了,再哭眼睛就会变肿了,那就不漂亮了”

听到这话,洛琉璃连忙停止哭泣,擦掉脸上的泪水,认真地说,“小凌,说得对,再哭下去就不漂亮了,这样的话今晚怎么去美食街吃美食啊”,洛琉璃还一股认真劲说服自己。

洛琉璃话一出,惹来全场人的无语加鄙视,接着洛琉璃把矛头对准叶乐,一副绝不饶人的样子,审问道,“叶乐,少在那里鄙视我了,我还没有教训你呢,你救了小凌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生,让我们一直在担心,还有昨晚你匆匆忙忙挂了电话又没说清楚,打你电话又关机,你这样只会让我们更加担心,知道吗?”

叶乐立马向洛琉璃身上那鞠躬道歉,洛琉璃才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了叶乐,而在一旁的简小凌则是十分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个,随后视线移到站在不远处的司徒岚身上,本以为对方会万分喜庆迎接自己,没想到却给了自己一个臭脸色,还不满地瞪了一下自己,又瞪了一下叶乐,随口吐出一句,“你们没事回来就好,赶紧回去休息吧”,话音落,转身离开。

见状,简小凌郁闷想着司徒岚是不是生自己的气,顺着司徒岚离去的背影望去,简小凌发现在门墙角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夏时雪。倏地,一丝惊愕在简小凌眼底闪过,让她惊讶的是,在夏时雪脸上没有害怕和恐惧,此时的她正玩味看着自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底里满是愤恨的瞪视着自己,随着一个冷笑之后便转身回去。

与此同时,夏时雨眺望一下离开的妹妹后,有些怪异望了简小凌一眼,又畏畏缩缩欲言又止的神态,左瞄又瞄了一会儿后,便起身回到旅店了。

简小凌察觉到夏时雨的奇怪,不过见对方不想说出来,简小凌也没有可以追问的意思,只好等待对方欲言之时。

而在简小凌、洛琉璃和叶乐转身回去的时候,叶乐故意放慢脚步,拉住经过身旁的简小凌,凑到其耳根处,低声细语道,“野丫头,我刚才的话是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我不急着要你的答案”,话一落,偷偷亲了一下简小凌的脸颊,回头给了她一个柔情似水又甜滋滋的微笑迅速离开。

对于这个偷袭的甜吻,简小凌却没有丝毫的惊喜和欢悦,在她看来除了愁苦还是愁苦,想起回来之前,叶乐在半路上与自己提及的事情,简小凌心里慌乱无比,本以为那是一句不经意的玩笑,却没想到是实实在在的表白,还说希望自己能够好好想想,最后还说无论多久都愿意等待。

简小凌不明白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心里烦恼得很,更没想到,一推开门便看到司徒岚略带火药味的臭脸,没等简小凌问对方为什么一头木地站在门后面,司徒岚已带着三司审问的口吻说,“你跟叶乐好上了?”,话里头带着一丝的火药味和醋味。

简小凌不明白地皱起小脸蛋,“司徒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摆明的意思”,简小凌的表情,在司徒岚看来根本就在装傻,在旅店门口看得一清二楚的,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明摆着就是好上了,“还给我装傻,快点从实招来”

司徒岚的话,简小凌只觉得十万个莫名其妙,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其意,不过对方的眼神告诉自己,在这样下去,肯定会惹怒司徒岚。于是乎,简小凌眉心挤弄两下,顺着司徒岚的话回答,“好上什么的,我根本就不明白,不过我跟叶乐小时候就认识了,而且、、、”,简小凌止住嘴巴,把刚到嘴边的话生硬地咽回去。

“而且什么啊?”,司徒岚双眼冒火却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一瞬间,笑容消失,满脸怒气大声命令道,“而且什么,快点说”,从简小凌口中得知她与叶乐青梅竹马,司徒岚心中的火气一团接一团,终于火山爆发了。

简小凌思前想后,但在司徒岚的威严之下,简小凌只有乖乖招来的份,于是她把剩余的话一五一十说了,“而且叶乐跟我表白了,我、、、”

“你答应了?”,司徒岚立马打断简小凌的话,怒火冲天喊道

“没有啊,他让我好好考虑一下”,简小凌如实回答,还带着一股天真劲。

对此,司徒岚无语地扯了一下嘴角,怒火横着眼睛看着简小凌,命令道,“你赶紧、马上给我跟叶乐讲清楚,说你是不会当他女朋友的,听见没有”

简小凌困惑地从嘴边滑出一句,“为什么?”

司徒岚真的被气得有种胸口碎大石的感觉,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火气了,怒吼道,“笨女人,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给我装傻啊,你难道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你的心意?”,简小凌困惑地皱起小脸蛋,接着问了句笨蛋才会问的问题,“你的什么心意了?”

这话一出,司徒岚已经被气出内伤了,这个问题司徒岚不想纠结下去,他愤愤地吐出一句,“笨蛋就是笨蛋”后,气冲冲进去厕所了,自留简小凌一个人在纳闷着,“司徒岚怎么了,水热他了,发那么大的火,那个人吃了豹子胆惹怒了他,还连累我受罪”,与此同时,简小凌不解为什么司徒岚总问自己跟叶乐的事情。

夜幕降临,少人较少的广场现在变得人闹起来,有人在跳舞,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练习滑轮,人们尽在广场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其乐融融也。而这个广场的身后便是一个湖泊,哪里有几排杨树和石栏间隔形成的人行道,大家都去凑热闹了,没什么人在这里,那么简小凌可以放心说话了。

“时雪,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以告诉我原因吗?还是说有人逼迫你这样做?”,简小凌一口商量的语气,虽然夏时雪前晚所作所为确实有些过分,但一想到善良的她是被人所利用的话,简小凌不期望自己用一种兴师问罪的态度。此时司徒岚站在简小凌身后,一张气在头上脸色,担心着简小凌的安危,又不得不跟过来,而叶乐和洛琉璃站在简小凌在身边。原本简小凌只想自己解决的,没想到一出门的时候,便碰到了等候自己大驾的叶乐,接着司徒岚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便跟过来,而洛琉璃则是听到了简小凌与叶乐对话,把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唯独夏时雨没有,经过一番商量后,他们认为先不要告诉夏时雨此事,等到问题解决后再说也不迟。

站在对面的夏时雪轻笑一声随性地看着他们,阴阳怪气说道,“威逼?有谁敢威逼我这样的一个丑八怪,我是自愿的,至于原因,很简单”,夏时雪突然停下来,冷冷的眼神直视简小凌,举起右手食指指着简小凌,满脸的憎恶和愤怒,大声叫道,“我要这个夺走我一切的女人,向我忏悔,向我深深的忏悔”,话一落,夏时雪冷笑一声,微低头触摸着脸上的胎记,哀伤痛苦地低声细语,“这个胎记很丑对吧,很明显对吧,就连那些混混都说我是丑八怪,都怕的快点逃走,全部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我,就像看到妖怪那样”,说到这,夏时雪抬头,瞪视着眼前的人,怒吼道,“我的痛苦,你们怎么又会明白”

夏时雪刚才的自言自语,确实让他们为之一惊,说实在的,他们只是身为旁观者,根本就不明白夏时雪所受的委屈,即便是觉得自己深有感受,可能连对方的万分之一都不到,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说一句荒唐的话,“我能明白你的感受”

望着大家惊讶而又沉思的模样,夏时雪半是嘲笑,半是愤怒,“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一双悲天怜悯的眼眸望着我,就像在诉说着我的可怜,其实你们在庆幸才对,庆幸你们不会遇到我这样的问题,庆幸你们不是我,但是你们又觉得我十分可怜,又想安慰一下自己那颗邪恶的心,于是乎,你们亲切地称呼我,跟我朋友相称”,夏时雪忽然狂笑一声,“那只不过是你们希望得到别人的赞美,你们只不过当我是踏板罢了,一个用完了后就扔在一边的废物”

“我们没有,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真的,时雪我跟小凌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的”,洛琉璃眼含着泪水打断了夏时雪的话,此时的她已经泣不成声了,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但是她说的句句真实。

面对着洛琉璃,夏时雪的冰冷的表情有了点温暖,“我相信你”,随后夏时雪狠狠地吐出“不过”两字,又举起食指指向简小凌,恨声道,“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女人,一个夺走我一切的女人,现在站在我面前假惺惺说要帮我,如果真的想帮我的话,那就死在我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