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违反约定

作者:筱玫 字数:36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老头看样子你还真悠闲啊”,司徒鹊依旧居高临下的样子,但又带着点悠闲自在的感觉在打量司徒浩的书房,“这里真的一点也没变啊,离开了那么久还是老样子”,接着将目光回到司徒浩身上,“你也是,还是没变,老头,除了头上多了些白发之外,眼神还是那么锐利”,对于司徒浩瞪视自己的狠厉,司徒鹊全然不放在眼里。

“你来这,干什么”,司徒浩原本慈祥的眉目变得犀利和深沉,“之前我们不是谈好了吗?”

“谈好了?”司徒鹊像是听到好笑的笑话,忍不住“噗呲”笑了一声,然而笑得是那么冰冷,冷到空气一瞬间凝固,连降下好几度,使其站在身后的人不由地抖擞一下。“之前确实是谈好了,但是现在、、、”,司徒鹊忽然停顿下来,悠然地一张冷笑容颜瞟向司徒浩,随后目光回到刚不久前放在胸前,伸开的五指,“可是你的那位宝贝孙子违法了约定”

“你胡说”,司徒浩愤愤地站起来,双手重重地落在书桌上,“啪’的一声巨响,似乎在宣示着他的愤怒。

“我可没有胡说,不信,你自己看吧”,司徒鹊依旧是那副藐视的神态,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举起并摊开手掌示意站在后面的人拿出什么,接着有人一部DVD机放在司徒浩书桌上。

DVD机里面拍摄的画面正好是司徒岚救下简小凌的时候,观看到这些的司徒浩和阿忠都颇为一惊,没想到简小凌是女儿身。看到这些,司徒浩深知无论自己怎么否定也没用,这些都是自己亲女儿一手策划的。

“真没想到,你还做到这种地步”,司徒浩苦笑一声

“那晚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只不过是你们死命挣扎而已,如果当时你就乖乖将环峰集团的股份全部交给我的话,那么我不会让你的宝贵孙子和那个丫头受到万分的委屈和痛苦”,司徒鹊曼斯条理,不慌不忙地说道,但她那目中无人,不屑的语气依旧没变。

忽然间,司徒鹊毫无所谓的神态不见了,眼里充满了憎恶和狠厉,周围的气场变得更加强烈,空气围绕着她而改变,瞬间如进入了地狱般的罗刹禁地,她不禁地勾起一抹比寒冰还要寒心的冷笑,手缓缓地指向脸上带着的面具,“对比起我的受的痛苦和委屈,他们所受的算什么,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对于他们,我可是手下留情了”

望着司徒鹊那张明显的面具,司徒浩之前的警备之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脸上充溢着苦涩和懊悔,“那么久了,你还放不下吗?”

“放下?”,司徒鹊冷冷地吐出两字,突然正眼看着司徒浩反问道,“要是你,你会放得下吗?”

司徒浩痛惜地微垂下脸,长叹口气,“都过那么久了,人都死了,难道你还没消气吗?”

“消气,那是绝不可能的”,司徒鹊恨声道,“我脸上的伤都是拜他们所赐的,是他们让我受尽了是人的白眼,归根到底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一天,我恨你们,恨我的骨髓里,我要你们生不如死”,话音落,司徒鹊冷笑起来。

“当年我死命求你让我嫁给简思楠,你说怎么也不肯,理由是你觉得他配不起你的宝贵女儿,所以你说一定要我将给交到你满意的男人手上那才放心,那时我还天真的相信了你这位所谓父亲的慈爱。直到直到、、、我知道了司徒玦是你跟一个舞女生的野种,直到我看到辛小雨和简思楠以情侣的身份出现的时候,我才明白你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我尽然比那个收养的女人还廉价”

司徒浩长叹口气,“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而且那时候简思楠明明喜欢的是小雨,而不是你”

“我不管,我司徒鹊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司徒鹊带着些怒火铁真真说道,倏地,转变语气,又变成冰冷玩味怡然自得的神态,“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想好了怎么让你们来赎罪了”

司徒鹊这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你究竟想怎么样,鹊儿”,司徒浩大声呵斥道

“我想怎样?”司徒鹊与司徒浩眼神对视,一句一句说道,“其实我没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放过那小子,求我放过你,带着非常悔恨愧疚的心情,诉说你以前的罪证”

司徒浩看着司徒鹊的眼神,刚才的话并不是开玩笑的,她是认真的,她打从心底就是想让自己这样做。

看着司徒浩迟疑的眼神,司徒鹊冷笑一下,“真的不舍得吗,那是你死都要维护的自尊和面子”

“鹊小姐,请你不要这样威逼老爷了,老爷的身子这几年以来一直不好,鹊小姐,当我求你好了,你看在我从你小时候照顾你的份上,不要逼迫老爷了”,阿忠苦苦哀求道。

“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司徒鹊瞪了阿忠一眼

看见女儿的坚决,司徒浩垂下脸,万分内疚地哀求道,“鹊儿,我求你了,放过小岚和那个女孩子吧,你要我这个老头的命的话,我随时给你,我求你了”

司徒鹊轻笑瞟了司徒浩一眼,“你知道我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忏悔”,司徒鹊的眼神示意对方跪在她面前。

司徒浩长叹气,心想道,“反正我是一个糟老头,已经对不起辛家两姐妹了,难道还要夺走小雪用命换来的丫头吗,反正我都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活够了”,于是乎,司徒浩拄着拐杖走出书桌,一脸决意的模样,他顺着拐杖缓缓地下来,像是做下跪的姿势。

见状,阿忠立马跑过来阻止司徒浩的行为,搀扶著他,满心痛惜地望着司徒鹊,哀求道,“鹊小姐无论怎么说老爷都是你的亲生父亲,正所谓血浓于水,即便老爷犯下滔天大罪,也不可否认你们之前的关系,鹊小姐,求求你不要做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阿忠的话没有起任何作用,司徒鹊这下是铁了心要让司徒浩跟自己道歉下跪,“老头继续吧”

司徒浩深知今天不那么干,司徒鹊是不会罢休的,对于他而言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他用地推开阿忠,或许是力道太大,也或许是阿忠没料到对方会推自己一般,总之阿忠一不小心失去重心,往后连退几步,同时将书桌上的物品打断。

刚好一个相框打落在司徒浩的身旁,相框里装着一张一个小女孩笑得天真灿烂的照片,司徒浩、司徒鹊和阿忠三人同时间将眼光集中在照片上。顿时,司徒浩眼里闪过一抹哀苦,阿忠却抬头望着司徒鹊企图在她的眼里找到温情,偏偏司徒鹊别过脸。

正当阿忠把相框拾起时,司徒鹊看着挂在墙上的画像,出声了,“看在我死去的妈妈份上,我就免了你下跪,但不代表我原谅你”,随后示意手下将一份文件夹拿出冷冷道,“还有这份是环峰集团股份转让协议书,你有权选择不在上面签字,但是你的性格你比谁都清楚,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好好掂量掂量一下”

司徒鹊字眼里的威胁谁都听得出,司徒浩显然没有选择的余地,接过协议书他迅速地在上面签字,接着叮嘱道,“鹊儿,你说的话必须做的”

“放心吧,我司徒鹊向来都是雷厉风行,说到做到”,司徒鹊信誓旦旦地说,接过协议书快速浏览一遍后,司徒鹊转身离开的样子,随即想起什么,停下脚步,“我忘了告诉你,可别说我无情无义,这栋房子名下属于你的,还有在敏玉泉区那间荒废许久的杂货店也是属于你的,能不能让它生存下去,那就看你宝贵孙子的能力了”,话一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听到这消息,司徒浩心里有那么一点安慰。

而在另一边,司徒岚和简小凌两人在一间二十平方米的房子里,房子非常简陋,一张床、桌子和椅子,但是电气设备却齐全,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衣柜,乘司徒岚去厕所的时间,简小凌好奇地打开衣柜,为里面的放在整整齐齐的衣服而震惊,衣服的数量十个手指能数清,而且还有两套衣服占有许许多多的污迹,看起来蛮惨旧的。

“没听说过不可随便打开男生的衣柜吗?”,司徒岚站在一边嬉笑地说

惊得简小凌立马合上衣柜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只是觉得你的衣柜特别引人注目,然后条件反射地就会想打开来看看”

司徒岚轻笑一声,“你的好奇心还真蛮大的”

简小凌用憨笑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狐疑瞟了对方一下,“那个,这里是?还有我们不回学校吗?”

“现在这个时候我看是回不去了,再说你穿成这个样子,你觉得回去后不会引起骚动吗?”,司徒岚用下巴指了指简小凌身上鲜艳的吊带裙。

简小凌困惑地蹙了一下眉头,唉声叹气道,“说的也是”,随即想到什么又说,“可是我们那两人无缘无故走出来的话,怎么交代啊”

“放心吧,有人会帮我们安排好的,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司徒岚嬉笑着说

可简小凌总觉得对方好像有事隐瞒,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想问又不敢问,一时之间,简小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