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又被陷害

作者:筱玫 字数:35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里凉风嗖嗖,弯月高挂在夜空中,依稀能见到一颗两颗的星星,一阵风吹过英兰学校的大榕树旁,夜深人静的,周围漆黑一片,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睡梦中,正在和周公闲聊中,而有人偏偏在这个时候醒着。

身心受重伤的简小凌满脑子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冥思苦想一番后,现终于睡着了,那有节凑的呼吸声暗示着她已熟睡。

突然间,对面床的人睁开了眼睛,轻手轻脚地起床来,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到简小凌窗边,借着透进来的光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脸上泛起的痛惜和怜爱。他缓缓地坐下来,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似乎生怕自己大声一点会把刚睡着的人儿吵醒。

她睡不着,他又何尝睡得着呢,这天的事就如放映机在他脑里不停地放映,重复来重复去,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特别是简小凌受伤一幕,他的内心如排山倒海般翻滚着的滋味,那一瞬间有种冲动想揍自己,埋怨自己千不该万不该用力甩开简小凌的手。

如今望着那块红中带点紫於的伤痕,他就想痛打自己一顿,似乎这样才能消除他心中罪恶感,他不由自主地轻抚着简小凌的额头,当触摸到那块伤痕时,他的手停住了,轻揉了一会儿,细声道,“笨女人,那时候干嘛要跑过来拉住我”,口中是责备语气,可眼里满是心痛和怜悯,“不是叫你不要管我了吗,真是的,还一个头撞过来,真是个笨蛋”

“什么笨蛋了,你才是笨蛋,混蛋司徒岚”,睡梦中的简小凌突然蹦出一句

惊得他急忙起身,当听到简小凌叽叽咕咕说了几句之后,宿舍里恢复平静,见到她睡得很沉的样子,他那颗悬挂的心才稳稳落地,惊慌般地轻叹气,“原来在说梦话”

可听到简小凌说梦话都会骂自己,他不禁想笑,又怕惊醒简小凌,他胸膛在颤动忍住不笑出声。他俯下身子,在那道伤痕里轻吻了一口,脸上荡起柔柔的笑意,“笨女人,以后要乖乖的”

那天回来后,司徒岚不任何人打交道,犹如变了一个人,变得大家都不认识的司徒岚,渐渐地大家开始疏远他,夏时雨和叶乐也没有与他交谈,由此司徒岚变成孤单一人。而简小凌总觉得司徒岚有意避开自己,总在自己回宿舍前已经洗了澡出去了,每晚都在打铃之后才回宿舍,接着睡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从早上到晚上,从那天起司徒岚没有跟简小凌说过一句话,即便简小凌热情满满地讲话,到最后都会变成垂头丧气地慢慢闭上嘴巴。

而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叶乐慢慢与简小凌的关系好起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就像刚才同学们玩耍一个不小心黑板擦飞向简小凌,神游的简小凌没有注意到,接过成了炮灰,沾了一鼻子笔粉,还连打几个哈气。见状,叶乐先是阴柔问道简小凌有没有受伤,在简小凌肯定回答和仔细打量一番后,叶乐安下心来,随后,瞪视着玩耍的同学,那眼神就如一只愤怒的狮子盯看着它的敌人,吓得他们连声道歉。

同学们都说他们与司徒岚散伙了,现在跟简小凌成一派了。同学们感到奇怪,洛琉璃觉得更加奇怪,她比谁都要注意叶乐对简小凌的一举一动,她都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别的,从她细微观察的种种迹象而说,叶乐是喜欢简小凌的,这或许会让洛琉璃觉得高兴一会儿,然而想到叶乐在不知简小凌的女儿身情况下喜欢对方的话,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不可否认,对于这种基情似的爱情,她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弱的。

想到这,洛琉璃情不自禁地轻叹口气,若是如此的话,知道真相后的叶乐岂不是抛弃小凌,最终受伤的只会是我家可爱的小凌,洛琉璃一脸忧郁地幻想着。

而另一个幻想能力同级的夏时雨,最近也在注意洛琉璃,此时又是一股暗流涌入心头,凉飕飕的,心在哭泣啊,本以为洛琉璃把放在司徒岚的眼神收回来了,觉得自己机会来了,总在洛琉璃面前献殷勤,渐渐地觉得自己有希望了,可偏偏有喜欢上另一个了,夏时雨只觉得老天不公,怎么说自己长得也不逊色,可为什么洛琉璃就是不正眼看自己一下啊,难道她就讨厌我吗?像是又经历一场失恋,夏时雨心灰意冷,欲哭无泪地把头贴在课桌边缘。

在半晚时分,洗澡出来的简小凌顺势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发现有一条未读信息,打开一看,简小凌愣住了,此时的她眼睛猛地眨了几下,还用力地扭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好痛,那说明是真的”,简小凌有些欣喜若狂地看着发件人写着“司徒岚”的短息内容。

“今晚,八点体育器材室旁边见面”,看着信息的内容,简小凌激动地有点想哭,她也察觉到自己的奇怪,这些所谓的奇怪,简小凌早已搁在一边,如今的她,希望快点到八点钟,因为她有好多好多的不懂要问清楚对方,真的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走在黑兮兮的小路上,简小凌有些纳闷司徒岚为什么挑这种地方见面,但又想着对方有一墨子水的原因,简小凌才有些体谅体谅。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七点五十分,看来自己早了点,简小凌四处张望一下,并没有发现可以人影,简小凌有点慌乱的心定了点,忽有种感觉,自己像是在偷吃怕被发现的样子。

等到了几分钟后,还是不见人来,眼见就要到八点了,可一个人影也没有,简小凌开始有点着急了,难道司徒岚不来了?不来的话,也会通知我一声的,坚信着司徒岚回来的简小凌仍旧在那儿等待,足足在哪儿傻呆呆地站了半个小时。

在哪儿饱受凉风吹来的简小凌,余光忽然瞟了一个黑影从铁门栏处飞下来,一心想着是司徒岚的她,兴奋地转过头,没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简小凌被重物击中自己的脖子,晕过去了。

那人却冷笑一声,由于两边都是建筑物,黑漆漆地看不出外貌,不过看样子娇小玲珑的,还有一头披肩长发,应该是女孩子来的,那个女孩走进简小凌,手里拿着一小瓶东西,往简小凌嘴里灌去。随后眼里闪出一片片杀意,巴不得对方赶紧命赴黄泉,嘴里吐出一串串阴森森的话,“简小凌,你就好好享受,我给你安排的节目吧”,话一落,冷笑两声,示意站在铁栏处的两个人

“你们可以进来了”,接着拿出一叠钞票扔在她们摊开的手掌,“好好把她打扮一下,我要她变成全场瞩目的那种”

那两人重重点头之后,黑衣人带着她那阴冷的笑声扬长而去。

留下的两人有些纳闷地看着地上的躺着的人儿,摸了摸简小凌的身体,松了口气说,“原来是女的,刚才看的时候,穿着男生校服还以为是男生”。

“别说那么多了,还是赶快工作吧,要不然没在预定的时间搞定,那剩下的钱可是掉到海里去了”

说我完后,其中一个人背起简小凌,另一个在后面扶着,同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而在一边观看全程的莫明空一脸漠然地看着这一切,萧廖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小空,难道你一点出手的打算也没有?”

莫明空没有说话,目光没有离开带走简小凌的两个人

看对方默不吭声,萧廖心里急了,“喂,你这个家伙,给我出声了,要不然,那个丫头会被人带走,还会莫名其妙的地方,难道你没看到那个女的眼神吗,简直可以杀气一头狮子,想起我都怕怕”,说完后,萧廖做了个惊怕的动作。

直到莫明空确信那两人的身份,莫明空才缓过头来,对着那位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回话了,“那个丫头心里想什么你不知道吗?”

萧廖无语地嘴巴张的大大的,大得可以吞下一个鸡蛋,接着长长地“哈”了一声,腹诽道,“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救人要紧吧,大哥”

瞧着对方那超级不满的眼神,莫明空冷冷地解释道,“那个丫头真正希望救她的人是司徒岚,再说,他们之间不是有误会吗,借此机会了解不是更好吗?”

“你要帮他们调节那是件好事,但是你想想刚才的情况,那个女的并非信男善女,再加上那两个老人妖的女人,我真想不出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萧廖已经陷入了她的幻想世界中去了,身体不禁地颤抖几回。

“要不我们打赌?”,莫明空瞄到一个尾随在后面的人影,胸有成竹地说道

“打赌?我说小空同学,现在是打赌的时候吗,十万火急得很,亏你有心情打赌,我真是服了你”,萧廖愤愤地翘起双手,今天她可是吃了火药了,火气一团接一团的上来了,好像不把别人骂的狗血淋头不罢休的样子。

意识到自己已浪费一些时间,眺望着已经远去的人,萧廖愤懑地瞪了莫明空一眼,“还愣在这里干嘛,我们赶紧去追啊,话一落,萧廖迅速追过去,还不忘回头催促莫明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