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游戏开始

作者:筱玫 字数:26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安顿好简小凌之后,司徒岚可以安心地回到书房,上一刻的温柔,这一刻却是面无表情,他站在司徒浩身后,距离有一米之远,他没有出声,眺望着远处。

背对着司徒岚的司徒浩,苍白的头发,有点驼背的身体,站在硕大的窗边,让人感觉老人是多么的空虚和孤寂。

“他怎么样了?”,司徒浩的话打破了僵局

“没事,只是哭累了而已”,司徒岚谈谈的语气

“你还是不肯回来吗?”

“是的”

“你要离家出走到什么时候?”

“总之我是不会回来的”

简短的对话,平淡的语调,似乎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然而彼此心里都在抵触,不愿打破那一层隔膜。

片刻后,司徒浩眺望着天空,长长叹了口气,“我还是希望你能回来”,那句话包含了他满口的哀求。

司徒岚没有回答,望着司徒浩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哀伤,他深知司徒浩疼爱自己但真的不想与司徒家有太多的瓜葛。

司徒岚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要跟司徒浩说这些有的没的,“爷爷,你们之间说的委托是什么?”

司徒浩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便一五一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司徒岚

知道一切的司徒岚苦笑一声,又是自己害了别人,无论是妈妈还是简小凌或者那个叫爱莎的人,只因为自己背负着司徒这个姓,才会带给身边的人如此不幸。想到这,司徒岚便痛恨起留着司徒家血液的自己。

司徒浩眼见自己孙子满眼的恨意,却无有余而力不足,现在的他又能够做些什么呢,司徒岚母亲的死是自己间接害死的,要不是自己急于找回孙子的话,或许那一幕就不会发生吧。他深叹深叹着气,留在他身体的是满腹懊悔和惭愧,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此时在一栋欧式别墅二楼宽大垂下来的窗帘轻轻地掀起一角,透过窗户只见一个身穿深紫色礼服,一头到肩的卷发,左边脸戴着面具,大约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嘴上勾起的一抹恨意的冷笑,让站在其背后的人打了个寒战,周围的空气迅速凝结降到零度以下。

“莫明空把戒指交给老头了”

“是的,属下看得清清楚楚”,身后穿黑西装的人既害怕又恭敬地回答

闻言,女人狂笑一声,“那很好,看来老头连最后的筹码也没了”,在这一声狂笑之后,她满腔的恨意写在脸上,紧抓撩起的窗帘,将其揪成一团,嘴边冷冷地滑出“活该”两个字,随后触摸着左边的面具,狠狠地一字一字吐道,“你们都得死”,语落,空荡荡的房间里又回荡起那一股愤怒的冷笑,听得直让人毛骨悚然。

身后的西装男努力按住自己畏惧的心里,可双脚和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发抖,心渐渐地在发冷。

“主人,你的意思是要铲除莫明空?”

“用不着”,女人停止了笑声,冷冰冰说道,“他不是你们能够对付得了的,他帮我只为了还当年的一个人情而已,再说,辛小雪死了,他也无心战斗”

“那主人是打算立刻与大老爷谈判吗?”

“谈判?”一听这词,女人猛然哼了一声,在她的字典里没有谈判两个字,有的是别人的哀求,“我要的是老头苦苦哀求,跪下来请我原谅的哀求”,话一落,女人的眼里抹过锋利的刀刃划过天空的狠烈,“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退下去了”

等西装男退出后,女人拨通了电话,一口居高临下的语气,“按我的计划行事,我等你的好消息”,挂电话的那一刻,她脸上浮起一丝期待和玩味,“游戏现在开始,你们好好享受吧,我司徒鹊恭候你们大驾”

“你没事吧?”

司徒岚回到房间,却见简小凌站在窗边若有所思地望着后院的樱花树。

简小凌摇摇头,不经意说道,“那是爱莎喜欢的樱花树吧,这里是她土生土长的地方”

一句不经意的话,蕴含了简小凌无数的悲伤,一个孤寂的背影引入眼帘,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那么的寂寞和痛苦,让人不禁地想要给予一丝温暖。当司徒岚缓过神时,自己已在背后抱住了简小凌,从她身上传来的微微颤动,他知道自己突然的行动惊吓到她了,“放心吧,我没有恶意”。

就这么一句,简小凌顿时悬挂的心着实地落地,在他的怀抱里,她能感受到点点温暖包围住自己,这温暖让人难以拒绝。

这种状态持续不久后,因司徒岚的一句“简小凌,你放弃那份委托吧”而打破

简小凌摇了摇头,无论怎么样她也要找到凶手,要不然爱莎的死变得毫无意义了,要想呆在英兰学校的条件就是接受保护司徒岚的委托。

“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很危险吗?”,司徒岚此时语气已没有之前的温柔,话语中带着点着急和不解。

“即使是这样,我也要继续下去”,简小凌决不退让的样子,同时她又想保护司徒岚有什么危险可言,不就是对付那些混混而已。

对怀里不听话的人儿,司徒岚莫名来了点火气,“你那么执着干什么,明知道有危险还要奔着去,难道你不要命了吗?”

“是啊,我就是不要命了”简小凌一口顶了回去,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其妙有股气,简小凌挣脱开司徒岚的怀抱,转身与他面对面,“再说那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干嘛发火”

“因为你不听话”,简小凌这般语气,再加上那句与他无关的话,司徒岚的火苗烧得更旺了,气冲冲地命令道,“总之,我不准”

简小凌眉心皱成一块,困惑不已地瞅着对方,“哈?”了一声,“我没听错吧,你说不准,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要听你的”,简小凌无视地抛出这句话

闻言,司徒岚肚子里的火苗越烧越旺,气得牙痒痒的,头顶冒出一缕缕的烟,“你这个笨女人,怎么那么不听话”

“我为什么要听你话了”,简小凌当场超级无语地斜睨一眼,心里头一阵阵的闷气,无端端发什么鬼火了,谁惹你了,真是的。

被气得火冒三丈的司徒岚,丢出一句“你爱怎样就怎样”狠狠摔门离开。弄的简小凌纳闷得很,“真是的,我又没得罪你,干嘛拿我当出气筒“,想想自己莫名其妙当了出气筒,简小凌心里头来气,显然刚才那温馨的一幕在她的脑海里荡漾无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