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痛心

作者:筱玫 字数:356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简小凌取出手机,看着这一连串陌生的数字,她困惑了,谁打给我了?,出于好奇心她还接了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

电话另一头的阿忠一口恭敬的语气,“简少爷,您好,我家老爷想见你,方便吗?”

简小凌当场疑惑,为什么老爷爷要见自己呢,难道是要解雇自己,还是说爱莎一个火起来跟老爷爷理论一番,解除委托。简小凌自己在一边瞎猜也没用,于是答应了去见司徒浩,接着阿忠告诉简小凌地址后便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声,简小凌总感觉非常奇怪

司徒岚一直在一边盯着简小凌,见她那么困惑的眼神,不禁地担心道,“怎么了?”

简小凌摇了摇头,“没事,我有点急事,先走了”,话音落,简小凌走出马路边拦截了一辆的士,“司机,环城三路三段最后一个公交站牌”,立马上车了。

就在简小凌关门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只手伸出来拉住了,简小凌惊了一下,松开了手,却见司徒岚一脸怒气又带着点迷惑地看着自己,“你为什么要去我家?”,言毕,司徒岚也上了车。

司徒岚因为担心简小凌而尾随其后,可没想到她要去的地方尽然是自己的家,那是怎么一回事,“你跟我爷爷什么关系?”司徒岚愤愤地一手抓住简小凌的手腕。

司徒岚力度很大,让简小凌难以甩来,还抓出了一道道红印,最让简小凌觉得恐怖的是那双又愤怒又深邃的眼眸,还不时透出一丝丝的冷意,让简小凌摸不清看不着,只觉得眼前的人是好陌生,好陌生,陌生得让她不禁地打个抖擞。

“痛“最后简小凌忍受不了,小声叫道

这时司徒岚才意识到自己弄痛了对方,立马松手,那一道道深红带点青紫的抓痕司徒岚看在眼里,心里头不是滋味,“对不起,我一时间太冲动了“

“没事“,简小凌抚摸自己的手腕的同时,用余光瞄了一眼司徒岚,此时他望向窗外,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身上散发的怒气和寒意。

“你为什么要去我家,还有你跟我爷爷什么关系?“,司徒岚面无表情地重复刚才的问题。

“哎,这个、、那个、、“简小凌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不是简小凌不想说,而司徒浩交代过这间事情一定要保密,不可以让司徒岚发觉,可这偏偏就漏了馅,但是简小凌就不明白了,只是说一下地址而已,他就那么肯定就是去他家,我不可以是去别人家吗?

“既然你不肯说,我不会勉强你,我会亲自问爷爷的“,司徒岚一个字语调,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简小凌低下头抿了抿唇,顿时车内气氛僵硬,司机大叔一心开自己的车,偶尔从后镜看了看两人的表情。

简小凌瞧了瞧从开车开始一直不理睬自己的司徒岚,顿时有种错觉,认为自己出卖了司徒岚,司徒岚肯定讨厌自己了,郁闷地望着他的侧脸,企图发现他一丝的表情。

而此刻司徒岚深邃的眼眸眺望看不见彼岸的远方,回忆一点一点侵蚀着他。

“妈,不要,我求求你,下来好吗?”一个十三岁的男孩穿着校服一脸恐慌站在天台中央,正对着站在天台另一边边缘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女人喊道

那女人转过脸看着男孩,脸上挂满了泪痕,通红的眼眸只有绝望,忽然,她莞尔一笑,随后纵然一跃,男孩来不及抓住女人,只能在天台高处低头往下趴在地上的女人,尽然他竭斯底里地呼喊着“妈、、、“,一切已成事实,而女人临终前那一笑在对自己说,”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痛苦与悲伤侵袭男孩身体之时,他已觉得世间无所眷恋,当起身一跃之际,却被人从后面抱住,因挣扎和伤心过度而晕倒,而当他醒来之时,只见一个面目带着点严肃,但双眼慈祥的老爷爷坐在他的床边,跟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孩子,你还有爷爷呢“。

此后,男孩过上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他不用像以前那样每天要去捡破烂,中午各个吃好吃的,自己只能啃馒头,冬天在被窝里冷得发抖,但他的心却从没有过的空虚和冰冷,因为那个每天温柔对着自己笑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们到了,司徒岚“

简小凌的呼喊声唤醒了回忆中的司徒岚,他下了车,眺望着半山腰那生活了五年的房子,依旧是那么的陌生。

这时简小凌才明白,为什么对方如此肯定,在这里就只有一间房子,可是离那房子还有一段路程难道走路去?

“在这里等一会,忠叔回来接你的“,见对方那么困惑,司徒岚便解释道

果真,过一会后,有一辆轿车向他们驶来,接着停在他们的两步之遥的位置,阿忠下车,打开后座们,“小少爷,简少爷上车吧“

司徒岚面无表情上了车,简小凌反而有点拘束。

在车上的三人没有一句话,不知所措的简小凌一时望了望阿忠,一时瞄了瞄司徒岚,嘴巴微微颤动,想说什么,却又把话吞回肚里,闭上嘴巴。

驾驶车的阿忠显然对司徒岚的出现有些惊愕,时不时透过后镜观察司徒岚额表情。

如此沉静的气氛因司徒岚的一句话而打破,“简小凌给你的“,随后,司徒岚从口袋里取出个水晶小熊,“你的奖品”

简小凌接过小熊,有点喜出望外,还以为对方会一直生自己的气,与此同时,简小凌心里纳闷着,“自己什么时候那么在意司徒岚对自己的态度了”,苦恼的她最后以自己是个诚实万分的人而解除此问题。

来到司徒岚的家里,简小凌惊讶万分,里面真的是又大又漂亮,简小凌把这些惊叹收藏在心里,没有表现出来,要不然会被别人取笑为乡巴佬的。

看到简小凌身后跟着的司徒岚,司徒浩拿着拐杖的手微微抖了抖,目光仍停留在司徒岚身上,“阿岚,你、、?”

“我回来,只是有些事情想当面问你”,司徒岚说话干净利索,没有多余的情感,他像是在跟一个陌生的不能在陌生的人说话,瞄了一下司徒浩的眼神,“我先回房间”,言毕,司徒岚走出了书房。

但一时间,司徒浩不知该如何开口跟简小凌说爱莎的事情,而当司徒浩整理思路的时候,简小凌无意中发现在书桌上盒子上的戒指,她缓缓地走过去,拾起盒子,仔细瞧着里面的戒指,不会错的,这是爱莎的戒指。

“爱莎,她出事了吗?“,简小凌战战兢兢问道

而司徒浩的肯定回答如一道道轰天雷劈向她,有如一支支箭刺向她的心房,她怎么也不相信爱莎就这么离开了自己,但由不得不相信,心非一般的痛,痛得让她难以呼吸,眼里的泪如泉水般顺着脸颊滑下,一簇簇滴在书桌上,简小凌哽咽地问着,“她为什么会死的?”

司徒浩和阿忠顿了一下,脸上泛起一丝愧疚之意,“她在任务中死去的”

“任务?”

“以取消委托作为条件的危险任务”

这话对简小凌而言晴天霹雳般,爱莎取消委托都是为了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一意孤行的话,就不会弄到这里的地步,或许自己当初好好跟爱莎商量,结果或许会不一样,然而这些都是简小凌的懊悔,一切已成事实了,现在的她能拿什么来忏悔呢?

此时的简小凌迷茫自己当初的决定,懊悔和哀痛盛满了她的身体,她不由自主地顺着桌边缘滑下,哭泣声从她身上传来,随后遍布整个房间。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除了句对不起外,司徒浩真不知该如何他对简小凌的悔意,他微合上眼,对着天花板,轻叹口气。

不知何时起,哭泣声消失了,简小凌突然倒在地上。

错愕的司徒浩和阿忠想过去时,门忽然“砰”了一声,司徒岚疾步走到简小凌身边,将她抱起,扔下一句话,“我会安顿好她的”,头也不回地走出书房。

司徒岚轻手轻脚将简小凌放在他的床上,盖上被子,坐在床头边,温柔地俯视着睡着的简小凌,眼里抹过一片片痛心,轻轻地擦拭掉眼角的泪水,瞅着湿润的睫毛和未干的泪痕,一阵阵心痛涌出来。

他们的对话,司徒岚站在门边听得一清二楚,当听见她哭泣时,心里不是滋味恨不得自己立刻飞过去安抚她。

当发现自己这般情感时,司徒岚为之震惊,然而在他再次看着简小凌之际,他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情感,抚摸着简小凌精致的脸蛋,司徒岚俯下身子,将自己的唇瓣对上简小凌粉嫩双唇,轻轻地吻着。随后司徒岚起身,温柔似水的双眸望着熟睡的简小凌,嘴边勾起一抹笑意,“看来我喜欢上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