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特殊生日

作者:筱玫 字数:231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圆圆的皎月被无数的群星衬托着,像是刚刚脱水而出的玉轮冰盘,嵌在蓝色天幕里,月光静静地倾泻在树叶上,悄悄地照进了二楼银色窗帘的窗户

简小凌呆呆地站在窗前,满脸忧愁地眺望着高挂夜空的圆月,心里唉声叹气道,“又到圆月了”

突然地敲门声打破了这次的宁静

“谁?”简小凌习惯性地问了一声,“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小凌”洛琉璃探进了个小脑瓜,神秘兮兮地对着简小凌笑笑

简小凌忽觉得后脑勺凉嗖嗖的,赶紧转身瞧瞧死党在打什么鬼主意,可一转身,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条淡黄色底色、白色小圆点的连衣裙。简小凌皱了皱眉,不解地问道,“琉璃,你干嘛了?”

“我干嘛?”洛琉璃异常正经的说,“再过半个小时是你的18岁生日,预示着你快要步入成人的行列”接着洛琉璃拿着裙子晃了晃,兴奋不已地说“而这份就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嘻嘻、、、漂不漂亮,好不好看,我可挑了一个下午了”

简小凌百般无语地看着洛琉璃,皮笑肉不笑的,“漂亮,好看,但是、、这份大礼我可受不起,我说洛大小姐你进来怎么也得关心关心一下我的伤好了没吧,一进来就哗啦啦地自个高兴一番,真没良心的家伙”

洛琉璃没心没肺地“嘻嘻”笑着,“我知道我们家的小凌有孙悟空金刚不败之身,身上的伤很快就会好的,这下不是一个星期好了吗”

除了用白眼来回应对方的话,简小凌真的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回答方式

“好了好了,少在这里瞎闹,赶紧回房间睡觉,你看都十一点40分了,你不是经常说熬夜是女人的天敌吗?”简小凌迅速朝门口的方向推着洛琉璃出去,一点也不给对方逗留的时间

可简小凌忘了一件事,洛琉璃可是死心眼的家伙啊,一旦她决定的事情,雷打不动,除非她不想干了,达不到目的,誓不罢休。

这下就死缠烂打地赖在简小凌的房间,无论简小凌怎么“请”也“请”不出去,一句话,“你不穿上裙子,我怎么也不会走的”,洛琉璃鼓起小嘴,翘起小手,像一尊石像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双眼直直地瞪着简小凌

简小凌无视,顾着干自己的事情,可这般的眼神却像是一头在黑夜中看透一切的猫头鹰,在背后窥视着简小凌内心世界,持续五分钟后,以简小凌的投降而告终

“好了好了,快到十二点了,赶紧去换”洛琉璃拿起裙子晃两晃,带着高兴语气催促道

简小凌万分无奈,唉声叹气地接过裙子,望着挂在墙上的连衣裙,五味陈杂一瞬间从眼角处闪过,顿了顿神,低声呢喃着,“说起来,自己已经有十年没穿过裙子了,一眨眼就十年了,真快啊”,随后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

当简小凌换上连衣裙,站在洛琉璃跟前,刚张开的嘴巴还未吐出一个字时,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一道荧光将她包围住,随即消失。而荧光消失的那刻,洛琉璃露出了万分期待的笑脸,定定地看着简小凌

简小凌却侧着身子,双手交叉遮住胸前,不愿洛琉璃看见此时的自己,白皙的脸蛋泛起了一抹红晕,“琉璃,别看了”话语中带着几分羞涩,还有一丝丝的紧张

“不行不行,小凌,你赶紧转过身子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穿裙子的模样”洛琉璃催促道

“现在不是看见了吗,行了吧”简小凌带着点求饶的语气小声说道,可心里早已开骂了,“洛琉璃这个死丫头,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还得理不饶人的,这叫我怎么转身啊,穿着裙子已经够尴尬了,再加这种状态”在她的心里面出现了无数个感叹号

洛琉璃就是知道这种状态才那么坚持的,“已经十年了,万一小凌不想变回原样怎么办,这可不行啊,我怎么也要刺激刺激小凌做女人的欲望”,洛琉璃暗暗地下定决心

简小凌不愿洛琉璃看到,洛琉璃偏偏就要看的仔仔细细,洛琉璃走到他的跟前,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掰开简小凌稳稳抱住的双手,接着抓住对方的手腕,顺势往下看,嘴角边勾起了一个邪笑,向简小凌不怀好意地挑了挑秀眉,“没见半年,好像大了不少啊”。

被洛琉璃这么一说,简小凌脸颊通红,连忙遮住胸部,别过脸,又害羞又气愤地说“看到了吧,可以安心睡觉了吧”。

见简小凌那么生气,洛琉璃也不好逗留在这里,嘟起小嘴,一脸不爽的样子,朝门口大步大步地走去,关上门时,从门缝中偷偷地瞄了瞄简小凌,露出了个“V”字手势,然后捂住小嘴偷笑着。回想起刚才简小凌那张羞涩而带着点无奈又生气的脸,煞是可爱,凸起的前面加上裙子的映衬,更添几分活泼和魅力,可谓是百分之两百的美女,作战大胜利。洛琉璃高兴地嘴边哼起歌儿,小步带跳回房间

在房间的简小凌早已换上睡衣坐在床头,屈起双脚,双手平放在上面,眺望着窗外高挂的皎洁月亮,随后望了一下放在沙发上的裙子,想起刚才偷偷地照了照穿裙子的自己,一头飘逸的乌黑短发,配上淡黄色连衣裙是那么的好看,更没想到裙子是那么的合身,不知觉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然而下一刻,却被一抹抹的忧愁和痛苦所吞噬,月色照射更添几分寂寥。

十年了,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十年的时间可以消磨很多东西,可以淡忘很多东西,可在简小凌的心里,十年前发生的那一件事深深地烙下印痕,无法抹去,历历在目

从那件事后,她不停地打探那些人的下落,无论多辛苦,哪怕是天涯海角,她也要找到他们,她一定要得到解药,解除这种不男不女的状态束缚,还自己自由之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