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地狱苍火

作者:24k赤金 字数:35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齐辉高高举起屠龙刀,双眼中的白芒璀璨夺目,屠龙刀赫然变成一丈之长,“嗨”的一声狠狠地向着苦象头顶劈去,只要命中头颅,我看你还能不能恢复!

令他意外的是,苦象并未硬挨,也未躲闪,而是张开了巨口。

“哼!”齐辉不屑地瞥了一眼,喝道:

“无脑的畜生,我看你这张臭嘴能不能吞得下我的屠龙刀!”

突然,异象陡现,从苦象的嘴里居然迸射出数道冰锥,冰锥将屠龙刀打偏不说,更有数道直接砸在了齐辉身周的光罩之上,光罩剧烈震颤,虽然未破,但是光芒越发暗淡,糟糕!这光罩支持不了多久了!

可是齐辉身处空中,无处借力,虽然光罩未破,但那巨大的冲击力却将齐辉打出十几米远,屠龙刀已经够之不着。光罩显然已经无法维持多久,却又被推出了攻击距离之外,心里不免焦急起来。

苦象合上了巨口,齐辉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只要它不喷冰锥,来跟我近身战,我就不怕它!没想到苦象复又一张口,“轰”!居然喷出来一道浑圆的火柱!齐辉避无可避,又生生地挨了一记,光罩剧烈晃动之下,然后“啵”的一声,碎了!

“糟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齐辉虽恼,但却无法阻止自己下落的态势,眼见就要落身苦海,苦象突然冲了过来,硕大的爪子一把便将齐辉握于其中,强绝的力量意欲将齐辉生生捏爆!

“嗬!”齐辉大吼一声,双眼之中白芒乍起,使出吃奶的力气勉勉强强地将其爪子撑开,正欲下一步动作,却又被苦象的另一只爪子抓入其中,齐辉拼命挣扎,却再也挣不动分毫,见齐辉被缚,苦象目现狠色,张开口居然直奔齐辉的脑袋咬来,看这架势是要先杀后吃啊!齐辉眼看苦象那锋利的牙齿已经临近面门,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死亡的明悟,他不由地闭上双眼:包大人啊!你那五成功力也太菜了吧,居然连这头畜生的手掌都撑不开!唉!我还是认命了吧。

不料,就在齐辉万念俱灰之际,胸前的吊坠突然白光大放,齐辉猛然睁开双眼,只见一道苍白色火焰从吊坠之中喷射而出,“呼”的一声直接射在苦象的面门之上,并迅速蔓延开来,苦象的脸被瞬间烧掉了大片,火势越烧越盛,并迅速蔓延到苦象凸出的巨口之上,苦象放声惨叫,扬起另一只巨爪拍在脸上,试图阻止其燃烧,不想刚沾上这种火焰,连爪子也一起烧了起来,火焰迅速烧到其臂膀,并蔓延到身体之上,这种火焰邪性得很,但凡火焰过处立即一片虚无,烧得连灰都不剩,此刻它硕大的头颅只剩下了半边,眼睛也只剩下了一只,只是此刻那只眼睛里已经满是惊恐之色。

慌乱之下,握住齐辉的爪子也松了开来,不出意外地,齐辉“噗通”一声坠入了苦海之中,刚一接触水面,齐辉立即意识到那个狗头衙役所言非虚,一股热浪顿时将他包裹其中,浑身都冒出了丝丝的白气,头发迅速枯焦,身上以及脸上的皮肤迅速变红,相信不出片刻,这灼热的苦海海水定然会将自己焚成灰烬。

齐辉看着苦象在身旁翻翻乱滚,意图用苦海之水将身上的火焰熄灭,但是居然没有丝毫效果,火焰越烧越大,甚至连苦海之水也被这苍白色的火焰烧掉了不少。

“好霸道的火焰!”齐辉惊讶万分,突然感觉眼睛一阵剧痛,不好!必须尽快脱身,否则必然死在这里!好不容易获得一个可以重回人世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弃!他心里一发狠,迅速游向那尚在海水之中乱滚乱撞的苦象。他清晰地意识到了两件事:第一、苦象可以在苦海里生活,它的皮肯定不怕这海水,如今它性命堪忧,分身乏术,以屠龙刀之锋利悄悄切下一片包在身上,说不定可以保命。第二、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趁着双目尚可视物,必须尽快行动,否则万事休矣!

他迅速接近苦象,“修罗镇狱劲”发动,狠狠地一刀贴着苦象的后背切了过去,没想到居然异常顺利,这一刀从其背尖直接划到其颈部皮肉,一片宽有半米,长有两米的黑色皮肤从其身体脱离出来,齐辉伸出手去,他手指的皮肉已经溃烂,但他已经顾不得了,立即抓住这片皮肤,努力向上游去,哪成想头刚一露出水面,便被一只巨爪抓个正着。接着便是“哗啦”一声,苦象重又钻出水面。

齐辉被它的爪子高高举起,他看到苦象大半个身子都已经烧没了,可是白色的火焰仍然在不停地吞噬着它剩下的皮肉。齐辉在心里狠狠地骂道:这到底是什么畜生?烧成这样了居然还不死!

心在怒骂,双眼却被苦象那一只仅剩的眼睛所吸引,此刻那只眼中虽然因为火焰的灼烧而显现痛苦之色,但是其中更有一丝坚定在里面,这一份坚定看在齐辉眼里令他不禁也有些疑惑了:这是什么意思?它要向我证明它有多么抗烧吗?

只见眼前的苦象其下腹处陡然凹陷下去,接着一颗五彩斑斓、晶莹剔透的晶体浮现而出,晶体拳头般大小,呈钻石模样,煞是好看。接着这颗晶体陡然飞射而出,不偏不倚,正中齐辉额头,并迅速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齐辉整个人都傻了,双眼圆瞪,嘴巴呈现无比夸张的“o”形:这是什么攻击?那颗晶体是什么?我要死了吗?

接着,眼前的苦象瞬间化为苍白之色,“噗”的一声散成大片粉末,随风而散,而原本在它身上的白色火焰也落入苦海之中,迅速将接触到的海水烧掉,齐辉则幸运地掉落到苦海上的一片黑色物什之上,向下一瞧,正是方才切下来的苦象的皮。好家伙,浮力还蛮好的!撑着自己,居然没有下沉。

这时只见眼前苦海之上的那些白色火焰缓缓漂浮起来,接着凝聚成一团,“嗖”的一下极速向远方射去。怎么回事儿?齐辉搔搔头,这白色火焰要到哪儿去?不过它真的很神奇,居然什么都可以烧。

“臭小子!你还真够命大的!”一个声音突然从脑海中显现出来。

“包大人,小子多谢您救命之恩!”齐辉这次学聪明了,忙对着面前虚空拱拱手。

“嗯……本想你在炼狱塔中生死之际,再激发那团留在蓝晶中的‘地狱苍火’的,可是没想到,苦象居然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威胁,唉,真是失算!”包判官说着,语言中颇有些懊恼。

“那个,包大人……”齐辉满脸堆笑,“那个什么‘地狱苍火’真是好东西啊,你再借我用一段时间呗,干嘛这么着急收回去啊?”

“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倒挺好,可惜那苍火不是我的,是地狱熔炉之中的,只要脱离了蓝晶,便会重回地狱熔炉,我是没有办法的。”

“可是,你不是管地狱的吗?你让那苍火留下,它还敢走吗?”

“地狱自成一体,谁也管不着,我只是有幸借用了一点火而已。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只是我要特意提醒你一下,炼狱塔内危险万分,多加小心!”

“是!多谢包大人指点!”齐辉再度拱拱手,“小子还有一个疑问,方才那苦象化成了粉末,它有一颗钻石样的东西打入我脑袋里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呵呵,小子,”包判官笑道,“那是苦象的本命晶核,是它的能量结晶,可以说你小子因祸得福,获得了一份大礼。”

“也就是说,我凭空得到了它数百年的修为!”齐辉狂喜的问道。

“不,没有那么简单,天上不会掉馅饼,想要获得必须要有所付出,将来会如何,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包判官神秘地回答道。

“这是什么意思?”齐辉问道,“大人,我不太明白。”

“啊?等会儿……我现在有点忙,”那头的包大人突然语气急促了起来,“回头再聊哈。”

“包大人!大人!……”齐辉叫了无数声,没有任何回音,只得悻悻地住了口,心道:这个包判官忙什么呢?我还想问问它那个苦象跟炼狱塔里的凶兽比起来如何呢。

“那个苦象跟地狱中的妖孽相比,连提鞋都不配,但它的强大你也看到了,此去炼狱塔惊险万分,所以你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一丝一毫也不得松懈,刚才那一架,就算是一个热身吧。”

“大人,您又回来了?”齐辉问道。

“嗯!麻烦解决了,哎呦!”包大人突然“哎呦”一声,声音里满是惊恐,弄得齐辉一哆嗦,赶忙问道,“大人,您没事儿吧?”

半天没有回音,齐辉突然想到这包大人是不是同时也在处理一份十分棘手的事情,听那意思好像是受到了什么伤害,不会有性命危险吧?一想到这儿,他立即被感动了:这个包大人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还不忘记为我答疑解惑,他对我如此看重,这份知遇之恩比天高,比海深,我……我怎么能让他失望呢?就算单单为了他这一份沉甸甸的期待,我也要成功冲出炼狱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