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苦象

作者:24k赤金 字数:73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周时间转眼即过,齐辉在地下室里打出最后一拳,将一块千钧巨石化为了齑粉,十分满意地走了出去。接他的人是一个鸭头人身的衙役和一个狗头人身的衙役,包判官和小策子并未出来相送。

三人沿着一条羊肠小径走了好久,两个衙役一直不发一言,而齐辉则饶有兴趣地四处张望,心道:倘若有幸闯出炼狱塔,回到阳间一定要上网发些帖子,告诉那群无知的末世论者、无神论者以及有神论者啥是真正的地狱。哪有那么恐怖,哪有那么压抑,这里虽然没有太阳,但也是亮的,虽然不长庄稼,但地面也是黑的,远处有多座漆黑的大山,而羊肠小道的尽头赫然便是一片汪洋,虽然看上去水的颜色也是黑的,但也没有那么糟糕。

不多时,三人来到汪洋面前,齐辉注意到岸边的一块石碑上歪歪斜斜地刻着两个字,定睛一看,赫然便是“苦海”二字。心头不禁泛起一丝疑问,看向两位衙役,问道:

“敢问二位,这里为什么叫做‘苦海’?”

“‘苦海’即通往阳间之海,进入此海便进入了阳间,而在阳间自然是要受苦的,故而名曰‘苦海’。”鸭头衙役回答道。

“当真!”齐辉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挺身就要往下跳。

“别干傻事,”狗头衙役说道,“有了阴界气息的人进入苦海只有死路一条,苦海的里阳气凝若实质,会让你死得彻彻底底!”

齐辉身子一顿,立刻停了下来,疑惑道,“那‘黑白无常’要到阳间抓人怎么办?”

“他们走另外一条通道,还要穿上制式服装和护身法宝才能出去。”鸭头衙役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你们带我到这儿来干嘛?”齐辉奇怪了。

“看那边!”狗头衙役用手一指,只见不远处海面上忽然生出一个巨大的漩涡,一个黑漆漆的怪物从水中缓缓升起,那硕大的头颅堪比一栋房子,头顶光溜溜的,嘴角两边的弯曲獠牙格外惹眼,“嗷呜~~~”,那怪物一声嘶吼,声入闷雷,它张开巨口,两排利齿犹如冰冷的刀刃,泛着慑人的光辉。

“乖乖,他不是饿了吧?”齐辉小脸惨白,“我们这几个恐怕连给它塞牙缝都不够吧?这是什么东西?海象似的?”

“这是苦海之象,我们都叫它‘苦象’,是运你到‘炼狱塔’的坐骑。”鸭头衙役说道。

看着苦象缓缓地向岸边游来,那庞大的身躯在齐辉眼里越发恐怖,待得来到岸边,苦象大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俨然四层小楼那么高。

“我了个乖乖,”齐辉皱了皱眉,捅捅鸭头衙役问道,“它的脾气好吗?”

鸭头衙役看了看狗头衙役,同时点点头,齐辉的心情立马好了很多。

“这个是包大人让我转交给你的,”狗头衙役伸手递过来一柄短刀,“这是‘屠龙刀’,大人说,这把刀锋利无匹,是无上神器,你若配合着它使用‘修罗镇狱劲’,威力可以大幅增加。”

齐辉伸出双手,恭恭敬敬地接了过来,满脸感动之色:“代我转告包大人,不论齐辉能否成功,齐辉都会永远铭记包大人的恩德,倘若有命再见,齐辉定将厚报!”

鸭头衙役接下话头,说道:“别急着谢,还有这个,”它将一个通体晶莹的吊坠放到齐辉手掌之中,齐辉定睛看去,吊坠泛着蓝色的光芒,中心处有一团白色的火焰状光斑:“这是什么?”

“包大人让你佩戴在身上,这样无论你身在何方,不管是炼狱塔,还是阳间,还是阴界,只要你将它放在胸口,脑袋里想着包大人,你就可以直接和包大人通上话了。”

哦,齐辉心道,只要能随时随地与包大人通上话,那以他的身份和丰富的阅历,想必可以给我提供不少有用的信息吧,这个东西用好了,说不定可以救我的命呢!我现在对炼狱塔一无所知,对其中的凶兽和修者更是丝毫不了解,如果能得到多一点的信息,对于保命绝对有莫大的裨益。

“时候不早了,该上路了。”狗头衙役催促道。

“哦,”齐辉点点头,扭头看了下苦象,那苦象已经硕大的头颅杵在了他身侧的岸上,一双圆眼比他本人还要巨大。齐辉强按捺住内心的忐忑,纵身一跃,跳上苦象的头顶,心道这苦象还真是温驯,居然一动不动。他转过身来,看向鸭头衙役和狗头衙役,居高临下的他不禁心情大好,笑道:

“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不知二位压力大吗?”

“嗯?”两位衙役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

“换作是我,肯定会觉得压力山大。”齐辉哈哈大笑,拍了拍苦象的头顶,苦象便转过身向苦海中心游去。

看苦象驮着齐辉渐渐远去,鸭头人看向狗头人道:

“他问你压力大吗?你怎么摇头?顶着一个硕大的狗头,我一直觉得你压力很大。”

“哼!我顶着狗头,我光荣,倒是你顶个鸭头,你压力不大吗?”

“我有什么压力,我是鸭,我自豪!”

“喂,你说苦象不会把那个叫‘齐辉’的家伙给吞了吧?”狗头衙役突然想起来问道。

“不知道啊,我这是第一次见到苦象。”

“我也是呢。”鸭头衙役扁扁嘴说道,“但是听说,之前送去炼狱塔的没一个回来过,也不知道是在炼狱塔里死掉了,还是被苦象弄死了。”

“但我感觉苦象很不靠谱的样子。”狗头衙役抽了抽鼻子说道,“我从它的身上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

齐辉坐在苦象头顶,看着四面汪洋,无边海景,一股豪迈之情油然而生,禁不住赋诗一首: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黑涛倾天地,

伴我破苍穹!

赋诗完毕,齐辉也不禁有些小骄傲起来,想不到,死了一回,更有文化了,虽然不是那么工整,但起码还算押韵不是。

“呵呵呵…”一个低沉厚重的声音凭空响起。

“谁?”齐辉“腾”地站起身来,“唰”地一声抽出“屠龙刀”,四下望去,居然不见一人,心下不禁有些奇怪了:这笑声是从哪里传来的?

“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脚下!”那声音接着说道。

“噢,吓了我一跳,原来你会说话啊!”齐辉一见是苦象在说话,便放下心来,宝刀归鞘,重新坐下。

“呵呵,”苦象笑道,“我是会说话的。”

苦象一说话,齐辉便觉身下震动,一时觉得好生有趣,便打趣说道:

“苦象,我看你长得像是一头海象啊,你到底是什么来的?怎么这么巨大啊?”

“苦象是天地所生,从一出世,便居住在这个苦海里,至今约有四百多年了吧。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来的。”

“那你没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吗?”齐辉问道。

“没有,莫说没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就说这偌大的无边苦海,也只有我一个生物而已,连鱼虾蟹,乌龟王八、水草海带的什么都没有。”

“哦!”齐辉点头叹道,“这么说,你很孤独了。”

“也不是,苦象曾经觉得孤独,但后来苦象有自己的追求,便不再孤独了。”

“啊?”齐辉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有了追求?你追求什么?难道这里还有一只母的苦象吗?”

“我说过的,这里只有我一个,别的什么都没有,哪来的母苦象?”苦象冷冷的说道。

苦象的语气让齐辉感觉不太舒服,一丝不好的预感突然涌现在心头,他看了看四周,还是一望无际的海水,那炼狱塔呢?

“苦象,我们走了多久了,怎么还不见‘炼狱塔’的影子?它在哪里?”

“炼狱塔离这里很近,再往西走一点,你就能看到了。”

“有多远?”

“以我的速度,还有半柱香不到的时间。”

“哦,”齐辉应了一声,四下望了望,不免有些奇怪地问道,“如果那么近的话,我应该可以看到的呀,怎么四下里全是海水呢?”

“你看不到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苦象声音低沉,透着彻骨的寒意。

齐辉一个激灵,觉察出苦象的不怀好意,悄悄地抽出了屠龙刀,嘴上仍是不咸不淡地问道: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死在这里呢?你说过的苦海里只有你一个,别的什么都没有。”

“对!就是我要杀你!哈哈哈……”苦象邪恶地笑了起来。

齐辉脑袋轰的一声炸了,“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地府差来送我去‘炼狱塔’的吗?!”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情势的变化太过匪夷所思,但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形势对自己极为不利,如果苦象要杀自己,自己真不知能否敌得过,尤其是在这一片苦海之上,狗头衙役可是说了的“有阴界气息的人,进入苦海会死得彻彻底底”……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有了自己的追求,我找到了可以让我永生的道路,我的道!即是我的追求。”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齐辉握紧屠龙刀,面带苦笑地问道。

“三百年前,我送一个半兽人去‘炼狱塔’,那半兽人耐不住寂寞,脾气暴躁,走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在我的头顶乱蹦乱跳,我让他安静些,他却对我破口大骂,更在我头顶拳打脚踢,还喷火来烧我,他以为我好欺负,我大怒之下,就把它给吞了。哪成想,我的身体居然长大了,而且皮肤更好了,更加光滑细腻,韧性十足,而那时我原本已现老态,可以说此举让我恢复了青春!增长了寿命,令我欣喜不已,更有意思的是我居然也能喷火了,那半兽人的本事我居然也有了……”

听着苦象略有些兴奋地讲着故事,齐辉的心却如同坠入冰窟一般冰冷,他暗忖道:这个混蛋苦象,居然可以通过吞噬他人获得其生命力,甚至连对方的特殊能力也得到了继承,这估计就是它所说的道了!太他娘的混蛋了!天地所生?这生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在过去的三百年里,我先后送三十五人去‘炼狱塔’,他们每一个都很强大,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我吞噬掉了,嘿嘿…”苦象淫笑道,“你就是第三十六个!”说罢,狠狠地一仰头,便将齐辉甩了出去,接着张开巨口,猛地扑了上来……

第四章战苦象

齐辉身在半空,无处借力,眼见那硕大的嘴巴已将自己罩住,忙挥刀狠狠地向苦象的上牙膛斩去,“咔嚓”一声,屠龙刀结结实实地斩在了苦象的大门牙上,结果居然齐根而断!

什么!齐辉大惊失色:这他娘的不是什么“锋利无比的无上神器”吗?怎么这般脆弱,居然被门牙给折断了!这,这,…….包黑子,你他娘的阴我!齐辉的内心犹如一头发狂的狮子,在放声嘶吼,此刻也顾不得许多,狠狠地将仅剩的刀柄甩进苦象的嗓子里,另一手搭住苦象的上牙膛,猛一用力,借着反弹,从苦象的嘴里险之又险地抽出身来。但苦象哪里会让他走脱,房屋般硕大的头颅向前一探,向齐辉一甩头,一记头槌狠狠地砸在了齐辉身上,齐辉因为身在半空,无处借力,硬生生地吃了这一击,巨大的力道将他直接打出数十米远,接着苦象再度张开巨口,猛扑过来。

“这无边的苦海之上绝对是苦象的主场啊!”齐辉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咬紧牙关,脑子急速运转,竭力想找出解决办法,可是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考虑,因为他正迅速地向苦海落去,而苦象小山般的巨口已经迎面而来,没时间考虑了,拼了!他将身体迅速蜷成一团,待那巨口将其笼罩,尚未合上之际,他握紧双拳,双眼白芒乍现,“修罗镇狱劲”瞬间迸发!

“砰”的一声结结实实地砸在苦象的上牙膛上,无匹的劲力将苦象震得仰面翻到,借着反震之力,齐辉又狠狠地蹬踏在苦象的舌头之上,千钧巨力外加反震的加成,齐辉势必要将苦象的嘴巴撕裂,但是他大意了,苦象的舌头不但柔软无比,而且弹性十足,不但抵消了大部分冲力,更将他的身体缠住,接着便被狠狠地甩入了食道。

“妈的,到底被你这畜生给吞了!”齐辉狠狠地骂道,但是声音迅速被苦象的一声快乐的欢叫所掩盖。苦象高昂起头,眯起眼睛,想再次体会到那种力量再度增强、身体更加年轻的快感,但是半晌过后,却没有产生丝毫变化,它不禁有些奇怪了,有些茫然地望着自己的肚子。

齐辉已经处在了苦象的胃袋内,身周满是浓稠的白色液体,如同一个湖泊,他知道这些液体肯定就是那头混蛋畜生的胃液了,胃液自然是呈强酸性,冒着丝丝的白气,如果是其他人掉进这里肯定会被腐蚀消化掉的,而他呢?幸好他有包判官送给他的蓝色吊坠,在进入苦象胃袋的刹那凭空闪现出一个透明的光罩,将他完全包裹在其中,所以并没有受到侵害。

吊坠本身还泛出一丝淡蓝色光辉,使他即使在这封闭的空间里依然可以看清身周四五米距离的东西,知道性命无碍,齐辉此刻也冷静了下来,抬头向上看去,头顶是蜿蜒向上的食道,如同前世看到的通风管道,只是更粗一些,四周和脚下都是胃液,再往外就是胃壁了。

也不知道这个吊坠形成的光罩是什么构造,居然可以浮在胃液之上,齐辉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么说来,这个吊坠真的是个宝物,看来包大人没有诓我,可是那柄刀怎么那般不堪呢!正想着,那只剩下了刀柄的屠龙刀居然顺着胃液流到了齐辉左侧,齐辉见状伸出手去,一把将其捞在手里,看到刀柄上形态逼真的两条长龙,还有一颗硕大的蓝色宝石,古色古香的材质怎么看也不像是凡品。

真是奇了怪了!齐辉看了看四周,现在已经进入了苦象身体内部,必须得尽快出去才行,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打吧!用拳头打它胃袋,让它呕吐,便能出去了。一想至此,他的双眼中白光再现,右手握紧拳头,忽然隐约中一声龙吟从左手边咆哮而出,齐辉举起左手,只见那屠龙刀上两条长龙纵横游走,剑柄之上居然生出一道半米多长的白色光刀,与此前的屠龙刀一模一样,只是原本的钢铁刀身完全由白光所替代。

“原来是这样!配合它使用‘修罗镇狱劲’可以大幅增加威力,原来是这么用的!”齐辉笑道,“包大人,看来是我错怪你了,对不住啊。”接着他双眼之中白芒更盛,手中屠龙刀刀身再度增长,居然伸长一丈有余,齐辉心头大喜,大吼一声,双手握住屠龙刀,对着前方的胃壁狠狠地划了过去,“嗤嗤嗤”锋利的刀芒犹如切豆腐一般,将苦象从里到外划出一道硕大的伤口,鲜血汩汩地涌了出来,从外面看来,便是一道笔直的刀光径直从苦象身前透出。

“嗷~~”苦象发出一声痛苦地哀嚎,看着腹部透出的那道狭窄的光刀,不由怒从心起,知道定是方才吞入腹中之人未死,又在腹中作乱,便抬起一只爪子,紧紧地握住刀身,向身侧用力一扭,本想将其扭断,不料齐辉心有所感,将刀身顺势一斜,“嗤”又是一道狭长的口子,苦象力大,结果自食其果,这道伤口居然直接连到腰际!

苦象更是痛苦难当,但犹不甘心,便伸出另一只爪子,双爪一起用力,势要将刀身扭断不可,可是它惊讶地发现,这刀身居然坚硬无比,它那无匹的巨力竟也奈何不得,反倒划破了双爪,大片殷红的鲜血飘洒在苦海之上,苦象更是恼怒异常,胸前的刀光忽然消失不见,正惊奇间,后背忽然一阵剧痛,却是那刀光又从背后穿出,血沫飞溅,苦象痛得脸上形成了一个“囧”字,伸手去够那刀,却够之不到,又惊又怒,放声咆哮道:

“混蛋小子,莫要嚣张!我苦象屡遇强手而不败,岂是可以任你摆布的!”说罢嘴上獠牙一抖,把心一横,它身上的皮肉居然开始急剧颤抖起来,一个个细胞如同活了一般,在伤口上急速蠕动,伤口居然眨眼便恢复如初,同时将光刀紧紧缠住,齐辉用力一抽,居然没有抽动,心里叹道:这畜生可真有几把刷子啊!

不过他也不是善茬,见苦象拼蛮力,他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手上“修罗镇狱劲”一收,光刀瞬间消失,又恢复了剑柄的模样,稍稍移动个角度,“噗嗤”又给苦象的身体穿了个洞,苦象“嗷”的一声痛叫,细胞再次蠕动,瞬间又修复,齐辉不怠慢,手上“修罗镇狱劲”再放再收,再收再放……不多时便在苦象身上穿出几十个孔洞,每出一个洞,都令苦象痛得浑身发抖,浑身细胞蠕动个不停,恢复了这个,又出一个,弄得他苦不堪言,身上的血液就像不要钱似的哗哗地流入身下的苦海之中。

“混小子,别玩了!”齐辉正玩得兴起,一个低沉而有威严的声音突然从脑中响起。

“谁?”齐辉下意识地问道。

“我是你包爷爷!”那个声音提高了八度,似乎有些愠怒。

“呸!去你丫的!我哪里来的包爷爷?我还是你齐爷爷呢!包……啊?”齐辉猛然醒悟,“包大人!对不住!我没反应过来是您老人家!您千万别见怪!”齐辉凭空作揖赔礼道,心里暗想我这作揖不知他看到没有。

“混蛋小子,别在这里耽误工夫了,那蓝晶内注入了我的一丝念力,可以起到护身作用,但作用时间有限,再不抓紧时间突围,你会死得很惨的!”

“靠!你怎么不早说!”齐辉口无遮拦地说道。

“我哪想到你这么快就要用到我的这丝念力,而且用了还这么不自觉!”包判官冷声说道。

“可恶!”齐辉这才注意到包裹全身的光罩已经变淡了很多,心道果然不能再耽搁了,必须速战速决,一想至此,双手再度握住光刀,照着对面就划了一个大圆,一个大洞顿时出现在苦象的后背之上,苦象“嗷呜”一声发出刺耳的惨叫,齐辉不去管它,双腿用力一踏,整个人从那大洞之中直接跃了出去。

脱身之后,扭头一看,却见那大洞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小,齐辉暗道:这个畜生,可真够难缠!

这时他忽然发觉自己居然稳稳当当地停在半空,没有丝毫下坠,料想便是这光罩之功,心说这包大人还真有些本事。苦象已经意识到了齐辉的存在,它豁地转过身来,脸上的愤怒如欲形成实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