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格杀令

作者:24k赤金 字数:361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包判官一听,惊呼道:白君王?他怎么来了?忙不迭地带着小策子出门迎接。待到门前,白君王已经下了轿,看到包判官,年轻英俊的脸上立即露出一丝微笑,只是那微笑在包判官眼里却是杀机凛凛,让他不寒而栗。

“卑职包拯,参见星域总督大人。”包判官和小策子同时跪倒下拜。

“小包子,起来吧!”白君王转眼便来到包判官身前,轻声道,声音清脆悦耳,听起来倒像个十几岁的少年。

“谢大人!”包判官应声而起。稍一打量眼前的白君王,不禁吃惊万分:这个白君王越发年轻英俊了!只见他玉面红唇、鼻梁高挺,剑眉星目,身高八尺,颀长挺拔,一身白袍,手拿纸扇,端的风度翩翩的一上位者形象。

将白君王迎到会客室,双方分主次坐了,寒暄了几句,白君王便清了清嗓子,似有意似无心地说道:

“小包子,中央帝君近日下了一条格杀令,不知你是否知晓?”

“呃,卑职愚钝,委实不知。”

“哦,”白君王点了点头,“中央距你这幽冥府亿万里之遥,还没传到你这里也很正常。只是你这边也太落后了,阴界三十三星域,一百零八府,就你这里没有通讯网络,也没有电视电话,你这守旧的思想也得改一改了,阳间的新鲜玩意儿确实还挺方便的。”

“是是是,我尽快安排人做。”包判官连连应声,心道:有了那些东西,我还怎么判案呢?听说网络上有很多洪水猛兽扰人清静,还听说许多安了网络的地府有些衙役和鬼吏都**了…但嘴上却说:

“敢问大人,不知这格杀令具体是关于什么的?”

“其实这格杀令很简单:就是但凡在阳间杀戮过巨的死后来到地府,一律打入十八层地狱,百种酷刑尝遍之后,便湮灭灵魂,令其在阴阳两界彻底消失!”白君王说此话时声色不动,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啊?”包判官一听此言顿时大惊失色:那这么说,齐辉岂不……?

“小包子,你怎么了?”白君王声色不动,“莫非你这里也有这种杀戮成性的狂徒?”

“呃…”包判官一琢磨,素闻白君王残酷暴躁,大义忠勇,当年来到阴界之前也曾杀戮无数,有“人屠”之名,也许向他为齐辉求情,会比跟那个老古板的阎君说要好得多。便打定了主意,试探着说道:

“大人,杀戮过巨的也有这样一类人,这类人大义忠勇,一心为国为民,屠杀为一己之私无视人命的恶人上千之数,挽救黎民数万之巨,不但还人间一个清宁世界,更为我地府也做出了莫大贡献。对这类人,我们也要湮灭其灵魂吗?”

白君王双眼一眯,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当然!”

包判官一惊,忙道:“大人,可是……”

白君王大袖一挥,“没什么可是,中央帝君的命令必须严格执行,没有那么多借口!倘若你一个可是,他一个可是,导致命令无法落实,那命令还叫命令吗?!中央帝君的尊严何在?”白君王音量不高,但却透着浓浓的威严,让包判官禁不住心胆具颤。

“小包子,你就是没有做鬼吏的觉悟,做事还是讲究当年你在人世的那套什么忠义、大义呀,总讲什么从轻发落,之前我还看过你的那个什么“论道德与轮回宿命”的论文,讲什么“前世累积功德,后世享受福泽”,迂腐!实在是迂腐不堪!在阴界是不一样的,你看李牧,他就做得非常好,任职三百年,连跳三级,已经掌管小半个星系了,你呢?连地球的管理权限也只占五分之一!你的观念得改改了!”

包判官面色涨红,他的内心被深深地刺痛了,“道德与轮回宿命”是他的心血之作,更是他奉行的赏罚标准之根本所在,被白君王从根本上否定,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下次遇到这类人,”白君王接着说道,“直接送到白陨楼,执行湮灭之刑!不得耽搁!”

包判官咬着嘴唇,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是!”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白君王起身说道,“中央帝君派我下来考察各府的法度执行情况,你的情况我也了解了,稍后我会召会阎君,商议一下你是否还能继续胜任这个‘判官’之职!”说罢,拂袖而去。

见着白君王走出,包判官长吁了一口气,心头仍旧郁闷不堪,真想不到白君王居然是这般德行,比阎君那老鬼还要死板。唉!齐辉,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齐辉此刻正静静地坐在后堂之中的一把椅子上,自蛇头人和鸡头人将他放在这里之后他便一动也没动过,以手撑着额头,陷入了深深的思绪之中。

方才他提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如今对这是三人的思念越发严重,六年了啊!自杀了那车友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回去过,不知道父母是否安好,姐姐后来又如何了。想到父亲伤了脊椎,十有xx是无法起身行动了,软弱的妈妈如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呢?尤其是姐姐受了那样大的精神伤害,有没有想不开……

他真的好后悔,为什么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一次也没有回家里看一看呢?那时的他满眼里全是社会的黑暗,只觉得恶人怎么杀都杀不完,于是他拼命接单,拼命杀人,每杀一个恶人他都会特别开心,仿佛又为曾受恶人伤害的父母亲人报了仇一样……可是,爸爸,妈妈,姐姐,我真的好想你们!

这时一个清丽的身影突然闪现在脑际,她长发披肩,柳叶弯眉,皓月美目,樱桃红唇,一袭淡黄色连衣裙迎风飘舞,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她叫夏冰,师范大学大二学生,是他在人世最后一个月前认识的,那时他在追杀一个目标,却在某个教学楼的拐角处看到了她,那时她正坐在树下一张长椅上静静地看着书,姣好的侧脸和曼妙的侧影让人心动,这时她听见声响,也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便赶忙转过头去,但那惊鸿一瞥令他深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好美的人儿!只那一眼他便深深地爱上了她。他不由自主地向她走去,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知道他走近,她的呼吸渐渐有些急促起来,到她身前,只听她说道:

“马,马明宇是吗?我,是夏冰,我同学梁露说你人很好…”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开场白不是很好,连忙闭上嘴,又看了齐辉一眼,眼里除了羞涩、紧张,还有一丝欣喜。她的双手紧紧扯着裙子的边角,身体也在略略发颤。

齐辉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根本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二人沉默了一分钟后,似乎觉得自己的紧张可能给对方带来了不好的印象,夏冰赶忙站起身来,面对齐辉伸出手来:“我是夏冰,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请多关照。”声音清脆悦耳,恍如夜莺轻啼。

齐辉见状,回过神来,忙伸出手:“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握着她柔若无骨的滑嫩小手,齐辉的心也颤抖起来。二人就这样认识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齐辉每天都会来找夏冰,操场上、校音乐厅、校电影院还有咖啡厅都留下了二人的足迹,所过之处是一连串的欢声笑语。齐辉冷酷洒脱,放荡不羁,更兼阅历深厚,对世态人情看得特别通透,讲起话来头头是道,只要开了口,夏冰便只有听着的份,她常常以手托着下巴,一脸崇拜地看着这位年龄与她相差不大,但却一副老成持重的齐辉侃侃而谈,外加上齐辉身材壮硕,面目俊朗,古铜色的皮肤闪着健康的光泽,浓烈的男子气息对夏冰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夏冰性格活泼,充满活力,她的思想十分活跃,喜欢潮流,喜欢服饰,尤其是眼光独到,她为齐辉买了几身衣服,每一套都让齐辉风度翩翩、光彩照人,拿夏冰的话来说:什么古天乐、郭晓明之流跟她的马明宇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齐辉十分喜欢与夏冰一起相处的日子,他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快乐过,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会暂时忘却杀戮,放下血腥的屠刀。但他没有跟她说过自己不是马明宇,他担心会就此失去这个活泼美丽的女子。

在执行生前最后一个任务前他和夏冰第一次接吻,那份甘甜让他至今难以忘怀,尤其是夏冰那深情的一句“我爱你”更让他心神具颤,恍惚中他忘却了自己的杀手身份,心头陡地泛起一个想法:如果不作杀手,和夏冰每天在一起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如果可以的话,执行完这个任务,我便跟刘孤星请辞吧,好好做点事情,将来带着夏冰去见父母,想必他们二老也会很喜欢她的吧。

没成想,那次离开夏冰居然成了永别,他在执行这个任务过程中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遭了埋伏,两个同伴先后被杀,最后自己也没有逃过一死……

唉!他长叹一声:“好想回去见见他们,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有机会!”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接着便是沉重的脚步声,包判官肩上扛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硕大石头,浑圆的身躯将地面压得砰砰作响,他神情刚毅,双眼圆睁,放射出骇然的白色光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