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正戏开场

作者:24k赤金 字数:38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齐辉在这庙宇里的一根铁柱背后藏了半晌,见没有任何动静,暗暗想道:莫非甩掉她了?可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始终还在心头萦绕,直觉告诉他那个娜美并没有走远,只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还没有进来。

他一边警惕着门外的动静,一边小心地打量着四周的景物,要说这里是庙宇的话,却也太过简单了些,前世见过的不论是佛寺、道观还是基督教教堂,其中无不雕梁画栋,入眼的全是各种复杂神妙的花纹,而这里无论是墙壁还是房梁都是清一色黑漆漆,就跟外边的建筑一样,冷冰冰的钢铁架构。

唯一让人有庙宇感觉的就是大厅正中的一座挺身站立的巨型雕塑了,这个雕塑高有三米,刻的是一个手持青龙偃月刀、身披铠甲的古代武将模样,眉毛胡须纤毫毕现,端的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齐辉见此雕像不由得想起三国时期的武圣关羽,真的有那么点意思啊。

其下方有七个常人高度的雕塑,他们当中有男有女,服饰各异,年龄不一,但无一例外地都生动无比,连眼睛的神态,手指的动作都刻画得无比细腻,让人油然升起一个不注意,他们便会统统活过来一般的错觉。

这时只听“哒哒…”的脚步声传来,齐辉心里一紧:来了!他将身体整个藏在铁柱后面,稍稍侧过头去,用眼角的余光瞟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是了,娜美那个妖女正款款走来,只是此刻,她的头发已经恢复正常长度,她径直走到这些雕塑当中的一尊面前,停了下来,伸出手去在那雕塑的面颊上轻柔地摸了摸,嘴上喃喃地念叨着什么,脸上满满的全是柔情,眼泪流得更凶了。

齐辉知道这是动手的好机会,但见她楚楚动人的神色,不禁心头一软,放弃了这个宝贵的机会。

片刻过后,娜美擦干眼泪,转过身来,看向齐辉的方向,冷冷地喝道:“出来!”

齐辉无奈,反正他也没有想过能在这根铁柱背后躲过一劫。便缓缓地从铁柱背后现出身来,娜美静静地注视着他,待他完全露出身形的瞬间,满头金色顿时暴涨,化为一股长绳直接向齐辉罩去,但是齐辉比她更快,手中不知何时捡起的铁块“唰”地打向娜美,近距离之下,力量陡然爆发,这铁块与子弹无异,娜美一惊,长绳一抖,“啪”地将铁块弹开,但是下一刻齐辉的拳头已经狠狠地招呼到了她的脸上。

“啊~”一声痛苦的娇呼,娜美如同一根离弦的箭一般被狠狠地砸在墙壁之上,“咚”的一声摔落于地,鲜血狂喷,瘫倒在地,呼呼地喘着粗气,眼中满是愤恨,但却动弹不得。

“被我一拳打实,居然没有死,看你娇皮嫩肉的,没想到还挺耐打的。”齐辉冷笑道,他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娜美,在心里努力积累对娜美的仇恨:弗一见面就用匕首捅我,用堪比金铁的长发抽我,“疯狂八爪鱼”这一招名称太俗,逼得我上蹿下跳,狼狈奔逃,委实可恶,可是为什么看她那副凄惨的可怜模样,我怎么就下不了狠心呢?唉!我这是怎么了?她是要杀我的人啊!凭这一点她就该杀!

齐辉来到那七尊并排立着的雕像前,搓了搓手,随手举起一尊塑像,算了!砸死她就行了,在这儿也耽误不少功夫了,得抓紧时间去第二层,早点出去,便能早点见我的亲人!

一想至此,便再不犹豫,塑像立即飞向娜美,娜美原本已经气息奄奄,但一见那雕像飞来,美目陡地大睁,脸上呈现出难以言明的焦急之色,情急之下,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飞身跃起,凌空抱住那塑像,齐辉奋力一掷,岂可易与,娜美被雕像重重撞飞,狠狠地撞在墙壁之上,只听“咔嚓嚓”一连串骨骼断裂之声,娜美口中鲜血喷涌,身上血流如注,头一歪,和身前的塑像一同倒地,双手还保持着对塑像的搂抱之势,似乎生怕其摔坏一般。但其身下的血液已经流成了小河。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齐辉心道,“这是舍身救雕像吗?”

这时只听“啪啪”的两声拍手的声音,“祝贺你打败了娜美,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的打斗真的太无聊了,毫无看点可言。”却是一个略显稚嫩的童声响了起来,齐辉循声望去,只见那个高达三米的武士塑像头顶之上正站着一个男童,男童身高不足一米,年龄看起来也就六七岁样子,脸上粉嘟嘟的,一身合体的小西装打扮,整个就是一个小正太嘛。

“你是?”齐辉下意识地问道。

“我是‘倪达耶’!”

“靠!我还是‘你大爷’呢!”齐辉啐了一口,到底让这混蛋占了便宜。

“我便是这第一层炼狱的守护者,也是这片金属世界的缔造者,你既然来闯炼狱塔,那就必须过我这关,可那根本不可能,因为我可是‘倪达耶’!”倪达耶脆生生地说道。

“可恶!”齐辉恨得牙根子痒痒,却不敢发作,不知道娜美和眼见这位小正太是什么关系,但既然这位小正太是这里的守护者,那他肯定要比娜美厉害一些的,他倒是有资格这么说。

深吸了一口气,齐辉强按捺住火爆的脾气,问道,“你想怎么样?”

“留下来陪我玩儿吧,别去闯别的层了,”小正太坐了下来,一手抛着一个黑色的小铁块,一边说道,“我一个人在这里挺孤单、挺寂寞的。”

齐辉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这个恐怕不行,我还要冲出十八层,回到阳间见我的父母和爱人呢!”

“我劝你还是留下来吧,不愿留下来的都变成那个样子了!”小正太满不在乎的说道,用手指了指,赫然便是下方那几尊雕像。

“什么?”齐辉心里一惊,再次向雕像看去,只见那些雕像个个活灵活现,如果说是真人所化,还真有一定的可信度。这些表情、相貌各异的雕塑,想必是先期来闯炼狱的强者吧!齐辉越看越觉得毛骨悚然:这是什么能力啊?把人化成钢铁吗?好恐怖的能力!好恐怖的正太!不知不觉中,齐辉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得湿透。

“那,”齐辉指了指抱着雕塑倒在地上的娜美,说道,“她是愿意留下来的那个吗?”

“恩!”正太点点头,“她跟我说这些雕像里有她的爱人,喏,那个她抱着的就是!”

齐辉扭头看去:原来如此!想起之前她对着雕像垂泪的样子,再看到她依然紧紧抱着雕像的双手,他的心被震撼了,一股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是感动吗?有一些,但说是羡慕却更为恰当。多好的女子啊!她的男人都化成雕像了,居然还如此护着,要是有个女子这样对我,那我死而无憾了!一时间他对娜美充满了敬意,浑然忘记了此前她对他的追杀。

“可是,”齐辉扭头看向小正太,“这样说来,你是杀了她的男人,她应该杀了你才对,怎么还愿意留下来陪你玩?”

“嗯——”正太沉思了下,抿嘴笑道,“告诉你也无妨,本来我和她打得难分难解,后来她突然发现了这里的雕像,然后放弃了打斗,求我将他的爱人恢复人身,那我怎么愿意,我就告诉她只要她愿意留下来陪我二十年,我便如她所愿。”

“那她答应了?”

“没有,但是我对她说了一句话,她便立即同意了。”

“什么话?”

“在这个钢铁世界里,我就是主人,我要想毁掉什么,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儿。”

“原来如此,”齐辉暗想,“那姑娘把雕像视若生命,怎能不受制于你?”想了想,便道:

“那么二十年后,你会如她所愿吗?”

“二十年后?”小正太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道,“我想过了的,既然她那么爱她的心上人,我便把她也化成雕像算了,这样他俩也就算在一起了,也算我做了一件好事,不过我太喜欢她的头发了,很好玩儿,能变成千万种造型,从没有见过那么好玩儿的东西,还真有点舍不得……”

“等等,”齐辉打断他的话,“她求你二十年后将她的爱人恢复人身,而不是化成雕像在一起!”

“嗯,是这样,但是,”小正太一脸苦相,“我可以将人化成雕像,但是我却无法将雕像恢复成人,这需要大神通,我还办不到。”

“那怎么可能?”齐辉笑道,“能把人化成雕像,在我看来,就是了不起的神通了,这都能办到,那恢复成人又有什么难的?”

“你不懂,”小正太摇摇头道,“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把人杀死了还能再把人救活吗?”

齐辉心里猛地一震,“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都死了?!”

“这倒也不是,”正太眨了眨眼,“他们中了我的禁忌之术–钢之封印!现在处于假死状态,不过这种术只能施,不能解!”

“哼!”齐辉冷冷地说道,“那我能问一下她在这里陪你多久了吗?”

“再有一个月就满二十年了,我原本还挺发愁的,怕她成了雕像就没人陪我玩儿了,正好你来了,我便让她把你抓来,一个月后就由你代她陪我了,不过看起来你不怎么好玩儿,我挺失望的。”

“可是没办法了,”小正太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娜美,叹了口气,说道,“她应该活不成了,虽然你不太令我满意,我也勉强凑合凑合吧!”

“混帐东西!”齐辉怒不可遏,双眼白光乍现,“修罗崩!”

此刻的他已经出离愤怒了:这个什么‘倪达耶’对人命毫不在意,更将那天真的姑娘耍得团团转,这一对小**儿何其可怜!那个傻姑娘,居然毫无结果的在这里浪费了二十年光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