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罪人齐辉

作者:24k赤金 字数:455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台下之人,可是齐辉?!”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上方响起,声音虽不大,但却透着浓浓的威严,让人不寒而栗。

齐辉一个激灵,缓缓抬起头,他双眼明亮,鼻梁高挺,嘴唇略薄,相貌倒是看得过去,虽然面无表情,但那深深凝聚在眉间的愁容却让人过目难忘。此刻他正穿着一身白色的囚服,跪在堂下,身边两侧各站了一排手持刑杖的“衙役”,“衙役”,姑且先这么叫吧,尽管他们的模样是那样的奇怪,那样的……让人难以置信。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里是地府,而自己正在接受地府判官的审问。

看着台上头戴乌纱、身着官袍、面黑如炭的判官,齐辉想起了在人世间看过的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心里暗道:原来真的有地府,死了真的要接受审判,早知这样,自己活着的时候多做点好事好了,说不定死后还能成个仙啥的。

“台下之人,可是齐辉?!”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声音高了八度。

“是!我就是齐辉!”齐辉停止了臆想,高声回答道。

“大胆!”判官一拍惊堂木,怒道,“在本判官面前,还敢自称‘我’!不晓得藐视本府是要罪加一等的吗?!”

齐辉一愣,转了转眼珠,试探着问道,“那我,啊不,那,那应该自称什么?”

“你应该自称‘罪人’!”判官咬牙解释道。

“大人,”齐辉停了停,正色说道,“您是大人,我可以是小人,但绝对不是‘罪人’,我齐辉在世二十年,虽说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行得正,走得直,做事光明正大,从不投机耍滑,更未曾行任何肮脏龌龊之事,何来‘罪人’一说!”

“放肆!”判官“砰”地一拍惊堂木,整个大厅都为之一震,惊得两侧衙役一个哆嗦。判官停了停,忽然裂开嘴笑了,虽是在笑,但那尖尖的獠牙却显得格外恐怖:

“你说你行得正,走得直,真是天大的笑话!”他一抖手上的卷宗,站起身来,宽阔的身板居高临下,给人带来不小的压力,“你可知道你犯了多少杀孽?从你十四岁开始直至人世间最后一日六年间所犯杀孽共一千余起,平均每年一百七十有余,被杀者高达三千余人!你好——好好啊!”判官牙关紧咬,额上青筋暴起,显然出于爆发的边缘。

“这么多吗?”齐辉喃喃地说道。他生前是个杀手,干的是拿人钞票取人性命的买卖,手上的人命自然不会少,但是一听到“三千余人”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他还是不小得吃惊了一把。

“十四岁便开始杀人,是我包拯自即任以来见到的年龄最小的一个,而六年内杀了三千人,也是我见到的杀人频率最高,数量最多的!你绝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判官目露凶光,如欲吃人。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他们罪孽深重,死有余辜,杀了是为民除害,只是我也没想到短短的六年时间我就碰到这么多该杀的!……”齐辉冷冷地回答道。

“住口!该杀不该杀,岂能由你说了算!需知人命本天生,寿元几何早有定数,性命面前人人平等,你没有那个资格断定谁该死,谁不该死!有那个资格的是‘我’,是我包拯包判官!”包判官厉声说道。

“我去,果然是!”齐辉心道,随即清清喉咙:“既然是清廉公正的包青天包大人,那小人就想恳请包大人给小人主持一个公道!”

“恩?”包判官眉头一皱,“难不成你还有苦衷?”

“正是!”齐辉正色说道。

“哼!”包判官冷哼一声,坐了下来,“说!”

“是!”齐辉开口道:“小人十四岁之前生活在四口之家,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虽说家境一般,但是父母对我疼爱有加,上头还有一个姐姐,聪明漂亮,品学兼优,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那时的我很幸福……”齐辉眼中无限怅惘,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

“嗯,”包判官点点头,“说下去。”

“然而,14岁那年,父亲在工地不慎砸伤了颈椎,已然有半身不遂之兆,治疗费用奇高,母亲多方筹集不够,便多去次找包工头车友讨要赔偿,结果车友不给不说,居然还打伤了母亲,我一时冲动,拿了两块板砖找车友,结果自然是被人一顿狠揍,还被关了起来,姐姐四处找我,后来找到工地,车友骗姐姐说带他看我,结果却将她带到没人的地方将她强.暴.了……”

齐辉咬紧牙关,竭力控制感情波动,一字一句地说,“那样的人渣,大人您说他该不该杀?”

包判官垂下眼帘,不置可否,“就算是这样,你接下来的杀的那些人又怎么说?”话一出口,语气已经柔和了许多。

“一怒之下杀了车友,我除了害怕之外就是茫然,毕竟那时的我才十四岁,我不敢回去告诉我的父母,怕连累他们,也怕会有人找我报仇,所以我决定跑路,我偷着上了一辆运煤的火车,也不知道被拉到了哪里,我感觉车停了就稀里糊涂的下了车,我不知往哪里走,也不知该找谁,沿着铁轨走了好远的一段路,就晕倒了,一位好心的伯伯救了我,他本领很大,一身功夫,他还收了很多徒弟,我也就从那时起跟他习的武,后来我知道,这位伯伯叫刘孤星,杀手组织‘孤星门’的老大,经营的是收人钱财**的买卖,但他接单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只杀该杀之人’。

为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和教授之惠,我勤学苦练,学艺半年便开始接单,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我真的天赋过人,自接单开始便从未失手,很快就成了‘孤星门’的头号杀手!”

“所以,你就开始肆意杀人是吗?”包判官的脸色重又冷硬起来。

“不,正像我说的,我们‘孤星门’有原则---只杀该杀之人,在我接单以后我就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渣!天朝境内的人渣真是五花八门,品类繁多,层出不穷!”齐辉面脸色发狠:

“有的酿酒商用甲醇勾兑白酒出售,毒死上百人的;有组织黑社会团伙**掳掠无所不为的;有贩毒的、印**的、拐卖妇女小孩的;还有虐待亲生父母的、强拆打死人的、构建防洪工事偷工减料吃回扣的;还有私吞巨额用于灾后重建的善款的……等等等等,不胜枚举。大人您觉得这些人该不该杀?而我接的第一单杀的是什么样的人,您能猜到吗?”

齐辉嘴角咧了咧,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包判官此刻已经陷入了沉思,听到齐辉来问,便下意识地问道:“是什么样的人?”

“我第一单杀了三个人,一个是专做死婴烹饪的厨子,另外两个则是食客!连畜生都不会吃自己的同类,那两个人居然毫不以为意,还美其名曰‘大补’、“壮阳”!人渣!猪狗不如的畜牲!我将他们乱刀剁了,统统喂了狗!”

“你——”包判官一听此番说法也不禁微微动容,他伸出手去,想说些什么,最后摆了摆手,说道,“来人,送齐公子到后堂小坐!”

一个蛇头人身的和一个鸡头人身的衙役走过来略有些客气地扶起齐辉,将他送到后堂坐下,齐辉道了声谢,二位衙役一个嘶嘶地吐着舌信,一个咯咯地叫了两声,算作回答,便放下齐辉自行离去。齐辉看着二者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这两个仁兄,脑袋和身子完全不成比例呀,啧啧,到底是怎么长得?

包判官则坐在原来的座位上低着头,半晌一动也不动,两边的衙役和案几右边的师爷都将目光投向他,不知这位大人到底是怎么个盘算。

良久,包判官长舒一口气,看向师爷道:

“齐辉这个人造得杀孽太重,从表面上看,他如此漠视生灵,其罪过已经毫无转圜余地,按照律例必须严办,将他投入地狱受诸般折磨几百年都丝毫不为过,但他却一心为民,除暴安良,是个胸怀天下的伟男子,倘若定了罪,老夫内心实在难安。”

他虽是看向师爷,但说出的话却更像是自言自语,他用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唉!真是头疼。

师爷眼珠转了转,就已将包判官的心思猜度了七八分,于是接下话头道:

“确实,这齐辉杀戮甚巨,从表象来看,已经到了令人发指、人神共愤的地步,但深究其内里,我们却可以发现此人对我地府是有功劳的。”

“恩?”包判官眼睛一亮,忙道,“此话怎讲?”

“您知道,我们地府的户口一直都有问题,送出去的和收回来的永远都对不上,而您在生死薄上给每个人敲定的年龄十个有八个都是无法对应的。”

“嗯!”包判官点点头,“阳间的情况太复杂,横死的有,修行者干预的也有,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

“而从近一百年的数据来看,能够刚好在您敲定的年龄来地府报道的比例已经不足三成,晚来的占不到一成,而早夭的呢则占有五成多!另有一成则彻底消失了。”

包判官点点头,“恩,是这样!”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学生初步分析了一下:除了是阳间环境污染、气候失衡造成早夭之外,还有更重要一点就是‘末法时代’的来临。‘末法时代’人心不古,人人为利,无人向德,继而漠视生命,从而造成大量早夭情况的出现。”

包判官一听此言不禁眉头微皱,这一皱眉也被师爷看在了眼里,忙继续说道:

“从常理上说,地府送出去的人活得越久对我们越有利,而有杀人魔头大肆杀人,造成大量横死的情况出现,对我们地府的损害其巨大之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包判官眉头皱得更厉害了:这师爷平时挺灵活的,怎么今个儿说的话这么不中听!

“像那种酿假酒毒死人,还有什么防洪工事偷工减料造成洪水决堤、挪用赈灾善款等造成成百上千的死亡,这种人就与杀人魔头无异!”

包判官一拍案几,满面红光地说道,“对!小策子,你说得太他妈的对了!”

“所以,虽然齐辉杀人无数,但他杀的都是杀人魔头,杀人的同时其实就是在救人,你看啊,杀一个卖假酒的,就使上百人免受毒酒杀害,杀一个防洪工事偷工减料的或是挪用赈灾款的,那就更是大功劳了,那至少是保住了上千人的性命啊!”

包判官兴奋得不得了,一把抓起小策子,在他脸上“吧唧”就是一口,“小策子,我太稀罕你了!”接着把小策子扔回座位,沿着案几来回踱着步子,手舞足蹈地说:

“那这样的话,这齐辉不该罚,而应该赏啊!可是赏些什么好呢?让他来世大富大贵么?”但转念又一想,“不行啊,道理虽然是这个样子,可是他杀人太多,阎君那边也不好通过啊!这真真又是一个问题。”包判官又头疼了。

“学生有一个建议,”小策子开口道。

“快说!”包判官催促道。

“我们送他去‘炼狱’!如何?”

“什么!”包判官“腾”地站了起来,“不行!这个不能算是赏,太危险,太危险…”他连连摆手,“我欣赏他的才干,也有招募之心,可他毕竟前世只是肉体凡胎,虽然有些身手,但在‘炼狱’里根本不够看,除非”。

这时忽听外面有人来禀:“星域总督白君王驾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