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初遇魔族绝仙出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41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向来不喜与凡人打交道,倒不是我看轻他们,而是凡人一生只几十年,于我不过昙花一现,交往的深了,倒会徒增些伤悲与执念。不过,若是碰上些甚合我心意的且颇有慧根的,我倒也会寻些法子渡他成仙,虽说是麻烦了些,却也不失为是一桩善缘。

譬如此刻我笑脸盈盈地看着微怔的元子攸,因着白日里他也算帮了我一把,我便也就寻常对待了。

他那厢愣了许久,方才缓缓道:“为着郡主的安全,免不了夜间来巡视几回。”

他这理由着实有些牵强,即使是巡视,也是不用他亲自来的。大概是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又续道:“皇上将郡主托付于我,我自然要尽心尽力些。”

我托着腮将他望了许久,自觉地让出些位置,含笑道:“既是如此,那便来与我坐坐吧,今夜虽无月可赏,那几片云彩倒还有几分滋味。”

他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却也没向昨日那样推辞,只是径直坐了过来。

我翻着手中的书,漫不经心道:“白日里多谢你帮我了。”

他嘴角微扬了扬,淡淡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又瞧了瞧我手里的书,续道:“这儿暗了些,看书容易熬坏眼睛。”

我微怔,抬头看了看他,确是一脸认真的模样。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遂合上了书,笑问道:“你此番来,倒是与我说些琐碎事吗?”

他愣了一愣,又望了望天上的浮云,轻飘飘道:“明日便要启程了,郡主可有什么想法?”

他这话说的确有智慧,不仅驳了我适才那一问,而且非常成功地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托着腮苦思冥想了许久,终于是让我得出一答案:“暂时还没有。”

他继续轻飘飘道:“彭城那事如此诡异,郡主可知这个中缘由?”

这问题倒简单,我想也未想便随口道:“不过是那魔君……”我猛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立刻改口道:“妖魔,妖魔作祟罢了。”

“哦?”他若有所思地看向我,道:“既是妖魔作祟,郡主又要如何解决呢?”

我被问得有些心虚,转过头去干笑着打哈哈:“除魔卫道的法子,总是会有的。”

为避免我说出更多不该说的事,我甚为怅然地看了一眼天空,打了个哈欠道:“到了这时辰,总是要犯困的。”

他颇为知趣地站起身来,双手一揖,道:“郡主早些休息,在下先行告辞。”

我慵懒地点了点头,努力做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直到听到那木门关上的“吱呀”声,我才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自责地摇了摇头,适才我是说了些什么啊,说了些什么啊!

不想,今日我这小院子注定多客,我正伸着懒腰朝屋内走去,忽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我慢悠悠地转过头去,见大哥一身蓝袍,定定地站在不远的院墙上。我猛地一惊,手上的书顿时掉了地上。

我正弯腰去捡书时,便听大哥说道:“我四处寻这奇闻录,不想真的是在你这。”

我拍了拍书上落的灰,直起身子茫然道:“是啊,上次我去寻你借书一道顺了来。”

大哥轻飘飘地落到我面前,拿过我手里的书,有些严肃道:“这书我尚未抄写完,你怎擅自拿了来?”

我愣了一愣,大哥虽直板,却从未对我如此严肃,我叹了一叹,辛酸道:“这书我才看了几页你便来讨了。”

大哥的脸色略缓了些,轻声问道:“拿来这许久你才看了几页?”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哀叹道:“今日才得了空拿出来读一读,你便来讨了。”

大哥似是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这书我便先拿回去了,若是你欢喜,改日让你嫂子给你送些记载奇闻怪谈的书来。”

我颇为难过地点了点头,无力道:“好吧,记得让嫂子早日送些来。”

我淡淡地转过身,继续朝着屋内走去,身后的大哥沉吟了片刻道:“昔微,好生照顾自己,大哥回南禺国了。”

我顿了一顿,终是没有再回过头去。

我在两千岁以前,一直是由大哥带着的。大哥比我大了四万三千多岁,且性格极为稳重,是以神父神母将我交给他颇为放心。我长至两千岁后之所以长期跟着二哥厮混,原因大抵有三个。一是大哥在我两千岁那年娶了亲,娶的是我朱雀姨母珞瑜上神的二女儿,也就是我的二表姐,清悦帝姬。二是大哥袭了神父的君位,成了南禺国的帝君。三是天界已成,我神父神母均需回三十三重天归位,我们这些未成家立业的儿女,自然要跟着。后来六界混乱了许多日子,我又回南禺国待了近一千年,却终是与大哥亲近不起来。

时至今日,我倒是有些明白了。对于我这个稳重的大哥,我内心是敬的,敬的多了,心便远了。

次日醒来又是个极好的艳阳天,芳菲抱着一摞书放到我的床头,告诉我是一大早我大嫂的贴身侍婢姬莼送来的。我翻了个身,轻轻哦了一声,继续睡着。

将将睡到一半,忽然想起今日需出发去彭城。我猛地坐了起来,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头,问道:“芳菲,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芳菲正坐在旁厅嗑着瓜子,闻言,吐掉了口中的瓜子壳,答道:“姐姐,已经快未时了。”

我轻轻点了点头,喃喃道:“哦,未时啊!”正欲再睡去,忽而想到未时已是下午,不禁惊乍道:“怎么已经未时了,没有人来催我出发吗?”

芳菲擦了擦满是瓜子末的嘴,无所谓道:“那个叫元子攸的大概辰时就来了,我和他说姐姐你还未 醒,让他稍待片刻,估计现在还候在院门外呢!”

我倒下去重重地捂了捂额头,看来本上神确实需要个聪明伶俐些的侍女。

待我穿戴整齐急急忙忙赶到门外时,看到的是坐了一地正在打盹的士兵。元子攸抱着把剑靠在门口的墙上,见我好不容易出了门,揉了揉额角道:“郡主真是叫我们好等。”

我十分尴尬地干笑着,解释道:“昨日睡迟了,睡迟了。”

“哦?”元子攸仰天沉思了一番,“昨日那光景,郡主应是比我早睡了一个时辰才是。”

我继续干笑着,道:“有道是春困秋乏夏盹冬眠,嗜睡了些,嗜睡了些。”

元子攸眉目一扬,反问道:“只是嗜睡了些么?”

眼看这情况我是说什么都不好的,细细思忖下,我厚着脸皮严肃道:“既然已经是迟了,那便快些走吧。”

元子攸似笑非笑地望了望我,转身扬了扬手臂,肃然道:“大家起来准备准备,争取在亥时前到达彭城。”

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本上神此番委实丢人。

马车晃了四五个时辰,才从帝都到了彭城。这期间我封了芳菲的法力,在她满是怨念的眼神下看她被颠了四五个时辰。

将将进了城门,马车便猛地停了下来。芳菲一个没坐稳,重重地撞在了马车的车厢上。

我幸灾乐祸地看着她,打趣道:“这马车的滋味可是好?”

芳菲吃痛地捂着鼻子,忽又皱了皱眉,惊道:“姐姐,我好像闻到了魔的味道。”

我皱了皱眉,上前掀开了车帘。

不远的高楼上,立着一高大的黑影,那黑影约有十尺多高,青面獠牙,头上竖着一对犄角。芳菲在我身旁由衷地说道:“他们怎么也不知道变得好看点。”我甚为无语地白了她一眼,便自顾自地下了马车。

车下的一队人马,大多已吓的发抖,元子攸手握着剑定定地站在队伍之前,那身迎风飘扬的白衣配上他略有些苍白的脸色,颇有些壮烈之感。

我慢慢走至他身旁,问道:“你们有把握对付吗?”

他瞥了我一眼,冷冷道:“你出来做什么,还不快回去。”

我不禁一笑,扶着他的肩道:“你好生保护你自己和你的手下。”

他略有些惶恐地看向我,急道:“你想做什么?”

我淡笑着摊了摊手,道:“除魔卫道啊!”

说罢,我召唤出尘封多年的绝仙剑,朝着那小魔便飞了过去。身后传来元子攸有些绝望的声音:“不要去,危险。”

我淡淡一笑,轻飘飘落在那小魔的一侧。与我所料不同,这小魔真不是来拦路的,而是来吸食屋中人的精气的。他甚为聚精会神,聚精会神到未发现我已站在他身旁。

我颇为不爽地咳嗽了一声。那小魔惊得险些从屋顶上摔下去,摇晃了好一阵,才算是稳住身形。回过神来看见我正站在他身旁,又惊得晃了晃,我着实担心这小楼会被他晃塌了。

那小魔定了定神,双膝一屈,略有些惶恐道:“见过雪凰上神。”

我轻抚了抚绝仙剑,悠悠道:“这凡人精气的滋味如何?”

那小魔有些慌了,对着我连连磕了几个响头:“上神饶命,上神饶命。”

我颇为心疼地看了看被他震落了一地的瓦,咽了口口水道:“先不忙着磕头,来与我说说重岩到底想做什么?”

小魔怔了一怔,诧异道:“上神好生英明,正是魔君大人让属下前来收集凡人精气,供魔君大人修炼。”

我皱了皱眉,追问道:“他如此追求功力是想做什么?”

小魔摇了摇头,一脸无辜道:“回上神,属下不知。”

我继续抚着绝仙剑,款款道:“我这把剑许久未喝血了,不知它是否渴了?”

那小魔一听,又猛地磕起头来,边磕便说道:“属下当真不知,求上神饶命。”

我瞧他那一脸实诚的样子倒也不像在说谎,又不忍见他生生毁了这栋楼,便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走吧。”

小魔道了一声多谢上神,便兴冲冲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我忽又想起些什么,转身与他道:“回去告诉重岩,若再不收手我定将他诛灭。”

小魔喏喏地退下了,我略有些疲惫地往回走着,忽听得芳菲喊道:“姐姐,救命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