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太极殿上初相助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5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此番要去那宫中面见那所谓的人间国君,我着实有些熟悉之感。在我五百多岁时,神父初初将我领上天宫见还是天帝的东皇帝君,我独自在灵霄殿外候了半个时辰,都不见神父出来接我,便小心翼翼地自己走进了灵霄殿。彼时神父正与 东皇帝君谈的兴起,见我进来,遂招手道:“昔微快些过来,见见你太一伯伯。”

我在殿外侯的着实不高兴,又见神父只顾着与他人攀谈,心中万分委屈,嘴一撇包了一包泪定定地站在灵霄殿的门口。

神父皱了皱眉,努力地柔声道:“昔微啊,是不是等久了,来,到父亲这来吃些点心。”

我依旧定定地站在大殿口,心中愈发地委屈,眼泪已快要落下来。神父的脸色愈发地不自然,努力地朝我使着眼色。

我这厢继续颇为委屈地与神父对峙着,那厢帝君却已微微笑着走下了金銮宝座,提着略有些深沉的嗓音问道:“暄懿,这便是你五百年前添的小女儿吗?”

神父有些不自在地站起身来,尴尬道:“正是了,这孩子委实不听话,让太一兄见笑了。”

我正好奇地看着款款而下的紫衣华袍的帝君,却又遭神父指责,顿时也忘了形象,“哇”一声哭了出来。走至我面前的帝君顿了一顿,随即蹲下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莫哭莫哭,你神父的话向来是不作数的。”

我抽泣地眨了眨湿润的眼睛,他继续说道:“你如此一哭,伯伯的灵霄殿都凉了几分,伯伯可是很怕冷的。”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奶声奶气道:“那昔微不哭了,伯伯不冷。”说罢,还伸出手来抚了抚帝君的额头。帝君愣了一愣,随即笑着抱起我道:“这般乖巧的女孩儿,怎成了暄懿的女儿。”

闻言,神父在一旁终是按捺不住,大步走上前来,反驳道:“太一兄,怎就不能成我的女儿了。”

东皇帝君笑着将我递给一旁的少将,嘱咐道:“熏池,你将她带了去九重天看云景罢。”又转身同神父道:“你啊,还是这般不拘,怎呵护这精致的女儿。”

彼时我尚年幼,也没琢磨明白何为不拘,只知帝君斥责了神父未能好生照顾我,心中甚是欢喜,对东皇帝君也是颇有好感,后来他身陨巫妖大战,我还伤心了许久。

此刻我脚下踏着白玉台阶,猛然想到懵懂之初的这件事,细细算来几万年如白驹过隙,心中真是怅然地很。

这凡世的宫殿倒也算是华丽,虽比不得天帝的灵霄殿,却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台阶一直绵延到一处大殿前,殿上的牌匾写着“太极殿”。我握了握手中的迷魂石,方才放心地走进殿中。殿门旁随即有一小倌唱诺道:“梁国郡主到。”

殿内静的很,一群身着官袍的人齐齐地站在大殿之下,殿上有一二十岁左右的少年,身着明黄色龙纹长袍,想必就是这一国的国君了。

我矮下身去,施以小礼,道:“萧云烟见过陛下。”

高台之上的少年愣了许久,直至身旁一小宦轻咳着提醒他,方才回过神来急急道:“郡主不必多礼。”

我应声而起,用力将手中的迷魂石捏作碎末,施以小法散了出去。迷魂石产自弱水之滨,乃弱水之神的情迷之石,没有魅惑之力的仙家常借它来魅惑他人。

我静静地站着,只一会儿,便有一为首的大臣站出,双手一揖,恭顺道:“陛下,臣听闻彭城近日多发奇案,此类案情梁国也曾出现,不如让郡主前去协助调查。”

高台上的少年皱了皱眉,犹豫道:“这……郡主远道是客……”

又一大臣附道:“陛下,丞相大人所言极是,彭城之事不毕,民心不稳啊!”

我内心由衷地敬佩这两个臣子,如此冠冕堂皇之事,竟也说的如此在理。不过,深得我心,深得我心。

那少年国君面上露出些愠色,反驳道:“郡主不过一介女流,怎担得起如此重任?”

台下的二人顿时语凝,我颇为惋惜地叹了一叹,看来还是要本上神亲自出马,我走上前去,柔声道:“陛下,云烟于梁国时,倒也随父王去处理过那事,也算是有些经验,二位大人既已提出,云烟愿出绵薄之力,助陛下稳定民心。”

说罢,我猛舒了一口气,好在随芳菲去看了几场戏,学了几句聊表忠心的俗语,此番也算是物尽其用。

我凝神望了望那国君,见他仍是颇为犹豫,便思忖着是否要用些秘术,我凤族不比九尾狐族,没有那天生的魅惑之力,是以魅术对于凤族来说也算是压箱底的秘术了。

我正纠结于是否要动术,便有一人站至我身旁,肃然道:“陛下,彭城王乃臣之胞兄,若陛下心有忧虑,臣愿同郡主前往,为陛下分忧。”

少年国君颇为无奈地看了看台下的四人,终于是松了口:“好吧,那便如此办吧,不过,子攸你可一定要将郡主好生带回。”

我甚为满意地回了住处,因着心中高兴,连带着后面跟着的那一队人也看着格外舒服了些。

芳菲拎着一小袋子瓜子蹲在院门口颇为自在地嗑着,远远地见我回来了,猛一站起来,甚为欢快地朝我奔来,全不顾那纷飞的瓜子壳。我不禁捂了捂额头,有此婢女,我甚觉脸上无光。

芳菲自然是不能体察到我的悲哀,仍是甚为欢快地凑到我旁边,压低声音问道:“姐姐,是不是解决了?”

她衣服上残留的瓜子壳让我甚觉无奈,便在她不注意时往边上挪了挪,干笑着回答道:“自然,自然,毕竟我亲自出马。”

芳菲接着嗑起瓜子,忽又想起什么,继续凑过来问道:“姐姐,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我又往边上挪了挪,继续干笑道:“明日,明日便走。”

芳菲哦了一声,又继续嗑起她的瓜子。我挪的离她近了些,小心翼翼地问道:“芳菲,那你要不要回去等我?”

芳菲坚决地摇了摇头,回道:“不要。”

我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头,努力扯出一副笑脸,柔声道:“芳菲啊,你看现在你也是玩了一遭了,现在若是不回去,岂不是还要同我坐那马车?”

芳菲拿瓜子的手停了下来,顿时眼泪汪汪道:“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麻烦?”

我转过头去不再看她,眼一闭,心一横,“不,我只是嫌你碍事。”

今日,芳菲显得格外勤快,不仅主动将床铺了好,还难得地为我端来了洗脚水,我甚为感动地夸奖了她一番。

芳菲谄媚地朝我笑着,柔声道:“姐姐,你看,其实我还是可以做许多事的。”

芳菲的原身本就与狐族有些相似,此番如此一笑,倒还真有些烟视媚行之感。可惜呀可惜,这并不能改变她昨晚将我挤下床的事实。我清了清嗓子,端庄道:“芳菲,这床两人睡委实是小了些……”

芳菲蹭一下站了起来,伸出手指朝着床边的空地一点,便有一精致的小床冒了出来。随即,又站到我身后轻轻为我捏着肩,继续谄媚道:“姐姐,你看,我将我的床搬了来。”

我颇为享受地点了点头,款款道:“嗯,如此,那你便先留下吧。不过,芳菲,这洗脚水好像有些冷了……”

芳菲蹭一下又跑了出去,我甚满意地点了点头,二哥说得果然是对,之前都是我教导无方啊,教导无方啊!

今夜夜色凉如水,我如昨日那般坐在庭院里轻轻摇晃着秋千椅。九重天织云坊的仙女略勤快了些,那厚厚的云层生生盖住了月亮的光华。我手中拿了本奇闻录瞧着,这奇闻录是我闲暇时从大哥那顺来的,据说是记载了六界内许多鲜有人知的秘辛。

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有一美妇人与一兔妖相恋,情到深处,兔妖与她说起前世之事,美妇人投胎时喝了忘川之水,早已忘却前世。然那妇人沉沦于兔妖所说的前世之情,遍访古籍,终于是让她寻出一法子,这法子便是要跳入忘川河中,任河水洗去轮回的壁障。妇人想尽一切办法,终于是寻着一阴差愿将她带入冥渊。妇人纵身一跳入了忘川河,然忘川河水并不同于凡水,那妇人肉体凡胎终是受不住忘川河水的侵蚀,肉体与河水同化,魂魄则是灰飞烟灭了。

我放下书叹了一叹,这真是个令人扼腕叹息的故事,情之一字,竟可让人疯魔至此。或许,在那妇人灰飞烟灭的瞬间,她真洗去了轮回的壁障,记起了前尘旧事。

我向来怀疑这奇闻录的真实性,是以没为这故事哀伤太久。见这夜色愈发浓了,我正要起身回屋,又听得那院门“吱呀”一声。我本以为自己听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时,那院门是确确实实地开着。

我淡笑着看着来人,打趣道:“今日我这里,可是又有什么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