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凡尘一遭真相浮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7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想来本上神活了这么些年岁,虽算不得上古神祗中的佼佼者,在神界却也是有几番地位的。如今被一凡人说看上去不像高人,本上神甚是失败。我自我安慰道,定是我甚美,掩住了高人风范。

在大街小巷颇有高人风范地转了两圈后,便摸清了这小城的格局,我不禁佩服起自己的聪慧。这城虽小,却是大有乾坤,城有一半被一府邸所占,府门上有匾曰:彭城王府。

自古权势之地是非多,这宅子便成了我下一步查探的目标。有了适才沉痛的前车之鉴,我摇身变作一道人,束发白衣,颇有高人风范。奈何手中那袋桃子太过煞风景,便将它化作拂尘一柄。这身装束,我甚是满意。

我走上前去,轻敲两下门。只一会儿,便有一老朽前来开门。

我捋了捋拂尘,悠悠道:“贫道游方至此,见城中隐有煞气,特上府门拜访。”

那老朽盯着我愣了一会儿,迅速道:“道长稍待,稍待。”

我颇满意这老朽的反应,不禁有些洋洋得意。只一会儿,那老朽领着一男子前来,那男子约摸二十多岁,一身锦衣华服,颇有些威严。那老朽指着我道:“王爷,这便是那道人。”

那男子眯起双眼打量了我一番,淡淡道:“倒是年轻,请她进去与老夫人叙叙吧。”

那老朽喏喏道:“是。”

至此,我便乐呵呵地随着那老朽进了府,老朽到底是个实诚人,忍不住问道:“如今的道长都是这般年轻吗?”

我干笑着,思量着说我活了几万年会不会将他吓着,最终我放弃了,只故作神秘道:“既得正果,何有老态?”

老朽“哦”一声,似是理解了,我甚满意地点点头。

老朽领我所到之处是一处佛堂,香火味甚浓。佛堂下有一妇人正诵经,老朽轻手轻脚走了过去,在那妇人耳边说了几句,那妇人便慢慢站起身来,朝着堂上供的慈航真人拜了拜。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琢磨着要不要像神父那般见着佛堂便拆。不过慈航真人与我家倒没什么过节,还是算了罢,算了罢。

那妇人慢慢转过身来,却是愣愣地望了我好一会儿。我将拂尘一甩,故作高深道:“贫道乃蓬莱岛司命天君座下墨染元君是也,今游方至此,见城中有异,特来拜访,以证其实。”

听罢,那老朽着实惊了一惊,那妇人却是愣愣地走过来,口中念道:“像,实在是像,可惜是个男子。”

我顿觉有些尴尬,讶然道:“夫人何出此言?”

那妇人一惊,似是清醒了一般,整了整衣着,端庄道:“道长所说,却有其事,犬子近日也正为此事操劳,道长来的正是时候。”

我甚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说道:“你且将诸事说与我听。”

那妇人点点头,邀我与她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只听她慢慢说道:“原先,只是城南一猎户,打猎归来后开始萎靡不振,他家人四处求医无果,他那般躺在家中,只七天便去了。本以为此事这样便该了了,不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现他那样的状况,至今,已去了三十多人了。”

我微皱着眉,又问道:“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异事?”

那妇人思索了一番,终是摇了摇头。一旁的老朽却颇为恭敬地上前,小心道:“老朽倒知道一事,不知仙君可听?”

我摆了摆手,“但说无妨。”

老朽自去将门关上,转回神秘道:“前日老朽夜里口干醒来,便去井边取水。待取水归来时,却见老朽所住的房间屋顶上站着一壮汉,老朽本以为是来贼了,正要喊人,仔细一看却见那壮汉头顶长一对犄角,眼睛泛着绿光,手拿一柄开山斧。老朽吓的不轻,躲入厨房窝了一夜,第二日便听得隔壁豆腐坊的掌柜去世了。之前坊间便有传闻看见妖怪,老朽以为是虚的,不想前日竟亲眼看见了。”

听罢,一旁的妇人责怪道:“如此大的事,你怎不早与我说。”

老朽低着头,唯唯道:“老朽是怕吓着夫人,再则老朽也怕是老朽看花了眼,生出些是非。今日若不是仙君来此,老朽也是不敢说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怅然道:“这前因后果,我倒是理清了,确是妖孽作祟。”

妇人一听,面露急色,颤颤道:“那要如何是好?”

我双眼一闭,略略掐指,说道:“我辈已不管尘世事多年,此番来访,已是泄露天机。不过夫人放心,贫道已算出,很快便会有高人前来解决此事。”

妇人略带惊恐地点点头,我神秘一笑,幽幽道:“那贫道就此告辞!”

当我提着一袋桃子坐在祥云上时,我不禁为自己适才的所做所为深感骄傲。最后的移形术,正是恰到分寸,做足了高人风范。

然而,笑着笑着,我却是笑不出来了。不远处一抹七彩祥云徐徐而来,彩云上的人身着白色长袍,袍上是一幅墨荷图,远远望去,甚美。只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蓬莱仙岛司命天君座下墨染元君是也。

我不禁暗自后悔,适才实在不该打着墨染元君的名号,司命天君那老头,你念他一句名字他都能知晓,更不要说打着他徒弟墨染元君的名号了。

果然,墨染元君慢慢飘过来,双手一揖,道:“雪凰上神果真是惬意。”

我呵呵干笑着,回应道:“对,惬意,惬意,这大好的春光。”

墨染元君淡淡一笑,好心提醒道:“上神,现在已是初夏时分。”

我继续干笑着,说道:“墨染元君真是细心。”

墨染元君继续笑着,淡淡道:“若论细心,墨染不及家师的万分之一,上神只提了提名号,家师便知晓了。”

我扶着额头,故作惊叹道:“司命天君好耳力,不错不错,改日定要上门讨教几番。”

墨染元君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认真道:“希望上神下次再扮墨染时,能扮出几分墨染的神韵,不要毁了墨染的形象。”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赔着笑脸道:“是,是,下次一定注意。”

墨染元君满意地笑了笑,正了正衣冠,说道:“最后,家师吩咐我同上神说,若上神执意入人间,需得寻一凡人身份。”

我笑着点点头,同墨染元君挥了挥手。

墨染元君满意地转过身去,驾着他的七彩祥云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去。

我从布袋里拿出一只桃子,思忖着该从哪个方向扔过去。他竟敢说本上神形象不佳,形象不佳!

回到鬼蜮山时,我便把一大袋桃子扔给了芳菲。

芳菲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问道:“姐姐,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沉重道:“重岩确实将艼苧放到了人间,恐怕我们得走一趟了。”

芳菲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拿出两个桃子细细地擦拭着,“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的?”

我思索了一番,突然想到十年前之事,便说道:“司命那老头让我寻个凡人身份,我还要再去趟人间。”

芳菲递给我一个桃子,自己啃着另一个问道:“那大概还要多久?”

我接过桃子忿忿地咬了一口,说道:“大约一个月罢。”

芳菲撅了撅嘴,委屈道:“姐姐,我独自在山上着实是无趣。”

我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你若是无聊,便去寻嫣然玩耍。若实在还是无聊,便去趟蓬莱岛,把墨染元君的宅子给他拆了。”

芳菲啃着桃,天真地望着我,“若是墨染元君发现了怎么办?”

我咬了咬牙,坚定道:“那便说是我让你去的。”

东海之外,蓬莱岛上,墨染元君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司命天君摇着扇子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惹着昔微那丫头了罢!”

十年前,我初初从箕尾山归来,一时觉得山上实在是闷,便撇下芳菲守门,独自去了凡间逍遥。

那时我凭着直觉到了一处帝都,见一王府外有一告示寻神医。我一时兴起,摇身变作一老妪,揭了那告示。

原是王府之女,名唤萧云烟的小郡主得患不治之症,已是气息奄奄。我用追魂术寻出她的魂魄,立下灵魂契约。契约一成,我央冥君卖我一人情,改了生死簿,又输了她不少元气,她便是恢复了。因着灵魂契约的缘故,她的样貌,便也是和我相近的。

此番我入凡世,便是去寻她。

想到此次我是去寻一个与我一般样貌的女子,便摇身一变,变作二哥的模样。我自小与二哥厮混于一处,他那般风流潇洒,我倒是学了七八分。此次要用来“调戏”自己,想想倒还真有些兴奋。

我摇着折扇走在大街上,频频引得四周一阵唏嘘。我不禁啧啧赞叹,二哥这张脸,倒真是实用的很呐!前面十里长堤,微风习习,不时有柳絮飘飞,风景甚美。堤上有一绿衣女子,凭栏望水,迎风抚发,似有淡淡悲凉之意。

我微微一笑,收了折扇,大步朝着堤上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