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婚变原是多情惹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61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要说到生平厌事,那与东海打交道便是一遭。当年我与东海三太子,情不投意不合,却硬生生被逼出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订婚宴,订婚虽未成,嫁期却照定,当年我神父神母倒也是有些荒唐。不过那东海三太子倒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在东海也算是百般待我好。后来我逃也似地去了鬼蜮山,他便瞧上了蓬莱五公主,也算是一桩大好姻缘。不过毕竟曾订下过亲事,见面免不了有些尴尬,于是千百年来我便与东海少有来往,倒是我二哥常与东海那帮太子厮混,平常也会与我说起各个太子的性情。

说起东海七太子,天界都说其实乃顽徒,同我二哥,八弟并称三大浪荡子。我常同我二哥玩耍,便也知道他们几个性情,外表虽是顽劣不堪,却也是至情至性的。

听昔蓝如此一说,我便只能硬着头皮去与那七太子交流几句。昔蓝独自坐在长亭哭泣,他倒是好,拎着一壶酒躺在假山上晒着太阳。

见我走来,他看了几眼,倒也没太多惊讶,只感叹道:“明越倒还真是宠你这个妹妹,如此密事都和你说。”

我浅笑,一跃坐到他身旁,说道:“我二哥自然是疼我的,想当年我也是常与你们玩耍,如今倒是生分了许多。”

七太子一笑,喝了口酒,感慨道:“这倒也是,当年你也是跟着我们骗吃骗喝的黄毛丫头,昔微妹妹,我是多少年没如此叫你了?”

我不禁有些触动,掰着手指数了数,说道:“估摸着也有两三千年了罢。”

七太子点了点头,说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年你与我三哥订婚,我那时还真怕你这丫头与那榆木脑袋处不了,结果却不了了之,你也与我们不再来往。”

我噗嗤一笑,“这倒也是,若不是与你三哥那场订婚宴,指不定我现在还在与你们四处游荡。”

“那你今日又为什么而来?”七太子转过头来,“可是因为我与你妹妹的婚事?”

我点了点头,找了个讨巧一点的说法,“凤族与东海总不能一直让人看笑话,敖谦哥哥你觉得呢?”

七太子一怔,大概是我那声哥哥让他有些意外,我打趣道:“难道敖谦哥哥过了两千年倒是无法适应这个称呼了吗?”

七太子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昔微妹妹,这婚成与不成对我影响倒不大,可于你妹妹昔蓝,那可是上万年的事。”

我有些不解,追问道:“难道敖谦哥哥是不喜欢昔蓝?”

七太子有些自嘲地笑着,“我与你二哥浪荡惯了,倒是没有什么喜欢与不喜欢,你若是回去问你二哥,他定然是一样的说法。”

我有些意外,不过细想我与他们四处玩耍的那些年,想法倒也是差不多,我叹着气,认真地问道:“那敖谦哥哥可愿与昔蓝多相处些日子,把昔蓝当妻子那般?”

七太子有些犹豫,沉默许久,才有些无奈地问道:“昔蓝她,她是怎么想的?”

我有些无奈地看向他,说道:“她,不过是小女儿家常有的心思罢了,毕竟与敖谦哥哥整日地相处,若说没感情,那定然是假的。”

七太子猛灌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若是昔蓝愿意,那便回去成婚吧。凤君与我父王如此大张旗鼓,宣告六界,若是这般成不了婚,对她的伤害也是极大的。”

这场闹剧,最后以昔蓝与东海七太子的回归而散场。前来看热闹的神仙,都被神父以二人出游为由打发了,为了不再生事端,神父与东海龙王商议之下将婚期提前至三天后。

这场婚礼六界瞩目,男方是东海的三太子,天界出名的浪荡子 ,女方乃凤君幺女,天界有名的乖乖女。加之龙凤两族均乃洪荒神祗,在六界的地位仅次于天帝,更是引出一段佳话。龙王与凤君均大喜,两千年前遗憾终得弥补。于是请帖撒遍天上地下,喜宴大办三天三夜。

神母生怕昔蓝再出差池,便将我遣至东海伴她三日。我只得回鬼蜮山将芳菲接至东海。芳菲泪眼汪汪地待在嫣然的狐狸洞里,见我回来便告诉我:“嫣然回青丘了,不会再回了。”

我一怔,倒没有太多意外,嫣然向来有些我行我素。却又因那夜的谈话而有些内疚,总觉得与我脱不了干系。

喜宴还有三天,东海却已是宾朋满座。我有些尴尬地陪着昔蓝,时不时便会有个上了年纪的老仙来与我说媒。倒不是我年纪有多大,而是天界大都认为我这大一万岁的姐姐理应在妹妹成婚后迅速准备成婚。后来实在烦的紧,我便索性拉着昔蓝不再出去。

昔蓝近日与我亲近了不少,知道我烦那些老仙,便也就闭门谢客了。

婚礼前一日,我翻阅着婚宴的名册,不禁啧啧赞叹,许多万年未出山的老家伙竟然也请动了。连太上老君都接下请帖,这次龙凤两族真是赚足了面子。

昔蓝边试着各式的发簪,边笑着与我说:“姐姐你知道吗?这次狐帝一家都会前来,往日他们都只会到一两个代表。不过狐帝的那位大公子也会来,姐姐你可要早做准备。”

我一怔,对于那位差点成婚的大公子我倒没有太多了解,若说见过,大概也就是二哥听说我要与他定亲,偷拽着我潜入青丘,在那万花丛中见了他一眼。那大公子生的着实是好,不愧为九尾仙狐,那天生的媚态,我这女子竟是不及他。若不是他太过多情,我因着他那张脸也会让神父神母促成这桩婚事。

想到这,我不禁感叹道:“狐族多美貌,只可惜是多情种子。”

昔蓝辩驳道:“那可不一定,据说狐帝的幺女,为一人逃了几十次婚呢。”

我打趣道:“昔蓝可是羡慕于她?”

昔蓝嘴角一撇,嗔怪道:“姐姐,昔蓝嫁一次就够了。不过说来那狐女是有多美貌,怎会有那么多男子愿冒着被逃婚的风险。”

我摇了摇头,“这我倒不知,凤族与狐族向来不亲近,狐族这些事,我们也只当趣闻听听便好。”

昔蓝同意地点点头,“这倒也是,不过姐姐你可一定得为我留意着,我着实好奇这狐女的样貌。”

我不禁一笑,伸出手指一戳她额头,嗔怪道:“你呀,真是长不大。”

昔蓝顽皮地朝我吐吐舌头,“姐姐,我知你心里想着谁。”

我心中有些慌乱,赶忙拿过昔蓝的嫁衣塞到她手里,催道:“你快去试试这衣裳吧,不行还得请绣娘改改。”

昔蓝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乖乖拿着衣裳走到了屏风后。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转眼一夜即过,喜娘早早地将昔蓝带走了,我便也功成身退了。

像往常一般,我又是与二哥混在一处。凤族此次大多出席,除了六弟七弟,其余竟是到齐了。神父挽着神母四处问候敬酒,大哥大嫂也跟在其后。二哥向来被认为不着调,便被安排在了角落里,美其名曰不丢凤族的脸面。因此,我与他一起便能同享着美食与清净。

本以为能像往常那样吃饱喝足便溜之大吉,不想神父竟将我与二哥叫去同桌。我极为不快地跟在二哥身后,听着神父在那说道:“明越,昔微,来见见你们狐帝老伯。”

我猛然想到昨日昔蓝让我看看那狐帝幺女的容貌,便抬起头来。结果让我着实意外,我竟是看到了嫣然。她那厢面无表情地望着我,似是与我并不相识。

只听神父介绍道:“这便是你狐帝伯父的幺女素嫣。”

我内心觉得极为不快,甚至连那狐帝大公子也不曾顾及,便急急地拉着正在热情打招呼的二哥走了,气的神父在身后不断数落我。

二哥被我急急拉走也甚是懵,走到半路便将我扯开问道:“昔微,你不会是因为狐帝家那小子吓成这样吧?”

我摇了摇头,又急急地拉着他走,边走边说道:“狐帝那幺女我认识,她竟然骗了我两千多年。”

二哥被勾起了好奇心,又急急地拉住我,问道:“什么什么?你怎会被她骗。”

我深觉在路上拉拉扯扯太过显眼,便直接把二哥拽到角落里,解释道:“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小狐狸,嫣然,她竟然是狐帝的幺女。”

二哥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我,无奈道:“你能被她骗两千多年,还真不是一般的傻。”

我皱眉,其实平常许多地方都暗示我嫣然身份不俗,我只是并未去细想罢了。如今知嫣然乃狐帝幺女,心中竟是充斥被欺骗的感觉。

二哥见我咬着唇许久不说话,便将语气放软了许多,“好了好了,不说你傻还不行吗?狐狸天生狡猾,被他们欺骗也是常事。再则今天那么多好吃的,可都是东海出钱,不赶快去吃你就是真的傻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嫣然的事虽让我十分不快,却也不会影响太久。

说罢,我便又跟着二哥回到席上大吃特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