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世事变迁难预测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5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是夜,芳菲早已睡熟,我轻手轻脚地走出狐狸洞,坐到那棵光秃秃的树上看着天上的星辰。

嫣然突然出现在我的身侧,问道:“姐姐,你也睡不着吗?”

我轻笑,“你不也一样。”

嫣然把头靠在我的肩上,闭着眼说道:“姐姐,我想听你和他之间的故事。”

我点头。

那年,我神父神母为与东海龙族缔结万年之好,将我许配予东海三太子。订亲之日,东海龙王与我神父神母将请帖撒遍四海八荒,六界内有头有脸的神魔几乎都到了。媒人请的是蓬莱仙岛的玄龟圣母 ,主婚人是天界第一妖师鲲鹏祖师。

然而,那一天,我失踪了。带走我的是我六弟明宣,他苦练千年,神功已成,即将带领魔族杀遍四海八荒。而我的订亲宴,便是他对诸神佛的挑衅。果然,诸神佛极其愤怒,当下即齐聚天宫共商讨伐魔界。然而,天上一日,魔界百天,不等诸神佛做足准备,明宣已带着魔族杀向天宫,神魔大战一触即发。

而我,被安置在魔界的魔君殿,六弟留下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当时还是魔将的栾华照顾我。

六弟临走时曾对我说:“四姐,若我无法归来,便让栾华送你回天界,神父神母自会护你周全。”

我在丹穴山数万年,又在天界数万年,都不及在这魔界的这几日。

栾华对我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他领着我去边陲小镇游玩,我第一次自由地在人间游玩,第一次吃尽人间美食。我随着他去折云崖看梨花落,去云天外看云卷云舒。若说那段日子真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他唤我“雪凰上神”。

一月后,六弟领着仅剩不多的魔兵大败而归,他说:“四姐,我没有输给满天神佛,我输给了那些无辜的生灵。”于是,他接受了地藏王的劝降,同意了去灵山思过千年,他散尽全身功力,在地狱山燃起圣焰。然后,我代替了他来守护魔界。

与芳菲在鬼蜮山的日子是极无趣的,若说有什么趣事,便是栾华来寻我的日子。他总会给我带一些新鲜的物件,每次都能让我开心许久。久而久之,他不再唤我雪凰上神,他开始唤我昔微。我们这样的关系保持了上千年,直到有一日,他在折云崖种下一株合欢,约我共赏,他折下合欢花送我,问我是否愿与他一起放弃自己的身份,寻一处乐土,共叙天涯。我应允了他,那是我第一次想要抛开我凰女的身份。

不曾想,第二日,有一魔兵来报,栾华约我去地狱山相会。我兴冲冲赶过去,看到的却是地狱山的圣焰灭了,当圣焰再燃起时,栾华奄奄一息地躺在那儿。我用尽全力将他带回太虚圣境,求我神母救他。神母她赐我护魂珠,让我送他上朱雀台轮回。

我断断续续地讲述着那些前程往事,不经意间,一滴泪划过脸颊。

嫣然叹了口气,说道:“姐姐,你会放弃他吗?”

我摇了摇头,答道:“我一直都在等他回来。”

大概是因为那一夜的谈心,近日我与嫣然多多少少有些疏离,她也总是提起要准备回青丘。

又过了七八日,我终是完全恢复了。本想着收拾收拾回皇城,结果九弟明锋急匆匆赶来,带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昔蓝与东海七太子一起逃婚了。

我回到太虚圣境时,鸾凤殿已只剩二哥一人。神母出动了家族所有人去寻找昔蓝,东海也是震动,四海龙王联合了所有水族,誓要将两个逃婚者找出。

二哥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一脸不关己事地等着我。

我走上前去夺下他的瓜子,问道:“二哥,你怎么没去找昔蓝。”

二哥又飞快地将瓜子夺回,边嗑边说:“你觉得有找的必要吗?昔蓝是和敖谦一起逃婚的,一起知道吗?”

我不禁疑惑,“他们一起又怎会算逃婚。”

二哥不耐烦地皱着眉,解释道:“他们两个都不想成婚,就商量着一起逃了呗。”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想来昔蓝逃婚倒也在意料之中,不过东海三太子会与她一同逃婚倒让我着实有些意外。二哥见我久未回应,又接着说道:“其实呀,我知道他们在哪?”

我一听有些疑惑,便反问道:“你知道?”

二哥点点头,答道:“对啊,还是我推荐他们去的呢!”

我顿时觉得放心了,便坐到一旁与二哥一起磕起瓜子,顺便问道:“那他们在哪啊?”

二哥瞥了我一眼,问道:“你想知道?”

我努力地点点头。

二哥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告诉你也没事,你知道东海之东是哪儿吗?”

我思索了一番,答道:“蓬莱岛!”

二哥点点头,接着问道:“那蓬莱岛住的是谁?”

这次我想都没想,直接答道:“司命那老头啊!”突然,我意识到什么不对,拍着桌子大喜道:“二哥,你简直太聪明了。司命那老头用大阵护着蓬莱岛,根本就无法掐算,而且神父神母作为小辈也不敢去司命天君那找人!”

二哥得意地笑着,继续说道:“你要是想去找就找吧,我总觉得昔蓝那丫头片子想不开,你去和她好好说说,不过不许告诉别人啊!”

我点了点头,便撇下二哥飞往蓬莱岛。

自我出生起,我大多数时间便是与大哥二哥厮混于一处,大哥对我多是教导,二哥则是教我各种混世方法。昔蓝比我小了近一万岁,她出生时我便已跟着二哥四处骗吃骗喝,对于家中新添的妹妹也没有过多关注。昔蓝是一只蓝凰,神父为她取名时便取了“蓝”字。

我到蓬莱时,司命天君正与玄龟圣母在下棋,因着玄龟奶奶在,我便没有像平常那般捉弄司命爷爷。反而乖乖地走上前去,不等我开口,司命天君便问道:“是来找你妹妹的吧?”

我努力做出十分恭敬的样子答道:“是的,司命爷爷。”

谁知司命天君白了我一眼,说道:“你玄龟奶奶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副德行!”

我努力地控制住自己,摇了摇玄龟圣母的胳膊,撒娇道:“奶奶,你看司命爷爷!”

玄龟圣母果然随手抓起一把棋子扔向司命天君,骂道:“你这糟老头子,怎么说我们昔微呢?什么叫这副德行,我看你才是一副为老不尊的德行。”

司命天君狼狈地躲闪着,我满意地朝着他吐了吐舌头。玄龟圣母转而安慰我,“昔微啊,你司命爷爷年纪大了不懂事,你别和他计较,你妹妹在那边的长亭上呢。”

我点了点头,便朝着长亭奔去。远远便见着昔蓝一袭粉衣靠在栏杆上,待走近后,才发觉她竟是满脸泪痕。

“昔蓝。”我轻声唤道。

昔蓝有些慌乱地看向我,我坐到她身旁安慰道:“放心吧,就我一人来了。”

昔蓝像是松了一口气,拿着手帕迅速擦干脸上的泪痕,问道:“四姐,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心疼地看着她,说道:“你这样逃婚,我也是怕你出事的。心中有什么委屈,同四姐说说。”

我刚说完,昔蓝便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我与她平日里虽不亲近,但毕竟血浓于水,她如今这般模样,我也是感同身受。仔细想想这个中原因,我便问道:“昔蓝可是不愿与东海七太子成婚?”

昔蓝抬起头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支支吾吾道:“四姐,我并非不愿成婚。”

我有些疑惑,接着问道:“那可是不喜欢与东海七太子待在一起?”

昔蓝又摇了摇头,泪水仍是不住地往外流。

我一时倒是猜不到其他原因,便有些急了,“那究竟是因何你要逃婚?”

昔蓝猛地大哭起来,说道:“四姐你知道吗?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工具。”

我皱着眉,细细地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说道:“昔蓝,我知你想说什么。我三万多岁时,神父神母曾为与狐族交好,将我许配给狐族的大公子。两千多年前,神父神母也是为与东海联姻,将我许配给东海的三太子。姐姐也曾像你这般想,姐姐明白你内心的感受。”

昔蓝的眼泪开始止住,我接着说道:“其实你发现没有,神父神母每次为我们定亲,都是千挑万选,必然是想将最好的给我们。据我所知,神母也是知晓你与七太子关系亲近,才为你订了这桩亲。”

昔蓝愣了一会儿,又点了点头,问道:“姐姐,若是七太子本就不愿与我联姻又该如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