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鬼蜮是非烦扰多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8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即使是位列仙班,本身的习性也大都不会变。就像是嫣然,在青丘狐族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仙,却是始终住不惯人的房子,在鬼蜮山依旧找了个不大不小的狐狸洞,收拾的倒也是蛮干净的,就是略暗了些。

嫣然向来喜欢与我厮混,所以我只提了一提,嫣然便欢天喜地地把我迎到她洞里,在狐狸洞光线最好的地方开了两张铺。

我住的倒也是开心,毕竟嫣然的狐狸洞也是个福地,滋养滋养灵气是最好不过。果然,不过是三两日,在嫣然的雪莲羹的大补下竟已好了大半。

这日,我心情大好,便带着芳菲同嫣然一道去人间玩耍。这大概是我在鬼蜮山最喜爱的事,鬼蜮山下乃是一个小镇,虽几近与世隔绝,却也少了战乱、赋税的烦扰,加之魔界极少侵犯人间,小镇的人过得倒也是快活。

我喜欢去这小镇的理由倒也是简单,在小镇上,我时不时能买到一两件称心的物件来装饰我的小屋。再则我神父神母不擅厨艺,千万年来我竟是没尝过多少美食,结果,到了这鬼蜮山,倒也是饱了几回口服。如此一来二去,我竟也是知道哪家的包子可口,哪家的面条味道好。

小镇一如既往的热闹,刚走下山,便看见桥头的阿婆在卖着白饼,我习惯性的买了三个。付完钱刚要离开,阿婆却叫住了我,“姑娘,你是从山上下来的仙人吧?老婆子在这卖了一辈子饼,每年都能见着你一两次,老婆子老了,姑娘倒还是那般年轻貌美。”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答道:“阿婆,小镇人来人往的,阿婆您定是记错了。”

阿婆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老婆子是不会记错的,还记得老婆子我第一次在这卖饼,姑娘来了,当时伴着姑娘的还是个年轻的小伙。一晃这么多年了,老婆子倒也是二三十年没见着他了。”

我心中不禁有些酸涩,努力地笑了笑,“阿婆,您的记性倒是好,这人魔交界的地方,孰是孰非也是说不清的,这街上走着的是人是魔谁又知道呢?阿婆的饼好吃,我便来了,哪一日我与阿婆的缘分尽了,阿婆的饼我也吃不着了。对吗?阿婆。”

阿婆笑着点了点头,至此,我便与她告别了。阿婆是好心的,却也是勾起了我深藏心底的回忆。芳菲到底是了解我的,赶忙说道:“姐姐,我有些饿了,我们寻个地方吃些东西吧。”

嫣然也附和道:“我也觉得有些饿了,姐姐你看前面那家怎么样,上回有个小魔和我说他家的鸡可好吃了。”

我点了点头,便随着她们进了饭馆。芳菲与嫣然一人要了一只鸡,我向来是不吃禽鸟的,总觉得它们与我到底是有些渊源的,便只要了一碗面。

有吃的到底是件愉快的事,很快我便将刚才的事忘了,大肆与嫣然芳菲谈论起昔蓝的婚事。说到我神父神母爱好龙凤配时,嫣然也说道:“我爹娘也是,总喜欢与龙族联姻。”

我不禁好奇,便问道:“嫣然,常听你说起你爹娘,不知他们名号是何?兴许我还知晓他们!”

嫣然的眼神似乎有些躲闪,支支吾吾道:“他们不过是青丘的小仙,姐姐是凤族至高无上的凰女,又怎会识得他们。”

我轻轻一笑,突然想到一则闲暇时听来的趣闻,便说道:“有次我回太虚圣境,有个小仙和我说,青丘狐帝替他的小女儿素嫣订了80次亲,可是她的小女儿却是次次逃婚,不知是否是真的。”

嫣然不自然地笑了笑,说:“素嫣帝姬她定是心中另有他人,不愿将就。”

我哈哈一笑,“我也是这般想的,与自己毫无感情的对象成婚,那该是多无趣。”

嫣然赞同地点了点头,芳菲啃着鸡腿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们。这顿饭吃的倒也是开心,每次摸着填饱的肚子都会有一种成就感。饱食后我便会有种慵懒感,只逛了几家便撇下芳菲与嫣然回山。芳菲与嫣然倒还算亲切,大概是因着芳菲本身与狐族有些相像,为此神父至今仍称呼她为小狐狸。

大概是因着最近补过了,连施法都不大愿意,便只慢悠悠地自己走上山,估摸着我到时她们也回来了。

适才提到狐族,倒也让我想起一些事,大抵是一万多年前,神父神母曾商量着将我许配给狐帝的长子以拉近两族的关系,不想当时明宣吞了佛祖,完全打乱了神父神母的计划,这事便作罢了。

后巫妖大战触发,狐族最高存在天狐东皇太一陨落,昊天天帝重整天界,狐族自此衰落,神父神母便没有再提与狐族的联姻。

走了一两个时辰,便能望见嫣然的狐狸洞,远远的便看见芳菲正到处望着。大概是看到了我的身影 ,她很快奔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姐姐,魔君……魔君大人他来找你了。”

我淡淡一笑,说道:“他来就来吧,我还能怕他吗?”

芳菲摆着手说道:“不是,不是他,是元子攸。”

我一愣。

第一次觉得嫣然的狐狸洞闷的我待不下去,元子攸静静地坐在那品着嫣然特制的茶水,一并与嫣然说着些旧事。

听了半晌,我大抵明白了。元子攸幼时因母亲病重,又听人说鬼蜮山上有救人命的雪莲,便偷偷地来了。不想半路遇见风雪,险些冻僵在雪地里,还好嫣然外出遇见了,便救了回来。我不禁笑了笑,嫣然那哪是偶然,定是闻见了熟悉的味道,出去寻吧。

仔细一想,我那时竟在南国,化身女医医治病入膏肓的萧云烟,这缘分竟是那般的奇妙。

他们说的正兴起,芳菲急匆匆跑进来,说道:“姐姐,不好了,重岩来了。”

我一惊,旁边的嫣然也有些乱了分寸,猛地瞥见狐狸洞深处的光芒,急中生一智,“嫣然,快把他放到你养的荷花里。”

嫣然点了点头,急匆匆地拉着元子攸走向了狐狸洞的深处。我不禁觉得有些欣慰,当年我从瑶池盗来的荷花,如今竟也用到了实处。

魔的味道愈来愈近,嫣然又急匆匆地走出来,慌张地朝我点了点头。我轻轻一笑,安慰道:“没事,千万要冷静。”

很快,重岩的声音传来:“哈哈,我好像闻到了故人的味道。”

我皱了皱眉,朝着洞口说道:“魔君既然是来看我这个故人的,怎么不进来。”

很快,重岩便走了进来,阴阳怪气地说:“昔微,你竟是这般想见到我。”

我不禁觉得好笑,“魔君大人人间走了一趟,还是没有学会谦卑吗?”

重岩没有再理我,转而走向嫣然,问道:“小狐狸,你最近都带了谁回来啊?”

嫣然的眼神明显有些慌乱,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没……没……没有。”

重岩一脸的不相信,伸手挑起嫣然的下巴,狠狠道:“是吗?”

嫣然全身开始发抖,我示意了一下芳菲,芳菲点了点头,走向了重岩,一把拉开了他,笑道:“魔君大人这么不相信,那就自己找一找啊!”

重岩怀疑地看了我一眼,转而四处寻找着什么,突然他眉头一皱,朝着狐狸洞深处走去。嫣然紧张地看向我,我皱了皱眉,化作一缕轻烟提前到了荷花的花蕊内。元子攸倒还算镇定,见我出现,冷静地问了句:“没事了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说道:“我现在要冰封你的气息将你变作花蕊,不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出声。”

做完这一切,我迅速回到原来的位置,紧跟上重岩。他四处寻找着,突然死死地盯住小水池里的那朵荷花,笑着说道:“我想,我找到了。”

我紧张地解释道:“那是我从瑶池带来的荷花,你想对它做什么。”

重岩诡异地笑着,说:“昔微,你说我毁了它会怎么样?”

我看向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会恨你。”

重岩冷笑道:“昔微,你本就恨我,我也不在乎多一点。”

说罢,重岩衣袖一挥,那朵荷花瞬间变成碎片,重岩满意地笑着看向我,“昔微,看来你只能更恨我了。”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恨恨道:“你可以滚了。”

重岩轻轻一笑,“好,昔微,我滚,只要他不在了,你迟早是我的。”

说罢,重岩与他的魔气一同消失了,嫣然与芳菲慌张地跑进来,手足无措地看着我,我却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我棋高一招。

伸手轻轻一抚,那朵消失的荷花完好无损的出现了,重岩毁掉的,只是我灵气所化的假花。手指一勾,元子攸便活生生地出现在众人眼前,惊奇地看着自己。重岩这番到来,着实是损耗了我不少心力,我有些疲惫地说了句:“嫣然,送他回去。”

嫣然努力地点了点头,我正准备离开,却听到元子攸说道:“萧云烟,我花了五天五夜才赶到这,你就这样让我离开吗?”

我苦笑着抬头问他:“那你还想怎么样?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想死吗?”

元子攸愣了一下,紧接着坚定地说:“如果死可以让我过想要的生活,那又怎么样?你不是说生死自有定数吗?如果我注定死在这里,你也是阻止不了的。”

我慌乱地避开他的眼神,随口说道:“你不会死的。”

元子攸笑道:“我知道,如果你想我回去,那就亲自送我吧!”

人间果然是个是非之地,元子攸才在人间待了十几年,竟已是这般无赖。我万般无奈地掐着手诀唤来祥云,把元子攸扔了上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