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命运难握难更改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1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鸾凤殿上,神父神母一脸严肃地坐在大殿之上。一旁的客座上坐着鲲鹏祖师,另一旁则是我的大哥明渊和大嫂清悦。而殿下跪着的,便是我和二哥明越了。

不知沉默了多久,神父才悠悠地开口:“哎呀,算了算了,昔微和明越也跪的够久了,先让他们……”

结果,不等神父说完,神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才有些责备地看向我们:“昔微,你现在要如何向你大嫂交代,我寻遍天上人间,都不曾有你朱雀姨母的踪影。”

我有些内疚地看了看大嫂,才说道:“母亲,我深知凤凰琴不可带回魔界,当时又恰巧遇见了朱雀姨母,便把琴先交给了她,早知会这样,我定会把琴送回天界。”

神母冷哼了一声,说道:“凤凰琴被封印数万年,你直接破了它的封印,开封印之初,它的力量并没有释放,所以你得以安然无恙,而你朱雀姨母却因你的大意而被反噬消失。”

听罢,我内疚不断,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只听见神父说道:“阿月,你消消气,珞瑜毕竟是洪荒之神,况且朱雀也是我凤族的分支,凤凰琴不会伤了她的。”

这时,久未说话的大嫂也劝道:“姨母,现在生气也是没用的,不如大家一起查阅古籍,或许能寻到母亲的踪迹。”

大哥也跟着附和道:“是啊,母亲,不如大家一起想办法,总比您在这生气好。”

神母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昔微先起来吧,大家一起去藏书阁找找凤凰琴的记录。至于明越,这么大了还跟着你妹妹瞎胡闹,继续在这跪着。”

说罢,神母站起身来自顾自地朝着内殿走去,神父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二哥,大概是突然意识到有外宾在,又收敛了一些,对着鲲鹏祖师作出一个请的动作,“老兄,请。”

我正看着神父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一只手伸到我面前,只听到,“昔微,起来吧。”

我刚握住大哥的手站了起来,便听到二哥可怜兮兮的声音:“大哥,你去和母亲求求情,让我起来吧。”

大哥义正言辞道:“明越啊,这么大了还跟着妹妹瞎胡闹,继续跪着吧。”

一旁的清悦大嫂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调笑道:“二弟,我真同情你,但你这么大还跟着妹妹瞎胡闹,只能跪着了。”

说罢,大哥牵着大嫂跟了上去,二哥又可怜兮兮地看向我,“昔微,二哥可都是为了你啊!”

我努力忍住笑,故作同情地说道:“二哥啊,你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但是这么大了还跟着妹妹瞎胡闹,只能跪着了,还有啊,芳菲就交给你了。”

说完,我把芳菲往他怀里一放,也跟着去了内殿,身后传来二哥的惨嚎声:“不公平啊!”

鸾凤殿的藏书阁有着凤族最全的历史,甚至有些隐秘的历史连天帝的历史库里也没有记载,比如说,关于凤凰琴的那一段。

天界人只知凤凰琴乃凤族至宝,乃是元凤脊骨制成,封印着元凤的无上法力。却极少有人知道,凤凰琴一并封印着元凤的一丝残念,乃是元凤临死前对六界的怨恨,十万年前那丝残念突然苏醒,凤凰琴自此入魔。当时有大能者得知此事,从丹穴山盗走凤凰琴,并将其封印,凤凰琴自此失踪。至于那盗琴者,至今未能查出。

在翻阅完所有记载凤凰琴的书籍后,朱雀姨母的踪迹依旧未能查出。后来神父实在没办法,只得与神母拎着两坛子好酒,去了蓬莱岛。司命天君笑眯眯地收下了那两坛子酒,捋着胡须神秘兮兮地说了句:“珞瑜的生之火并未灭,她还存在于这六界之间,你们要做的只是等。”

虽然只是这一句话,却是给我神父神母吃了定心丸一般。回来后,不仅饶了我和二哥,还喂芳菲吃了颗丹药,嘱咐我一个月后记得参加昔蓝婚礼,便让我回去了。

我回人间时又是夜间,领着芳菲悄悄遁入房间,见落霞睡得还算安稳,便知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略施了个小法,让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沉睡,才问道:“你去找我朱雀姨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芳菲苍白着一张脸,努力回忆着,“我循着朱雀上仙的味道一直找一直找,可是她的味道飘忽不定,我始终找不到。有一天我路过丹穴洞,忽然觉得朱雀上仙的味道十分浓郁,便走了进去,谁知触动了凤凰琴,我自知敌不过,便发动了合欢珠,然后明越哥哥就赶来了。接着我就觉得天昏地暗,晕了过去。”

我疑惑道:“可是我去时丹穴洞水流汹涌且暗带法力,你是如何进去的。”

芳菲摇了摇头,说道:“我进去时水流很平静,凤凰琴似乎在沉睡一般,可能我触动了凤凰琴,它便响了起来。后来明越哥哥把放凤凰琴的石桌劈开了,水才像姐姐进去时那样。”

听罢,我托着腮帮子郁闷地说了句:“芳菲,你说,为什么我二哥一直那么蠢呢?”

次日清晨,睡意正浓时便听得落霞来报:“姐姐,彭城王世子来找您,他昨日已来了十多次,姐姐要去见他吗?”

我有些疲倦地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答道:“你且去问他有何事,若没什么大事便让他晚些来吧。”

只一会儿,落霞便又回来,急急地说道:“姐姐,彭城王世子说事关人命,姐姐还是起来吧!”

听罢,我猛地一坐起来,努力地让自己清醒了下,说道:“你让他进来吧。”

元子攸进来时,我正坐在妆台前梳妆,他火急火燎地走进来,朝我作了一揖,说道:“请郡主救我大哥一命。”

我皱了皱眉,掐指一算,便知元子直寿元已尽,只得哀叹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听罢,元子攸有些愤怒地说道:“你们不是可以左右凡人的生死吗?救活一个人对你们来说几乎不费任何力气。”

我面无表情,淡淡答道:“我不过是区区南梁的郡主,又怎能左右他人生死。况且生死自有定数,强留是万万不可的。”

元子攸冷笑了几声,说道:“对,你们是神,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生死。你们从来都没尝过什么悲欢离合,又怎知失去至亲的痛。”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猛地站起来对着他说道:“你怎知不不懂悲欢离合,你怎知我不在乎别人的生死,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我就不会出现在这,我就不用过这样波澜起伏的日子。”

元子攸愣了一下,没有说话。我扶着妆台的边缘,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淡淡地说了句:“你走吧。”

落霞似乎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元子攸离开后许久,她才回过神来问道:“姐姐,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答:“没事,你去吧,我还是有些乏,去睡会了。”

落霞刚关上门的瞬间,芳菲便出现了,一脸关切地问道:“姐姐,你还好吧!”

我努力地笑了笑,说道:“没事,大概是动用了本源功力,这身体始终是有些虚,又因着在人间,不能很好地疗伤,自身寒气侵体罢了。”

听罢,芳菲运气想输送些功力给我,我伸手阻止了她,解释道:“你刚恢复,千万不要冒险,我们回鬼蜮山。鬼蜮山为极阴之地,对我是大补的,若再向嫣然讨些许雪莲,不过几日便能康复。”

芳菲终于是收回了功力,郑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我留书一封,向元诩说明了些许原因,便带着芳菲回了鬼蜮山。

许久未住人,山顶的小屋已有些荒芜。法力的亏空让我疲惫到连小法术也不愿意再用,便拖家带口地住到了嫣然的住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