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太虚旧事道浮生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4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屋外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那样的蓝天白云是生机勃勃的。

我曾在那太虚圣境生活了近万年,那里的事物一尘不变,看似满是生机实际上却是最没有生机的了,这倒正是应了那个虚字。

五万八千年前,我于敖岸山破壳而出,成为我父母凤凰的第一个女儿。神母曾说,我出生时,敖岸山漫天飞雪,所有的生灵都提前搬到了数百里之外,我破壳而出的那一霎那,三十六重天上的天帝都被冷的抖了三抖。与我三哥火凤相反,我继承了凤族冰火两重天中冰的极限,是六界内名副其实的冰雪女神。我神父当时还是个才华横溢的翩翩少年,见我出生时晨光满天,便以昔微为我冠名,谐音熹微。

三万年前我的六弟孔雀出生,大概是因着他是我们兄弟姐妹中最漂亮的一个,神父神母极为宠爱他,造就了他高傲的性格。一万年前佛祖如来从丹穴山过,见他容貌绚丽,想与他结交为朋友。这本是我凤族的荣光,却不想那小子不知哪里想不开竟将佛祖一口吞了下去。

五千年后,佛祖巡视完人间回到西天梵境,便与众佛商量如何处置我六弟。最终,大概是碍于我父母凤凰的面子,处置的稍微松了些,却也是被下放到三界之外的魔界,六界最为黑暗的地方——无间深渊。我神父神母甚为心疼,多次跑去灵山同佛祖求情,七弟大鹏更是杀上灵山,把佛祖的雷音寺搅了个底朝天。最终,六弟责罚没有丝毫减轻,七弟还被困在了灵山向佛门忏悔。神父神母回到太虚圣境,恨恨地向我众兄弟姐妹表示,从此与灵山势不两立。

谁知,一千五百年后,那场未平的风波再起。六弟在魔界见众魔孤苦,慈悲心生。他怜悯众魔的痛苦,潜心修炼,功法一成便领着众魔杀出魔界,直逼离恨天,惊得那天帝连续三次派遣太白金星上太虚圣境向我神父神母求救。于是,我神父便领着全家站在了灌愁海情思岛上看起了热闹,气的天帝两千年的蟠桃盛会把我们全家除名在外。

那场战役最终是天帝与西方佛祖联合起来击败了魔界兵众,可笑的是,满天神佛竟没有一人能胜过我六弟。为了缓解那个尴尬的战局,由地藏王出面,封我六弟为孔雀大明王,劝他服了软,算是仙佛两界获胜。

彼时我正在鬼蜮山,六弟领着些残兵败将,苦笑着与我说:“四姐,我赢得过漫天神佛。却赢不过那无辜的众生。”

我对他颇为同情。

这件事到此本应该是结束了,却不想我那六弟不知在地藏王那听了什么理论,觉得他发动神魔大战,使六界生灵涂炭,实为罪过,要去灵山思过三千年。我神父神母千般阻挠万般劝诱,终是拗不过他那直脾气,只得随了他去。

临行前,六弟将魔界托付于我,他哀叹道:“魔界孤苦无依,我此番去了,恐其再受欺凌,还望四姐能多加照应。”

我甚觉有理,便是答应了他。拾掇了几件衣物,便带着我的侍女芳菲,出发去了无间深渊。

此事一过,我神父神母的九个孩子,两个去了灵山思过,一个去了无间深渊。我神父思前想后总是觉得心里不痛快,在把前因后果理了一遍后,西天佛祖便成了他心目中的罪魁祸首。于是,我神父翻阅了八十一本天书,跑上灵山同佛祖理论了九天九夜,打碎了佛祖一个莲花台,方才满意的回到太虚圣境。

再说我,一到那无间深渊,我便后悔了,摘了朵雪莲花就着花瓣把我那六弟骂了许多遍。直到鬼蜮山看守雪莲的小狐仙找上门来,我才知道自己毁了一朵一片花瓣便能救一条人命的雪莲花。为了弥补那小狐仙,我偷偷溜进天后娘娘的瑶池,摘了一朵开的最艳的荷花还给了她。至此,我也算是结交了这个老实巴交的小狐仙,也是知道了,她暗恋了那魔界中至高无上的魔君上千年。

现如今,我落入这凡尘已三月有余。十七年前,魔界巨变,那地狱山之上的圣焰熄而又燃,自此,魔君栾华不知所踪,魔相重岩私自登上魔君宝座。我到底是受不了那变故的喧嚣,于是,封了鬼蜮山,不再见任何魔界之人。三月前,我破开人魔道,入了这人间,只是为了寻觅那方旧事。现在,我的身份变成了梁国的郡主萧云烟,我的身边,只有芳菲。

说起芳菲,我幼时极为贪玩,然当时恰逢三界战乱,神父神母不允许我踏出南禺国一步。一日神父随天帝出征,神母伴驾九天玄母天尊,我随着二哥明越偷溜出了南禺。我二哥那家伙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经常打着三界第一美男的称号在外招摇撞骗,一南禺他便被一小仙娥缠住不放。我二哥那出骗小仙娥的戏法我早就看腻了,觉着无聊,便一个人驾着雾飞上了云端。不想我年幼法力低微,大抵飞了几千里路便从天上栽了下来,落在了霍山的山脚。当时霍山被祝融的神火烧成了灰烬,我在山脚下拾到一只被烧坏了毛的朏胐,想来与它有缘,便将它救起带在了身边,并为她取名为芳菲。为着让她显出人形,我央求着神母找太上老君讨来神丹喂她吃了下去,结果出来倒也是个俏生生的模样,就是有些害羞。

我至今都觉着救回芳菲的举动着实英明,十多年前我不知为何突然失踪,是芳菲领着我二哥找了五年,才将我从箕尾山找出。彼时我忘了许多事,只觉着那五年朦朦胧胧,却终是记不起什么。

原本,我是不必要此时入凡世的,若不是人魔道出现裂缝,几经查探下发现重岩多次私入凡间,我定会在那鬼蜮山再待上三年。

人间着实是个多事之地,于妖于魔却也是福地。一个人的精气,比十个月圆之夜的月华还要来的好。因此,在当年东皇太一立世时,便已定下天规:六界之中,凡有吸食凡人精气修炼者,受五雷、九火之刑。

五道天雷,九道天火,几千年的修行也是熬不住的,至此,大多数妖魔是万万不敢逾越这雷池的。当然,那大多数里面并不包括已是魔君的重岩。

洪荒时期曾有一味草,名曰艼苧。神魔服之,法力尽失,有如凡人。凡人服之,精气四散,不日身亡。元始天尊深觉此草有违天道,尽数除之,仅西方梵境地藏王手中仍存有几株。

五千年前,我六弟被贬魔界,地藏王曾赠予他两株防身。六弟灵山思过后,这艼苧便交由魔君掌管。

三月前,芳菲查出人间似有艼苧踪迹,我本着魔界监护者的身份入了凡世。

事发地名曰彭城,从鬼蜮山破开人魔道,约一百余里。

我化了个男装,执了把折扇,便匆匆到了彭城。城内有些冷清,稀疏几个商贩在叫卖着,我不禁感叹,如今这人间,甚是无趣,无趣地很。

我这厢正摇着折扇感叹,那厢便有一小贩叫道:“公子,可要买几个桃,自家种的,味道好,便宜。”

我摇着折扇笑着走过去,看了看他那筐桃子,不禁在心底啧啧赞叹天后娘娘的种桃技术,这桃子,竟还没有蟠桃园里的一半大。

那小贩见我只笑不语,又说道:“公子,这桃味道好的很,你要不要尝尝?”说着,便拿起一桃在袖子上擦了擦,殷勤地递给我。

我本不爱吃桃,见他满眼希望又不忍拒绝,便收了折扇,接过他那桃子瞧了瞧,说道:“这桃甚好,甚好,你与我拣个七八个大的吧!”

小贩顿时眉开眼笑,连声说好,立刻张罗起来。我寻思着桃不能白买,便问道:“这街上怎地如此冷清?”

那小贩一面装着桃,一面答道:“公子你是外乡来的吧?最近城里出了些怪事,大伙儿都不怎么愿意出来了。”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思忖着定是来对了地方,又追问道:“那又是有怎样的怪事?”

小贩有些犹豫地顿了顿,才说道:“这事本不该乱说的,我看公子你是个好人,若是前来游玩的,还是速速回去吧!”

我一笑,安抚道:“你但说无妨,我此番来便是来追查此事的。”

小贩盯着我瞧了一会儿,似乎终是下定了决心,“公子你看上去也并非什么高人,若真是好奇,我便告诉你,这城中,最近总有人莫名其妙地死去,还常有人说见着了妖怪,公子还是早日离去的好。”说罢,便将手中的一袋桃递给了我。

我竟不像高人?我努力地干笑着,接过桃,顺道递给他一锭银子,“你拿着银子回去吧,近日还是不要出门了。”

小贩惊诧地看着我,我摇着扇子,故作淡然地转身,努力地笑的高深莫测。

我内心却已是垂足顿胸,变什么翩翩公子,变个道人不就好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