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姻缘台上姻缘错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7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蒾妩向来是个暴脾气,站在云端望见这一幕后心中怒火顿起,她深知熏池不喜她,但数万年来熏池身边也没有其它女子,是以她十分坦然,只希翼着婚后熏池能渐渐爱上她。

近日听得熏池有断袖之癖,蒾妩的心中是万般忐忑,遂不顾自己父君的阻拦硬生生找了来。若是真见着熏池与一俊俏的男神仙在一起,蒾妩也就认了,毕竟这断袖之癖也不是熏池的过错。可偏偏蒾妩见着的是熏池与一女仙如此温情地待在一处,这便是不能忍的了,在她眼里,纵使熏池不爱她,也决计不得爱上其他女人。盛怒之下,蒾妩也就没再顾及什么后果,直引动功力聚起一团火焰,飞速地朝着那女仙砸了去。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神有旦夕祸福。正眼巴巴等着吃烤鱼的昔微莫名奇妙地差点被一团从天而降的火焰砸中,好在熏池及时地将她带离了事发地,侥幸没有伤着。

昔微拍着胸口一脸后怕道:“莫不是我近日果子偷多了,要遭报应了么?”

熏池扬了扬眉,一本正经道:“你是该收敛些了。”又朝着云端冷冷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昔微惊奇地望向云上,片刻一紫衣女子飘飘而下。女子生的倒是貌美,不过发髻上的两条黑蛇委实有些吓人,昔微不自觉地朝熏池怀里躲了躲。

这一躲倒是来了事,蒾妩铁青着一张脸,弹指间便有一条黑蛇飞了来,熏池皱了皱眉,单手一扬,那黑蛇便消失了。

蒾妩的眼中已能冒出火来,然她自知不可太过造次,努力压制下来后,又笑魇如花道:“你我婚期将近,莫不是你要让这小仙坏了你我的感情。”

熏池瞟了她一眼,“我与你何时有感情之说。”

蒾妩不甘心地凑上前去,谄媚道:“纵然没有感情,你我也是将要结成夫妻,若是你真爱这人世,蒾妩陪你岂不更好。”

熏池望着她攀附而来的手臂皱了皱眉,“既然你我还未结成夫妻,你便没有资格来管我的事。”

蒾妩瞬间怒了,指着昔微道:“莫不是你真爱上了这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熏池微怔,片刻道:“与你无关。”

蒾妩向来高傲,熏池的冷淡无疑让她深觉自尊心被践踏,当然,蒾妩的飞扬跋扈并非是师出无名的,转眼间一瓶墨绿的毒液便朝着昔微泼洒而去。熏池揽着昔微纵身一躲,却仍未全部躲开,几滴毒液溅到了昔微的手臂之上,只一会便起了几个墨绿的水泡。

昔微吃痛地去捂手臂,熏池却先她一步封了她手臂的血液,柔声道:“暂且忍一忍。”

昔微乖觉地点了点头,一旁的蒾妩冷笑道:“她中了我巫族的曼毒,不出三日便会……我想,你知道的。”

熏池的脸色黯了黯,伸出手道:“解药给我。”

蒾妩一阵狂笑,复又妖娆地走上前去握住熏池伸出的手,魅惑道:“三日内你娶我,我便饶她一死。”

熏池怀中的昔微终是忍不住了,强忍着对蒾妩头上蛇的恐惧,站出来坚定道:“就算真要我死,也绝不会让他娶你。”顿了顿又冷笑着与蒾妩道:“若我没猜错,你便是巫族那个老太婆吧,想要他娶你,还是去梦中吧。”

昔微敢发誓,这绝对是她两万年来说过的最为恶毒之话。纵使是顽劣了两万年,她也是知道巫族的曼毒之烈,也是知道蒾妩的狠毒。

熏池望了望眼中冒着怒火的蒾妩,冷声呵斥道:“昔微,莫要胡说,退下。”

蒾妩转眼媚眼如花,嘲讽道:“你看,你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罢了。”

昔微的眸色黯了黯,有些委屈地望了望熏池,熏池冷着一张脸,始终没再看她一眼,昔微低了低头,终是落寞地朝着河边走去。

蒾妩满意地笑着,手抚上熏池的脸颊,“你看,你心中也不是全无我的。”

熏池皱着眉,冷声道:“先将解药拿来。”

蒾妩扑哧一笑,“你怎这般心急,待你我拜了堂,这解药嘛,我定当奉上。”

熏池铁青着脸,沉声道:“她是凤君之女。”

蒾妩脸上露出些许诧异的神色,半晌笑道:“你以为我巫族会怕那小小的凤族?”

熏池沉默不语,蒾妩望了望天,续道:“我从皓灜宫出来也有些时日了,是时候该回去了。”又凑到熏池面前笑道:“三日,我等你来迎娶我。”

两千年里,昔微从未分辨出她对熏池是何种感情,只方才的那一瞬间,昔微却已是全部明了,她想要的,不过是与熏池执手天涯。

手臂上的疼痛仍是不断传来,曼毒何其之厉害,不过三日,便能蚀尽她的魂魄。

昔微小心地用手去碰了碰臂上的水泡,痛的叫出了声。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在她的伤口上抚了抚,叹道:“这毒果真厉害。”

昔微抬起头愣愣地望了望熏池,又低下头萎靡道:“你果真要娶她吗?”

熏池抚了抚她的头,勉强笑道:“我与她本就有婚约。”

昔微努力地摇了摇头,急道:“若我不想你娶她呢?”

熏池怔了一怔,“我一样会娶她。”

昔微黯然地望着熏池,木然道:“你果真是非她不可吗?”犹豫了片刻,昔微又抬起头,鼓起勇气道:“若是你定要成婚,你娶我可好?”

熏池又一怔,复又站起身来,云淡风轻道:“说起来,你也是我的晚辈,我于你,不过是替你父亲照顾你罢了。”

昔微猛一站起来,颤抖道:“我不信。”

熏池淡然一笑,“这便是我的真心话,你信与不信,它始终是真的。”

昔微低着头咬了咬唇,又望了望熏池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突然踮起脚搂上熏池的脖子,闭上眼轻轻地覆上他的唇。

熏池微愣,迟疑片刻终是轻轻地拥住了她,慢慢侵噬着她唇上的芬芳。数十万年里,放肆一次,尚不为过。

晚风清凉,拂过之处,尽是情意。

“这便是你说的不爱我吗?”

“若是要以你娶她而让我活下去,我宁可朱雀台上轮回千年。”

“两日后,我将于姻缘台绣球定亲,你若不来,我便要唤他人作夫君了。”

夜风依旧清凉,却只剩熏池一人站在河边,夫诸一脸同情地在他腿上蹭了蹭。熏池苦笑着抚了抚它的头,“除了她,再没谁能让我这般动心了。如今她不在了,我竟是这般寂寞。”

凤君近日苦恼的很,两千年里一直未有什么音讯的昔微终于是回来了,这本是好事,不想她却非要在两日后在姻缘台上绣球定亲。凤君虽向来表现地嫁女心切,却也不曾真心想将这女儿嫁出去,如今她这一番折腾,让凤君着实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凤君凡事看得开,与月老商榷几次后终于是将此事定了下来,至此,凤君便开始尝试着以老丈人的身份自居,心中自有一番怅然之感。

两日后,姻缘台上。

昔微一袭嫁衣端坐在内室里,对面坐着她二哥明越。

明越一脸痞笑,打趣道:“如今我这兄长还尚未成婚,你便要张罗着嫁人了,昔微,你可真是心急。”

昔微讪讪一笑,心中却是忐忑不安,若他不来,她便真要嫁作他人妇了。

明越到底不是个心细的,继续摇着扇子道:“昨日我回天界时,在天门口遇见了熏池上神。”

昔微猛一抬头,打断道:“他与你说什么了吗?”

明越收了扇子,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递过来道:“他要我将这盒子交与你,不过,据说熏池上神明日也要与巫族的蒾妩帝姬成婚的。”

昔微的眸子黯了黯,双手握紧了锦盒,轻声道:“也好。”

明越狐疑地望了望她,小心翼翼地问道:“莫不是你与他之间……这两千年你都是与他在一起?”

昔微迅速地摇了摇头,“怎会?熏池上神向来冷情。”

明越顿悟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叹道:“如此,二哥便先去台上为你望望风了,这锦盒,你好生看看吧。”

昔微抚了抚锦盒的盒面,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盒内装着一颗金丹,一封绢信。

信上写道:我心中装的,从来都是六界众生,于你,不过是对芸芸众生之大爱。与蒾妩成婚,本就只为六界和平,与你,并无关系。

昔微淡淡笑着,泪湿绢绣。所谓曼毒,本就伤不了她,她体内的寒气,向来是百毒不侵,只不过,他不知道罢了。轻笑间,金丹粉末,散了一地。

姻缘台上,昔微捧着绣球定定地站着,明越摇着折扇站在她身旁,淡然道:“他没有来。”

自看到绢信起,昔微心中的希望便已是破灭了。望了望台下的一个个身影,昔微觉着,此刻她竟是没了抛绣球的勇气。

然凤族颜面不可丢,昔微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渐渐松了手。耳旁传来些许争抢之声,片刻,有小倌高声唱诺:恭祝青丘白子煜公子与凰女昔微喜结连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