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携手千年终生情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56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每每六界中有盛会,东皇总是坐在角落里,端着盏美酒一副冷眼观众生之态望着各路仙佛。因此熏池觉得,与东皇一道出席宴会绝对是六界最为无趣之事。

酒过三巡,甚为英明的凤君便开始领着昔微四处敬酒。东皇乃万神之尊,自然是要排在第一位,熏池在东皇身侧,便也一道敬了。

昔微欲哭无泪地跟在她神父身后,颤颤巍巍地端着一杯果酒,适才她吃的正欢,忽然听得她神父正与月老商量为她配个如意郎君,激动之下她砸了一盏琉璃盏,引得周围的宾客纷纷向她侧目。

纵然昔微名声在外,她神父神母对她的定位仍是温柔端庄,识得大体的窈窕淑女。像打碎琉璃盏这等事便属粗俗之事,是以凤君深觉脸上无光,仓促之下便领着昔微开始了敬酒之行。

可叹昔微从来便不是个能为父母脸上增光的好女儿,才走到半路,便脚下一滑,直直地摔了出去,手中的琉璃盏亦是飞了出去,果酒尽数洒到了熏池的长衫上,熏池皱着眉正要拂去衣上的果酒,却又被重重地砸了一下。这一次不再是果酒,而是摔飞的昔微。

凤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片刻万分怅然地仰天长叹:本君是造了什么孽啊!

觉得丢人的不只是凤君,还有昔微。当然,以昔微这几千年里练出的厚脸皮,自然不会觉着在众人面前摔一下有什么丢人。让她深觉脸上无光的是熏池涨红着脸,吐出的一句话:你好生重。

昔微向来爱瞧些戏本子,戏本子里才子佳人初见时,佳人不慎摔在才子怀中,才子都是轻飘飘地抱住她,来一段柔情似水的对视,自此郎情妾意,一发不可收拾。想来她初次摔在他人怀中,一向自以为体态轻盈的她竟然被嫌弃重,委实有些丢人。

是以许久之后昔微仍想不开,终是忍不住开口问了熏池。熏池意味深长地瞧了她一眼,淡若清风道:“你与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才子佳人,又哪来郎情妾意的对视?”

年少无知的昔微甚觉有理,点点头表示赞同。

至此,昔微成年后与熏池的初次见面便在互相嫌弃中草草结束。许多年后东皇不解自称无情的熏池为何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凰女动了情,便在对弈时顺道问了一句。

熏池从容地落下一粒子,看着棋盘一本正经道:“大概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对我投怀送抱的女子。”

东皇甚为汗颜。

由于昔微在万岁寿诞上丢尽了凤君的脸面,伤透了心的凤君悟出了一个道理:此女不可教也。好在不久之后凰母又为他添了个女儿,凤君下定决心悉心教养后,总算是得了个乖巧的女儿。

熏池再一次遇见昔微时,便又是过了近一万年。话说自那日寿宴归来,熏池原本波澜不惊的内心便渐渐有了起伏,恍惚间总想起那日温香软玉满怀之感。是以熏池在敖岸山再待不住了,略收拾收拾便骑上了坐骑夫诸下凡游历了几遭。

这日熏池路过一仙山,忽闻山上有果香,远远望去只见山腰处有一片山果林,正巧又有些口渴,便驱使着夫诸悠悠地走上了山。

走至一半,远远见着有一白衣绿裙的女子站在一果树下,正踮着脚摘树上的果实。许是太过入神,她竟是没有发觉身后张着血盆大口的蝮蛇,那蝮蛇约有两尺多粗,大抵是修炼了近千年的蛇妖。

熏池皱了皱眉,抽出腰间的绝仙剑,轻飘飘地掷了过去。绝仙剑正中蝮蛇尾部,蝮蛇剧烈的挣扎终于引起了那女子的注意,女子款款回头,绚丽的容貌落入熏池眼中,熏池微怔,竟然是她。

昔微觉着自己最近真是诸事不顺,好不容易费尽心力从太虚圣境溜出,想要摘几个果子解解馋,回过头去竟见着了她最不喜的物种。昔微向来怕蛇,纵使眼前的蝮蛇不过是个修炼了千年的小妖,昔微仍旧瘫软了下去。蝮蛇的尾部插了一把剑,昔微凭着仅有的知识认出那是威震六界的绝仙剑,可惜这并不能让昔微鼓起反抗的勇气,反倒是愈发地瘫软。

正当昔微担忧自己是否会成为蝮蛇的果腹之餐时,便有一人揽着她的腰将她带的远远的。

昔微尚未回过神来,便听一清冷的声音响起:“你比万年前轻了不少。”

这句话让昔微瞬间想起了万年前的悲惨经历,自然而然也猜到救她之人的身份。

熏池望了望怀中正在发呆的人儿,又望了望挣扎着逃掉的蛇妖,收了绝仙剑意味深长道:“这蛇妖的道行尚浅。”

昔微尴尬一笑,捂脸道:“我向来有些怕蛇。”

熏池微扬了扬嘴角,语重心长道:“那你便不该出来。”

昔微怯怯地将他望着,又沉吟了许久,终是压低声音道:“此番我是从鸾凤殿逃出来的。”

熏池皱了皱眉,昔微赶忙又小心翼翼道:“可不可以不要将我送回去。”

熏池瞥了她一眼,款款道:“若是你遇上什么险事,岂不是我的不是。”

昔微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复又抱着拳祈求道:“那你便将我带着吧,我神父神母定然想不到我与你在一处。”

熏池脸上露出些为难的神色,昔微娇嗔地摇了摇他的手臂,一脸期待的望着他。

半晌,熏池神差鬼使道:“好吧。”

事实证明,熏池这个决定做的甚不英明,自打带上了昔微这个累赘物,熏池的游方之行,嗯,着实精彩了许多。

譬如说,昔微有一种偷果情节,每每见着他人的果园里挂着一个个成熟的果子,她总要偷上两个才觉着心安理得。熏池自诩为正直的神祗,绝不干这偷鸡摸狗之事,是以每每昔微进园盗果,他都是悠哉于园外。然天向来不遂人意,昔微的偷盗技术又是劣中之劣,十次中有九次都是被追着打,连带着无辜的熏池也被当作了望风者一道收拾。可叹夫诸本是个威风凛凛的神兽,如今不仅要幻化成人间的凡鹿,时不时还要逃命似地奔跑,对此,夫诸一直委屈的很。

又譬如说,昔微喜好扮男装,当然,有着倾城之色的昔微扮起男装来也是俊逸非凡的。对于这事,熏池并不觉得有何不妥,昔微更不觉得有何不妥,然而,那些闲的发慌的各路仙佛就觉得极为不妥了。熏池向来是个不近女色的神,如今公然与一柔柔弱弱的男神仙共乘一骑游历四方,又好巧不巧地常常被几个多事的地仙瞧见。于是,久而久之,熏池有断袖之癖这事,便在六界传开了。

当然,昔微并不会觉着有什么,毕竟六界内确实没她这号男神仙,纵使传的再盛,她换回了女装也就与她无关了。相比之下,熏池看的就更开了,数十万年来,与他能扯上关系的女神仙寥寥无几,六界内本就猜测他有断袖之癖,如今不过是多了个像模像样的主角罢了。

昔微虽让熏池万分地头疼,那张存在了数十万年的老脸也是快被丢尽了,但事物向来都有个两面性,昔微与明越厮混的那一万多年里,也是学会了不少生存之道,譬如她每每到饭点便能寻来吃的,每每到夜晚便能寻着住处,每每衣裳破了便能缝补缝补。是以熏池虽千般万般地嫌弃她,却也是默认了她的存在。如此相伴了两千多年,二人也是有了些心照不宣的情谊。两千多年里,熏池甚少回敖岸山,也甚少上三十六重天与东皇对弈小酌。凤君与凰母断了对昔微成为乖女儿的念想,也就随了她去,两千年里让明越寻了她几次无果,便也没再多管。

许久之后,昔微曾想,若不是那日蒾妩找了来,她与熏池或许就会一直游历下去,然后自然而然地在一起。

蒾妩是巫帝闳索的孙女,巫帝膝下有十子,十子中仅得了这一个孙女,故而宠爱的紧,蒾妩在六界内也是出了名的飞扬跋扈。

若说蒾妩有什么弱点,那一定就是熏池。据说数万年前,巫族与神族起了战争,蒾妩随其父天吴奔赴战场,神族则派出了熏池应战。那场战争最终是没打成,一向傲慢的蒾妩对熏池一见倾心,巫帝提出与神族和解,条件是熏池需娶巫族帝姬蒾妩。

东皇虽是战神,却并不喜战事,再三与熏池商榷之下,最终是定下了这桩婚事,却离奇地将婚期延至五万年之后。

巫族自是不满这一结果,但碍于神族的让步都不好再说什么。倒是蒾妩气急败坏之下去敖岸山闹了几次,熏池次次都是闭门不见,久而久之蒾妩也就失了兴趣,这桩婚事便也渐渐被诸神遗忘了。

如今蒾妩再找到熏池,一来是五万年婚期将近,二来是近日里听了许多熏池断袖的传闻,特地赶来见识下那将熏池迷的七荤八素的男神仙。

可惜这日昔微少有的没有扮男装,蒾妩便也没见着那传说中的男神仙。只见着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熏池正认真坐在河边烤鱼,身旁的昔微托着腮一脸期待地望着那将熟的鱼,至于夫诸,他十分知趣地缩到了一旁,一脸郁闷地趴在了地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