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忘川水中前世忆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6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向来是不信那些奇闻轶异事录的,大抵是在上神的位置上坐久了,便也没了那份探索奇异的闲情逸致。然而,此番我对这本奇闻录却是迷信的很。

匆匆回了彭城王府,我便与芳菲窝在了房间里。仔细地翻阅了一遍目录,方才发现这奇闻录原是分为四部分的,一为凡尘异事,我上次所看的便是其中一篇;二为天界奇闻,大抵是些无聊的八卦之谈;三为冥界怪谈,乃是幽冥司的一些传说;四为上古神族秘辛,写的大抵是上古四大神族的秘辛之事。

我思忖着大哥定不会为着前三部分的事而收回这本书,便直接翻到了有关四大神族中凤族的那部分。这第一桩秘辛讲的是我凤族至宝凤凰琴之事,我幼时也曾有所耳闻,于我也算不得秘辛,第二桩秘辛说的乃是我神父神母成婚前的琐事,着实八卦的紧。这第三桩秘辛确是件大事,也是大哥极不愿我看见的那一桩,这一桩题为:诛仙台凰女劫。

书中写道:巫妖大战末,司战之神熏池上神殒落。凤君暄懿之女凰女昔微携其身于三十三重天求救无果,遂抱其尸首跳下诛仙台。凤君倾全族之力将其从诛仙台救下,于天纹石中安养百年方得恢复。凰母恐其再受情劫,寻忘川水予其饮下。

我怔怔地望了望芳菲,芳菲小心翼翼地说道:“姐姐,这书上所说,也不尽是真的。”

这段文字看得我着实是心惊肉跳,恰似真的发生过那般。我愈发地相信这书中所写,随即翻到幽冥司那一段,果不其然,确有忘川水一节。

忘川之水,前世之泪,饮之,前尘尽弃。凡世之人饮之,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神魔饮之,忘前尘之情,断心中挚爱。

我颤抖着双手往后翻着,书中又续道:三途河畔,彼岸花开,花香之力,能忆前尘旧事。奈何桥下,忘川河过,粉身碎骨,方得旧时之忆。

我不经意间握了握双手,芳菲略带哭声道:“姐姐,不要看了好不好。”

我努力扯了扯嘴角,合上了奇闻录,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可看。芳菲努力地握住我的手,哭道:“姐姐,芳菲求你,不要去幽冥司,好不好?”

我淡淡一笑,“芳菲,我想想起他,饮过两次忘川水,还是没能不爱他。”

芳菲努力地摇了摇头,“姐姐,他现在就在你身旁,你可以与他成婚,你可以与他共度一生,不要去幽冥司受那等苦刑。”

我怜惜地抚了抚她的发梢,安慰道:“姐姐毕竟是上神之身,定然不会粉身碎骨。”

芳菲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终是没能说出,一个定身咒,便能封了她所有的话。

黄泉路,确是一片凄凉所在。

我曾到过幽冥司许多次,却从不曾如此落寞地走完黄泉路。三途河上波涛汹涌,三途河畔曼珠沙华似血一般盛开。花香沁入鼻中,眼前仿佛有一层薄薄的幻象,上演着那段遗忘的前世今生,却终是望不见什么。

耳畔有人轻喃:“昔微,敖岸山上风光正好,可愿与我同游?”

“若能与你同游这天下,这上神的位置,不要也罢。”

“待除了那巫族,我便再不理这世间之事,只想你所想,念你所念。”

昏昏沉沉中黄泉路终是到了尽头,只见一人一身黑袍,冷冷地站在路旁,我揉了揉额角,认出这是那与我讨要人情的冥君。

我淡淡一笑,道:“上次的人情尚未还清,我怕又是要再欠你一段人情了。”

冥君那厢摇头叹道:“昔微,这忘川河之苦,我甚清楚,你……还是不要去了罢!”

我皱着眉反问道:“冥君这是要拦我吗?”

冥君自嘲地一笑,“数万年来,我何曾拦住你,若你执意如此,我便也做个旁观者了。”

我低着头敛眉道:“如此甚好。”

今日,奈何桥上的轮回之魂都散到了一旁。我在奈何桥上站了许久,鬼风吹的我着实有些不适。忘川河的水不似三途河那般湍急,却有着三途河没有的绝望。我深吸了一口气,纵身跳入了忘川河中,我的世界,只剩下蚀骨的疼痛。

那一日,忘川河的水难得的波涛汹涌,水与冰的变换中,只剩一片鬼哭狼嚎。

熏池与昔微的那段情,要从昔微出生说起。直至千百年后,熏池仍记得,那日的晨光映红了敖岸山的层层积雪。

熏池乃是鸿蒙之初敖岸山孕育出的生灵,与东皇太一同掌司战之名,太一建远古天庭后,熏池不愿居三十三重天之上,便请下太一法旨,长住于敖岸山之上。

太一曾说,熏池虽在上神阶品,却仍算不得真神。天劫易渡,地劫亦然,独独情劫,过不得。熏池一笑置之,“我本就无情,何来情劫?”

太一以手支颐,靠在帝座的扶臂上,笑道:“司命天君曾算得你有一段三世的情劫。”

熏池一怔,复又笑道:“司命天君的话也不可尽信。”

确然,熏池千万年来只道无情,直至那年,凤君之幺女,凰女昔微万岁寿诞。凤君得了三子后方得这一女,向来宠爱的紧,万岁寿诞的请柬撒遍六界,办的甚是铺张。东皇与凤君的交情向来不错,自然是要参加的,熏池自然也要跟着去。

六界之内,若论容貌,青丘狐族当得第一,但若论身姿,立于不败之地的却是南禺凤族。凤君乃元凤化身,那容貌身姿自是不用说,而凰母,本就是六界内难得的绝色,是以他们的女儿,自有一番倾城之色。

在此之前,熏池仅见过昔微两次,一次是昔微出生之际,姻缘巧合下敖岸山成了她的破壳之地。凤族与它族不同,在凤卵中孕育三百年后,出生时便已是人类两三岁的模样。

昔微向来是一只出人意料的凰,在她睁眼见着熏池的那一刻,便扑过去用她白嫩嫩的小胳膊抱住熏池,唤道:“夫君。”

是以熏池直至五百年后,在凌霄殿中再见到她,尚能一眼便认出。那是熏池第二次见她,那时她已是五六岁的模样,怯生生地站在大殿口与凤君对峙着。纵使尚年幼,那风华绝代之姿也已是显山露水。

东皇与凤君尚有要事相商,一旁的闲暇之人熏池便成了带小昔微去九重天看云景之人。

可叹昔微生来善忘,出生时那茬子事早已忘的一干二净,在甚为兴奋地看完云景后,便煞风景地睡着了。熏池颇为无奈地抱着她在九重天的望云亭坐了半日,不想小昔微醒来后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道:“哥哥,你长得与我夫君好像。”

熏池万分地汗颜,且不说熏池比昔微长了不知多少岁,哥哥叫的着实有些勉强,那声夫君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熏池自是不会与一小娃计较,事后便也就忘了。

这日在凤君的盛宴上再见到昔微,熏池便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那两件事。时隔九千多年,当年的小女娃早已是风姿绰约的美人,一颦一笑间皆是美态。

这九千多年里,熏池依旧是在敖岸山上过着他不理尘事的日子,时不时上天与东皇喝两盅,倒也听说了不少这凰女的事。

凤君长子明渊于南禺国登基,这唯一的凰女便交与了次子明越照顾,。凤君次子在六界的名声是响当当的,整日过着的是花间一壶酒的潇洒日子,因此这唯一的凰女便也被带得委实不像样,整日只知厮混于各处。好在这凰女生的颇有些姿色,也不是个讨人嫌的主,反倒让各路神仙有些耳目一新之感。

上古诸神,凡到一万岁便可谈婚论嫁,这所谓的万岁宴,便也成了议亲之宴。凤族乃上古神族,凤君的地位在六界内甚至可与东皇平起平坐,是以欲与凤君结亲的神族也是数不胜数。

东皇于六界八卦之事向来不闻不问,凤君虽为他备了上座,他也只与熏池坐到角落里尝几盅好酒。

事实证明今日是个非凡的日子,一向不理俗事的东皇在瞧见昔微后竟打趣着与熏池说道:“暄懿这女儿长的委实是好,熏池你可有兴趣与凤君结了这门亲?”

一旁的熏池若无其事地喝着酒,承接道:“陛下何时也对这男女之事起了兴趣?”

东皇高深地一笑,右手敲着桌面道:“朕见你在敖岸山寂寞得很。”

熏池转着酒杯思忖了片刻,轻飘飘道:“陛下这话说的,倒像陛下在三十六重天上不寂寞似的。”

东皇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便只端起酒杯一脸潇洒地小酌着。

凤君对自己的女儿向来满意的很,虽未打算一万岁便将她嫁出去,但这如花似玉的女儿出去让众宾客见识见识,他的老脸上也能添上不少光。是以羲和上神刚驾着太阳车出发时,昔微便被从床上拉了起来,梳洗打扮了两个时辰,凤君脸上方露出了满意地表情。其实昔微觉得神父对她的要求着实是高了些,竟然要做到不在宴席上丢人,这对于长期与明越厮混的昔微来说,正如天方夜谭一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