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南禺盗书晓往事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64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些日子,大概有我五万岁来从未有的迷茫,以至于我不得不再回一趟南禺国。

南禺乃我凤族圣地,由神父一手建立,执掌了数十万年。五万六千年前,南禺国的帝君便由神父换作了我大哥明渊,至此,我与南禺的缘分便也由源源不断变作了藕断丝连。

上次大哥匆匆而来,将我顺走的奇闻录要了去,可巧我正好看到那篇关于忘川水的故事,奇闻录虽不可尽信,却也让我唏嘘不已。再则大哥那番匆匆,倒正好暴露了他不愿让我见着什么。

此番彭城之事已是解决大半,剩下的小半与我也没有多大关系,于是,便同元子攸说道了一番,领着芳菲入了南禺国。

南禺虽也算个国度,但与其他神国仙岛也是大不相同。神父初初建国时,以凤族习性为照,于南禺山山顶建起一方浮国,四方撑起南禺国的是四棵存在了数万年的梧桐树。是以南禺国乃是一小国,方圆不过五六十里,子民不过千余户。

南禺国的帝宫也是不大,除主殿外,不过十余间偏殿,大哥登基后,那十余间偏殿除却大哥大嫂住了一间,他们的一子一女住了两间,几个侍从住了两间,大哥书房用了一间,茶厅用了一间,剩下的五六间,实打实地空了数万年。

大嫂清悦与大哥育有一子一女,儿子仅比我小一万余岁,名唤陆黍。女儿名唤乔珂,将将一万岁,眉宇间仍有几分稚气。

入南禺国前,我特特将芳菲变作了一方帕子,如此,待我将大哥哄骗开,她便能轻而易举地将奇闻录盗回。

一如往常,我那风华正茂的侄儿陆黍已站在国门前候着我,南禺的国门与南天门大有相似之处,除却收门的小将,神父特特寻了两只蛊雕来看门,虽比不上开明兽那般威武,却也能涨几分气势。

待我走下祥云,便见陆黍双手一揖,弯腰道:“陆黍见过姑姑。”

我慈祥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言:“你次次都前来迎接姑姑,真真叫姑姑欢喜。”

陆黍双颊一红,腼腆道:“父君掐算得姑姑今日来访,特命侄儿前来迎接。”

我颇为受用地点了点头,柔声道:“如此,那你便领姑姑去见你父君吧!”

陆黍应声走到我面前,恭敬地一扬手。我迈开步子随着他向前,想了一想又笑问道:“许久不来,你父君如今都在做些什么?”

陆黍低着头矮声道:“父君自然是忙南禺国的国事,不过今日乔珂将父君惹生气了,父君正在书房训她呢!”

我疑惑道:“珂儿怎么了?”

陆黍沉吟了片刻,又将声音矮了矮:“乔珂喜欢上了青丘的一位公子,正闹着要嫁与他。”

我不禁扶额怅然,乔珂才一万岁的年纪,竟要张罗着嫁人了,让我这姑姑颜面何存?不过青丘的那几位公子,啧啧,一个个长得连我这女儿家都自叹不如,乔珂这小小年纪把持不住,也是正常,正常。

陆黍似是看出我在想什么,又幽幽地续道:“姑姑不必忧心,六界内与姑姑一般年纪未成婚的还多得是。”

我感觉到我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两下,可叹我还需保持着长辈风范,只得干干一笑,自嘲道:“姑姑自然是不愁嫁的。”

正如陆黍所说,大哥正在书房义正言辞地斥责着乔珂,乔珂两眼泪汪汪地,一见我,便扑了上来,委屈道:“姑姑,珂儿怕。”

我甚为同情地抚了抚她的头,柔声劝道:“珂儿不过还是个孩子,大哥怎这般斥责于她。”

大哥敛了敛愤怒地脸色,缓缓道:“这孩子,委实难训,真真叫我生气。”

乔珂继续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心又软了一软,继续劝道:“小孩子家家的能犯什么大错,不过是些小事罢了。”

闻言,大哥本已缓下去的语气又激动起来:“小事?她今天竟然与我说要嫁与白家的白子煜!”

白子煜?这名字倒有几分熟悉,不等我多想,便瞥见了书案上的奇闻录,于是乔珂之事便被我放在了脑外,只委屈道:“大哥,我许久未到你这来,你不说笑脸相迎,竟还迁怒于我。”

大哥怔了一怔,略有歉意道:“昔微,大哥未能顾及你,很是抱歉,不如……”

我娇嗔地打断道:“我不管,大哥你今日若是不将你宫中的好茶拿出来招待我,我以后便不来了。”

我面前的乔珂抖了一抖,陆黍咬着唇努力地看了看屋顶的雕刻,书案旁的大哥半张着嘴愣了片刻,讪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我们这便去茶厅吧。”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不经意间将手帕丢在了一旁。乔珂凑到我耳边颤颤道:“姑姑,原来你还有这般娇嗔地一面。”

我干笑着揉了揉额角,“姑姑向来如此,乔珂不必在意。”

乔珂又抖了一抖。

南禺的茶与别处的不同,其中自有一番韵味在,只可惜土地稀少,向来产不了多少,加之我与大哥不常往来,这茶我便甚少能尝到。

如今这茶握在手中,心中竟也有几分畅怀之感。在畅快地喝了几口茶后,我的兴趣又回到了乔珂的事上,直拨着茶沫子问道:“适才说道乔珂想要嫁与谁?”

一旁的乔珂幽怨地将我望着,我朝她微微一笑,继续若无其事道:“说来白家的几位公子比我还大些,乔珂与他们相差的着实是大了些。”

大哥铁青着脸,肃然道:“年龄倒是其次,这白子煜当年可是与你定过亲的。”

这世间报应之说委实是应验的,譬如说此刻,我便被一口茶水呛的连连咳嗽。说到我与青丘白家定亲之事,恰恰在我失忆的那三百年里,因何缘起又因何缘灭我已是记不太清,只依稀记得那桩婚事着实是仓促。青丘白家有四子三女,当年东皇在位时,白家那真真是风光一时,东皇陨落,白家便也跟着败落了,不过白家那几位的风姿,外界皆是唏嘘不已。传的最盛的便是白家长子白子煜及白家幺女白素嫣,前者之名来自于他魅惑众生之貌,后者之名来自于她逃婚的次数。数万年来,我所记得真真切切见到白子煜的仅有两次,一次是我与二哥偷入青丘,远远望见了躺在百花丛中瞧着书卷的白子煜,他一袭淡黄的宽袍,头发散乱在花丛中,实在是妖孽。还有一次是我二哥与白素嫣的婚礼,他一身蓝白相间的深衣,乌黑的头发束的恰到好处,可惜那直挺的鼻梁,魅惑的双眼,淡薄的唇给我的却是一种只可远观之感。除却这两次,我与白子煜倒真没什么往来,如今咋一提他,我一时竟也没想起。

不过,若是乔珂真与他成了这桩好事,那六界内便又要出个感天动地的旷世奇恋了,想到这,我淡淡地望了一眼正幸灾乐祸地乔珂,缓缓道:“如此说起来,倒真真是不太合适,毕竟白子煜差点就成了你姑父。”

闻言,乔珂嘴角一撇,委屈道:“姑姑。”

我被她望的心中有些发怵,顿了顿又干干续道:“不过若是她二人情投意合,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大哥的脸色变了一变,片刻淡淡道:“如今白子煜连乔珂是谁都不曾知道,就算我想促成这桩美事也是没法的。”

我颇为赞成地点点头,“若是这般,纵使没有姑姑那桩事,白子煜与你也是不成的。”

乔珂撅着嘴郁闷了片刻,望了望我们两个义正辞严的长辈,咬牙道:“若是我能让白子煜也喜欢上我,是不是父君就能答应这桩婚事?”

我抬头望了望屋顶,复又向大哥投去一个肯定地眼神,大哥会意地点点头,肃然道:“若真是如此,我们自然不会多加阻止。”

乔珂一脸欣喜凑到她父君面前道:“父君可能说到做到?”

大哥沉重地点了点头。

待乔珂走后,我淡笑着望了望大哥,问道:“珂儿怎地与白子煜牵扯上了?”

大哥苦笑了一下,“三年前狐帝大寿,珂儿与我前去拜寿,一见那白子煜便魂都没了。”

我想起早年见白子煜的经历,不禁笑道:“那白子煜的确是个魅惑众生的主。”

大哥望着我一笑,打趣道:“昔微可是后悔没成了那桩婚事?”

我僵僵地笑了笑,“怎会?”思忖着芳菲也该得手了,便又续道:“这天色倒有些晚了,我也该回了。”

大哥怔了一怔,忽又望了望窗外,轻飘飘道:“怎这般匆匆,不多住几日?”

大哥向来多思,我自是不能让他留下疑惑,便打个道:“我这不是想念南禺的茶,嘴瘾犯了,回来解解。”

大哥低头轻笑着,悠悠道:“如此我也留你不住,那便回去吧,自己多加小心。”

我本想再多说几句,念及我说话向来没什么遮拦,说漏些什么便是不好了。我朝大哥揖了一揖,便告辞了。

芳菲在南禺国外已候了我许久,我唤了朵祥云,便带着她回了人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