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浮沉旧事终成局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80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说我这辈子有什么讨厌的事,那遇见山膏肯定名列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现在还得对着他强颜欢笑。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做出一副笑魇如花的模样,“此番游玩至此,顺道来看看老友。”

不想那山膏嘴一撇,头一扭过去:“拉倒吧,要不是托你的洪福,我用得着天天守这破园子。”

他倒还是这直性子,若不是那张嘴太坏,我还真挺愿意和他交个朋友的。想当年我觉得在他那里受了许多委屈,便嘟囔着跑到瑶池找天帝评理,天帝倒是连连安抚着我,“小昔微啊,你可不要动怒,不然朕这一池子水可要结冰了。山膏那事,朕一定替你出气好不好。”

我泪花点点,没多大听懂天帝的意思,只听懂了他要替我出气那句,便点了点头。

如今一想,那天帝估计是将他遣到这鼓钟山来看园子了。看了看眼前不依不挠的山膏,我继续赔了张笑脸:“不满你说,此番下界出现了艼苧,需几株焉酸草解毒。”

结果那山膏把头一扭,“哼,不给不给就不给。”

我很努力地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赔笑道:“你看,我是用这焉酸草去凡间救人,若事成,也是你的功德一件,或许你也不必守这园子了呢!”

山膏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半信半疑道:“你能肯定我不再守这园子?”

我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柔声道:“待我出了这幻境便去寻天帝说说,如何?”

山膏撅了撅嘴,不情愿道:“好吧,那我便送你几株。”

说罢,山膏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园子里,衔来几株焉酸草放到我面前,强调道:“你堂堂一个上神,可不得食言。”

我弯腰捡起焉酸草,笑着应声道:“这是自然的。”

这事到此本应该是完了,我正准备离开,那山膏叫了一声:“慢。”蹭蹭蹭跑了过来,绕着元子攸走了一圈,元子攸颇为惊讶地望了望我,我此刻也着实有些头疼,这山膏莫不是要揪着我带凡人上天这个把柄不放?

片刻后,山膏眼中露出些讶异,连连叹道:“这气味,真是熟悉。”

我疑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山膏并未理会我,继续喃喃自语道:“竟是没死,还成了凡人。”

我一头雾水地复问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山膏颇为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将他带去问问你大哥吧,我是不能再造口业了。”

说罢,又一扭一扭地走回了园子。

我着实无奈地望了望他,思忖了片刻却也没多大明白,索性甩了甩袖子,拉着元子攸走了。

元子攸甚为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又甚为疑惑地望了望我,犹豫了片刻问道:“刚才那只红色的小猪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被他那句红色的小猪噎住了,缓了半晌道:“他向来如此,不必理会他。”

他有些不甘的望了望我,又问道:“我记得你是家中的长女,为何他唤你四小姐?”

我又一次被噎住了,片刻努力干笑道:“他不识数,不识数……”

他若有所思地绕着我转了一圈,缓缓道:“郡主这身本事不凡啊,竟能如此轻松地进出天宫。”

我继续干笑着,“天赋,天赋。”

他慢慢地靠近我,悠悠问道:“这等天赋我怎没有。”

我后退了两步,干干一笑:“既是天赋又岂能人人都有。”

他全然不信地点了点头,淡笑道:“那郡主不妨与我说说这天赋。”

我尴尬地又后退了两步,弱弱道:“天机不可泄露。”

他魅惑众生地一笑,柔声问道:“那你还是与我说说你的身份吧。”

我颇为无力地往下一倒,他颇为体贴地将我扶起,笑道:“你就这般怕我知晓你的身份?”

我甚为同意地点了点头。

他那厢怔了一怔,半晌淡笑道:“既是这样,那我便不问了,以后只要你不愿说,我便不问,可好?”

我半张着嘴愣了一愣,这话听着着实有些熟悉,却终是想不起什么,只得扯了扯嘴角,笑道:“自然是好自然是好。”

天不如人意这句话向来是有根据的,这厢我正波澜起伏地将元子攸带出了洪荒虚洞,那厢太虚圣境内的小童正在门外等着我,他看着元子攸的魂魄愣了半晌,我看着他愣了半晌。片刻,他双手一揖,恭敬道:“四殿下,凰母娘娘请您回鸾凤殿一趟。”

元子攸意味深长地瞧了我一眼,我不禁扶额感叹:本上神真真是造孽啊!

待我到鸾凤殿时,神母正悠悠地坐在大殿之上喝着茶,见我进来,带着一寸多指甲的手指指了指一旁的客座,款款道:“坐吧。”

我面无表情地坐了过去,自三万年前起,我与神母的关系一向不大好。

神母倒也不计较这些,只悠悠道:“此番你私自带凡人上界,要如何与天帝交代?”

我淡淡道:“昔微只去了鬼蜮山两千多年,神父神母在天帝那这几分薄面也没了吗?”

神母重重地放下茶杯,怒道:“放肆,这是你该与我说话的方式吗?”

我轻笑道:“神母若是为了此事将昔微唤来,如今神母也是责备过了,那昔微便告辞了。”

说罢,我便站起身来朝殿外走去,神母缓了缓道:“你私自下凡还是为找他吗?”

我停住了脚步,冷冷道:“这是我的私事,神母还是不要管了罢。”

神母冷笑一声,略带哀伤道:“那你便走吧,我也不愿再管你。”待我走到门口,又听她淡淡续道:“两月后昔蓝大婚,回不回随你。”

我愣了一愣,终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或许,神母真是为我好的,却也是伤我至深的。

出了鸾凤殿,我便直奔下界,这凡人的躯体一旦没了三魂七魄的滋养,腐朽只是瞬间的事情。冲过那天地结界,我轻飘飘地落在彭城王府的观看着府内的形势,确认没什么异样后方才闪入房间。

房内,嫣然正全神贯注地朝床榻上的人儿灌输着真气,然而,她自己却已是面色苍白,似乎随时都会倒下。芳菲也是一脸焦急地站在一旁,看似情况已有些糟糕。

一见我,芳菲便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姐姐,快,嫣然支撑不了了。”

我皱了皱眉,从怀中掏出护魂珠,念口诀唤出元子攸的魂魄,嘱咐道:“愣着干嘛,不想死就赶快回到你的身体。”

元子攸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显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芳菲急了,冲上前去使劲一推,只那一瞬间,三清灯灭了。我突然有些后怕,若不是芳菲及时将他推入身体中,后果真是不堪设想。阳身寿未尽便枯竭,魂魄只能是游魂,漂浮于三界之中,随时形灭。

一旁,嫣然收了法术,一脸的疲惫,喃喃道:“上神,事已办成,嫣然便回鬼蜮山了。”

我走上前去,手轻抚过她的额头,助她恢复了些许,“可要再休息片刻?你这般模样回去我也是不放心的。”

嫣然苦苦一笑,疲惫地摆了摆手,“上神,他就要醒了,嫣然这副模样,不想见他。”

我颇为同情地点了点头,“好,那你便回吧,我让芳菲送你,这样我也是放心些。”

一旁的芳菲赶忙上前扶住嫣然,朝我点了点头,转眼间已消失。我松了一口气,走到床边坐下,细细地观察着元子攸,纵使轮回一世,他那眉眼依旧是那般的熟悉,然而,折云崖上那一袭黑衣的男子于我而言,却是恍若隔世。

床上,元子攸的睫毛颤了颤,逐渐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有些迷茫地看着我。我抱着臂打趣道:“不用再多看了,你已是在人间了。”

元子攸吐出嘴中的瑹琈玉,悠悠道:“我想你并不是南梁的云烟郡主吧,能够如此轻松在天界行走,恐怕你是上古传说里才存在的人物吧。”

我甚为不满地望了望他,嗔怪道:“你适才不是说不会问我此事吗?”

元子攸略显尴尬地笑了笑,“那我便不问了。”

我轻声一笑,“我来此不过是解决一桩旧事,与你们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如此一来,我是谁,那并不重要。”

元子攸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好,这几日的事我会忘掉,你仍旧是南梁的郡主,我仍旧以北魏世子应有的态度对待你。”

我淡淡一笑,“一切随你,不过那幻境中的事,切莫传了出去。”

“这是自然。”元子攸将瑹琈玉递到我的手中,方才,他已将那玉擦的发亮。

我接过玉,站了起来,“你可以先离开了,你母亲那你还需应付下,就说这去寻毒源了罢。”

元子攸沉默良久,忽然道:“好,那我便先告辞了。”

说罢,元子攸起身走向门口,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推门的那一刹那,他竟是顿了一下。与此同时,我的内心也是波澜万千,那么多的谜团,我却是不知如何去解。

“姐姐,我回来了。”芳菲的声音把我从万千思绪中拉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