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浮沉花开断沉浮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39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我的记忆里,我虽不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乖乖女,却也没做过多少疯狂的事。说到此处,我由衷地叹了叹,人世果真是个多事之地。

诚如芳菲所说,我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带他同去。

纵然我是个上神,各路小仙都对我恭敬有余,天帝对我的所做所为向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若真带个凡人上天,去的还是天界圣地洪荒虚洞,且不说天帝定会找我神父好好谈谈,光光那唾沫星子,啧啧,一定可以把我淹死。

一直到了中午,芳菲才回来,与她一同回来的还有一粉衣女子,一双娇媚的丹凤眼,真不是一般的风情万种。那女子见了我,盈盈一拜:“嫣然见过上神。”

我干笑着摆了摆手,她这礼数,我还真不受用,快三千年了竟还未习惯。

收了礼,嫣然又柔柔地问道:“上神此番唤嫣然来,有何事吩咐?”

我颇为不自在地笑了笑,干干道:“我听闻九尾狐族有一秘法,可保凡人肉身不衰。”

嫣然咬了咬唇,终是说道:“却有此法,我也是略知一二的。”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年我与二哥偷入青丘国藏书阁,恰恰看到有关此事的记载,如今倒也得了些用处。我讪讪一笑,厚着脸皮问道:“你能否保一凡人的肉身半日不衰?”

嫣然沉吟了会儿答道:“应当是没问题。”片刻又续道:“不知上神要嫣然保谁的肉身?”

我肃然清了清嗓子道:“说来,这人你也是熟的,他的前生乃魔界魔君。”

嫣然怔了一怔,低头呜咽道:“上神放心便是,嫣然定会尽全力。”

我猛然想起初遇嫣然时她与我说的事,叹了一叹,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干干地一笑。

神父曾说,仙入凡尘易,人入仙境难。拥有着肉体桎梏的人,进入仙界唯一的方法便是舍去那肉体,即引出此人的魂魄。然肉体没有了魂魄不断释放出的能量滋养,很快便会枯萎死亡。而狐族那宗秘法,便是以自身仙力滋养凡人肉体。

元子攸来寻我时,我将将准备好需用的物什。

他一脸不可思议地望了望房中的摆设,问道:“你这是要如何?”

我摊摊手道:“你不是要与我同去吗?那地方只有你的魂魄能进的去。”

他的脸明显地抽了抽,我抱着臂笑道:“若是你怕了,现在倒还有后悔的余地。”

他故作冷静地板着脸道:“这有何可怕的。”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续问道:“那你还要与我同去吗?”

他叹了一叹,转而认真道:“我信你。”

我微怔,片刻回过神来掩饰道:“那你便去那边榻上躺下吧!”

他应声躺了过去,我小心翼翼地在他枕旁点上了三清灯,柔声道:“一会儿我会唤出你的魂魄,领你与我同去,切记我们半日内必须回来,否则我也不敢保你无虞。”说着,我又从腰间摘下一块碧色的玉石,递了给他,“这是瑹琈灵玉,你将它含在口中,可保你身体清明,不被其他魂魄给占了。”

他接过玉石,犹豫了片刻问道:“你可以与我说我们此番要去何处吗?”

我顿了顿,回答道:“天界。”

听罢,元子攸愣了一愣,终是朝我淡淡一笑,毫不犹豫地将那玉石含在了口中。玉入口那一瞬间,一道金黄色的光四散开,我略有些惊讶,这现象是不该出现。只是元子攸并没有什么异样,我便没有再多想。

这瑹琈美玉产自上古敖岸山,是山尖上最纯的一块玉。我出生时寒气逼人,神父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给三界带来灾难,便向熏池上神讨了这块玉,中和我身上的寒气。随着我长大,虽已能控制自己,但这玉已成了习惯,再则熏池上神早在上古战役中战死,这玉便没有再还回去。

三清灯有催眠之效,待元子攸陷入昏睡状态,我便唤出了候在屏风后的芳菲与嫣然。

嫣然眼中有些泪光,我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此番,你也算能助他一臂之力了。”

嫣然努力地扯出一抹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又拉着芳菲嘱咐道:“切记,我回来前定不要让无关之人进来。若王府的人问起来,便说我与元子攸去寻毒源了。还有,这三清灯万万不可灭。”

芳菲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颇为放心地抚了抚她的头发,从袖中拿出了护魂珠,这护魂珠本是我凤族的至宝,一直由我神母保管,不知为何又到了我手上。护魂珠大致有两用,一是吸魂,二是护魂。

我将护魂珠放置在元子攸的额头,只一会儿,护魂珠便闪出些幽蓝的光,这便是摄魂成功了。

我收了护魂珠,又细细地嘱咐了一遍,才掐着诀唤来朵祥云,隐身腾上了天。转眼便到了天地结界处,若说这世间最难熬的事,这过天地结界便是其中之一。我下意识地把护魂珠往怀里挪了挪,变幻出真身,一声长鸣便过了这天地结界。

洪荒虚洞于六重天之上,过了天地结界便是近了。只振翅一飞,便到了第六重天七曜摩夷天的天门口。天门口几只开明兽悠闲地踱着步,守门的两个小天将倒是勤勤恳恳,笔直地站在天门两侧。我稳了稳身形,本着上神的风范,缓缓地走向了天门。

两个小天将颇为懂礼数,当即单膝一跪,俯首道:“见过上神。”那几只开明兽倒没什么反应,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仍旧悠闲地踱着步。我暗自揣测它们定是吃饱了撑着了。

我微微颔了颔首,便大步地走进了六重天内。洪荒虚洞实乃一片幻境,入了六重天后只几步便是到了。蓝紫色的洞门前开着一株花,名唤浮沉。欲入洪荒虚洞者皆需以手扫过浮沉花,花若显出紫光,便是可入之兆。

我从袖中掏出护魂珠,念动咒语将元子攸的生魂唤了出来。他看了看自己缥缈的身体,一脸茫然地看向我。我深知入了这护魂珠的魂便处于混沌状态,毫无知觉,“这便是目的地了,你去门前那浮沉花中一探便知你是否可入其中,倘若入不得,我也是无可奈何的。”

元子攸点了点头,便走向了那浮沉花,我顺道提醒了句:“以手扫过花瓣便是。”

元子攸小心翼翼地用手一扫,只见那花紫光一闪,洞门便开了。我倒没有太多意外,他前世乃是魔君,也算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浮沉花自然也是认她的。

我随着他将手在那花瓣上一抚,紫光再现,我轻声道:“进去吧。”

入了那洪荒虚洞,眼前一亮,便是另一般光景,一如数万年前一般。我心中虽有些震撼,倒也没那心思去欣赏,毕竟也不是第一次来临。元子攸显然要比我振奋许多,一缕魂魄上下漂浮着,不断赞叹着这洪荒的盛景。我施了个小法术将他唤了回来,他一脸不满地看着我,我解释道:“这洪荒虚洞内多是奇花异兽,一不小心将你吞了去也是有可能的。”

听罢,他脸上露出些许后怕的神情,“我们现在应该去哪。”

我朝着北方一指,“那边,鼓钟山。”

鼓钟山,乃是上古时期,瑶池未建之前,天帝设宴招待群臣的地方。此山位于大地的中央,山上有鸣鼓,故名为钟鼓山。且此山灵气聚集,诸多异兽来此修炼。

我掐了诀唤来朵祥云,便拎着元子攸走了上去,只一会儿便到了鼓钟山的山脚。

我领着元子攸朝山上走去,少时同二哥曾来此山游玩过,我记得在山腰处有大片的焉酸草。

一路走来倒算是太平,这洪荒虚洞的异兽大都认识我,自是不会生事。然而到了那焉酸草园处,倒遇上了些许麻烦。三界中的灵物大多有异兽看守,那焉酸草也不例外。远远望去,一头通体火红的类似小猪的家伙正站在园外望着我,我不禁扶额怅然,竟然是那只山膏。

这山膏遍体火红,长得像是一头小猪,倒也有几分可爱,就是那张嘴实在是损。我少时随着大哥去苦山寻药,他半路杀出来让我们分他一半,我大哥倒是和气,本想分他一些了事,我怎么都不愿意,死死护住那药篮。结果,那山膏一看,眼睛一瞪,张嘴便骂:“凤君家的四小姐竟是这般小气,说起来凤君也是六界响当当的神,不想竟有个如此抠门的女儿。”

我一听,顿时怒了,拎起药篮子便朝他头上砸了去,结果,他一躲,不仅没砸着他,药还撒了一地。然后,他那令人厌烦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四小姐啊,你说你一个浑身是冰的大鸟脾气咋就这么爆,要小心着点,小心把自己烧着烧着给烧化了。”

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和他置气,然后走上前去和那山膏作了一揖,道:“我们兄妹只是来采些药,你要是想要便拿了去,无需如此恶语相加。”

那山膏一听便不乐意了:“我怎地恶语相加了,不过是说些事实,难不成你们家是上古的神族,就不许我说实话了?”

我终于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拔出剑便朝他冲了过去,大哥本想阻拦,我一把甩开他的手,“大哥,你何必要与他废话。”

剑不由分说地刺了过去,那山膏一看情形不对,立即遁地逃了,气的我直跺脚。若不是大哥拦着我,我怕是会把整座苦山翻过来。

想到这,我看了看不远处山膏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是在向我宣战似得,我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努力做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果然,离那园门还有四五丈远时,山膏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哎呦,是什么风把我们冰雪聪明的四小姐给吹来了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