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作者:庭院深深er 字数:152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一日,约摸是我千万年的漫长岁月中最为狼狈的一日。

那日,我带着重伤的栾华,跪在鸾凤殿前半日,只为求神母为我指条明路。我甚至想到,若是栾华此番去了,我定要散了全身修为,将魔界封入千年寒冰之中。

不知是否是感应到我可怕的执念,神母开了鸾凤殿的大门。我满怀希望地望着她,她无奈地叹着气,“进来吧。”

我迅速背起栾华,朝着殿内走去。栾华比我重了许多,我将他背至三十三重天,已是精疲力竭,如今再背起,竟有些目眩。

神母遣退了所有人,缓缓道:“他这般模样,纵使鸿钧老祖也是没法子的。”

我心一惊,咬牙道:“那女儿便只能散尽修为,冰封魔界,再背着这些业随他去了。”

神母皱眉,脸色沉重,微有些怒意:“昔微,你竟这般威胁于我?”

我苦笑,有些绝望在四溢,“威胁么?不过心中所想罢了。”

我仿佛感觉到神母的脸有些抽搐,半晌才道:“若你愿饮忘川水,我便从了你这份心。”

我呵呵笑着,不过是忘川水吗?我怔怔望着神母,颤声道:“好。”

神母满意地笑了,只是又好像有些苦涩。半晌,她拿出颗珠子,放到我手上,道:“用这护魂珠收了他的魂,送他上朱雀台吧!”

我一愣,朱雀台,顾名思义,乃三界得道众生重生之台。每每天界有因公殉职之神,魂魄尚能收齐,便可上朱雀台入凡世重塑神魄。

神母见我迟迟不语,神色一凛,“这般两两相忘,也是最好。”

我浅笑着接过护魂珠:“母亲,你竟是这般无情。”

神母神色一变,犹豫许久,只哀叹一声,略挥了挥袖子。于此,我再睁眼时,便已是到了朱雀台。

栾华安静地躺在我身旁,却不再有往日的生机。若不是我借千年寒气封住他,想必,此刻已是湮灭在这六界之中了罢。

我抚了抚他冰凉的脸颊,轻声问道:“我这般,该如何是好?”

我哀叹一声,如今,他又怎会再有回答?那方,朱雀台前云雾缭绕,很是美妙,我握紧了手中的护魂珠,俯下身去,吻了吻栾华已有些微霜的唇。

犹豫了许久,我终是忍着泪将护魂珠放至栾华的额上。护魂珠灵光乍现,带着一抹淡紫慢慢飞起,似是留恋般绕我飞了两圈,便是直奔凡世而去。

朱雀台上,微风习习,衣袂飘飘,眼角,似有什么划过,落地成霜。

再回鸾凤殿时,已是黄昏。

那忘川之水静静地放在桌角,只听得神母淡淡地说道:“喝了吧。”

我有些颤抖地端起那青铜制的杯子,却终是没有那般勇气。神母已有些不耐,“你说话向来算数的。”

我蹙了蹙眉,思量再三,终是说出,“忘川之水,前程旧事,昔微将会悉数忘记。昔微只盼醒来后只是南禺一只普通的凰,而不是凤族尊贵的凰女。”

神母有些颤抖,微有些怒意,“你这般想与我断绝关系?”

我淡笑,双膝一屈,坚定道:“望神母大人成全。”

神母万分失望地望着我,甩袖道:“如此,我定会成全你。”

我满意地笑了,笑得有几分癫狂,忘川水吗?我喝便是了。

转眼,青铜杯落,不过“叮当”一声。忘川水,原是有些苦涩。

折云崖上,梨花已落尽。我撑着最后一分力气,终是满意地倒在满地梨花上,任由睡意来袭。

再醒来时,这世间便再没什么雪凰上神,再没什么前尘旧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