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变天

作者:墨墨头 字数:27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七弟,中午就在府上用膳,我让人已给你备好你爱吃的。”

朱钺辰不明的咳嗽了一下,拿起手帕优雅的慢慢擦擦,旁边的下人连忙接过手帕拿出去。

“谢三哥!”

朱逸珩零嘴不离口,两条腿盘在凳子上摇啊摇,没有一点皇子的样。

“你先去大厅,我换件衣服就来。”

朱钺辰收冽了笑容,步履蹒跚的掺着回卧室,一关上门,将自己的外袍抛向桌子上,转了转柜子上一个香炉,一处密道出现,小心翼翼走下去,密道随即关上。

“王爷。”

一位一身穿着黑衣蒙面的高大男子双手作揖向朱钺辰请安。

朱钺辰示意他免礼问:“嗯,须臾,宫里最近有什么重要的事?”

唤作须臾的男子起身,说:“宫里密传,皇上欲将许家的大女儿许配给王爷您……”

须臾面露难色,紧皱眉头。

朱钺辰闷声笑了笑,说:“须臾,有话直说。”

“王爷,皇上这是在侮辱您,那许家的大女儿,京城谁人不知,就是个傻子,这不是……”

须臾愤愤的甩了甩自己的袍子,心疼自家的王爷。

“你为我打抱不平,我知道。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父皇会怎么做。莫急,莫躁,莫慌。”

朱钺辰摩擦着手上的红玛瑙扳指,静静思索着。

“王爷,你的病……如何?”

须臾知道朱钺辰出城,是为了江湖上隐退多年的高人,求医问药。

“无解。”朱钺辰苦笑摇摇头。

他的病只因那种毒,解药只有某人知道,可惜那人巴不得他死。

“王爷,这……”

“须臾,莫妨,换装和我一同出去用午膳,七弟在。”

朱钺辰并不在意这样的结果,习惯了无药可治的结果。

换好衣服走进大厅时,朱逸珩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筷子夹菜。

“三哥,让你不快点,鸡可没了。你这的酒比我府里的好多了,实在美味。”

朱逸珩吃的正在兴头,也没空转过头,嘴巴里塞的满满的,一句话说的跟炒豆子一样。

“七弟,我请了个人陪你喝酒。”

须臾站在朱逸珩的后面,神不知鬼不觉。

“我可不需要,我不要让人和我抢吃的。”朱逸珩没感觉有什么异样。

朱钺辰慢条斯理坐下拿起茶杯慢慢喝。

须臾冷冷一笑,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朱逸珩的酒杯,一饮而尽。

“须,须臾,你回来了。”

朱逸珩刚想破口大骂哪个不长眼的敢抢他的酒,一回头正个人愣在原处,气势瞬间没了。

“我回来你不是该难过了,多一个人跟你抢吃的。”

须臾径直坐在朱逸珩的旁边,拿起美酒,小酌一口。

“须臾,要是你陪我,我一定不会拒绝。三哥不能喝酒,可惜了……不然我们可以和过去一样,策马奔腾去塞外,三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潇洒自在,无拘无束,才不用宫里那套破规矩。”

朱逸珩眼里皆是满满幸福的回忆,再看了看主位上的朱钺辰脸色平静如水,未起波澜,眼中的兴奋淡了下来。

最终还是可惜了。

“七王爷,往事我们不提,今日喝酒,不醉不归?”

须臾看自己的主子不动声色,喝热茶,连忙转移话题。

“七弟,隔墙有耳。在我的府里你大可放开了吃,但不准放开了说。”

朱钺辰是担心自己这七弟会招来口舌之灾,虽是无心之过,但被有心人听取,可就不一般了。

“哦,须臾,我们喝。”朱逸珩瘪瘪嘴应答。

嘻嘻哈哈开始划拳喝酒,气氛活络不少,唯有朱钺辰恍若无人慢慢吃饭。

“三哥,外面都在传你要娶许大学士的二女儿?”

朱逸珩喝了酒,脸色通红,带着醉意。

“嗯?怎么了?”

朱钺辰故作不说,他倒是想知道外面的事,这七弟向来小道消息很灵。

“那许大学士的二女儿长得漂亮,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父皇却要将她许配给你,那不是来讽刺你无福消受。最近许大学士跑二哥府跑的很勤,应该是打乱了他的算盘。他那女儿好像中意的也是二哥,但是二哥最近闭门谢客。所以许大学士甚是苦恼,吃了不少闭门羹。”

“父皇的心思,我们别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都已经是这幅样子,半具身体在土里的人,还有何可什么。”

果然是父皇的作风,表里不一,各种蛊惑从来都是这套路。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结果是怎样。

“三哥,幸好不是许大学士那大女儿,傻人一个,那样更讽刺……”

朱逸珩为自己的三哥打抱不平,无论娶哪一个,都会成为京城的笑话。娶二女儿要和二哥交恶。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父皇这是为太子斩草除根啊。

“七弟,莫多言。”

朱钺辰及时打断朱逸珩的话。

“王爷,宫里来人传,让你即刻进宫。”

王王府里的老管家三步作一步跑来,气喘的真怕下一秒缺氧而死。

“嗯,我换完衣服便起身进宫,招待好宫里来的人。”

朱钺辰一笑,看来有人等不及了。

“王爷,您放心,老奴都已安排好。”

管家处理这些是老手,宫里的人越看不起他们,他们礼数越要周全。

“三哥,我和你一起去。”

朱逸珩放下手中的筷子,一脸担忧起身。

“不用,父皇是知道你和我一同出城进城,却未宣你,就是不想你参与进来。你若是和我一起进宫,有拉帮结派之嫌疑。”

须臾看着朱钺辰脸色不加,而且车旅劳途之后没有怎么进食,身体怎么吃得消,一旦进宫,没有两三个时辰出不来。

试探问道:“王爷,您觉得是什么事?”

朱钺辰笑了笑,接过管家手上的袍子,望着远处黑压压的天空,别有意味说:“嗬,开始变天了!”

早上还是晴空万里,此时却是乌云密布,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