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偷情

作者:墨墨头 字数:29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王爷,他怎么突然吻她?

莫非他也发烧了?

许语千推搡着,朱钺辰没有在意,将许语千的手臂牢牢的握在手心。

靠!

虽然她对于吻什么的一点不陌生,但是——

她不要这么不明不白的,而且还是一个“老男人”。

心一横,一口咬上朱钺辰的在她口中灵活自如的舌头。

朱钺辰察觉到疼痛,松开许语千的唇,楞楞的看着她。

他刚才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吻上她,为什么他刚才心乱了?

他不是把她当女儿嘛,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手立即松开,翻身快速下床。

“丫头,刚才……失礼了。以后不会再发生。你的烧退了,好好休息。”

该死!

他怎么会被美色所惑,还是一个黄毛丫头。

虽然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但是穿衣服却有些慌乱,衣服穿的有些狼狈。

许语千有一种偷情的错觉。

“王爷无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嗯。”

看着朱钺辰快速穿好衣服,走出去。

不禁失笑,这算是哪门子的事。

对于男女之间的事,她不相信爱情,只相信肉体上碰撞的真实感。

她在碰到她的渣男男友之前也没少在酒吧混迹,没少约炮。

一夜的疯狂,第二天恢复常态,仍旧是陌生人。

什么都没有留下,宛如昨晚的一切都是浮云。

许语千以手擦上自己的唇,莫名其妙的,上面竟然有这王爷的味道。

中药味,但是不难闻。

她还真没见过他失态慌张的样子。

看那样子,估计,有的受了。

谁说他不行的,除了经常性的咳嗽,身子凉了一点,其他也没有什么不同的。

“小姐,你笑什么呢,我进来这么久了,你一直在笑。”

小月跟着一帮的丫鬟端着热水,食物,水果进来,端着一杯茶在许语千的床边站着,只听她的笑。

许语千回过神,被扶着坐起来,喝了整整三杯的水。

“小月,该改口了,现在我不是许家三小姐,而是三王的王妃啊。”

许语千一手指戳着小月的太阳穴。

哎,其实,什么都没变。

小月挠挠头,连忙点头,笑说:“是是是,王妃。”

许语千砸吧嘴,小月知趣,连忙端着食物过来。

一手拿着勺子,许语千却看到藕片。

“这些菜都是王爷吩咐的,说王妃喜欢这些菜。”

许语千挑眉。

他吩咐,这么体贴?

“我今晚,怎么在这用膳,我不是该去膳厅吗?”

许语千突然觉得自己一人吃饭,说不上的奇怪。

“王爷吩咐,在王妃养好身体之前,所有的用膳都在院子里。”

许语千一听边上丫鬟的回答,心里却莫名有些失落。

至少,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人了,还出不去。

等到用餐完毕,小月的八卦时间又开启。

“王妃,今天许府的大火将二小姐和老爷的书房烧了个便,二小姐的嫁妆全没了,这场大火烧的真好,将小姐的怨气都烧了。”

许语千靠在床上,邪意一笑,一笑了之。

这样最多破点财,反正她那老爹有的是钱。

“王妃,今天王爷出门的时候,脸色有些红,衣衫不整,你们是不是……”

小月以手指着许语千,眼里都是笑意。若有所思。

许语千转头,一把揪住小月的手指头,道:“说什么呢,嗯?小月,你竟然敢打我的笑话,胆子大了嘛。”

小月收回手,一脸的委屈。

嘟着嘴道:“王妃,小月还比你大了四岁呢,小月还是懂一点的。”

许语千,“小月,你……”

懂什么懂,她见过的男人那可是多了去了,各式各样。

就怕真说出来,会把小月吓得不轻。在这个社会,她若是那么“浪荡”,她会被浸猪笼的。

“对了,七王爷后来怎样了?”

许语千想起来那吃货,不知道怎么处置。

让他不规律,抱着她瞎转,就欺负她年纪小。

“王妃,王爷这次可是真怒了,让七王爷在府里面壁思过一个月,不让他跨进三王府一步。王爷对王妃真好,很宠你。”

许语千笑笑,这样的男人,的确很容易让人爱上。

可惜,她再也不会相信爱。

这三王爷就算宠她,那也是雨露均沾,她就不信他对那些个妾侍不宠。

男人的劣根性,臭男人!

……

第二日。

刚用完早膳不久,还真把那些妾侍姐姐招来了。

“给王妃请安。”

三个妾侍,浓妆艳抹,脸上的胭脂厚厚一层,红红的一块,跟车厘子一样。

她们是想画油画?

许语千手一挥,让人坐下,打量着三人的服饰,紫红色,深红色,姜黄色。

啧,她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的“高调招摇”出现在众人面前。

怪不得朱钺辰说她穿的太素了,在他的三个妾侍面前,她还真是素的可以。

许语千看着三人眼里还有一丝笑意,视线都在她的腿上。

嗯哼,也是来看笑话的。

“王妃身体欠安,我和两位妹妹一直想来探望,奈何王爷不准,怕打扰王妃休息。今日来看,王妃的气色还不错。”

说话的紫红色的大妾侍,而且故意将身子挺呀挺,将肚子正对着许语千,芊芊玉手放在腰上。

这是怀了,来向她示威?

谁沓马说三王爷无能的,这不是挺行的嘛,孩子都有了。

“嗯,好多了,不碍事。语千初来咋到,还没有见过各位姐姐,如后多有不便之处,还请多担待。”

许语千一边吃着盘中的糕点,一边说,眼睛都没有在她们身上。

三个妾侍互看一眼,拿着手帕捂着嘴低声笑了。

“王妃折煞我们姐姐几个了。我身怀6个月,以后多有不便,不能常常来给王妃请按,还请多担待。”

哼,一个黄毛丫头,她才不给请安。

要是她怀的是个男孩,就算庶出也是长子,她也能成为侧妃。以后的路可就好走多了。面前的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不成威胁。

许语千懒得理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人,都是在府里呆久了,心胸也变着小了,巴不得见不得别人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