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八章 救鸟儿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579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阳的这个行为,也是在刑匡急速的紧张下变的突然释然了,在心中不停的暗骂道:“这个臭小子,吓了我一跳,也就是你能够想出这个烂主意来!”然后,微笑着摇动着他的脸庞。

老夫人则是很是赞同风阳的行为,这样子,倒是可以免得她们两个人的受伤,而让自己受伤,这个小子,真的是很不错啊。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倒也是难得啊!脸庞微笑的看着风阳。

但是玲儿与灵兔可是被风阳这个样子,吓破了胆子,脸色也是在一瞬间就煞白了下来,同时各自的心中也是骂道:“你这个傻瓜,竟然不要自己的性命了都!”

然后飞速的去把他接住,急切的心,让他们有些惊慌失措,连忙的上前拉扯住,顿时一股股的担忧之色形容她们的双脸之上。

玲儿一把将灵兔的手打开,然后,伸手抱住了满嘴都是鲜血的风阳,心疼的眉头都是紧紧的皱着,眼眸深处都是担忧的神色,连忙问道:“你这个傻蛋!没有事情吧?”

风阳嘴角轻轻的咳嗽一声,然后饶有兴趣的,说道:“如果我现在缠绵一夜,肯定没有任何的事情,但是就是没有机会啊,呵呵、、、、、”

听着风阳的嬉笑声,玲儿眼角已经有了泪水,但是还是笑着骂道:“你这个好色的鬼子!”说完,轻轻的将风阳扶起,然后让他坐在地上,轻轻的替他捶打着他的后背,慢慢的问道:“还好吧?”

风阳还是假装出笑脸来,嬉笑着,说道:“没事!有你这个大美人在我的身边,我怎么可能舍得有事情呢?”

玲儿瞥了她一眼,然后微微的流露出一丝的微笑,看着风阳,很是深切的问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说,她是你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啊?”

风阳一听,又是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来了,正在这个时候,灵兔的眼神也是缓缓的向着凤阳开来,顿时脸色露出尴尬的深情,而后笑着,说道:“她,不是我的女人,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那灵兔一听,脸色顿时有些失望,眼角缓缓的有着泪水在流动,念叨:“你把我当成什么啦?原来我在你的心目中,只是一个朋友啊!”说完,深情也是有些悲伤起来。

风阳看着灵兔,心中也是有些不舍看着灵兔悲伤的神态,但是不知道说一些什么才好,所以只能默默的看着她,但是他还是知道,那个眼神骇不能停留的太多时间,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玲儿的眼神,也是春光一样的照在自己的身上。

玲儿开心的看着风阳,而后嘴角带着一股高傲的神态的看着灵兔,很是故意大声的喊道:“风阳是我的人,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

那灵兔一听,满心都是委屈,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还是流了出来,看着风阳,眼眸深处都是委屈的说道:“你真的忍心,这样子对待我吗?”

风阳看着灵兔竟然流出了泪水,心中的滋味也是不好受,本想上前劝解,那料,玲儿却抢上前来,很是平静的说道:“不要无耻到这个地步1”

那灵兔一听,满心委屈的心,终于是抗拒不了平静,挥起自己的双手,又要打了起来,风阳一看这个架势不对,连忙想要站起身来,那料,还没有等他站起来,玲儿却是首当其冲的冲了上去,大声的喊道:“抢了我的男人,你怎么感觉还有理由吗?谁为灵兽,一定颜面都没有!”

听到这里,灵兔终于受不了了,她那里受过这个委屈啊,突然暴起,冲了上去,那玲儿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子,也是不畏惧,周身的黄金色光芒在瞬间展开了最绚丽的光芒。

那灵兔也是不后退,将自己全部的白色光芒在瞬间运握在自己的手掌之上,几乎是想要死命的一搏,就算是死,也要让玲儿死在自己的脚下。

那刑匡一见,自己的头脑也是要涨了起来,这个结果是不是连自己都没有想到啊,那个臭小子,那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得那么的复杂,一句话:“你们两个全都是我的女人,不就行了,非要那么的诚实,现在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老夫人在听到风阳的一句话:“玲儿是他的女人的饿时候,并且灵兔只是他的朋友!”听到这句话,难免灵兔怎么能不生气呢?这个小子,就不会说假话啊,先把他们骗出去,然后在想一些办法,就是啦,现在又打起来了,我们也不便插手,谁插手,这就是谁就是罪人啦!

但是那个老人还是挺实在的,并且还是没有从刑匡刚才戏弄他的事情中,回转过来,对着和老夫人说道:“我去帮灵兔,你不要拦着我啊!”说完,腾空一跃,飞了起来,在瞬间他的长剑已经出了鞘。

那风阳一见,顿时就急了起来,想要上前拦截,但是有心,力不足啊,对着刑匡,大声的喊道:“师傅,你快点过去看看啊,不要在那里看着啊,快去啊!”

刑匡一看见风阳那个紧张的摸样,顿时有些想要失笑的冲动,于是脚尖一点地,飞了起来,也是右手对着天空一举着,一把金黄色的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对着那个老人,说道?;“这些都是晚辈的一些,为了一些情情爱爱的事情而争斗,你这个老人家,是不死不便插手啊!”

那知,那个老人不讲理起来,看着刑匡,大声的喊道:“我今天就是不讲理了,你能拿我怎么着了?”

刑匡一听,眉头深深的皱着,然后还是抢挤出一丝的微笑,说道:“那个凤凰女,可算是我半个徒弟,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

那老人倒是非常越快的说道:“但是,今天这个事情,我还就是管定了,我还是很想知道,你的身手,到底怎么样子,能够准确的辩论出那些灵丹是我们的兽丹,我想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那么的简单吧?”

那刑匡面色也是微微的一怔,然后很是客气的说道:“前辈倒是挺看的起我的啊,连这个都已将想到了,真的让我无地自容啊1””你小子,不要和说一些你们人类的客套话,我可是很清楚的知道,特别是你手中的剑,我想不会是随随便便的一把剑而已吧!并且我还能从这把剑的气息中感到那场大战,我想那场大战,你一定是参与其中了,对不对?”那老人一脸的铁青,心中的戾气倒是非常足啊。

刑匡看着他的这个摸样,倒也不是非常的额惊慌,何时平静的说道:“前辈,你说笑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大战,我一点都不知道啊!”说完,眼角微微的瞥了他一眼,心中不段念叨:这个老家伙,竟然就是当年那个人类和神兽大战时,没有死去的一只吗?”哈哈哈、、、、既然,你不说,那我也没有说好说的,来吧!就让我的这把剑再一次尝尝你们人类的鲜血啊,呵呵!”老人异常兴奋的喊道。

刑匡嘴角撇除许多的不懈,大声的喊道:“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的剑染的人血液真的太多了,你们神兽都快要死光啦!哈哈哈、、、、、、”

那老人一听到这个话,脸色顿时就铁青了起来,大声的喊道:“我就是知道,你就是当年其中一个参加那场人类和神兽大战的人,是不是?”

刑匡也是不畏惧,大声的喝道:“不错!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就是那个当年带着千军万马的战皇,天下的额兵马唯我调动,杀你区区的畜生,有能怎么样啊?”

这下子,开始那个老人变的颜色,大声喝道:“原来就是你,就是害的我们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只能在这片灵魂体才能生存的额地方,活下来,过着没有氧气的日子,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刑匡长剑一横,倒是不怕他,对着这个老人,大声的额喝道:“哼!但是你忘你当你们神兽厮杀我们人类的场景了吗?几万人,早一夜之间,惨死!所以你们的下场就是应该的!”说完满心的愤怒被激发了起来,有股想要杀人的冲动。

那个老夫人倒是听到的非常的清楚,当初的神兽和人类的大战,就是为了一个人,就在听空中为了一个人类的男人而不惜厮杀的灵兔啊,当年是为了这个男人,额米有想到几百年过去了,还是为了这个男人在厮杀!

当年为了这个男人的死亡,不惜动用了一切的杀人手段,在一夜之间,将几万人,全部斩杀,其实当初我就劝过灵兔,这样子做吗,会冤枉很多的好人!

但是当时候他完全听不进去所有人的话语,铁了心得想要去报复,特别是她有一个姐姐,一个可以在瞬间就将一个男人迷倒的姐姐,使得所有的神兽打偶甘心的为了灵兔这件事情,而惹火上身。

事实证明真的惹出了很多的祸端,那个时候的战皇,那个时候的主宰者,康朝的皇帝,终于震怒了,派遣这个战功无双,从来就没有打过败仗的战皇来的,八十万大军,几乎将我们的种群绝灭啦!

长枪大刀,飞剑如雨,使得整个我们的额家园,变的到处都是焰火,但是那个战皇并没有想要放弃追杀我们一样,他的兵马一直追到我们的大草原,并且放火烧掉了我们所有的吃的,住的地方,将我们围在一座山脉之上,每天晚上都会发出密密麻麻的尖锐的长剑,每一次,我们都会死去很多的兄弟姐妹。

就在那个时候,我的心中恨透了这个男人,那个被称为战皇的男人,亲手毁灭了我们的家园,第二天清晨的大屠杀,是我这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他们的大刀,他们铁枪,他们的冷箭,无时无刻不在杀害我们的兄弟姐妹。

我只是知道,我的眼前都是跑动的兄弟姐妹,鲜血已经娇红了我的双眼,我也不知道是因为被锐利的刀杀了,还是我被吓得晕了过去,但事后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被吓晕了过去。

但是最后,我还是知道,就是这个样子死的人,不仅仅我一个人,还有很多人,包括那个时候的鸟儿,还有无敌,并且还有自己眼前的这个老人。

看着刑匡竟然自我承认了自己酒肆当年那个战皇的时候,那老夫人的心,顿时都是有了一些的激动,甚至想要杀了刑匡。

但是还是忍住了,他很清楚,这件事情,并不是刑匡的错误,她自己很清楚的知道,是人们的贪欲杀害他们,为了抓住九灵兔,他们组织了那么多的人,目的只是为了杀了九灵兔,但是没有抓住灵兔,最后落得家破人亡。

那老头已经和刑匡打了起来,异常的惨烈,找找都是杀招,每一招都是想要指对方于死地,没有一丝的感情可言。

看着他们这个样子,老夫人对着天空大声的一声嚎叫:“你们都在在干什么?你们的敌人应该是无敌!”然后看着灵兔,大声的喊道:“你难道忘了,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了吗?”然后又将自己的脸转向了老人,大声的喊道:“你不是想要报仇的吗?现在怎么了,当年的事情,又不是你一个人这样子,我们都是,但是你现在的大仇不报了吗?”

风阳看着,在那老夫人的声音在消失了之后,他们的动作也是缓缓的收了起来,自己也是连忙的驱动自己的身体,快速的控制玲儿让他停止下来。

而第一个停止下来的是灵兔,她缓缓地飞到了地上,看着自己师傅,然后有些内疚的低着头,对着自己师傅说道:“我们走吧!我们去救鸟儿!”那老夫人轻轻的点着头,而后转身就要走开。

那风阳一见,连忙上前对着自己的师傅,喊道:“师傅我们也跟着一起去!”

那刑匡看着他们两个灵兽的背影,想想当年犯下的屠杀,心中也是有了一些的内疚,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手中的剑,轻轻的一甩买酒消失不见了。

而那个老头子看着他们两个都跑了,也是不问刑匡的问题了,手中的剑,微微的一弯,踏着虚空,快速的跟了上去,大声的喊道:“我和你一起去找无敌,我也要杀了那个家伙!”

但是那个玲儿但是心不甘的想要去,很是不开心的说道:“为什么要帮助别人啊?我们还是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那风阳一听,连忙的追着,说着:“我们是走不出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状态时灵魂体,如果想要真正的离开,就必须偶自己的身体,而我们的身体,只有刚才那两个人知道,所以我们必须跟上他们!”

“什么?他们竟然敢动我的躯体,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那我们快些拿回我们的身体,赶快离开这个地方,都是湿漉漉的,感觉非常的不舒服!”玲儿满脸的嫌弃,不停的说道。

这个风阳当然是明白的了,玲儿是火凤凰,在这片潮湿的地方,是她的克星,难免是有些难受的,于是风阳轻轻的握住玲儿的说,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快点追上去把,不然他们消失了,就不好找了!”

玲儿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哪知道,这个时候,那个刑匡却是流露出一脸的坏笑,看着风阳,一股鄙视的味道,风阳脸色一皱,暗暗的骂道:“这个老狐狸,做什么事情,都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真是气人啊!”

这个时候,刑匡看着风阳,然后又是假装关心玲儿的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快些追上去吧!不然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问题啦!”

这句话说得风阳,心中倒是有了一些的震撼,这个老小子什么时候,变的是那么的通情达理啦,倒是让的风阳一阵子的郁闷,站在原地,这时候,就听见,玲儿喊道自己,说道:“你怎么还不走啊?”

风阳一回神,呵呵的笑着,说道:“来了!来了!”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头发,对着玲儿说道,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我在我们今天晚上的要做的事情,你懂得啊?说的时候呵呵的大笑着。

在前面,灵兔还老夫人缓缓的走着,看着灵兔不时的望着后面,脸色也是有了一些的期盼,然后又微微的叹息一声,老夫人看到灵兔这个样子,呵呵的说道:”那个小子是不会来的,他可是有着自己的女人的男人,并且,你也看见了,刚才那个女人是多么的美丽妖艳!“

那知道,那灵兔听完之后,看着自己的师傅,很是不满的说道:”难道我i还会比她差吗?“

那老夫人还是呵呵的笑着,说道:“差,倒是没有,但是你和她比,你是清新甜美,不懂得调解男人的女人,而刚才那个女人就不一样啦!”

灵兔听着自己的师傅竟然夸着那个女人,心中也是非常的不愉快,看着这几句的师傅,说道:“我那里和那个女人不一样,他只不过是有一只带着火的大鸟而已!”

那老夫人呵呵的笑着,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个女人懂得调解男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