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章 再见玲儿、邢匡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70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听到风阳的声音,饶是很是生气的玲儿在此刻就像风筝散了气一样,慢慢的软了下来,然后原本愤怒的眼睛在此刻竟然变的有些羞涩和狂热起来,迅速的将自己周身的火焰熄灭,飞速的奔向凤阳,

一把将风阳抱了起来,嘴巴中不停得说道:“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看到你真的太好了!”

邢匡也是在看见了凤阳之后,刚欲挥发出去的剑气,在顷刻间,收了起来,脸庞之上也是瞬间有了一丝的笑容,然后脚尖轻轻的一点地面,腾空飞了起来,来到了凤阳的身边,笑盈盈的说道:“你

小子没有什么事情吧!这些真的是有些担忧你啊!”

听得邢匡这样子说道,凤阳的心,也是在此刻便的有些温暖起来,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感受啊,如今身在其中,真的是让自己好开心啊,然后说道:“师傅,玲儿我没有事情,你们放心吧!”邢匡

看着凤阳的样子,很是平和,不像是有事的样子,他可是答应蒙平的,绝对不能这个小子出任何的事情,这是对他的承诺,如果今天凤阳镇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镇的就对不起死去的蒙平啦!

看着这三道耀眼的光芒,邢匡的严重中充满着诡异,在心中暗暗的想到:灵气好浓郁,这到底是什么?好像在哪里遇见过一样!随即也没有问候凤阳,然后一个翻身,浩瀚的剑气,萦绕在他的全身

之上,两只手臂轻轻的一收,那三颗灵丹尽数的守在了他的手里面,然后大声喊道:“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那么多的千年老怪啊!

在邢匡将那三人的灵丹夺走之后,只见的,那三个人在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就像风筝断了线一样,飞一般的向着后边砸去,然后重重的砸在可地面上,脸色异常的苍白,眼眸子看着邢匡手中

的灵丹,都快要滴出了鲜血。、

凤阳一见,飞速的奔到师傅的面前,解释道:“师傅,为什么要拿他们的灵丹啊!灵丹可是他们的生命啊!”邢匡眉头一皱,喊道:“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样被他们抓起来的呢?”凤阳一听,

心中也是一笑,还是一位战皇呢?连这点小亏到现在还是记得啊!然后笑笑的说道:“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把你救出来了啊?他们可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你和玲儿出来的,怎么可能恩将仇报呢?”

邢匡一听,就来了脾气,喊道:“你这臭小子,是不是这帮人给你灌什么迷魂汤啦,你竟然帮着他们说话,到底谁是你的师父啊!”玲儿见了,也是缓缓的飞了过来,对着凤阳说道:“那个女子是

谁?”凤阳沿着玲儿的手指看了过去,看见了灵兔,他同样是用着这样的眼光看着玲儿,顺便将眼光瞄向了自己,顿时心中有些冷汗,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和玲儿解释了,愣在哪里,不知道,怎么办才

好,脸色微微的笑着。

邢匡一看凤阳的这个样子,心中也是有些明白,微微的一咳嗽,说道:“没有想到啊,这才几日不见,那么快就又找到一个相好的啊,玲儿,你看看,人家都不要你,哈哈、、、、”这凤阳一听,头

都是有些大了起来,在心中暗暗的骂道:这个老家伙就喜欢这样,老是喜欢搬弄是非。于是自己连忙的解释道:“是我的一个朋友!”

“朋友!是吧?为什么她的眼神中有些愤恨,就在我刚才抱住你开始,他的眼神就没有离开我,我看不会是朋友那么简单吧!”玲儿看着凤阳,绝美妖娆的脸庞之上,微微的有些怒气,对着凤阳说道。

凤阳没有想到事情会遭到这种地步,心中一时间竟然也没有了办法,呵呵的笑着。

这个时候,就听见灵兔在下面有些吃力的喊道:“凤阳那个女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搂抱着你,为什么?”经她这样子一问,此刻连玲儿的目光都一直的看着凤阳,顿时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啦!只能,

呵呵的笑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是他的女人!你是谁?”玲儿看着凤阳的这个摸样,心中也是有些怒气,然后对着灵兔大声的喊道。

那灵兔一听,那还了得,怎么能饶了玲儿,也是不想退的大声的喊道:“你是他的女人!他何时有了你这个女人啦!我才是他的妻子,你又算得什么?”说完,眼神狠狠得刮了凤阳一眼,像是在询问

凤阳是不是真的?他真的是你的女人?凤阳一见,只是心虚的呵呵的一笑,看着看着,就低下了头,这也就间接地证明了,那个女人的话,不是假话,她真的是凤阳的女人,越是这个样子,那个灵兔,就

更加的不饶了玲儿。

对着天空中,漂浮着的玲儿大声的喊道:“好!好啊!我也是凤阳的女人!我也是!”灵兔没有了灵丹,说话也是没有了多少的力气,但是她还是尽量的把自己的声音拉的很长,很高,让的玲儿和风

阳都可以听见,就是邢匡在此刻也是能够听见的,听得是异常的开心。

然后就听见邢匡对玲儿说道:“男人,是要争取的,你有没有自信,杀了那只兔子啊!”然后微笑着看着凤阳,真有点乐极生悲的样子,气的凤阳就想跳起来吃了眼前这个师傅,但是凤阳越是这个样子,

那邢匡好像越是很开心的样子。

这时候,玲儿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凤阳有些诶怒气,然后又看向邢匡,说道:“对付一只兔子,我还是又把握将他瞬间击杀的,你想怎么做的啊?”邢匡也是微微的一笑,说道:“当然!我是知道,

你们灵兽之间是有着约定的,无论什么事情,都是靠着实力来证明的,所以我要你和他对决一场,也是希望你能够给我们赢一局来,也免除那天我受的屈辱啊,呵呵、、、”

那凤阳一听,顿时就急了起来,对着邢匡有些急切的,说道:“灵兔子,可是没有灵丹啊,怎么能和玲儿打呢?”一听凤阳这样子说,那个邢匡就笑的更加的开心起来,说道:“哈哈哈、、、你不要担心

我一定会把灵丹还给她的,看不出来,你真的还关心她的吗?看来你小子真的把她给睡了,真的是厉害啊!”听得邢匡的话,凤阳也是明白他这样子做,摆明是想要激发玲儿杀了灵兔子的决心,这个老家伙,

我时候就一点长辈的威严都没有。

邢匡看着凤阳,然后轻轻的笑着,说道:“你看好了啊!我现在就把那只兔子的灵丹还给他,你可要看好了!”说完,只见他手掌轻轻的一挥,将自己手中的一颗泛着白色光芒的灵丹轻轻的送了出去

然后大声的喊道:“那个小白兔子,既然你们都是我徒弟的女人,你们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让我的徒弟真的是没有办法选择啊,如今是有个好办法,那就是你们两个灵兽,来一场真正的比试,你看

怎么样啊?小白兔啊!”

灵兔子也是被气糊涂了,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在她旁边的老妇人,顿时也是有些慌张,刚要劝解的时候,灵兔子早就已经腾空跃起,想要和玲儿一绝高低啦!但是由于自己的灵丹已经消失,

没有足够的力气挣扎喊叫着,在内心,不断的挣扎着,灵兔啊,你怎么可以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在外人的面前呢?真的是情字头上一把刀啊!

躺在老妇人一旁的老人,额头都是流满了汗水,身体也是开始慢慢的深锁着,毕竟他在几千年前,受过鸟儿的重伤,如今灵丹都没有了,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是没有了,躺在地上,不断的扭动着,邢匡微笑

看着他们的额比拼,同时目光也是没有离开过下面的两个人,也是看出来可一名老人的摸样,随即微微的笑着,身子轻轻的一闪,站在了那个老人的而面前,轻轻的问道:“老人家,你可是非常的不好受啊?”

老人轻轻的睁开双眼,眼眸都是汗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但是轻轻的一哼,没有理邢匡。

而老妇人却是轻轻的一声叹息,说道:“如果你想要惩治他的话,就使在我的身上吧!他曾经受过重伤,现在又失去了灵丹,你的行为只会让他很快就死去啊!就算老身求求你,还给他灵丹,你想要什么,

我给你!”邢匡一听,面色渐渐的在变换着,然后呵呵的笑着,说道:“既然你都说话了,那我就把灵丹还给他就是了!”然后就见,邢匡的大手一挥,将自己手中青色的灵丹缓缓的发出,漂浮在空气中

顿时一股清新的感觉荡漾在整个竹林之中。

老妇人看道这个情景,也是有些吃惊,没有想到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到是真的挺爽快的,答应给了就给了,也不视为一名俊杰,但是就在那颗青色的灵丹漂浮在空中的时候,哪位老人竟然生生的将

排除在外,嘴角中,有些无力的喊道:“你这个可恶的人类,我救了你们,你们竟然恩将仇报,我就算是死,也绝不让你碰到丹顶鹤的分毫,竟然想要杀,你就杀了我,好了。来啊!来啊!”哪位老人

眼眸整的老大,不容一丝的忽视一般的看着邢匡。

邢匡面色微微的一愣,也是有些汗颜,为了自己的朋友竟然不需要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人,他是最喜欢的,也是最敬佩的,邢匡当然知道,自己是他们拼了性命救出来的,但是自己这些天在那座塔里面

受的苦,怎么也要报一下不平吧!但是没有想到,这下子报不平,差点出了事情,心中原本的想要戏耍他们一下的心理,在此刻竟然变的有些负罪感。

老妇人看着那老人的样子,心中也是一狠,冲着邢匡说道:“你还是杀了我吧!是我求他救你的,没有想到,我错信了凤阳的话,就你们出来,你们竟然这个样子对待我们,就算是我瞎了眼,信错了人

那邢匡一听到他们提到凤阳,心中的负罪感就更加的沉重了,心中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是一个滋味,想要解释,但是就是开不了口,脸庞苦笑着,然后将自己手中的另一颗红色的灵丹也是放了出来。

然后微微的一拱手,说道:“刚才两位前辈的话,真的让晚辈有些无地自容,晚辈真的很感谢你们的相救,我只是想要戏谑你们一下,真的没有什么坏的意思,刚才的冒失之举,还是希望前辈们不要生气

晚辈,这些给你们配一个不是,真的很抱歉!”

那老妇人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类,变幻之间真的额太快了,不仅间想起来,狡诈这两字,心中也是不能理解,但是看着自己的灵丹就在自己的面前怎么可以放弃呢,然后身体微微的一收,将自己的灵丹

收了起来,那老人一见,老妇人已经将自己的灵丹收了起来,自己也是在瞬间将自己的灵丹收了起来,然后在瞬间将自己的灵气运起,对着邢匡击打而去,大声的喊道:“你这个可恶的人类,我们冒着

自己的生命危险救下你们,你们竟然这个样子对待我们,我今天就要杀了你!”说完,只见那个老人,右手臂轻轻一挥,念叨:“剑来!”

在一瞬间,一把泛着青色光芒的长剑,已经在他的手中,一横,刺向邢匡而去,邢匡脸色微微的苦笑着,心中不断嘲笑自己,这就是自己戏谑自己的恩人的下场,但是那位老妇人却是微微的叹息一声,

身子也是在瞬间飞起,手掌轻轻的恶意挥动,将那把剑,挡了下来,那老人看见那名夫人竟然帮着别人打自己,心中难免有些疑问,说道:“你干什么啊?你忘了他刚才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吗?”那老妇人

轻轻的一个闪身,将老人手中的剑夺下,说道:“都是无心之举,何必要出剑啊!如果不是他,现在你能拥有灵丹吧!”

那老人也是轻轻的一声大喝,说道:“如果不是这个小子把走了我们的灵丹,我们怎么会变成刚才那个样子啊!”老妇人脸色严肃的说道:“但是你也是关押别人好多的日子啊?就这样子持平了。算了!

再说我们这次的目的也是为了救他们出来,现在大家都是明白了过来,何必再苦苦的纠缠呢?”

邢匡听着老妇人的话,心中一阵子的感动,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对着那个老人,说道:“晚辈刚才的事情,真的有些过火,还是请你不要介意啊!”说完深深给那个老人一拜,表示抱歉啊。那老人看着

邢匡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一些什么,脸色微微的一扭,哼了一声,将自己的剑,收了起来。

那老妇人看着那老人已经将自己的剑收了起来,心中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子看着邢匡,问道:“你就是凤阳的师父吧!竟然被你大了很多,但是一切都是以实力论处,在下丹顶鹤!”那邢匡

一见,站在自己面前的老人都已经自报了自己的性命,自己如果不做的什么的话,就真的太对不起别人对自己的尊重了,于是也是微微的说道:“我叫邢匡!”

那老妇人微微的一笑,然后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玲儿与灵兔子的比试,眉头难免的有了一些的皱褶,说道:“你看看,能不能让德他们停下来的办法啊!”这邢匡一听到,让他们停下来的办法,眉头瞬间也就

开始有些皱了起来,慢慢的说道:“呵呵,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办法让他们停下来,唯一的方法,就只有凤阳那个小子自己想办法啦!”说完看着天空中,站在一旁,急的来回的跑着的凤阳,心中早就

乐开了花。

那老妇人一听也是微微的一声叹息,他们都是深爱着凤阳,怎么可能就此罢手了呢?问道:“你就是凤阳的师父!是吗?”那邢匡一听,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是他的师父,但是也是

他的好朋友,我们是亦师亦友啊,呵呵!”

那老夫人一听也是又些吃惊,但是再一想,刚在邢匡做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好的惊讶了,那么的人了,竟然还是和小孩子一样的想法,这叫人怎么也想不到,但是邢匡一说自己是和凤阳是亦师亦友的

话,这个样子的说法,就可以说的过来了。

然后他还是无奈的看着天空中的战局,如果在要是这样子打下去,双方一定会有一方受伤的,那可怎么办啊?而邢匡只是站在一旁呵呵额笑着,并不像很是着急的样子。

凤阳急的来会的跑动着,嘴巴肿不断的喊着:“不要打啦!不要打啦!”但是她的喊声,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一样,他们还是施展出自己全部的力量,相互的打拼,一股炽热的火焰飞速的冲向灵兔子

而灵兔子也是在瞬间就化作了一股清澈的泉水,洒在了那股火焰之上,玲儿一见,脸色气的铁青,看着灵兔子,大声的喊道:“我没有想到你这只兔子竟然会有这般的本事,哈哈哈!”那灵兔子也是

绕了玲儿,大声的喊道:“恩!我也没有想到一直带着火的懒家伙,竟然还是会吐火的,真的也是让我想不到啊!”

只见他们打得越加的激烈,他们之间的佩服之意,也是在慢慢的猛升起来,渐渐的每一招都是保留了一点威力,但是凤阳是看不出来的,而邢匡和老妇人、老人,却是看了出来,心中也是微微的笑着

而邢匡的脸色笑的无比的开心啊。

看着他们打得如此的激烈,凤阳镇的不忍心看的任何一方受到伤害,也就不顾自己的安慰,手中的剑气,微微的飞起,冲进去了他们的能量波纹之中,他的这个举动,早一瞬间就被邢匡擦觉,顿时

他也坐不住了,身体也是飞快了冲了上去,那个老妇人当然也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也是飞快的冲了上去,心中不禁的想到这个小子竟然不要自己的性命,想要拦住他们,这个傻小子啊。

但是邢匡的速度就是太快,还是没有阻挡住凤阳的冲动,之间他,不要命的一头钻了进去,然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玲儿与灵兔子,一见,顿时大惊失色,也不去比拼,飞速的去救下凤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