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章 鹤神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95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在和姐姐降落人间之后,就分开了,然后就没有了音讯。我们是在主人的法力的守护下,才得以平安的降落的,但是在降落的途中突然出现了一些事故,让我们彻底的分开了,而我也在不断的寻找她的身影。

我在红色的丹红的照耀之下,渐渐的开始失去了意识,然后不知不觉之中晕了过去。

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在一道山洞之中,山洞中有着有些灵气浓郁的溪流,而我自己就浸泡在溪流之中,并且我的黄金色鸟儿也在溪流中漂浮着,我本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是在我一触碰它的时候,它竟然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

看着他的欢快叫声,而我也是有些欣慰,但是让我不解的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面,那道红色的光照,到底是什么呢?我在嘴边不停的嘀咕着。

突然,一道有些沙哑的清脆之声,从山洞口中缓缓的响起来,说道:“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害你的!”

我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瞬间的转到那个山洞的方向,却看见了一位脸色有些慈祥的老夫人,缓缓的向着自己走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慌忙间,也不知道想要说一些什么,只是愣着看着她一步步的走过来。

“你不是人间的奇兽,应该是天上,并且我感觉你身上还有一股可怕地能量,我对这个,很感兴趣!”那个老夫人,站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是浸泡在温泉之中,看着他的时候,头颅仰的很高,那时候就感觉他很高大。

我也有些的胆怯的看着,说道:“恩,我是从天上来了,被人类追杀,不知道就跑进来这里了,本来遇见了一只小红鸟,但是那只小红鸟却在与狮子兽的战争中死了,对此,我很愧疚!”

老夫人的面色很严肃,严肃的让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说道:“也许就是你的插手,才导致整个鸟族部落的消失,而狮子兽才得以生存啊!”

我慌忙的抢过来,说道:“我不是有意的想要让鸟族消失,我只是不希望看见杀戮,他们这样子做,真的太残忍啦!”

突然,老夫人突然的大笑了起来,说道:“残忍!适者生存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我的这片空间,本来就不算很大,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必须有一方必须死亡,不然这里面怎么可能养那么多的物种呢,光是吃,就可能把这里,吃没有了!”

我也是终于明白了起来,原来这里的一切,包括那个战争,都是眼前这个人造就的啊,想着想着,心里就不舒服了起来,也是有些烦躁眼前这个人,眼神也是有些憎恨起来。

“怎么?你很憎恨我吗?但是,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额头上的九道印记,所以,我要收你为徒!”老夫人面色有些微笑的说道,貌似好久没有这样子的开心过了。

而我一听到他要收我为徒弟,心中也是有些一丝的欢喜,但是转念一想,这个人那么的残忍,以后成为了她的徒弟,自己不也是那么的残忍了,于是,脸色一沉,说道:“我不愿意当你的徒弟!”

那老夫人听到我说的话,脸色明显是有些不高兴了起来,厉声说道:“在这片天地间的生物,没有一个,不想成为我的徒弟的,如今,我答应受你为徒,你竟然不答应,你可真不知道抬举!”

看着那个老夫人的面色,我也不理会,将自己的脸额,看着自己的小黄金色的鸟儿,不停地替他梳理着羽毛,而他也好像很是乐意被我梳理一样,愉快的叫着。

那个老夫人好像并不是很甘心我对他不理不睬的,于是,脸色微微的一笑,说道:“我一定要受你为徒,还有你手里的小鸟,我也一并的收了!”

我一听见他要打我的手里的鸟儿的注意,我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想干什么?”

老夫人面色依旧是微笑,说道:“我没有先要干什么,我只是想要收你们为我的徒弟而已,并且是非收不可!”

“如果,我也是不愿意呢?”我脸色也是不饶他,与她对了上去。

“我会想方法让你愿意的,我会让你知道,如果想在这片空间活下去,并且过的非常的好,就必须的是我的徒弟,还有忘了告诉你,你的身体已经被我给收拾好了,这里的天地只是适合,灵魂体的生存,所以我们的身体都是有一个固定的放置的地方,那么,现在你想好了没有,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徒弟啊?”

老夫人滔滔不绝的说道着,眼神很是炽热的看着我,希望我可以给她一个答案。

但是我还是保持原来的立场,坚决不成为她的徒弟,说道:“我说过,你那么的残忍,我怎么会让你成为我的师傅呢?”

没有想到那位老夫人,竟然仰天大笑,说道:“好好!有魄力!我喜欢,但是我会让你乖乖的拜我为师父的!”

我听着她的笑声,完全没有理会的道理,继续抚摸着我的鸟儿,那老夫人有开始说道:“看来,你那么喜欢这只小鸟,那么你就带着一起去吧!”

我一听,急切的抬起眼眸,刚欲想要问道,我们要去哪里的时候,一道空间的漩涡,将我和小鸟卷了进去,然后那道空间又渐渐的恢复成了平常。

看着我和小鸟进入那片的额空间,那位老夫人,笑呵呵的说道:“不经过历练,怎可以成大器呢?小家伙们,我可是当你出来的时候,会大变个样子啊!”

我和小鸟在那空间的急流里面,奋力的挣扎着,然后被飞速的运送着,最后在一道漆黑色森里之中,掉落了下来。

森林之间,奇黑无比,伸出五指看到,并且森林之中充斥着血腥的味道,浓郁的血腥的味道,让我闻到之后,喉咙都是有些想吐的感觉,并且雾气弥漫着,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的,看起来,煞是害怕。

小鸟吓得钻进了我的衣服之中,我的双腿也是有些的颤抖着,在自己的心中的不停地嘀咕着,难道自己是在阴曹地府之中吗?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一个啊,我小心翼翼的向着前面走着。

突然被一样东西绊了一下,惊呼一声,倒在了地上,然后顿时就感觉道自己的胸前也是有着许多的东西,我冒着很大的勇气,伸出手掌,慢慢的试探着,这一试探,真的彻底将我给吓到了。

那是死人!那是有鼻子,有嘴巴,有眼睛的死人,我惊呼一声,拼命的想要跑出这片森林,但是我用尽了全力,跑了几圈,但是还是一遍一遍的回到了原点,那个有着死人的地方。

我对着天空大声的喊着那位老夫人,让她将自己和小鸟放出去,但是就是没有回音,换回来的是一阵犹如冬天一般的寒风,吹在身上,顿时自己就快要被冰冻了一样。

就在被寒风吹在身上的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顿时感觉,自己的头脑清醒了很多,但是躺在我的怀抱里面的小鸟却不是那么的开心,黄色的头颅,不停的颤抖着,是被寒风吹在头上的缘故吧。

尽管是清醒了,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我应该怎么才能走出去,我就傻傻的愣在这里,看着漆黑的天空,周围是一片血腥的味道,但是我在等,我在等着日出,我希望日出升起来的时候,我想我就可以走出了这个地方了。

这个漫长的等待让我持续不知道多久,寒风有着一点一点,渐渐的变的疯狂而肆虐了起来,我站在原地,身体都快要结成了冰,我环抱中的小鸟被冻的叽叽喳喳的叫着,那声音听了让人心疼。

也许就是这个声音给了我的力量,我奋力在地上跺了跺,然后迈着轻轻的脚步,向着前方走去,我这一次的行走,一路之上,作了很多的记号,没到我我感觉到走到那个记号的时候,我就转个弯,向着没有记号的地方走去。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感觉,我已经把整个森林都已经走遍了,因为到处都是我的插着的记号,但是我的心在这个时候就越加的紧张,到了这个时候,只要你微微的走错了道路,或者走了回去,你前面的一切都是白搭,都是白白的浪费了。

我的双手平平的张开,手,触及道没有记号的地方去,并且脚步也是随着这个没有记号的地方,慢慢的向着前面走着,然后在自己没有记号的同时,而自己的脚下,竟然也没有了空间,然后掉了下去。

我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这么高的悬崖,即便是我从天上跳了下来,但是天空还是明亮,我感觉不到什么,但是现在,我的疯狂的坠落是漆黑的一片。

但是,就在我感觉道自己,非常的没有希望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丝的光明,那阵的是一道光明,但是在我看清楚之后,我就感觉到,那不是光明,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黄沙还在不停的咆哮着。

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我重重的摔在了黄沙之上,晕了过去,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和感觉到,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渴,渴的我,都快要窒息了。

我轻轻的站了起来,看着漫天无际,都是黄色的颜色的大沙漠,顿时,双腿开始软了起来,对着蓝色的天空,大声的喊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的声音在这片沙漠之上,没有丝毫的作用,甚至没有黄沙的抖动的声音大。心,顿时散了下来,犹如这个一地的黄沙一样。

我怀抱中的小鸟,这个时候,脸叫的的声音,好像都已经叫不出声音来了,嘴巴张的很大,想叫却因为口渴却叫不出声音来,那个样子让人看,很是心疼,所以我的坚强的站了起来,我相信那么的沙漠之上,一定会有一个有水源的地方。

我对着小鸟轻轻的,几乎说不出的声音,对他说道,鸟儿,坚持住啊,姐姐带着你找水去,说完,我就踏着脚步盯着炎热的太阳,向着前方走着。

炽热的太阳几乎快要将我的眼睛晒瞎了,我的就感觉我的双腿和双脚已经不是我的了,好像已经熟透了,我就在那一瞬间,跌倒在地上,然后沿着高高的黄沙滚了下去,满嘴和鼻孔中都是黄沙的味道。

我平躺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之上,睁开已经不睁开的眼睛,看着天空,我感觉我都快已经成了一个骷髅,全身没有了水分,那是一种的绝望的眼神,但是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环抱中的鸟儿,还有心跳的声音。

也就是这个样子,我才有勇气继续的走下去,那时候的我才知道,我不是为了自己而活,我是为了我怀抱中的一只小鸟,一个我不能让他死去的小鸟,如果不是我的原因,鸟族,怎么会消失呢?

我艰难的爬了起来,缓缓地向着前方爬去,手掌狠狠的抓住地面,指甲此刻都好像快要断了,裂了。

突然,刮起来了一阵风阳,一阵潮湿的风,我的心突然变得有了劲来,然后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沿着风吹起来的地方,疯狂,忘我的爬去,在我终于翻过了在自己的眼前最高的那最黄沙堆的时候,看见了一座草原。

漫天遍野的草原,并且我的眼睛还深深的而看到了一座水源,一座小河流,我的心,好像快要跳了出来一样,然后连滚带着爬得,一头钻进了那条小河流中,情愿不要再出来了。

但是我也突然的发现了一个事情,在我进入了这片的平原的时候,长满了草的平原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这片空间的气候,竟然是那么的潮湿,完全没有沙漠之上的那么的干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我轻轻的抚摸着我怀抱中的鸟儿,此刻的他竟然漂浮在小河流之上,不断的来回的游动着,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而我就又一头钻进了小河流的最深处,沐浴在河流的最底部,因为我知道那里面的真的太凉快了。

自己真的被刚在沙漠之上的干燥气温给吓怕了,于是,现在的自己想要给自己足够的补偿,然而就在自己的很愉快的同时,鸟儿开始不寻常的鸣叫着。

我听到了之后,立刻钻了出来,而鸟儿立刻就向着我的怀里面钻,我也似只是一抬头,就彻底的呆住了。

那个是什么,好像月亮之上的宫殿啊,广寒宫,是吗?是广寒宫吗?难道说这里是在月亮的上面吗?我在月亮的上面。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小河流的前面就真的有一座,蓝色的透发着白色气息的古老的宫殿,那就是自己生活了五百年的广寒宫啊,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过了一会儿,他看见了主人竟然坐在了凭栏的地方,眼神带着忧伤的看着宫殿的右上方,那里有着千军万马在不断的厮杀,其中的一位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任凭那些千军万马,竟然拿他没有丝毫的一点方法,我手中拿着的带着白光的长剑,不断的穿透那些兵甲的胸膛,然后慢慢的小落下来。

难道说,那是人,是后羿,但是怎么会呢?但是后羿怎么会在这里呢?这里可是广寒宫啊,难道说,后羿已经打道广寒宫里面去了吗?

然而就在自己想的同时,自己的姐姐,九尾狐竟然站在了主人的后边,微笑的看着我,向着我的这个方向看来,并且轻轻的给我挥挥她的小手,好像在说,你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主人都伤心成了这个样子了。

我就像着迷一样,竟然奋力的点着头,然后奋力的爬出小河流,向着广寒宫中爬去,然而就在自己的刚触碰到那广寒宫的一角的时候,自己竟然陷入了一道沼泽地之中,并且把原本矗立在自己眼前的广寒宫,竟然消失了,不见了。

我不停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从里面爬出来,但是自己越是使劲,自己就陷入的越深,到了最后,就正剩下了自己的头颅,但是还是不停的陷入,就在自己感觉到自己快要完蛋的时候。

眼前突然一黑,脑袋之中好像失去了方向,一片眩晕之后,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竟然在一座雪山的悬崖之上,并且寒冷的风,刺骨的吹进我只是传了件薄衫的身体之中,然后身体不断的打着哆嗦。

我怀中的小鸟慢慢的探出了头,看着我,好像砸给我鼓励一样,我对它微微的一笑,然后轻轻的沿着不是很滑得地方,缓缓的向着前方走去,就在自己快要过了这道悬崖的时候,突然一道风,吹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了自己的控制,然后轻轻的额向着下边瞟了下去,然后飞快的砸了下去。

绝望的心,又一次在我的心里产生了,我抓紧怀抱中的额小鸟,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但是,我没有想到,我竟然生生的砸在了一群雪狼老巢里面,然后,砸死了一只雪狼崽子,我惊慌不已,然后一转身想要逃跑的时候,却看见了那只被我砸死的狼崽子,我的心顿时有了一股赎罪的感觉,本想逃走的心,竟然在那一刻停了下来,我要赎罪,因为是我间接的把这只狼崽子杀死的。

我想不用我多想,我就应该知道,我是跑不掉的,因为此刻秘密的白色的雪狼已经团团的将我包围了,我就是想要跑,也无能威力的跑下去了,于是,我就坐在地上,等待着他们将我和小鸟吃了。

小鸟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一看见了狼群,就全身的颤抖起来,并且对他们不断的鸣叫,好想一点也不害怕他们一样,他甚至想要冲出去,与他们决战,我看之后,就更加的惊讶。

但是后来想了想,也许他们的种族是对兽类的有一股的敌意,是天生就具有的吧,不然怎么会这个样子的。

我轻轻的安抚着小鸟,但是他的情绪还是那么的波动,而我就坐在地上,也不说话,也不动弹的坐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起来的,我就遮住呼吸,不让自己的气息流露出来,然后我的双手也遮住鸟儿的呼吸。

大约过了不知道有了有了多久,狼群在我和鸟儿的面前来回的转悠着,我也快要的憋死了都,而最终自己的付出得到了汇报,那一群的白色的雪狼,慢慢的离开了。

而我也大舒了一口气,对着寒冷的口气。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并且我的脑袋都开始有些晕了起来,终于是没有止住的,到了下来,然后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当自己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一层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压着自己的都起不了身子,我慌忙的寻找着小鸟,那鸟儿似乎已经快要冻僵了。

我其实我也好不到那里去啊,自己的双腿此刻都不能动弹了,但是我就是不能让我身边的鸟儿去死,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赎罪,也许是愧疚,我就在它的身上不停的吐着温热的气息,让他的身体可以暖和一些。

在事后,我经常和化成了人形之后的鸟儿讲,如果在这里,没有你的一路跟随的话,我想我应该就死在了那里了!鸟儿听了,也是点点着他的头,也是对我说道,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想我早就死啦!不是吗?我听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的感动。

在我万分的紧张之下,在我不断给着她输送暖气之后,那知鸟儿终于有了生气,缓缓的叫着,眼中流露出一丝的依赖和感激,我看着他,眼泪也是流了出来。

我将她轻轻的放进了我的怀抱之中,因为那里还是有些温度的,我轻轻的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腿几乎没有了直觉,那种感觉,真的听让人难以接受的,我就靠着自己的手,在这一大片的雪地里面来回的爬着,爬着爬着,全身都暖和了起来,而脚上的僵硬也是慢慢的有了直觉。

我开心的爬了起来,想要跑走,却突然发现了自己刚才坐下的一件连自己偶不能饶恕的错误,自己亲手杀害的那知狼崽子,内心真的很是歉疚,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也不管天气有多么的寒冷。

我就在他的身边有手掌,给那只狼崽子挖了一个坑,因为天气太过于寒冷,我没有想道,连土地都是那么的额坚硬,我的两只手掌都已经磨出了鲜血,丝丝的低落在白雪之上,然后将狼崽子放了进去,然后面色很歉疚的对他说道,我杀你不是我故意的,如果你有机会的,你可以杀了我!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说出了那句话,如果有机会,怎么会有那个机会呢,你都已经死了!

然后我再一次回头看了他最后一眼,向着的大雪山的出口跑去,但是那么大山,我是真的跑不出去了!我铮铮跑了一夜,但是再一次看着下面的时候,却还是离着地面很高的样子。

而一路上,我也是看到了不同的生物的样子,有着老虎,有着狮子,但是有一点我终于是可以证明出来了,那就是小鸟在看到狮子之后,就像发了疯一样,向着他冲去,但是结果还是我的手太慢了,鸟儿还是惹怒了那只狮子。

我在一把手抓住了鸟儿之后,然后不要命的,沿着悬崖,滑了下去,然后也不知道怎么了本来是划着的,到了最后竟然成了滚着的样子,然后是又滑又滚,在最后终于落在了一个山腰的时候,终于可以休息下来的时候。

我就狠狠的对着鸟儿发火,但是发着发着,也就没有了底气,叹了一口气,也就算了下来,他自己本来就知道是怎么会是,为什么还要发那么大的火啊,想了想真的是可笑,他们可是宿仇啊,都几千年啦!那里是一般情况下,就可以解决的啊。

我也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也是慢慢的额爬了起来,向着大雪山的山下跑去,刺骨的寒风和气流抨击的我真的没有了还手的余地,真能避开他的锋芒,躲开了行走,如果真的是与她相撞着向着前方走去,,那结果可就完了。

那道锋芒终于过去的时候,我的心也就慢慢的放了下来,于是我就爬了起来,向着山下跑去,第一次感觉我的力气竟然那么的幼小,因为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无论怎么样子的跑,在最后都是又回到这个原点上来了,饿哦没有想道,竟然和那片漆黑的森林竟然是那么的相像,但是那么片森林的是那么的小,但是这是一大片的,甚至是一座雪山,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鸟儿可怜的小脑袋,我的意识告诉我,一定要坚持的走下去,走出这座雪山,也许,他就是我支持我一直走下去的动力吧!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也许是一种反悔或者是赎罪。

我继续的跑着,因为跑着可以使我的身体快速的暖和起来,使我有着足够的体力去完成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跑出了这座雪山,前面又是什么再迎接我,但是如果不跑的话,就更加的不知道下面的是什么了,就更加的不知道怎么出去了。

当我跑到山的半腰的时候,抬起眼的额一瞬间,看见一颗我做梦都想看见的花朵,桃花,我不知道桃花生长的是什么样子,我只听主人说过,他张的很美,粉红色的花瓣,那个时候,我也许被冻的糊涂了,在自己的脑海意识中,那个就是自己的认为和梦寐想要见到的桃花。

我又是就在怀疑这个地方,或者这片空间,为什么我的心里想着什么,这片空间就可以给自己创造出来呢,但是这个时候,我也不管也不问了,着了迷一样,轻轻的抬着自己的脚步向着前方走去,我想要触碰那一朵朵的粉红色的桃花般,其实那不是粉红色的,而是纯白的雪花。

还是鸟儿救了我一次,它对着我不断的叽叽喳喳的叫着,然后我突然的惊醒,在惊醒的同时,看见了脚下竟然是万丈悬崖,而在自己眼前的也不是什么粉红色的桃花,它也只不过是冰块在雪花的衬托下,形成的貌似花地摸样,而我竟然上了当。

这个当上的真的很不小啊,我是直接就掉了下去,坠入了万丈的深渊,万丈的雪花一样的世界,我又是感觉到绝望,也不知道第几次感觉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的,如果自己有着主人一样的本事,何故会成为这个摸样啊。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但是那个老夫人又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就在自己再一次挣来眼睛的时候,自己的面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草原之上,有着无数的黄色的马儿在疯狂的奔跑着,那种感觉让人看了就是一个字,惊心动魄,很想再随便的一只马儿之上,尽情的洒脱起来,然后大声的欢笑起来。

但是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对面却走来了一个人,一个全身都是白色的男人,一个为了就自己而牺牲的男人,香雪,他在向着自己的方向,踏着稳健的步伐,脸色微笑着,很俊朗,很神气的向着我的方向走来,然后伸出了他的手,轻轻的对我说:“我来找你了,你还在等我吗?”

我的泪水轻轻的滑落下了脸庞,我轻轻的点着头,心中所有的委屈都想和他倾诉,然而就在自己伸出手去触碰他的时候,他就像空气一样,消失了,我的心,在拥有与放弃之间,终于的受不了了,开始对着天空大声的叫骂着,然后就觉得,心口一疼吗,晕了过去。

当我再一次挣来双眼的时候,自己却处于一片竹林的上空,漂浮着,自己的脚下是白色的云彩,我连忙将自己眼角上的泪水擦去,看着向着自己飞来的一只全身都是泛着雪白颜色,但是只要头颅有着一点红的,丹顶鹤。

她向着自己缓缓的飞来,然后突然开口对我说道:“经历了那么多,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有了本事,可以帮助你多少事情了吧?”

我吃惊的看着她,因为他的声音和那个老夫人的声音真的很像,说道:“你是谁?”

那只丹顶鹤,轻轻的摇晃着翅膀,说道:“在你的心里,你不是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吗?竟然有了猜测,那就是的!”

我的眼眸在瞬间挣的很大,不敢相信的额看着面前这个美丽的丹顶鹤,我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我的真心话:“你那么美丽,为什么那妇女,那么的丑啊1”

丹顶鹤是彻底的被我气到了,或者说是被惊讶道了,说道:”哼!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和我一起离开,并且,认我作你的师傅,第二个就是,继续在这个无乐之门中继续的挣扎着!’

我看着那个丹顶鹤,嘴唇不停的抖动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