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赵兆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297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阳的脸色,有些暗淡和悲伤。

蒙平看出了端倪,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年我可是听说,柳穆还会代表南剑学院出战的?”

风阳也是听说了的,她还会再来的。

“那丫头真的是变态,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把”天罡剑气“练到顶峰,真是让人不得不害怕啊?”蒙平撸着胡须,脸色有些不可相信的说道。

“顶峰?”风阳也是吃惊的看着师傅。

师傅点了点头,有些深意的看着他,说道:“她的”剑气“固然厉害,但你习成的“气剑”也是足够她忌惮的啦!关键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

风阳明白师傅的意思,这是在暗暗的告诉他,自己是不是还会想当年一样,让了她半招。

风阳苦笑着摆摆自己的右手,那是曾经被折断,然后在寒冰中受过无数次的腐烂和痊愈的手臂。吃了那么多的苦,自己怎么可能再相让,那就太对不起自己啦!

“我这一年来受到的苦痛磨练,更让我坚信我一定要打倒她!”风阳坚毅的眼眸中不容一丝的过失,说道。

蒙平豪放的大笑,说道:“好!既然你有这样的心,为师定要助你拿到帝都“第一剑”!”

风阳看着师傅那张略显的有些苍老的脸额,这一年来,无论自己受到多少的讥讽和辱骂,他总是会细心的安慰自己,指引自己一步一步的向着高峰攀爬。

蒙平曾经无数次的对风阳说道:“那些虾米怎么能知道你这个大鹏的梦想呢?”心中不禁深深的感动,眼眶有些不争气的有些雾水。

“你们师徒感情倒是挺亲切的啊!”

风阳和师傅转过头,一道墨黑色袍服而略显清瘦的中年人,干枯的头发撇在后面,一双眼睛如沙漠的残鹰,生硬而冰冷。而他的后面跟着一名一身乳白色锦衣袍子的,和风阳年龄相差不大,清朗的脸庞,明亮的眼睛,一头黑亮的头发被一根黑色的丝带束于身后。

中年人就是“剑鬼”无舞,风阳师傅的师弟,而在后面的就是他的徒弟赵兆,被誉为今年“北剑学院第一人”。

蒙平见到无舞,脸庞顿时变了颜色,手中的剑,紧紧的握着,铮铮的说道:“忤逆之徒竟敢招摇撞市?”

无舞嘴角微微的上扬,眼眸深处充满着讥讽,说道:“手下败将,还敢大言不惭!”

蒙平一听,手中的青色长剑顿时出鞘,脚尖一点,已经飞到了无舞的身前,气势汹汹的向他刺去。

无舞没有想到风阳的师傅,说出手就出手,让他也是微微的有些愣神,待明白后,墨黑色的长袍一挥,一道“嗡嗡”的声音响起,风阳知道那是风鸣剑的声音,随后凤鸣剑出鞘,剑光洒遍了整个练剑室。

蒙平以势不可挡的气势的连续使出极具快、狠的剑招,那剑招轻巧而霸道,刚猛中又略显柔性,逼得的无舞频频的后退。

到了最后蒙平地剑招,几乎是看不清楚他的剑招的,看到的只是一道道的影子,温柔而带有不可触碰的威力。

赵兆看出了端倪,拔出淡紫色的长剑,剑尖一点地,整个人隔空飞了起来,在空中一个旋转,剑指蒙平地喉咙而去。

风阳一见赵兆竟然出手偷袭师傅,顿时怒气沸腾,霎时,将自己全身的劲力运于右手臂之上,顿时一道成淡蓝色的气剑化成剑的形体,只见风阳满目的狰狞,脸额异常的涨红,他几乎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给予右手臂之上,大喝一声:“赵兆你个王八蛋竟然敢偷袭我的师傅,你去死吧!”

风阳剑尖点地,突然暴起,右手臂的的气剑瞬时抛出,一道犹如彩虹一般的气剑,已经完全形成了一把巍峨充满霸道力量,穿过空气的缝隙,以狂暴的速度劈向赵兆。

赵兆大惊失色的看着,那完全是凭借着自身力量而具备的”气剑“,竟然是那么的霸道凌人,自己周人的空气都好像燃烧了一样,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手中本欲偷袭蒙平地淡紫色长剑,一个旋转,脚尖再一次的点地,一招追魂十三剑,第八剑“擒龙葬海”,他的手中的淡紫色长剑,瞬时换做三双剑影,最后三道剑影又合为一剑,竟然成为了一条青色的巨龙,风暴般的对着风阳的气剑冲去。

蒙平和无舞顿时停下了斯斗,抬眼看着。

当无舞看见风阳竟然使出传说中的“气剑”时候,整张脸都变青啦!他看着风阳气剑的狂暴力量,顿时有些担心赵兆来。

“崩”、、、、

一声剧烈的大爆炸的声音般萦绕着练剑室。

蒙平整个心都似乎都提到了嗓子上,刚才那天崩地裂般的大爆炸,其中蕴含的力量,学艺不精的人触碰它。立刻可能丧命啊。

待的声音停息,蒙平清楚的看见两道年轻的身影,矗立在那里,犹如雕像一样,丝毫不动。

蒙平地心,慌张的快要停止跳动,连忙的跑过去,看的场景让他和无舞彻底震惊啦!

只见风阳的右手臂举在空中,对准着赵兆,全身的衣裳全部都被剑浪崩的成了碎片,赤裸的身体有着点点斑斑的伤口,在不停的流着鲜血,整个人看起来犹如一个血人。

赵兆手中淡紫色的长剑已经碎成了无数个碎片,赤裸的的右臂处,一个血粼粼好似被一把铁器刺进去的的汪汪大伤口,不停的在流着血,犹如汹涌的潮水,干瘪的嘴唇,看着风阳,几乎恐惧的说道:“怎么可能?”

无舞连忙上前扶住赵兆,看着他的伤势,竟也是大吃一惊,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把他伤成这样,眼中充满着不可相信。

风阳耗尽的身体,体力有些不支的摇晃着,师傅立刻上前扶住了他,欣慰的笑道:“好!好风阳!”

风阳短缺的体力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傅,我又和别人挑战啦,你不会怪我吧?”

蒙平一听,老眼顿时有些湿润,抚摸着蒙平地头,说道:“你这个小子!”

风阳看着师傅这样,慧心的笑了笑。

这时,无舞愤怒的大吼道:“我要杀了风阳!”

说完,持剑刺去,蒙平,长剑一挥,挑开了他的剑,不屑的说道:“技不如人,好玩无赖的伎俩,真是有辱师门!”

“你、、、、”无舞气愤的说不出话来。

“我奉劝你,立刻带着你的好徒弟去治疗,不然可就废啦!你难道不知道被气剑伤害所造成的后遗症吗?”梦平满脸狡黠和自豪的说道。

无舞看了一眼风阳,内心异常的震惊,他竟然炼成了“气剑”日后可不好对付啊!

而后“哼”了转身欲走,就听见风阳豪迈的说道:“如果赵兆没有死的话,你就告诉他,如果他还有胆量参见北剑学院的”剑比“的话,我一定让他死!”

无舞一听,顿时面额铁青,不屑的说道:“想要拿到”剑比“第一,那沈仟可不答应!”说完,抱着赵兆走去。

“沈仟吗、、、、”风阳虚空的脸额上叫着这个人的名字。

那一遍遍的责备声又重新出现在风阳的脑海:

“你喜欢那个柳穆,是吗?”

“我会亲手把柳穆打败!你,直属于我一个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