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 温泉的灵气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477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九灵兔,轻轻的脱去自己轻薄的衣纱,玲珑的胴体,晶莹的呈现在,冒着温度热气的溪水畔,脸色,略显的有些羞涩,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风阳,心跳越是快乐起来。

修长洁白的长腿,缓缓的,伸入温暖的溪流之中,清澈透明的泉水,慢慢的浸没了她的脚腕,肌肤在同时变的晕红起来。

洁白的两朵乳房,挺翘的挺拔着,勾人,让人爱慕。然后慢慢的,向着风阳的方向,依偎而去,手掌牵起风阳的手掌,脸色有些的羞红的,将他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脸额之上。

顿时一股略带些许温度的手掌,轻轻的在自己的脸额上晃动,眼眸看着风阳低垂着,九灵兔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将风阳的手掌,在自己的脸额上,停留一会后,缓缓的向着自己的脖颈移动着。

风阳的手掌缓缓的,在九灵兔的脖颈上,滑动着,而自己脸色有开始的晕红,渐渐的变的有些燥热起来,额头之上,都是有些汗水在上面流动,喃喃,念叨:“我这是怎么了?”

九灵兔的心,也是跳动的,更加快了起来,不停地想要将风阳的手臂,移到她的挺翘的乳房之上,但是,却没有勇气那样子做,头,羞红的低垂着。

而在低垂的同时,突然,风阳的手臂,竟然主动的移到了自己的洁白如玉,挺翘十足的乳房之上,并且,不停的揉捏着,拨弄着,顿时嘴唇开始不停的呼吸着气,眼眸中,充满着惊讶。

“你,你,没有晕倒?”九灵兔,满脸惊愕,脸色羞红如血,任由风阳的手臂在自己的乳房之上,不停的揉捏着,其中不时也传来自己,离不开的快感。

这时候,风阳轻轻的睁开眼眸,脸色微笑的,说道:“有你这个玉人,在我的面前,让我怎么舍得晕倒啊?”说完,另一只手掌,也是轻轻的,放在九灵兔的另一个乳房之上,轻轻的揉捏着,拨弄着。

九灵兔微微的喘着粗气,眼色也有些迷失的,说道:“你是个骗子,我还以为、、、以为、、、、”

风阳看着九灵兔,脸色可爱羞红的摸样,心中疼爱之情,更加的升腾了起来,缓缓的抬起自己有些发疼的腰,微微的靠近九灵兔,轻轻的,说道:“那就让我好好的爱你,好不好啊?”

风阳清晰的语音,钻进了九灵兔的耳朵之中,然后一股酥麻的感觉,吹在九灵兔的耳朵之上,顿时传遍了全身。

不经人事的九灵兔,就这样子,陷入了风阳的爱河之中,嘴巴中,不停的喘着粗气。

、、、、、、

突然,一道绿色的化作剑状的灵气,疯狂的向风阳刺来,来时异常的汹涌,一招就是想要把风阳全身击破一般。

陶醉在风阳怀抱里面的九灵兔,脸色微微的一沉,说道:“小心!”说完,手掌一按,将风阳按进了温泉之中,然后,一脚跃出水面,手臂一挥,九灵兔的衣裳,整齐的穿在自己身体之上。

然后略显的有些恭敬的,喊道:“师傅!”

“哼!你竟然,知道,还拥有我这个师傅吗?”一道略显深沉的清脆的声音,振荡在整个山洞之中。

风阳被九灵兔按进了温泉之中,一口泉水,呛得的他,满脸的涨红,不停的咳嗽着,然后抬起眼睛,看着这道声音发生处。

一只庞大的丹顶鹤,全身雪白的羽毛,嘴角之处,略显黝黑,头顶,有着一个醒目的红色的印记,看了之后,不禁让人有些眩晕,此刻的风阳,只是看了一眼,头脑,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死咬着自己一样,疼痛难耐。

一道白色的雾气,那原本庞然的丹顶鹤,此刻竟然变的一副四十多岁的老夫人的形状,眉目略显的,有些祥和,威仪,在风阳看到之后,顿时不知道心里什么时候生犹一番的自责,手掌竟然控不住的向着自己的脸额扇打。

九灵兔见状,连忙的上去劝住,说道:“师傅,放过他吧!一切都是我的错!”那老夫人脸色一沉,有些气愤的说道:“你的错!难道是你主动勾引这个人类的吗?”

九灵兔,脸色有些微红,深深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我勾引她的!”

“啪”

一道巴掌,深深地打在了九灵兔的清新恬静的脸额之上,而她,一只手轻轻的捂住自己的脸额,眼泪已经禽满了眼眶,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那老夫人,看了九灵兔满眼噙着泪水,眼眸深处也是有着丝丝的疼爱,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你应该知道,我一般都是不打你的,我也不舍得打你的。但是你今天做的事情,真的是太荒唐了!”

九灵兔,缓缓的低着头,念叨:“是的!但是三百前,如果不是他,我想我现在就不会再这里了?”

“三百年前?你是说,三百前。救你的那个人类吗?”那老夫人面色有些疑问的看着九灵兔,问道。

九灵兔,这才微微的抬起自己的头颅,慢慢的,说道:“是的,就是他!我在这里等了他三百年,他终于来了!”

老夫人一听,扭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的丹红折射的不停的摇晃的人类,又是深深的谈着气,说道:“但是那都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人类,是不能活那么长的命的,你怎么糊涂了啊?”

九灵兔面色有些温柔的,说道:“是他!我能感觉的道!就是他!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细腻,就是他,没有错的!”

老夫人脸额顿时沉了下来,随即又问道:“即便是他!但是你忘了吗?你如果失去了处子之身,那么你额头上的九颗灵印记,就消失一颗,你应该知道,每一颗,打偶代表着什么吧?”

九灵兔一听,自己的师傅这样子说,心中也是大惊,竟然忘记了自己身上的这点,顿时额头也是有些冷汗,那每一颗代表着什么,自己最清楚不过了。

自己额头上的九颗灵印记,象征着自己的九条命,如果自己失去处子之身,那么自己的灵印记就会消失一颗,那么,只要消失了一颗,以后在灵气运用上,就会大大的减弱,实力也会迅速的降低,那么只要第一课掉落了,那么其他的八颗,也会慢慢的掉落。

“这个小子,是来害你,如果不是我刚才来的及时,也许,现在就没有现在的处子之身啦!”老夫人,脸色有些怒气,说道。

“徒儿知道错啦!多谢师父提醒!但是,刚才的事情,是我自身心甘情愿的,和他真的没有什么关系的?”九灵兔慌忙的解释道,因为她看见了自己师父的额头上的丹红,在微微的发着光,这就代表自己的师傅有了杀机。

“哼!这个小子,留不得!他只会害了你,你难道不打算救你的主人了吗?”老夫人脸色异常的铁青,眉头一皱,喊道。

“但是,我也不希望他有任何的事情啊!再说了,他也是为了救我,才会成这个样子的,师傅!”九灵兔,跪在老夫人的身前,恳求道。

老夫人,手掌一挥,将九灵兔打开,腾空跃起,飞转在风阳的头顶之上,念叨:“你必须死!不然,你只会误了灵兔!”

九灵兔一见自己的师傅,说动手就动手,瞬即,身形一环,也是飞了起来,与师傅对了起来,说道:“师傅,你不可以伤他!你不可以!”

那老夫人,脸色异常的难看,说道:“灵兔,难道为了他,你打算和你师傅动手吗?”

九灵兔的头有些沉重的,说道:“师傅,你是我最敬爱的人,而他是我最深爱的人,两者缺一不可,求求师傅,不要伤了他!”

“哼!一个无知的人类,竟然让你这个神兽,这么的神魂颠倒,你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的救主机会,难道也是可以为了这个小而改变吗?”老夫人看着眼前这个,对待感情如此执着的徒弟,有气又爱,其中的滋味,自己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懂呢?

说完,但见她额头上的丹红,瞬间照亮了整个山洞,照耀在风阳的身上,九灵兔,一看,终于是出手了。

手掌一挥,将风阳拖出了温泉,然后抛掷在温泉的畔边,然后立刻运行自己的灵印记,顿时,九道白色的光芒与老夫人的丹红对着,照耀了起来,能量在互相的抵消着。

此刻,漂浮在温泉中的鸟儿,也是被丹红的威力,惊醒,立刻化作小鸟的形状,拼命的躲离丹红,嘴巴中还是不停的,喊道:“这是怎么啦?怎么了?”然后定睛一看,看见了风阳赤裸的抱着自己的头,在温泉的岸边挣扎着,念叨:“这不是九灵兔的情郎吗?这小子,被丹红照耀道了!”

然后,迅速的飞向九灵兔,慌忙的问道:“这时怎么回事?你怎么和师傅抵抗了起来!”

九灵兔额头顶部,发着纯白色的光芒,看到了鸟儿,心中也是舒坦了一些,说道:“鸟儿,你快些把风阳带走,快!师傅,要杀他!”

“什么?哦!!!”鸟儿,一听到师傅要杀她的情郎,翅膀差点惊吓的,掉了下来,然后一个转身,向着风阳飞去。

“小黄鸟,你敢!你准你把他带走,不然我一定把你烤了,吃了!”老夫人面色,有些恼怒的吼道。

“啊!烤了!不要啊!师傅,我也只是想要做个顺水人情,而已!”鸟儿略显的有些无辜的,念叨。

“鸟儿,你应该知道,这个人类的男人,在这里,只是会误了九灵兔的大事,懂吗?”老夫人对着鸟儿,大声的喊着,解释道、

“鸟儿,不要听师傅说,你快点带风阳离开这里,我马上就支持不住了,你难道想要看着我死马?”九灵兔焦急的喊道。

那知,鸟儿并没有急切,饶有趣味的说道:“那,刚才你把我迷晕了,为什么不这样想啦!”

九灵兔,脑袋顿时都是想要冲上去,把她给灭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喝自己计较这么一点小事,说道:“好!那都是姐姐的错!

那老夫人一听到鸟儿这样子说,心中也是一笑,说道:”就是的!九灵兔每一次都是那样的对待你,你为什么要帮她啊!你说,是不是啊?”

鸟儿一听到自己的师傅。竟然为了自己说话,立场也就立刻有边了,说道:“就是的!还是师傅说的对!你每一次,都欺负我!我记得又一次,你把我带到一个大黑洞里面,还在里面装野兽吓我、、、、所以,就不帮你!”

老夫人听了,就更加的乐了起来,两个徒弟中,她宠爱九灵兔,但是最喜欢的却是鸟儿,说道:“就是的!鸟儿,你一定要坚持住!她,对你那么的不好,就不帮她!”

九灵兔听了,差点都想苦出来,真的死交友不慎啊,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那知小鸟,竟然还记得,但是就算是记得,也不能在现在的关键时刻,说啊啊!

而自己的实力和师傅是完全不能抗衡的,不出一会儿,自己就坚持不住了。

这时候,鸟儿又开始说道:“也不能说,灵兔姐姐对我不好,她也是经常给我好吃,但是我总是感觉,那都是她吃的剩下来的!”

老夫人听了,脸色笑的像开了花朵一样,而九灵兔脸色变得阴沉,说道:“你这个小鸟儿,我什么时候把剩下的东西给你吃了!”

鸟儿嘟囔着嘴,说道:“就是上次,你给我人参果,为什么那么小啊!我可是听说人参果是很大的,你一定是把大的吃了,小的留给我了,你说,是不是?”

九灵兔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脸色也是变的有些难看,自己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看着鸟儿,大声的喊道:“你难道忍心看着我,再伤心三百年吗?”说完,脸颊上的额泪水,掉了下来。

鸟儿一见,立刻慌张起来,手掌一挥,将风阳背在自己身后,大声的喊道:“我这就把他送走!你要掉眼泪,我就害怕你掉眼泪啊!”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