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章 最后一击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469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滴滴清纯的血滴,落入风阳的嘴唇之中,顷刻间,风阳灵魂有些暗淡的摸样,竟然开始变的有些实体起来。

紫美人看见这个情景,眼眸深处不禁有些赞叹,在心中念叨:早就听说,九灵兔的血液可以助人类提升实力,并且可以修复受伤的身体,甚至可以让人类可以长生不老,就想自己一样,一直不会改变容颜,也不会死去,现在看来,的确是真的啦!

在那股清新的血液滋润下,那因刚才有些受伤的身体,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一样,在他的身体里面蠕动着,啃食着,全身炽热的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样。

但是,又过了一会儿,那千万只蚂蚁好似化作了丝丝柔和的细雨,轻轻的浇灌着自己受伤的身体,然后波及在自己的周身之上。

这种感觉来回持续了很长时间,一会儿是千万只蚂蚁疯狂的啃食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又过了一会儿是一场柔和的细雨滋润着自己的伤口。

、、、、、、

九灵兔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臂,看着风阳的灵魂体恢复了原本的形状,心中也是些许放松了,然后在自己受伤的手腕的血口出,轻轻的一点,那血红的针尖一般的口子,立刻消失不见,变的白哲起来。

轻轻的将风阳的头放平,然后刚欲抬起手臂,另一只手臂轻轻的握住了她纤细的小手,九灵兔一惊,转头一看,风阳正微笑着看着自己,那感觉就貌似自己被他怎么样了一样。

“干嘛啊?”九灵兔对风阳对自己这样子的微笑,显然有些招架不住,羞红着脸,说道。

风阳呵呵一笑,面色有些无辜的说道:“我活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喝女人的血,这感觉让我怎么有点、、、有点、、、、、”

九灵兔看着风阳呵呵的对着自己笑,就是说道重点的时候,就不说了,引起自己的好奇,却又不说,脸色嘟囔着,说道:“有点什么啊?”

风阳手臂往后一撑,脸额顿时离九灵兔的脸额近的只有大拇指般的距离,九灵兔,吓了一跳,脸部条件反射般的往后移动,那知,刚欲移动,风阳的手臂已经绕到了她的腰后,轻轻的向着前面一脱,九灵兔就陷入了风阳的怀抱之中。

被风阳这样子抱着,九灵兔脸色顿时红的犹如刚成熟的红苹果,低着头,清新恬静的脸额上红的发热,微微的说道:“不要这样子!紫美人前辈在那里呢?”

风阳看着九灵兔的摸样,心中也是一阵的开心,将自己的嘴唇放在九灵兔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不是问我,刚才我的话有点什么的吗?”

九灵兔的耳朵被风阳的嘴唇的说话声的热浪,闪动着的有些意乱神迷,连忙脱离他的嘴唇远了一点,眼眸也不敢抬起来,看着风阳,只是低着头,慢慢的问道:“有点什么啊?”

风阳脸色微微的荡漾着笑容,有些戏谑的说道:“我要说的话可是很敏感的,你就不怕,紫美人听见了吗?”

九灵兔看着风阳的笑容,面色羞红的低下头,脸额微微的向着风阳的嘴唇边靠去,脸色羞红的快要爆炸,微微的说道:“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吧!”

见势,风阳手臂又是轻轻的绕过了她的纤细蛮腰,不停的抚摸着,搞得九灵兔的眼神都是有些迷离啦,说道:“我第一次喝女人的血,而你又第一次喂男人你的血,你说,这算不算我取了你的处子之身啊!”

听见风阳的话,九灵兔的脸色红的到了脖子,然后惊讶的抬起眼眸,眼神中有些复杂的情愫在里面,问道:“是啊!不会吧!那我、、、、那我、、、、那我、、、、、、”

看着九灵兔那害羞的几乎抬不起头的脸色,风阳哈哈哈的大笑,一把将她拥入了怀抱,说道:“你这个傻丫头!怎么会呢?不过,你以后你会知道的,并且,我会见证给你看的!”说完,风阳的脸色洋溢的更加的开心。

九灵兔将自己的脸额深深的埋入风阳的胸膛之间,在内心,不断的挣扎着,道:羞死我拉!我都活了几千年啦!怎么还对这种事情、、、、、,再说了,他就是自己等了百年的香雪,并且自己是那么的爱他,就算把处子之身给了他,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九灵兔越想脸色越加的红了起来,脸额一个劲的朝着风阳的胸口钻去,风阳看了,心中更加的开心,忍不住,嘴角都展露了笑意。

紫美人一见,对着风阳说道:“小子!占够了便宜了没有,够了的话,那么,现在就快点带着九灵兔离开这里吧,我也帮你一把!”说完手臂之上的灵力缓缓的升起,就在刚欲将灵气挥洒出去时,一条青色的浩大犹如鲤鱼的般的尾巴,重重的打在她的胸膛之上。

顿时,紫美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嘴巴中带着怨毒的喊道:“焯行!”

“吼、、、、、、”

看着仰天长啸,足足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焯行,饶是风阳内心都是有些恐慌了起来。

顿时将就灵兔啦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就听见九灵兔说道:“不要让我看着受伤,好不好?”一听见,风阳立刻的转过身体,刚才的微笑,现在已经消失,而是一脸阴沉的面容,说道:“恩!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打败他!你就站在这里等着我,听话!”

九灵兔一听他这样子说,心中有着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他的要求,她不会拒绝,她爱他,所以接受他的一切,然后轻轻的点着头,说道:“我等着你,等着你一起走出这个洞府!”

紫美人眼眸深深的看着九灵兔和风阳的情景,内心又是羡慕又是无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风阳轻轻的将九灵兔的额前的黑发微微的整理整齐,面色又是微笑着说道:“这样子才是我的九灵兔啊!”

说完,一转身,看着在自己眼前的被打回原形的焯行,大声的喊道:“焯行,没有想道那样子就没有把你给弄死,那么接下来,你看清楚了,我只用一招,一招彻底将你打倒!”

变回原形的焯行,青色的大口缓缓的张开,冲着风阳吃去,风阳脚步一点废了起来,然后一手抓住了他的胡须,然后一个跟头,双手绊住他的青色大角,一翻身,骑在了他的身上,开怀的哈哈哈的大笑。

焯行愤怒的舒展自己的身体,然后飞在洞府之中,倒仰着身子,希望借助冲力可以将风阳冲下来,但是,风阳一见他倒仰过来,手掌紧紧的抓住他的两个青色的大角,任他如何翻动都是不能将风阳冲下来。

焯行对着天空“吼”的大叫着,风阳听着他的大叫声,心中高兴的仰头大笑,但是就在阿自己还没有停息自己的笑声的时候,一条浩大的青色尾巴,打了一个圈团团的捆住了他的头颅,将他隔着空气提了起来,风阳的双手紧紧的那条青色的尾巴,奋力的撕拉着,双脚离开了地面和空气隔绝,不停地来回蹬着。

九灵兔一见,想要想要出手救下风阳,但是风阳让自己在这里等着他,他相信风阳可以解决眼前这个蛟龙。

风阳被拉扯在天空之中,犹如被上吊了一样,脸色涨得发红,血红的眼眸中灵光微微的一闪,右手臂缓缓的举起,全身的剑气运于右手臂之上,顿时全身的血脉开始慢慢的蠕动起来,向着右手臂之上集中。

渐渐的,淡蓝色的气剑,缓缓的从右手臂之中升起,风阳对着天空大吼一声,右手臂的气剑狠狠的刺进焯行得尾巴。

“吼、、、、”

焯行得愤怒而疼痛的嘶喊着,尾巴迅速的收了回来,风阳从他的尾巴中坠落了下来,重重的摔与地上,脸色异常的血红,连眼珠子都是因为被簕竹的原因,此刻也是那么的血红。

重重的咳嗽了两声,微微的站了起来,脖子之上还是有着疼痛,看着因为被气剑所伤而带来的疼痛而不断嚎叫的焯行,大声的喊道:“畜生,现在我就把你打倒!”

说完,手中的气剑缓缓的升起,全身的血脉此刻都是尽数的暴起,然后其中蕴含的力量也是疯狂被吸收在右手臂之上,然后,风阳突然暴起,整个身体顷刻间飞了起来。

身体之中还是不断的将剑气运于他的右手臂之上,整条右臂此刻泛着淡蓝色的光芒覆盖整个手臂,焕发着夺目的色彩,但是其中却是蕴含着威力无穷的力量。

风阳目紧紧的眯着,心神却在没有一丝怠慢的将自己全身的血脉运转与右手臂之上。

焯行看着漂浮在半空中,右手臂泛着蓝色光芒的风阳,青色的脸额顿时变的咆哮起来,尾巴用力一甩,一股急速的冲击力,击碎了周身的空间之力,向着风阳砸去。

风阳一个一个转身,然后落在地面之上,双眼突然睁开,手臂之上的淡蓝色变的犹如中秋夜的月亮般那么的明亮而醒目。

突然腾空跃起,身体在半空中微微的旋转,鼓足右手臂,然后轻轻的抬起,又是一股比上次更加强烈的龙的咆哮声,响彻整个洞府。

“屠龙斩、、、、、、”

听到这声咆哮,使的焯行内心一阵的惊慌,心中开始慌乱了起来,因为那道嘶喊的咆哮声音真的好似龙王的咆哮声,让他的脚步不得不退后。

紫美人和九灵兔也被这一声重重的咆哮声,震的心神有些换乱,恍惚间,以为是真的龙王到了一样。

风阳手中的气剑,俯冲而下,直直的冲刺而去,虽说焯行有些惧意,但是胆色却让人敬佩,他对着天空大吼一声,庞大的身体,周身弥漫着雄厚的灵气,直接冲撞而去。

“咚、、、、、”

“咚、、、、、”

风阳的的屠龙斩在一接触焯行得瞬间,他的脸额瞬时间变的异常浑圆,喃喃道:“我的气剑对于他竟然没有丝毫的伤害力!”

然后竟然自己思索间,两双锐利的大角,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将自己固定在了他的头颅之上。

风阳面色异常的难看,嘴角中不停打喊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股鲜血吐了出来。

焯行对着附身而下,巨大的头颅一甩,固定在自己大角上的风阳就像一块石块一样,没有一丝声息的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九灵兔一见,脸色立刻变的阴沉起来,手掌一拉,将风阳的灵魂体拉在了自己的身边,看着风阳嘴角的鲜血,原本满脸羞红的九灵兔,在一瞬间便是变的阴沉寒毒起来。

将风阳轻轻的放平,然后脚尖一点,约了起来,看着满目狰狞的焯行,没有一丝感情的儿说道:“你今天做的最大的一件错事,就是你伤害他,并且还是两次,所以,你只有——死!”

焯行奋力的咆哮着,向着九灵兔冲去,九灵兔悬浮在空中,身体没有一丝要退缩的一丝,手掌轻轻的抬起,一股清纯的白色灵气运于手掌之上,然后只是轻轻一挥。

那拖动着巨大身躯的焯行只是在一瞬间碰到那团白色的灵气,整个身体顿时燃气层层的火焰,共用三层火焰在他的身体上肆虐的燃烧着,一层比一层的温度高。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那原本青色的蛟龙,此刻竟然变火红,并且不停的咆哮着,三层的火焰层层的将他固定住,动弹不得,任凭把汹汹的火焰燃烧着。

紫美人看着焯行在火焰中痛苦的样子,心中于心不忍,看着悬浮在空中的九灵兔,她今天展现出来的力量真的让他太吃惊,还有那个诡异的火焰,摇了摇头,说道:“小兔子,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吧!我和他都是东海之物,实在不忍心看他被活活的烧死!”

九灵兔面色犹如冰霜,淡淡地说道:“焯行,伤了他,就不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