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剑谦”蒙平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77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晚,暗淡的月光。

北剑学院的练剑室。

“追魂逐浪”

风阳突然暴起,手中的剑,剑气弥漫,在暴起时,大喝一声,挥出手中的剑,那剑气犹如影子一般,在挥出去的刹那,剑气顿时化作无数柄短剑,呈淡蓝色。无数柄由淡蓝色剑气汇制而成的气剑,同时向地面刺去,那场景好比成千上万个大雁南飞一样。

但是造成后果,却让风阳摇了摇头,叹道:“有形而无力啊!”

“追魂十三剑,已经练到第八剑了吗?”

风阳望着迎面朝着自己走来,一袭淡青的青衫,严肃而平淡的脸庞略显平静,一抹淡灰色的胡子流置胸前,右边的手上,拿着一把青绿色的宝剑。

他,就是风阳的师傅——蒙平。

风阳看见师傅之后,心中有些慌张。

他可是听说了,在院门发生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北剑学院,那师傅也应该知道了吧。

尘平,最痛恨自己的弟子和别人比剑。

有一次,风阳和一名师兄比剑,结果被师兄打得一个月都不能拿剑。回来后,一直被蒙平拿来警告和自己一起同辈学剑的人:不自量力的后果就是落得风阳这个样子的!并且让风阳一个月不准碰剑。

“又和别人比剑了吧?”蒙平脸色平淡而严肃,眼眸中略带些愤怒,说道。

风阳将手中剑紧紧的握住,脸庞有些僵硬的,说道:“我把赵幕打伤啦!”

尘平严肃的脸庞让风阳透不过起来,说道:“你忘记了你当初是怎么和我说的吗?”

风阳面容顿时黯淡了下来,略带歉意的,说道:“师傅,是我不信守承诺!”

尘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走到风阳的身边,略带些和善的说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风阳一听,激动不已,那刚才僵硬不敢动弹的脸庞,瞬时露出了和煦的笑容,说道:“你老人家,真是好啊!”

蒙平一听这话,鼻孔一缩,“哼”,说道:“你这小子!”

风阳看着眼前这位平庸清淡的青衫中年人,其实是名动整个大康帝国的谦谦君子剑的”剑谦”,他的大名,在帝国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特别是他手中的剑。

大康帝国有五名剑术达到顶峰的人物。

第一剑,就是将剑气与剑招相结合的“剑圣”无涯尘。

第二剑,被人誉为最阴黑可怕的人物,他使得是一把残缺的短剑为“剑残”的拜月。

第三剑,就是赵幕和赵兆的师父,“剑鬼”无舞。他和蒙平为同一个师父,师出同门。但就是那一场比剑排名,使得他们的感情彻底的决裂,甚至成了仇人,只是因为那一把剑——凤鸣剑。

凤鸣剑本就是他们师父的佩剑,无坚不摧,削铁如泥,是为难得一见的宝剑,在他们的师父去世之后,那把剑就消失了。

但是蒙平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争夺在大康帝国剑者排名赛最高荣誉的时候,无舞竟然拔出那把凤鸣剑,也就是这把凤鸣剑,使得蒙平惨败。

而蒙平一直以大师兄的身份争夺那把凤鸣剑,但是无舞的的剑法并不在之下,再加上那把凤鸣剑,就这样一直牵绕着风阳的师父。

第四剑,被人誉为浅浅君子剑的“剑谦”蒙平,他的剑从来不伤妇孺和不会武艺之人,他在和别人比剑时,剑上从来不会沾血,点到为止。

第五剑,大康帝国战神之族的下一代战神刑默,他生性风流,出落的俊朗明秀,好比天上的星辰那么的神秘,他的一双眼眸不知勾勒了多少少女的心,他就是”剑灵“刑默,一个只有二十岁,就可以单挑剑圣的人。

在那一次大康帝国十年一次剑者排名大赛会上,这五个人脱颖而出。

他们的决战是在皇城之巅,夜,子时。

那一仗,惨烈让帝都的人永远都不能忘记。

无涯尘使出自己生平所有的剑招,最后一招“清风半月斩”,据说染红了皇城的半边天,最后也也是漂亮的取得了胜利,成为大康帝国剑术的第一人。

蒙平看着风阳,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今天一招打伤了赵幕,为师不但不会怪罪与你,还大感高兴,因为你打败了无舞的弟子!”

风阳突然的抬起自己的眸子,望着师傅的背影,心中难免有些酸楚。

蒙平师傅与无舞争斗了大半辈子,不怪剑招不敌,只是手中的剑,不是那么的锋利,不然何故会让师傅怨恨了那么多年。

蒙平深切的看着眼前这个天资卓越,是一名练剑好手的风阳,从十七岁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就细心地栽培,而他总是能给他一个个的惊喜。

从成为北剑学院“追魂剑法”练到第五剑开始,战败了整个北剑学院的高手,道最后败在柳穆的手下。这个过程无论成败,在他的眼睛里面,风阳一直都是最出色和值得他骄傲的弟子。

风阳迎上了师傅炽热的眼眸,手中的剑轻轻一横,笑道:“好久没有和师傅比试啦?”

蒙平开心的一笑,他就是喜欢风阳的那股不认输得勇气,瞬时挥开自己的长衫,一把紫色透着寒光的长剑,已经出了鞘,说道:“来吧!让我来领教一下,北剑学院第一人的剑招!”

“好!”风阳大喝一声。

脚尖轻点着地面,身体顿时腾空而起,一招“翻云覆雨”,只见风阳手中的剑,生出寒寒的剑气,一股凌气逼人的威慑,直冲蒙平而去。

蒙平不敢大意,手中的长剑,立刻舞动了起来,一招“剑钟屏”,凶猛的长剑化作无数的幻剑影,奔流的剑浪在蒙平地周身形成一股气浪,犹如寺内的大钟般将他不泄的围着。

风阳一见,右手臂的“气剑”立刻运用剑之上,那原本平常的铁剑,瞬时被淡蓝色的剑气包裹着,淡蓝色的光芒映照了整片的练剑室。看上去更加的霸道凌人。

蒙平大吃一惊的看着风阳由手臂之中发出来的“气剑”,心口顿时感觉到有些沉闷,这小子真的炼成了气剑。想着,周身的剑浪就更加的凶猛和稠密起来。

“崩”一道巨大的铁器断裂的声音。

风阳手中的剑,在一接触蒙平剑浪的时候,手中的剑就立刻毫无保留的的碎成碎片。

蒙平一见,立刻收招,但是那股霸道的剑浪之气,还是将风阳激退了几步,而蒙平手臂顿时也有一股酸麻的感觉。

“好!不愧我是蒙平地徒弟!”蒙平豪情的大声喝道。

风阳舔着嘴,笑道:“师傅的剑招真是锐不可当啊!”

蒙平撸着胡须,呵呵的笑道:“我没有想到”气剑”你竟然炼成啦!”

风阳谦虚的,摸着自己的头,傻傻的笑道:“侥幸而已!”

蒙平有着有些酸麻的手臂,抚摸着风阳的头发,说道:“你这一年来的努力,为师也是知道的!被被人讥讽和看不起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风阳眉头瞬时皱着,眼角隐隐有些湿润,一年来,自己受到了无数人的辱骂和讥讽,拒绝了无数人的挑战,那一道道的鄙夷和不屑的眼神,像一把尖刀一样,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心中。

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能放弃,蒙平曾经告诉他修炼“气剑”的剑诀,也曾警告过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要轻易的触碰它。而今他已经成功啦!

蒙平疼爱的看着自己眼前这个一直让自己骄傲的弟子,深深的说道:“那一年的剑比,何必让出一剑?”

风阳顿时吃惊抬起眼眸,看着师傅,说道:“你、、看出来了?”

蒙平仰头哈哈的笑着,说道:“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我能看不出来吗?再说,那天我可是亲自在场,你当时的”追魂逐月”,剑尖已经点在了她的耳唇之上,却又收了回去!”

“师傅、、、我、、、”风阳颤颤巍巍的,想要解释。

蒙平一摆手,关切的说道:“风阳,你要记住,你不该爱上自己的敌人!”

“敌人?她是吗?”风阳笑声的嘀咕道。

蒙平看出了风阳的心思,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当日你突然的收手,对于柳穆的伤害有多么的大吗?”

风阳一听,眼眸顿时亮了起来,问道:“师傅,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蒙平还是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当日,那柳穆几乎使出自己全部的劲力,使出了”天罡煞剑”,但就在她欲也要和你拼搏一把的时候,你却犹豫了,于是,她手上本来是汹涌奔涛的剑气,被她生生的压了起来,只是轻轻的滴在了心脏上,你明白吗?而她受的伤,多则两年,快则一年才可以修复,那一场比试,真正的赢家是你,而不是她!“

风阳听完师傅讲的话,顿时感觉眼前有些眩晕,心口有些沉闷。

记得,那天,她走到自己的身边。

“我不喜欢失败的男人,但是,你,我喜欢!”

当时的风阳愣在那里,现在想来,那俏美的容颜似乎真的有些苍白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