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章 愤怒的风阳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7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微微的波动让的正在嬉笑的刑匡顿时止住了笑声,火凤凰也在一瞬间变的安静下来,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眼前醒来的风阳,充满着激动。

风阳颤抖的手微微的扬起来,轻轻的抚摸自己的头,眉头痛苦的皱着,眼眸慢慢的睁开,看见玲儿和刑匡在自己的身边,勉强的笑了笑,略显的有的吃力的说道:“我这是在那里啊?”

玲儿看着风阳醒来,抓住他的手掌,轻轻的说道:“你醒来!你终于醒了!”

风阳看着玲儿妩媚的小脸满是担心,勉强的笑着说道:“我睡了很久了吗?”

刑匡呵呵的一笑,看着风阳说道:“有你这个神通广大的师傅在这里,怎么可能让你睡了那么长时间呢?”

风阳一听见了刑匡说话,这才抬起头颅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虚影,在漆黑的夜晚,显得异常的诡异,忍不住的说道:“你是人还是鬼?”

刑匡脸色一条黑线弥漫在脸额之上,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个臭小子,我救了你,不谢谢我就罢了,醒来第一句话竟然问我是人是鬼?”

风阳有些苍白的脸庞上,呵呵的一笑,说道:“你这个样子的确挺吓人的,半夜出去,真和幽魂一样啊!”

刑匡一听,脸色一沉,大声的额喝道:“你这个混小子,现在就开始嫌弃我怎么的?”

玲儿在一旁呵呵的笑着,手掌轻轻握着风阳的手臂,轻轻的揉着,异常的愉悦。

风阳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我最亲爱的师傅,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呢?就是有一点!”

“有一点?”刑匡顿时想要跳起来的冲动,大声的喝道。

原本满脸微笑的风阳,突然变的有些不高兴起来,说道:“当日在北剑学院的比试台上,我用尽全力的想要击杀了拜月和刑默,你为什么没有有出现啊?”

刑匡一听他这样子说,苍老的脸上,不免有些理亏,轻轻的说道:“那日我的在沉睡,是完全没有攻击力的,即便出来了,也是帮助不了的你的?”

风阳轻轻的一撇嘴,喃喃的念叨:“恩,还好再最后,我亲手宰杀了拜月,不然玲儿身上的伤就白挨啦!”

玲儿听了,心中暖暖的,妩媚的脸额上荡漾起一丝的红晕,默默的念叨:“主人对我真好!”

风阳反手轻轻的握紧她的手臂,温柔的说道:“你为了我甘愿牺牲自己,为了你,受这点伤又算什么呢?”

玲儿听了,心中平静的心变的更加的澎湃起来,手臂被风阳握着,开心的像乐开了花。

刑匡一看这个情景,脸额上不仅生出一丝的冷汗,所幸刚才没有杀了火凤凰,不然这个事情就难办了,没有想到他们的感情进展的那么快啊,内心深处不禁的笑了笑。

突然,风阳问道:“我记得当时在我打败拜月之时,蒙平师傅曾经挡在了我前面,现在他的人呢?不在这里吗?”

刑匡看着风阳问道了蒙平,内心出了惋惜之外,竟不知道如何开口对风阳叙说蒙平的事情。

风阳看着刑匡的样子,顿时有股不安席卷在脑海之中,越发的凝重,安静看着风阳,希望他能够告诉自己。

刑匡略显苍老的脸额之上,脸色顿时暗了下来,有些惋惜的说道:“你的师傅已经死啦!”

此话一出,饶是风阳的淡然在此刻竟然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的伤势,撑起来了自己的身体,满脸的涨红的看着刑匡,眼眸有些发直的看着他,说道:“你在说什么?”

风阳的这个举动让坐在他身旁的玲儿惊吓住了,连忙上前扶住他的肩膀,念叨:“主人,你不要激动!你现在还是受伤的身体啊?”

风阳好像没有听见玲儿话一样,眼神还是继续的看着刑匡,说道:“告诉我,我的师傅到底怎么啦?”

刑匡惋惜的脸庞,语气轻轻的说道:“他为了救你,施展了开发自己潜力的功法,而这个功法在持续了五个时辰之后,就会耗尽他全部的力量,然后到达死亡!”

风阳的泪水,酸酸的流了下来,手中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喉咙有些哽咽的说道:“夺魂斩!”

说完,风阳抑制不住内心的伤感,看着漆黑的天空+,泪水无声息的流下,然后重重的躺了下来,大声的哭泣了起来,嚎啕的声音响彻整个原始森林之中。

风阳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看着天空,大声的喊道:“拜月!北剑学院!战神府!我一定要将你们全家老少屠杀!屠杀!”

刑匡听着风阳的怒火在听到战神府的时候,他的内心中,难免有一些波动,刚欲说话,风阳就想艰难的爬起来。

玲儿轻轻的搀扶着,念叨:“主人,你的身体很虚弱,你要干什么啊?”

风阳看着站在自己的眼前,满眼某都是担忧之色的玲儿,内心之中的怒火也是消失了一点,轻轻的说道:“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们!”

“你现在去只是去送死!”刑匡悬浮的虚影移动到风阳的身前,轻轻的说道,然后在他的右手掌上,轻轻的打开,一颗晶莹剔透的犹如珍珠一样露水珠子,漂浮了起来,在风阳的眼前转悠。

风阳轻轻的触碰着那个珍珠般的额露水,喃喃的念叨:“我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这是什么?”

刑匡双手背在后面,惋惜的说道:“这是师傅最后的精元体!没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的都有精元体,而实力达到顶峰的人,化成的珠子略显圆润浩大,而你师傅本身的实力不差,但是生成的珠子有这般大小!”

风阳脸色还有些泪痕,默默的说道:”我师傅可是现在大康帝国的五大剑圣之一的实力啊!怎么会这般小呢?”

刑匡看着风阳虚影来回的走动着,然后对风阳说道:“你仔细看一下子,珠子虽然小,但是却无比的晶莹剔透,据传说,实力强横者生平心存善念,死后化作的珠子也就明亮而耀人!”

风阳听到刑匡这样子说,内心的伤感更加的加了一筹,泪水止不住的留下,自己是跟着师傅长大的,一起闯天下,一起在魔兽山脉深处寻找麒麟兽吗,一起在战中抢救受伤的士兵,说道:“我师傅一声都是以善念行天下的,所以人们才称他为”剑谦“啊!”

刑匡顿了顿,又说道:“你只是知道这个晶莹剔透的珠子,明亮,耀眼,但是你却不知道这个珠子里面存放了你师傅一声的武学精髓!”

风阳眼眸顿时睁大了开,望着刑匡,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的?”

刑匡笑了笑,这个小子虽然有时候有些冲动,但是那股聪明劲我真的很喜欢,有一点当年我的样子,说道:“如果你现在想要报仇就一口吞下它,你的实力就一夜间暴涨,所以即便你杀遍了战神府还是北剑学院还是拜月,都会是很简单的事情!”

风阳在听到刑匡讲完之后,脸色顿时阴了下来,看着他,语气非常坚硬的说道:“我师傅的遗物,我就算死,也不能这样做!”

看着风阳的摸样,刑匡心中一笑,说道:“那好啊!你现在可以去送死,并且你要记住了,只要你一死,站在急身边的你最喜欢的可人儿也会死,还有我这位救你无数次的老人也会魂飞魄散!”

说完,刑匡抬起眼睛深深的看着风阳,只见他的身体顷刻间的颤抖了一下,而后叹了一口气,将那个晶莹剔透的露水珠子,握在自己的手中之中,泪水无情的流了下来。

然后风阳在玲儿的搀扶下轻轻的躺了下来,然后重重的闭上了用眼睛,泪水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玲儿抬起眼睛看着刑匡,刑匡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眼睛看着风阳脸部的变化,现在就是展现这个小子的承受能力了,如果连这个能力都没有的话,那么他注定就是废物一个啦!

天空的月光渐渐的失去了轮廓,缓缓的移动着,漆黑的夜晚,变的也不是那样子的漆黑了。

玲儿躺在风阳的臂弯之间,轻轻的呼吸着,安静的睡着啦!而悬浮在空中的刑匡,双眼轻轻眯着,但是脑海中的灵魂力量铺洒在整个原始森林的周围。

突然,风阳紧密的双眼轻轻的额睁开来,然而再他将要动得时候,却是看见玲儿躺在他的身体上,深深的睡着了,然后他抬起眼睛看着刑匡:“师傅,我知道你没有睡!”

刑匡嘴角一笑,微微的睁开眼睛,而在瞬时间将自己脑海里面的灵魂力量迅速的收回,说道:“想通啦嘛?”

风阳脸色坚毅的说道:“是的!我要修炼,我要以最快速度的修炼,待我达到顶峰的时候,我会亲手宰了他们!”

刑匡微微的一笑,但是立刻收起来,问道:“那么有恒心啊?”

风阳看着刑匡,说道:“是的!师傅刚擦你说的很对,我现在去,就等于送死!战神府是什么地方,大康帝国的最威严的地方,不是我能够随便进入的!”

刑匡突然大笑起来,说道:“孺子可教也,放心,只要有我在,任何人不会伤害道你,而你一定能够达到武学的顶峰,并且还是靠你自己的实力!”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