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蒙平死了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8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已经是黑夜。

北剑学院的那一场比试几乎将整个广场彻底的消灭啦。

雷承看着这些废渣,曾繁华的平整的广场竟然成了这个摸样,内心一片的感叹,苍老的眼眸看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轻轻的念叨:“风阳!好一个风阳!”

突然,在那废墟之中的一个大约有数十丈的大坑中,一丝气息微微的升起。雷承脚踏着虚空,缓缓的踏向那个领域,眼神充满好奇的去观望,手中的剑气汹涌般的升起。

一只黝黑色的手臂攀爬着,紧紧的抓住大坑的边缘,爬了上来,脸色异常的苍白无力,枯涩的头发凌乱犹如秋季的枯叶,眼眸深深的熬了下去,嘴角的血迹有些干涸了!

那人就是拜月!

雷承一见,手中的剑气缓缓的散去,踏着虚空看着拜月,有些惊叹的说道:“我没有想到堂堂的一位剑圣强者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打得那么惨!”

拜月略显苍白的脸色,在听到雷承说道被打得那么惨的时候,眼眸中泛起狠狠的凶光,而后不久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困难的张开嘴巴说道:“我小看风阳那个小子啦!”

雷承哈哈哈的大笑,看着拜月,说道:“小看他!不对!他敢于拿自己的性命和你拼,但是,你不敢,所以你才败的那么的惨!”

拜月艰难的抬起头颅,满眼凶光的看着雷承,说道:“总一天,我一定要让他加倍奉还,亲手杀了他!”

雷承轻轻的笑着,而后转身踏着虚空,缓缓的退去。

拜月双手紧紧的握着,嘴巴中极度愤恨的念叨:“风阳,我一定要亲手在了你!”

、、、、、、

幽秘的原始森林中,一个浩大的巨人背着一个人奋力的向着森林的深处跑去。嘴巴中徐徐的喘着粗气,有些力不从心。

突然,那浩大的身影双腿重重的跪在地上,双眸充满痛苦的挣扎,手臂不停的颤抖着,但是他还是不禁的回头看了一眼风阳,眼眸中一滴泪水轻轻的落了下来,滴答在风阳的脸上。

而后身体一点点的变成了虚影,直到最后化作了一摊青色的水迹。

这只不过是蒙平的一道影子而已,如今七道影子尽数的消失了,站在原始森林外面的蒙平,手臂不停的颤抖着,脸色苍白的犹如白纸一样,双眼立刻也变得也有些模糊起来。

蒙平轻轻的笑着,说道:“看来我真的要死啦!”说完对着天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然后咬着牙齿,脚尖一点,飞跃了起来,向森里的伸出飞去,因为现在的他很想再见到风阳最后一面,那个把他当做自己亲生儿子一般的孩子。

想着风阳,痛苦的蒙平突然内心有种暖意,在飞快的速度中,他的脑海里面不时的回忆着这些年来,和风阳在一起的日子,这个总能给自己惊喜的徒弟。

在他七岁的时候凭着追魂剑法第三剑打败了帝都所有的和他同龄的孩子,八岁那年他以自己的力量跑去深山历练,然后带回来三条老虎的头颅,并且指着老虎的头颅说道:“总有一天,我不需要杀它,而让他们在听见我的声音的时候,就立刻四处逃窜!”

九岁的时候陪着我一起去帝国的许多地方习练,而在一次的游玩的时候,看见了帝国的士兵伤痕累累,满身都是鲜血,头颅捶打着,虽然走着,却没有了想要生存下去的希望啦!

我告诉那个小家伙说:“我们帝国又打败仗啦!输给了无牛氏啊!”你板起你那稚嫩的笑脸,一本正经的喊道:“等我长大啦!我要亲手斩了无牛市蛮王的头颅!”

我听了之后,哈哈哈的大笑,内心对你的喜爱盈满心间啊。

蒙平的泪水掉了下来,急切的心情充斥着他的大脑,打手一挥,全身仅剩的些许的剑气瞬间运于周身之上,然后飞快的向着风阳飞去。

森里的深处突然有了自己的味道,他知道风阳离自己越来越近啦,越是到了最后,急切的心情就更加的烦躁,身形犹如一道烟雾一样,以眼睛看不到的速度飞去。

突然,一道艳红色的光芒覆盖在风阳周身之上,蒙平远远的看见了,飞速的前进,那艳红色的光芒在他的眼睛里面越来越大,直至站在了风阳的面前,脸色笑着看着风阳。

感应到风阳匀速的呼吸,蒙平的心竟然变的无比的畅快,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然而还没有笑几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体在顷刻间没有了力气。

他轻轻的握住风阳的手,脸色慈祥的看着满脸都是伤疤都是血迹的风阳,说道:“孩子!师傅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在你很小的时候师傅就和你说过,总一天师傅是要离开,但是我没有想我走的那快,呵呵!”

蒙平轻轻撕开自己的衣裳,撕下了一块布,轻轻在风阳的脸上擦拭着,泪水也随着流了下来。喃喃的说道:“如果说我们是师徒,其实可是比父子有什么区别,也许以后师傅不能再照顾你啦!真的很不放心你!孩子,以后千万不要在和你的家人闹矛盾啦!至少他们是你的亲人啊!”

说着说着,他的泪水犹如奔涌的潮水,掉落在风阳的身上,击打在艳红色的剑气体之上。

蒙平看是慢慢的消散,身体开始有些虚影啦,看着风阳,心中真的舍不得,以后他受了委屈谁来帮他,以后他谁了欺负,谁来开导他,想着想着,内心的开始卷曲起来:“小家伙,下辈子,下辈子我们做父子吧!”

“哎、、、你就放心的去吧!风阳我会帮你照顾的!”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的响起,然后风阳周身的艳红色剑气体突然的暴涨,形成了一股气旋,将周围的空间瞬间凝固了起来。

一道影子在艳红色气体中缓缓的站出来,一身黄金色的战甲,满脸的肃然俊朗,眼神满是惋惜,看着蒙平。

蒙平看着四周的空间,竟然凝固在我们对话的空间之内,外面的黑夜、森林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啦,看着这些,他脸色难免有些惊慌起来。

看着眼前的艳红色的虚影,蒙平有些惊慌的问道:“你是?”刑匡脸色有些肃然的说道:“我是风阳的师傅,曾经的战神,刑匡!”

“什么?刑匡!!!”蒙平双目挣的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发出一声轻笑,说道:“我蒙平能够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见过当年那个战遍天下的战神刑匡,真是人生之兴载,哈哈哈!”

刑匡看着眼前这个人,问道:“你是风阳的师傅?我竟然听他提起过你!”

蒙平轻轻地一笑,略微有礼的说道:“与其说我是他的师傅,不如说我和他亲如父子。这个孩子从小就失去了母亲,憎恨他的父亲,因为他的母亲是他的父亲杀害的!”

刑匡一听,终于明白了那天,这个小子一定要我杀了他的父亲,原来她的母亲真的被他的父亲杀害啦!不时眼睛的余光看着受伤的风阳。

刑匡看着风阳,脸色立刻变的有些凶狠起来,问道:“是谁把他伤成这个样子的?”

蒙平看着刑匡,说道:“准确的而说应该有两个人,第一个人,就是当今天下的五大剑圣排名第二的拜月,而第二个不知道说了你老会不会生气?”

刑匡面色一拧,知道事情一定关于自己,淡然的说道:“你说就是,不会怪你!”

蒙平点下头,说道:而第二个人就是战神府的战神之子,刑默所伤!”

刑匡一听,眉头皱成了川子,大声的喊道:“什么?战神府的人!还是下一代战神?”

蒙平本来就是一名快要死的人啦,直说也无妨,说道:“如今的战神府不在像往昔的那么的荣耀了,特别是这一代的战神刑默,只是知道风花雪月,饮酒作乐之人,特别的喜爱的女人,而他就是喜欢风阳身边的一位漂亮的女子才打起来的!”

刑匡听着蒙平所说的气的眼睛都发红,他自己清楚的知道,风阳身边的那个漂亮的女子,不出意外,一定是火凤凰,为了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战神府的下一代战神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稳了了一下子,问道:“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我的徒弟,即使是我的后代,代价是一定要付出得!”

听道刑匡能够说出这样子的话语出来,蒙平的心突然稳了下来,身体开始慢慢的变为虚影,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撑着自己的身体,在刑匡的身边跪了下来,说道:“前辈,刚才你的话,小辈倍感亲切,我的徒弟风阳以后就交给你啦!这个小子,外强内弱,最受不了女人的风情,吃软不吃硬,还请前辈一定好生的提拔,这小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成为一名驰骋战场的大英雄!”

刑匡一见,泛着虚影的蒙平竟然给自己跪下来,上前将他扶起,谁知,蒙平冰凉的手臂捉住他的额手臂,眼神坚定不容有误的说道:“一定要答应我,好好的照顾风阳,不要让他受到伤害,他已经没有了母亲,和他的父亲又像仇人一样,我希望你一定好好的照顾他!”

刑匡看着蒙平满眼坚定的眼神,那个眼神他有近万年没有看见过了,心中的豪情竟然直接宣泄了出来,反手握紧他的额手臂,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的!”

蒙平对着刑匡温暖的笑着,被刑匡握着的手臂在一点点的消失,不一会变的透明发白,然后消失了。

“前辈,一定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啊?”

刑匡望着虚影消失的地方,头颅重重的点了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