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夺魂斩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60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全身流着鲜血的风阳晕倒在地,嘴巴大口的揣着粗气,手臂上的拳头紧紧的握着。

蒙平突然跃起,暴飞了数丈,站在了风阳的身边,脸色疼惜的抚摸着风阳的脸额,问道:“风阳!风阳!你坚持住啊!”

说完,将风阳背在自己的背上,左手握着风阳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臂,右手握着长剑。因为此刻,穿着全身黄金色战甲的士兵,已经将他团团的围住,满眼冲着杀戮。

刑默缓缓的走出士兵,站在了前列,脸色一股不屑的说道:“蒙平,虽然你贵为五大剑圣,但是现在你能抵挡的住我的雄兵吗?”

蒙平紧紧的握住风阳的手臂,右手的剑盈盈的发着紫色的光芒,眼眸冰冷的说道:“谁也阻挡不了我,当我者,死!”

刑默眉头一皱,嘴角狠狠的念叨:“好!那你就去死吧!”说完,转过身子去,对着士兵和北剑学院的学员说道:“杀蒙平何风阳者!赏黄金百万,入我战神府!”

刑默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眼神都变的火热起来,他们很清楚,入战神府代表着什么,进入了战神府,自己仕途和财富将会一帆风顺,自己的远大梦想也将会完整的实现。

这时候,赵兆和赵穆看着自己的师傅无舞,眼神中充满着异常的火热,无舞轻轻的一点头,眼神中冲瞒着狡黠,缓缓的走出来,义正言辞的说道:“今天,风阳伤我北剑学院的群众,拿我们学院的校规与不顾,如今,又得罪了战神府,战神府乃是我们帝国桥梁,所以身为帝国的人,杀了风阳和蒙平,理所当然!”

雷承听着无舞的话,满脸的憎恶,心情开始变得矛盾起来,他不想得罪战神府,更不想让蒙平和风阳死。

沈仟缓缓的走到无舞的身前,迈着轻盈的脚步,手中的紫色长剑,指着蒙平,心中恨透了风阳,如果说以前是憎恨,而如今是痛彻心扉的恨,恨不得将风阳生生的吃了。

突然,柳穆大声的喝道:“没有人能够伤了风阳!伤了风阳就是和我王府作对!”她脸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马上就要倒下一样,但是眼神中那股锐利的目光隐隐的闪现着。

刑默突然的暴起,飞了起来,身体在半空中旋转,然后一道强劲的掌力重重的击打在她的胸膛之上,柳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倒飞了数丈,鲜血一滴一滴的从她的嘴角中流出,清美的脸额变的有些扭曲,双目死死的盯着刑默,但就是说不出话来。

刑默嘴角一弯,转过身子,面色异常凝重的看着大家,手指指着,蒙平和风阳,说道:“杀了他!如我战神府!谁去?”

赵兆面色沉重的看着无舞,无舞轻轻的点着头,只见他脸色立刻变的有些炽热起来,突然长剑一点地面,飞了起来,剑尖直刺蒙平而去。

蒙平嘴角抑扬,满脸的厌恶和不屑,背着风阳,双脚狠狠的一跺地面跃了起来,而后右脚踏着左脚,借力飞了起来,长剑一挥。

“剑龙逐月”

而后直听见一声痛苦的喊叫,蒙平的剑尖之上已经有了血迹,而赵兆手中的剑已经脱离了手心,失去重心般的坠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异常的扭曲和痛苦,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膛,那里有着一道大约三厘米深的口子。

突然,无舞、赵穆、沈仟同时发招,挥起手中的长剑,刺了过去,剑气异常的刚猛,有股一剑就像将风阳和蒙平杀死一样。

蒙平满脸的苦笑,大喝一声冲了上去,手中的长剑发了疯般,挥洒着,有股视死如归的气势。

无舞嘴角轻轻的一笑,暗道:“蒙平如今已经乱了招式,接下来就看我的吧!”突然背后的凤鸣剑带着凤鸣叫的声音一般,出了鞘,向蒙平刺来。

蒙平一见那凤鸣剑立刻就慌了张以退为守,频频的后退,无舞嘴角狡黠的笑着,手中的凤鸣剑灵巧的挥洒起来,专直蒙平的要害刺去,招招狠辣,蒙平顷刻间乱了阵脚,嘴里大口的揣着粗气。

满眼血红的看着无舞,愤恨的说道:“你竟然拿着师傅的遗物来刺杀我,你可真好啊!”无舞满脸狡黠的笑着,说道:“可惜,现在这把剑,是我的了!所以,今天你必须死!”

蒙平突然仰天大笑,笑道:“想让我蒙平死的人,还没有出生呢?”无舞听着蒙平的大笑,满脸的憎恶,嘴角立刻变的收缩起来,喊道:“杀了他!”

“想要杀我!不留下点什么东西,可以吗?”蒙平继续的大笑着,喊道。

突然,只见蒙平全身的血脉暴涨了起来,身体开始慢慢的暴涨,从一丈涨到了二丈、三丈、四丈、、、、、、

无舞面色一暗,大惊失色的念叨:“他竟然使用“夺魂斩”!”但是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有开始变的愉悦了起来,默默的念叨:“夺魂斩,是要耗尽三十年的潜力才可以发挥出来的剑法,并且威力足以毁灭天地,除非道了逼不得已的险境,发功的时间大约是五个时辰,五个时辰一过,身体就开始收缩,耗尽,直至死亡!”

这时,蒙平暴涨的程度几乎有一座大山那般的高大,然后重重的一跺地面,整个大地都在动摇,颤动的起来。

刑默看到蒙平,内心不由得一惊,突然爆退数十丈,然后打手一挥命令自己的士兵退下,而后骑上白马,向北剑学院外逃去。

无舞看着刑默的摸样,嘴角一丝憎恶隐隐而生,这就是战神之子吗?看来战神之家是彻底的完了。然后身体也是突然的爆退,沈仟和赵穆同时也是突然爆退。

在无舞的心里,蒙平既然催动了夺魂斩,就注定不会活过今天的,脸色一笑,快速的施展剑气,速度瞬时间的加快。

蒙平庞大的身体犹如巨人一般,看着四周而散得人们,大声的喊道:“我说过,即使我死,也会给你们留下最惨痛的伤痕!”

说完,庞大的身躯突然分出了八道和他自己一样的影子,站在一起,就连是亲妈也分不清楚,哪一个才是蒙平的真身,并且每一代影子的而后面都一个风阳的影子,异常的诡异。

然后,分出了一影子,突然也是爆射而去,紧紧的追赶刑默、无舞他们。而最后就只留下一道影子,而那道影子,负责背着真正的风阳向东南方向的原始森里跑去。

真正的蒙平快速的追赶着无舞,他刚才说过,他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的。

无舞看着自己的后面一道庞大的身影在追赶着自己,心中也是有些惊慌起来,他可是知道这“夺魂斩”的威力是多么的浩大,足以毁灭天地的啊!于是身体的速度计更加的卖力的飞快前进。

但是此刻的蒙平实力在因为夺魂斩的原因,增长了数倍,突然一声大吼,剧烈的声音创伤,竟周围的空间瞬时间击破,没有了空间的承衬,无舞飞行的速度立刻失去的了中心,落在了地上。

而就在无舞刚刚的落下地面,蒙平庞大的身躯瞬间矗立在他的身旁,巨大儿恐怖,无舞的脚步因为胆怯而频频的后退着,背后的凤鸣剑轻轻的拔出了鞘,脸色有些抽搐的念叨:“我有凤鸣剑在手,你真的以为我会怕你吗?”

蒙平嘴角一笑,大声的笑着,越笑声音越大,而同时无舞脚下的地面也是在疯狂的颤抖着。

沈仟、赵穆被重重的颤到在地上,脸色有些惊慌的看着蒙平,今天是他们一生中经历过最多的事情,他们活了那么久,今天算是真正的领略到巅峰这个词。

从风阳出现的开始,带着火的大鸟竟然变成了大美女,风阳竟然打败了五大剑圣的拜月还有战神之子,如今的蒙平都使他们胆怯害怕。

无舞手中的凤鸣剑重重的按在地面上,脸色异常的涨红,蒙平越是看着他这样子,心中越是开心,笑声越来越大,犹如霹雳的响雷,震的沈仟和赵穆耳朵发聋。

而无舞运着剑气死死的抵挡着那股劲烈的声音能量,然而就在他感觉到有些轻松的时候,一只巨大的双手将他托了起来,重重的握在他的掌心掌心之中。无舞被他像小鸡一样的捏着,脸色张的通红,气息都有点不稳定下来。

蒙平看着无舞,脸色阴狠的说道:“你一声奸诈,偷学了不少武学经典了吧!就连师傅也是你杀害的,是不是?”

无舞脸色通红的看着蒙平,哈哈哈的笑道:“若是按真正的比斗,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师傅!他只是你的师傅不是我的,他有什么都是优先传授给你,我恨她,所以我把他杀了!哈哈!”

蒙平脸色变的愤怒起来,喝道:“你一身的武功是师傅给你的!我念在我们师兄弟一场,我不杀你,但是身上的武功就还给师傅吧!”

无舞一听,大惊,奋力挣扎的喊道:”不!不!不要废了我的武功!不要!”

蒙平脸色一黑,一股炽热的剑气生生的击打在无舞的后背,他知道那是无舞的根基所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