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章 杀拜月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6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柳穆看着风阳和拜月的四周空间的能量开始疯狂的旋转,一股刚猛的劲道冲在了柳穆的身上,她嘤咛一声,一口鲜血犹如海潮般吐在了风阳的身子之上,然后犹如一只短线的风筝,重重坠入了地面,脸色异常的苍白,眉头紧紧锁着,但是眼眸还是紧紧的看着风阳。

盘旋在风阳和拜月的能量体瞬时的击破空间,变的漆黑一片,然后,风阳和拜月同时的睁开眼睛,手中的拳头突然收回,然后急速的爆退。

风阳脸额都是鲜血,遮住了他的眼睛,他抬起手臂擦拭着鲜血,但是擦过之后,鲜血还是留着,嘴唇颤抖着,右手臂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肺部,疼痛的让他的脸庞不停的颤抖着。

拜月右手臂护住自己的心脏,眉头皱着,一丝血迹挂在他的嘴角边,他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露出一抹微笑,缓缓的站了起来。

风阳抬眼看着站起来的拜月,心中一惊,竟然没有将他打死,自己试着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双腿不停的颤抖着,来回的打着哆嗦。

突然一只青葱柔软冰凉的玉手,力道有些不足的想要搀扶着自己,风阳回头一看,原来是柳穆,清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的表情,风阳勉强的一笑,说道:“谢谢!”柳穆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

风阳脸色一红,难免有些尴尬,轻轻的借着柳穆的力量站了起来,同时她也感觉到此刻的柳穆也同样受了很重的伤,双手不停的颤抖着,异常的冰凉,眼睛看着前方。

风阳想要放开柳穆的双手,那知,柳穆两眼充满着泪水看着风阳:“那么快就想放开我的手吗?”风阳一惊,慌张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立刻咳嗽了起来,一股鲜血流出了嘴唇。

柳穆连忙给风阳擦拭着,风阳看着她,尴尬的情愫更加的严重,低着头,鲜血沿着风阳的头颅缓缓的往下流着,一滴一滴的掉在地面上。

风阳两只手重重的捂着自己的双肺,那里犹如火热一般的疼痛,疼的他眉头的汗水流露出来,柳穆轻轻拿着手绢擦拭着,而自己脸色越来越苍白。

拜月慢慢的走到了风阳的不远处,微笑的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你跟我走。第二,我把你抓走。”

风阳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肺部,面露微笑的说道:“其实还有第三,你还不知道吧!”

拜月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风阳,问道:“是吗?说来听听!”

风阳抑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你认为你现在可以走出北剑学院吗?”

拜月仰头哈哈的大笑,说道:“你真天真,即便我收了伤,但是我的徒弟却没有受伤啊!”说完脸色向着刑默看了看。

风阳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抬起眼睛看了看刑默,俊朗非凡的样子也正在看着自己,说道:“战神之子,竟然认这种人为师傅,真是有辱战神这两个字!”

刑默笑容满面的看着风阳,说道:“即便没有那位妩媚的女子,我现在也很喜欢你的,那么现在你就跟着我走吧!”

说完,手臂一挥,他带来的五六百名穿着黄金色战甲的士兵冲上了比试台,将风阳和柳穆围了起来。

柳穆看了看,随即,手臂高高的举起,然后重重的放下,跟随柳穆而来的几百名身穿银色战甲的士兵,拔出铁剑,露出了长矛将那些身穿黄金色战甲的士兵围了起来。

刑默一看,嘴角不屑的一笑,说道:“柳穆,帝都之内不予许士兵出示武器,难道你想造反吗?”

柳穆苍白的脸额,说话有些吃力的说道:“我就是要造反,你能怎么样?”说完手臂又是重重的一挥,这是格杀的喝令,只见那些银色盔甲的士兵拿起手中的铁剑和长矛狠狠的杀去。

刑默看道这个场景,脚步频频的后腿几步,他从来没有带过兵,顿时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见那些黄金色士兵在没有得到命令,按兵不动,一个一个被柳家的士兵砍倒,刺死!

拜月一见,催促着刑默让士兵格杀啊,而刑默愣愣的看着拜月,不知道如何是好,情急之下,他大声的喊道:“我奉少帅之命,命令你们对他们进行格杀!”

那些身穿着黄金色的士兵,一听到了命令,大吼一声,亮出了自己的武器,眼睛中散发着兽性的光芒,看着一个人,一定会把他弄死!

柳家的士兵护着风阳柳穆冲出了士兵的包围,就在刚冲出人群的刹那,拜月突然跳起,手掌狠狠的向风阳抓去,风阳瞬时间挡在了柳穆的身前。

就在那劲力十足的手掌快要碰到风阳身体的时候,一把长剑横在了风阳和拜月的中间,看着拜月,说道:“我的徒弟,是你可以随便碰的吗?”

拜月脸色立刻变得有些愤怒起来,脚步开始频频的后退,在推倒刑默身旁的时候,说道:“蒙平,你可知道你这样会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

蒙平的一横,指着拜月,喊道:“我们北剑学院的人,是你想抓就可以抓的吗?”

拜月脸色微沉,说道:“你可知道你这样做事和是作对吗?”说完拜月的脸庞轻轻的一笑,貌似别人拿他没有办法一样。

蒙平指着拜月和刑默,喊道:“即便是战神之子,我也不怕!”

“是吗?好神气啊!”无舞突然跃上了比试台,狡黠的看着蒙平说道。

蒙平看到他,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看着他念叨:“无舞,你想干什么?”

无舞面色狡猾的看了一眼风阳,眼眸中一道阴冷的亮光闪过,在内心念叨:绝对不能让这个小子活着!笑着说道:“风阳,纵火伤人,殴打战神之子,将北剑学院的广场搞得一片混乱,我是来传院长的话,从现在开始,风阳已经不是我们学院的学员啦!””放屁!我要见院长!“蒙平大声怒骂道。

“不要问了,刚才无舞说的就是事实!”雷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比试台上。

蒙平看着雷承,眼眸中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尊崇,说道:“那好!从今天起,我蒙平再也不是北剑学院的老师啦!所以,风阳谁也不能碰!除非我死啦!”

这时候,柳家军已经被战神军彻底解决啦,血腥味传遍了整个广场。而在场的观众在刚才士兵包围了风阳的时候,已经四周跑散而去啦!

而这时,犹如兽性般的穿着黄金战甲的士兵生生的将风阳、柳穆和蒙平围住。

风阳轻轻的松开了柳穆的手,温柔的说道:“我谢谢你今天不害怕死的来救我,但是我不能连累你,他们对付的人是我,我不想你收到伤害!”

就在风阳刚松开柳穆的双手的时候,柳穆又紧紧的抓住,清美的脸庞异常坚定的说道:“我敢救你!就没想到能够活着走出去!”

风阳一听,眼睛微微的有些湿润,将柳穆的手握的更加紧了起来,然后看着师傅,说道:“师傅,现在我求你帮我办一件事情?”

蒙平双眼紧紧的扫着四周,听到了风阳的声音,说道:“什么事情?

风阳看着自己的师傅,心中感慨万千,说道:“师傅,等一下打起来帮我照顾好柳穆!”

蒙平迟疑了一下,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和柳穆的!”

风阳苦笑着,说道:“一定要保护好了柳穆!”

蒙平正感到疑惑,只见风阳突然一跃而起,冲向拜月而去,蒙平和柳穆一看想要冲出去,却被穿着黄金色战甲的士兵紧紧的围着。

拜月嘴角一笑,看着向自己冲来的风阳,不屑的说道:“你这是自投罗网!”

风阳嘴角一笑,右手臂徐徐的伸出,当拜月看见可泛着淡蓝色手臂的瞬间,整个人都傻了,嘴角抽搐着。

风阳右手臂之上那浩瀚的能量足以毁灭这座广场,他满眼都成了红色,手臂之上龙吟声响彻整个广场,那些穿着黄金战甲的士兵在听到了那个声音的时候,顿时开始眩晕起来。

“屠龙斩!”

狠狠的向拜月砸去,拜月大喝一声,身子紧紧的爆退,而风阳带着龙吟般的声音紧紧的跟随。

突然一声巨响,整个广场来回的摇晃,整个广场的空间瞬时间变成了碎片,漆黑一片。

“轰”

“轰”

、、、、、

几声巨大的响声过后,一道身影全身流着鲜血,蹒跚的走出了漆黑的空间之众,那道身影越来越近,等到大家看清楚是谁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啦!

柳穆看着全身都在流着鲜血的身影,在终于确定下来的时候,泪水带着哭腔大声的喊道:“风阳!风阳!”

脆弱的风阳满脸的苍白,眼睛都已经变了形状,看到柳穆轻轻的一笑,晕倒了过去、、、、、

而在那片漆黑的空间彻底的明亮起来的时候,拜月死一般的躺在大约有一百丈深的大坑中,眼睛睁得浑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