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剑残拜月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361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满场异常安静。

风阳与刑默犹如两只惊弓之鸟,重重的摔在比试台的边缘,嘴角流着鲜血,满眼的血红。

玲儿暴起,凹凸有致玲珑身材顿时化作一只欲火重生的凤凰一般,周身携带着火焰,庞大的身材几乎覆盖整个广场,紧紧的遮盖风阳所在的空间。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从安静中变的骚动起来,炽热的温度,立刻让他们受不了,开始四散逃荒一般的逃跑。

唯有身穿黄金战甲的,扛着战神之旗的士兵丝毫没有动静,眼神还是那般的死沉,好像没有一丝的生气一般的矗立在那里。

蒙平、无舞和雷承被玲儿突然的举动吓呆啦!异口同声的喊道:“火凤凰!”满眼挣的浑圆,脸庞充满着不敢相信,神情变的有些呆滞,然而在出神一瞬间,在座的所有的老师腾空而起,手中的长剑刷刷的出了鞘。

柳穆和沈仟满脸错愕的看着那覆盖了整个广场的凤凰鸟,额头上不知道是因为炎热流出的汗水还是惊慌流出的汗水,眼睛死盯着玲儿,掌心微湿润着,脚步也在频频的后腿。

刑默抬眼看着覆盖千里的火凤凰,嘴角一笑,对着火凤凰说道:“我没有想到你变成了凤凰之后,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啊!”

玲儿蓝色犹如宝石一般的眼眸望着刑默,一股火焰直射他而去,那原本淡然苍白的脸色顷刻间变的更加的苍白。

突然,雷承、蒙平和无舞以及众多的老师长剑同时的挥出,雄厚的剑气形成一个光圈,生生的罩住了那股火焰,砸在了比试台的正中间,顿时,一个炽热的爆炸声响,形成了一个几丈深的洞穴。

风阳轻轻的抚摸着玲儿的羽毛,温柔的说道:“玲儿不要冲动,不要伤害无辜,变回来身体吧!”

玲儿蓝色的宝石般的眼睛看了看风阳,于是周身的火焰立刻消减了下来。

突然,一把黝黑的残剑飞速的从人群中射出,速度快的惊人,连空间的都已击碎,然后重重的穿进了玲儿的胸膛。

一声清脆的凤鸣的声音,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广场之上,变化了人形,一把黝黑色的残剑深深的刺进了玲儿右手臂之上,丝丝的流着血,脸色异常的痛苦,玲儿双手捂着胸膛,头颅垂低着,嘴唇轻轻的颤抖着。

风阳按着自己受伤的胸口,爬到了玲儿的身旁,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庞,此刻已经是煞白的一片,温柔的问道:“玲儿!玲儿!没事吧!”满脸的涨红,眼神因为愤怒而变异常血红起来,全身都在颤抖着。

玲儿疼痛的气息有些薄弱,紧紧的往风阳的怀里钻,不停的喊着:“主人!我疼!好疼!”风阳停了内心就像被刀割过一样,紧紧的抱着玲儿,念叨:“玲儿回到我的身体里面去吧!好好的休息!”

突然,一股吸力,透着浩瀚的空间,将刺进玲儿体内的残剑生生的拔了出来,玲儿痛苦的大喊一声:“啊、、、”

风阳对着人群大声的嚎叫道:“是谁!我要杀了你!”

那把短剑出了玲儿的体内,一股鲜血直接喷射了出来,玲儿直感觉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吐了出来,脸色顿时变的更加的苍白。风阳温柔的看着玲儿那因为痛苦而紧紧的闭上的眼睛,脸部不停的颤抖着。

风阳轻轻的按住她的伤口,将玲儿紧紧的抱着,说道:“别怕!回到我的身体里面去把!我一定会把伤你的人碎石万端!”

这时候,玲儿轻轻的睁开了眼睛,略显吃力的说道:“不!那么多的坏人!我不放心你!”风阳一听,顿时心中一片温暖,但是微微有着丝丝的发痛,滚烫的泪水流了出来,打在了玲儿的手上。

玲儿抬起头颅,看着风阳,说道:“主人!不要哭!玲儿不不会死的!玲儿一定会帮你教训坏人的!”

风阳听着越是感到伤心,闭上眼睛,寻找玲儿的灵魂体的所在,在一片汪洋的蓝色空间里面,一道艳红色的光芒,一座犹如鸟笼一般的空间,那里就是玲儿的灵魂体,然后运用自己的剑气力量将玲儿生生的召唤了回去。

在风阳的脑海中,玲儿满脸苍白的看着风阳,说道:“主人,外面那么多的坏人!为什么要将我召唤回来!”

风阳轻轻的抚摸着她妩媚妖娆的脸庞,温柔的说道:“主人喜欢你!所以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主人想要保护你!”

玲儿一听,眼泪都是湿了脸庞,看着风阳,深情万种的说道:“主人,我也喜欢你!我听话!我回去!如果他们敢伤害你,我一定会把他们全部杀了!”

风阳拨弄着玲儿的秀发,微笑的说道:“好!如果我打不败他们,我一定让你出来!但是你现在去你的城堡里面休息吧!听话!”

玲儿看着风阳,羞红的一笑,念叨:“我听话!我回去!”刚欲转身,玲儿又问道:“主人,那什么时候再见到你啊?”

风阳心疼的看了看玲儿,说道:“等你的伤好了,就出来找我,好不好!”

玲儿一听犹如银铃一般的笑着,说道:“恩恩!”说完,捂着自己的伤口慢慢的走进了那座鸟笼子一般的城堡。

风阳站在后面默默的看着玲儿走进了城堡,然后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已经在比试台上。

风阳满眼的愤怒,脸色颤抖着,看着比试台下得密密麻麻的人群,大声的吼道:“是谁?暗箭伤人!”

在场的所有的人都很诧异,他们明明看见那名妖娆的女子已经受了伤,但是突然又不见,满脸充满着不可思议。

就连离风阳最近的刑默都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只是记得,就在风阳闭上眼睛的瞬间,他怀抱里面的美人就消失不见啦!

而离风阳并不是很远的蒙平、无舞、雷承还有柳穆和沈仟他们都不明白刚才那个让所有女人都嫉妒,让所有男人多神魂颠倒的女子到底去哪里啦!

突然,风阳对着人群大声的发笑,面色异常的凶狠的喊道:“好!既然你们都不敢承认是谁杀了我的女人!那我就将你们全部都给杀了!”

风阳这句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骚动起来,议论纷纷:“刚才那名女子,死了!”

“怎么会啊?她应该不是人吗?她竟然变成了一只带火的大鸟啊!”

“一定是死啦!那小子自己都亲口说了,还能有假啊!”

“真是可惜了啊!那么美的女子就这样死啦!”

、、、、、、

蒙平眼神看着满脸愤怒的风阳,他是非常了解风阳,如果那个女子真的死啦!他就不是这个表情啦!关键是那个女子到底是谁?准确的说,她一定不是人,风阳是怎么认识她的!

想着想着,蒙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念叨:“这个小子真的是越来越神秘啦!”

风阳看着满场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承认,脸色顿时变的更加的红涨起来,对着天空大声的嚎叫起来,全身的面色顿时变得血红起来,顷刻间,背后面的艳红色的剑气体弥漫其上。

雷承眉头一皱,眼眸死死的瞪着那股气体,喃喃的念叨:“那是什么?竟然使他的功力提高了数倍!好可怕!”

无舞看着风阳周身艳红色的剑气体,握住剑的手,微微的流着汗水,念叨:“那小子的竟然在这一会实力竟然提升了那么多!那股气息到底是什么?好可怕!”

蒙平脸色有些凝重的,心中暗道:“这个小子,又要发威了吗?”

突然一把黝黑的残剑又飞射般向风阳刺去,这次的霸道的气息比上次更加的凶猛,风阳对着那把残剑哈哈哈的大笑着:“你终于出现了,是吧?”瞬时,伸出右手穿过空间,击碎了那把残剑所蕴含的力量,死死的握住了那把残剑,说道:“就这点本事吗?”

蒙平一看那把黝黑的残剑,脸色顿时豁然开朗起来,突然暴起,长剑一挥,直指藏在黄金色军甲后方,一身黑色斗篷的人,那人爆退,,蒙平紧随不舍,大声的喊道:“拜月!你现在可以用真满目世人啦!哈哈哈、、、”说完,长剑一挑,将他的斗篷挑了下来。

一道清瘦满脸黝黑的脸庞,眼神如鹰般,头发异常枯干,看着蒙平,一脸的不屑一顾,念叨:“我没有想到你会认出我来!”

蒙平眼神厌恶的说道:“那是因为你的残剑!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使的是残剑,刚才你暗箭伤人,我还有点不相信是你,毕竟你是一代宗师,但是现在我看清楚你的残剑,只有你的剑不是被剑折断的,而是你的手生硬的把它折断的,对吧?”

拜月看着自己脖颈上的青色剑,说道:“不愧是”剑谦”!”蒙平呵呵的一笑,说道:“你不必奉承我,取你性命的不是我,是他!”

拜月沿着蒙平指的方向,风阳正恶狠狠的看着他,顿时拜月脸上荡漾出一种不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