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北剑学院、南剑学院

作者:生涯原是梦 字数:28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繁华,帝都街道。

一辆四面丝绸装裹,镶金嵌宝得马车奔过。

风阳看到那马车上图案,眉头轻挑,嘴唇抿动着,眼眸中透发着敬畏。

正值晌午的繁华大街,帝都的百姓看到那辆马车时,瞬时投来肃敬而炽热眼光,而瞬间又被叹息声淹没。

马车行在由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上,一路向北行去,那是去皇城的方向。

马车渐渐不见了踪影,风阳还站着,远远的望着还有一丝痕迹的马车影子。

风阳抬起头,露出清秀俊逸的脸庞,浓密的眉毛,挺拔的鼻梁,裂了咧嘴,叹了一口气,那马车上鲜明的黑色郁金香图案象征着大康帝国不败战神刑氏家族,而如今却衰落的不堪入目,连气派的马车都是那么的沉闷。

“遭了!我还需要送货呢?”风阳看马车看的太过于着迷啦,竟然忘了自己的工作啦。

帝都,有两所闻名于帝国的学院,第一所是北剑学院,第二所是南剑学院。

北剑学院以剑的招式而闻名天下,注重于习练轻巧卓绝、至柔至刚、变幻莫测的招式。而南剑学院以“气”带动剑的灵性掌控剑的威力,气为重而剑为辅。

风阳是北剑学院的学生,他最大的梦,就是成为“剑圣”无涯尘那样的人物。无涯尘在剑术上境界已经超越了剑招和“气”的束缚,他将剑招和剑气合二为一,真正的做到了:我的剑就是你的剑的境界,是当今大康帝国剑术的第一人。

风阳喜欢宝剑,特别是无涯尘的剑。他不知道无涯尘的剑长什么样子,但他听说剑圣的剑都是青色的,剑柄雕刻着青龙图案,剑壳是青龙逐月的条纹。

他为了得到传说中剑圣的剑,不惜剩下伙食费,出去做工。希望在自己攒足钱就可以去打铁师傅那里,让他给自己打造一把了。

风阳蒋四十袋大米全部放到仓库,找到店老板结账时,那店铺的老板把十文钱交到他的手上,风阳的脸庞霎时暗了下来,忙活了一上午就这一点。那老板好像看出了风阳的不悦,手里翻着账本,一道不屑和肮脏声音,冲来:“怎么,嫌少?嫌少!你去抢啊!个小死破孩浪子!”

风阳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衣袖中的手早已握成了拳头,双目睁得浑圆,瞪着店铺老板。

“你个野孩子,还敢瞪着我!”说着,抡起身后的木板,狠命的朝风阳砸了过去。风阳随即闪开,木板侧面的破风声,吹在风阳的额前,一喽头发被吹起。

那店铺老板眼看一板子落空,又要去砸,风阳冲着店铺老板,大声的骂道:“我草你老婆一辈子生不出儿子!”然后转身就跑,跑到中途还不忘给他一个鬼脸。店铺老板气的直跺脚,大骂道:“不要再让我遇见你这个小杂种。”

风阳跑了一阵子,回头看了看,然后才放慢着步伐,朝学院走去。

巍峨耸立的北剑学院,在大康帝国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无数名剑法高手从这里走出去,闯造了属于自己的天地。

而此时的北剑学院院门前,拥挤着许多人,那些人都在挣着看墙上的一张通告纸,那张通告纸大约有小学生课桌那么般大,黄颜色,墨黑的毛笔字貌似刻在上面一样,清晰深刻。

那些看黄颜色通告纸的人,都是北剑学院的学生。人流犹如海潮一般进去一批,很快就退出了一批,退出来的一批有的苦笑着:“只怪我的剑招还差啊!”就有人安慰他:“不怕的。明年还是有机会的啊!”

有的人从人潮中出来就大声的吼:“我一定要打败南剑学院!”

这时候走出来一对小情侣,清丽的女孩很是担忧的拉着男孩的衣袖,请求道:“我听说今年的南剑学院都是很厉害的,我看你还是不要参加啦!”男孩甩开女孩的手,怒视着女孩,说道:“这怎么行呢?我苦苦等了一年,我一定要参加!”

风阳看了一眼人潮,嘴角微微一弯,说道:“终于要来了吗?”

“风阳!风阳!、、、、、”一道如玻璃瓶碎了的声音从风阳的身后响起。

风阳没有转身,也会知道是谁。

喊风阳的人是他宿舍的猛子,风阳无奈的转过身,看着他满脸焦急的样子,本想关心他,但现在不可以,因为现在已经有无数双眼睛正在怨毒着自己。

“他就是风阳吗?那个废物?看起来好帅哦!”

“你懂什么?你个花痴,我们学校之所以名誉扫地了一年都是因为这个小子!”

“风阳!哼!一个见到女人就没有战斗力的废物!”

“废物!我们学院录取了他真是瞎了眼!”

“真的不知道他们的爹娘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出来”

、、、、、、

风阳对于这些讽刺的话近乎麻木,这一年,他每天都听到各式各样的嘲讽。每一次被讽刺,他都会想到一个人,一个让他永远失去荣耀和尊严的人——柳穆。

当年,风阳以北剑学院剑术第一人对决南剑学院最年轻和最具潜力的剑气高手——柳穆。

柳穆十七岁就已经习成“天罡剑气第四层”,在南剑学院几百年来唯一的一个人,而风阳在那时被称之为“北剑学院天才”,十七岁时,已经练就了“追魂十三式”第五式,而和风阳同辈的,才刚刚开始习练“第一式”,当时,风阳的大名响遍了整个帝都。

到了对决的那天,风阳没有想到,柳穆会是一位女子。

当柳穆摆动着曼妙有致的腰肢走上台时,对风阳俏媚的一笑,风阳看的呆住了,她一头乌黑的头发被挽成马尾,脸额俏媚,和她动手,风阳不忍。

这一场对决非常的精彩,那时,所有北剑学院和南剑学院的学生将比试台子围得的水泄不通。

而风阳和柳穆也使出了自己所有的武学造诣,彼此都渴望着能够赢得这场比赛。

但是,那一剑本该刺下去,风阳却突然收手,而柳穆手里的剑瞬间刺在了他的心脏。

比赛结束!风阳输啦!

、、、、、、

猛子看到这个场景无奈的叹了气,沉着脸指着那张黄颜色纸,说道:“一年一度的两学院的”剑比“快要开始啦!”

“我知道!”风阳眉头轻佻,脸庞异常坚毅,说道。

猛子看了一眼风阳,然后短短嘘嘘的说道:“柳、、穆、、、也会来的!”

风阳一听,袖中的拳头瞬间紧握,脸庞变的异常坚硬:“我会亲手把她打败!”

“可你从来都没有败过她!”猛子肃敬的看着风阳,说道。

风阳忍不住的看了一眼猛子,深深的闭上了眼睛:“我的剑被她挑下,她的剑已经顶在了我的心脏上,我是败啦!”

猛子刚欲再说,一摆手,让他不要再说啦!

关闭